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帆吐槽:从天宝伏妖录看耽改流水线

日常 ·
萧战毙狐
999



说起《秦时明月》这部动漫,关注动画的朋友们一定都有所耳闻。


2007年,玄机科技无声无息的开始了《秦时明月之百步飞剑》的连载。



十几年后,《秦时明月》系列已制作到第6部,逐步形成了完整的ip宇宙。


不仅势如破竹,更是拓展出《天行九歌》、《空山鸟语》、《龙腾万里》等众多支线作品。


和《虹猫蓝兔七侠传》一起,算得上是21世纪武侠类型国漫的鼻祖。


今天要说的就是玄机娘娘的另一部作品——《天宝伏妖录》。



改编自非天夜翔同名小说作品《天宝伏妖录》,7月份在B站一上线就获得了9.6的高分。


当当当!福利来了,海外党还在为了无法顺利观看而苦恼吗?快来安装快帆app,官网:www.kuaifan.co  只需要动手点一点,就能快速浏览国内各大网站,追漫不求人!



场景大气,制作精良,细节满分,随手一截就是壁纸。


现在播出了六集,对原著中情节的还原度非常高。


不过自上线开始,就产生了两极化的争议。


争论的内容嘛,很简单——


男主鸿俊的外貌是不是太过女性化了?



说实话,在看第一集的时候我确实懵逼了一下。


粉色头发的…小姑娘?


然后再听声音。


怎么依旧觉得这是一个小姑娘?


还是挺调皮的一个小姑娘。



并且,还纯属巧合的与最终幻想中一个角色特别像。




对比起来,后者既有君临天下的霸气,又有刚柔相济的气质,


人物层次分明,更加令人过目不忘。


男主鸿俊则是标准化的“傻白甜”,


天真可爱四个字,就构成了角色的全部精髓。


有人解释,他的身份是孔雀大明王的后代,长得雌雄莫辨也没什么大问题。


这一点没错。


可以一脸懵懂。


但若是懵懂的没有灵气,只能叫呆滞。



如书中所说的“少年郎特有的干净明朗之气”,荡然无存。


不难发现,这是剧中人物的通病。


来自北方的驱魔师莫日根,


按寻常讲应该是颧骨较高,嘴唇较厚的长相,并且有一双丹凤眼。



然而还是没逃过“狭长的双目,微抿的薄唇”式的网文标配。


除了古铜色的皮肤突出了异族特征,



他竟然与一众中原人长得相差无几。


驱魔师裘永思,杭州人士。


说话温温吞吞的,有时还会不好意思,典型的江南水乡气质。


按照文中的描写,他是几人中身材最高大的,却偏偏生了张娃娃脸。


本该是自带反差感的角色,很容易让人记住。


再看这位紫衣公子。




身材高大没问题。


面若傅粉没问题。


公子如玉没问题。


娃娃脸?



本可以成为一个集硬汉与呆萌属性于一身的独特角色,


再次被流水线扁平化、脸谱化了。





反观《十万个冷笑话》中的哪吒,



即便跟“美”字根本搭不上边儿,


却意外的火到出圈儿,


如此巨大的反差,配上如此糟糕的趣味,


非常容易在一众标准化的角色中脱颖而出,


怎么可能不留下深刻的印象。


日本1999年的作品《浪客剑心》,到现在还被视为封神之作。


单单靠主角绯村剑心脸上的十字刀疤,就可以诠释整个故事。




救与杀,生与死,对与错,整个时代的动荡全部交织在这一个血红色的刀疤上。


既是命运的交错,又是生死的交点。


使得这个在刽子手和救世者之间徘徊的少年剑客,


单是目光如炬的站在那里,就充满了故事性。


而这一张张完美如纳西索斯(Narcissus)脸上,却看不到故事。


注释:希腊神话中最俊美的男子人物。他爱上自己河中的倒影,最终溺亡变成水仙花。


看一下几个主要角色的合影,


让我想起了韩国娱乐工业流水线上的偶像们。


你瞅瞅,像不像同一个人只是换了个假发和服装?


纵观3D国漫市场,会发现类似现象不止于玄机娘娘。




清一色的高鼻深目。


清一色的八块腹肌。


清一色的完美无瑕。


没错,标准化的网文男主角形象。


就像女性角色没有跳出“白幼瘦”的审美范畴一样,


男性角色也没有跳出“霸道总裁”形象的桎梏。


即使真龙天子也可以如此的小家子气。






所有人都是最标准的“美”,以致于我们以为这就是“美”。


然而美不是包装袋,美藏在包装袋的下面。


美需要的是真实。


《千与千寻》里的小女孩,


火柴人一般,朝天鼻包子脸,


大多数角色,都是千奇百怪,


但是,一个人跌跌撞撞的成长,


自始至终的信念与勇气,


这不是美吗?




马男波杰特,


一个过气明星,


松弛、颓废、抑郁,


活成一滩混凝土的姿态,


说的话却字字珠玑,


没有滤镜,没有光环,


只有面对这个太过真实的世界而产生的无奈,


无奈之后继续小强一般的挣扎,


这不是美吗?





魔童降世里面的哪吒,


堪称史上最丑哪吒,


但不妨碍他位列中国影史第三,


宿命与反抗宿命,


我命由我不由天,


中国神话英雄的悲剧范式,


这不是美吗?






常言道“无丑不成戏”、“丑是戏中胆”,


早在先秦时期,中国戏剧中的“丑角”就已成为一门复杂的艺术。


但现在你会发现,大家都变成了“美”,


“丑”却成了稀有品种。



明明是不同的片子,是不是有种傻傻分不清的感觉?


为什么国内一直在吐槽鲜肉?


为什么大家越来越看不惯国产剧用力过猛的滤镜?


为什么类似《隐秘的角落》这样既没有流量又没有盛世美颜的片子可以被大家称赞?


因为假。


假了这么多年。


观众早就憋着一股劲儿。


他们在等什么?


他们需要的是什么?


真。


真实,不作假。


800米的磨皮滤镜,完美无缺的建模脸。


可以制造梦幻,


可以做出完美的“网游风”五官,


却做不出真实。



女性角色也面临同样的问题,非萝莉即御姐。


美则美矣,却是千篇一律的美丽皮囊,独独少了万里挑一的有趣灵魂。




不过,玄机优点还是必须肯定的,尤其在制作水准上——

精细。


无论是人物、服饰还是背景,


都非常精细。


随便拿一张近距离的图看看。



发丝根根分明,


皮肤的凹凸质感非常逼真,甚至能看见毛孔,


就连手指关节上的皮肤褶皱和和指甲盖上的月牙都做了出来。


对比一下十年前和十年后,


会发现精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突飞猛进。



而且玄机也在进行大胆的尝试,


将二维动画的特征与三维动画结合。


将二维平面动画中的一些元素加入三维动画中

短短几集可以看出,玄机在努力尝试着中和二者,


既达到二维动画的喜剧效果,


又保留三维动画的精致程度。


精度的进步是好事,


审美在国漫中遥遥领先也是好事。


但话说回来,


有时候若太过于专注细节,常常会忘记整体才是最重要的。


这是玄机的问题,


也是国漫中普遍存在的问题。


我们会发现很多作品,在宣传的时候往往都在强调多少年磨一剑,哪些细节下了多大功夫,团队运用了什么技术……


却往往忽视了作品本身。


作品才是最有说服力的宣传。


一个好的产品,不用说太多,就可以自己推销自己。


《哪吒之魔童降世》已经很完美的说明了这个道理。


如果说将“随手一截就是壁纸”作为夸耀的资本,那真是一部作品的悲哀。


也是陷入“窠臼”的证明。





另外一点,我们也要清醒地认识到。


当我们在谈中国风,那应该是什么样的一种中国风。


《大闹天宫》动画设计的浦稼祥先生在半个世纪以前就说过:“‘中国文化’不等于‘中国古代文化’,任何题材都可以有中国范儿。”


它可以是任何风格,任何题材,任何取向,


但是它的内核,一定根植于深厚的文化积淀之上,


一定是气势磅礴,气宇轩昂,恢弘大气的,


而这种江流湖海的大气,


单单靠精致,是无法表现出来的。


画虎画皮难画骨。


国漫的确在实打实的进步,


但距离巅峰,


还尚不能望其项背。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收藏
点赞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