吕芳如此说,严嵩心里便知不妙,自己因为这事是得罪了吕公公了,想说话来挽回,嘉靖却没给他机会,再次褒奖了裕王。

9413播放 · 1弹幕2020-07-13 20:50:29
9 9
稿件投诉
记笔记
未经作者授权,禁止转载
最开始褒奖了裕王,又训了严嵩和吕芳,算是对三方势力的表现做了一个评判。接下来,要给出决策。嘉靖先说自己已经把债还了,意思也是不承沈一石为他做面子的情,为后续抄沈一石的家铺垫。嘉靖又接着问。领导只说问题,下属负责给出他想要的答案。沈一石毕竟是织造局的人,这个决策是嘉靖下的,却要掌管司礼监的吕芳说出来。他说出来,他便要担这个担子,所以才有了“司礼监和内阁共同领罪”这个话。吕芳如此说,严嵩心里便知不妙,自己因为这事是得罪了吕公公了,想说话来挽回。嘉靖却没给他机会,再次褒奖了裕王。
评论
经典好剧推荐,点点关注,看剧不迷路。
相关推荐
一句话道破官场潜规则
一句话道破官场潜规则
2.7万 播放 · 39 弹幕
投稿#我的穿搭日记#,万元奖池等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