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照談書】米蘭‧昆德拉《可笑的愛》

生活其他2020-04-29 13:09:49
--播放 · --弹幕
投币 收藏
稿件投诉
油管 在三十岁前,我写过好几类东西:主要是音乐,但也有诗歌,甚至有一部剧本。我在多个不同的领域工作·——寻找我的声音,我的风格,寻找我自己。随着我的《好笑的爱》的第一个故事(写于一九五九年),我确信“找到了自我”。我成为写散文的人,写小说的人,而不是其他的任何什么人。 那时候,我深深渴望的惟一东西就是清醒的、觉悟的丑光。终于,我在小说艺术中寻找到了它。所以,对我来说,成为小说家不仅仅是在实践某一种“文学体裁”:这也是一种态度,一种睿智,一种立场。
评论
好春光,不如梦一场
相关推荐
米兰昆德拉
米兰昆德拉
55 播放 · 0 弹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