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L专栏翻译】Zest:他改变了神族

原文作者:Seracis

翻译:工团人,云片,sakayi

当我们论起2020-21赛季的顶级神族选手时,我们会很自然地首先想到艾尔的扛旗人Trap 。很多人也会想到在对阵2018年BlizzCon对阵Serral之后仍然以无与伦比的稳定发挥著称的大勇哥。但是,对星际2影响最大的那位职业选手则已成为逝去的传奇这位神族在很久之前就从“世界最强选手”的宝座下跌落,而他就是:Zest。

这位“王者杀手”在他曾长期签约的KT战队在2016年解散之后就没有太过亮眼的表现。2017年和2019年,他没有晋级暴雪嘉年华,甚至在某个倒霉的赛季中折戟于GSL预选赛(对于这个两届GSL冠军来说是不小的挫折)。在KeSPA体系崩溃之后,Zest选手的风格也发生了不小的改变。我们都调侃过“Zest的余钱”——最初的Zest是个扎实的运营型选手,但是如今的他经常在比赛的前10分钟内余钱上千。他曾经被誉为稳健的防守大师,现在却成为了一位靠着微操和理解吃饭的进攻型选手。

但即使Zest的名声有变,他仍旧身怀一些让人敬畏他三分的绝技。他的精准流程,他的果断,和他的杀手本能——这些绝活都在2020-21赛季中被他发扬光大。他还有一件出乎多数观众预料的秘密武器:创造力。

 未曾设想过的决赛选手:世界总决赛上的攻速使徒

故事开始于Zest这匹黑马一路杀到了2020年IEM卡托维兹的决赛。在IEM赛场上他面对Rogue, soO, Reynor, 和 Armani打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PvZ连胜表现,并在半决赛中击败了Serral。

这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一个不久以后就会恶名远扬的新战术:4BG棱镜攻速使徒。神族选手会攻击虫族的三矿,同时不停地用棱镜刷4个一组的使徒,他们会飘向虫族的其他基地。如果虫族部队在此时太弱或者失位的话,使徒一飘,采矿线上的工蜂就要遭重了。如果虫族投入过多部队防守飘进家的使徒,那么神族也能撤退,甚至打掉虫族三矿。现在这些极端情况已经不太可能发生了,但是在这个战术横空出世时,大多数的PvZ对抗就是如此情形。DRG和其他虫族选手花了很多努力才找到攻速使徒的防法,使得虫族能够在不亏经济、不被迫一波的情况下破解此战术。

Zest并不是第一个使用这个战术的选手。在2019年秋天Harstem和PartinG用过类似的5BG攻速使徒。但是,暴雪嘉年华后的平衡性补丁将攻速使徒升级改成了飘完后的暂时攻速加成,这有效地砍废了这个战术。虽然在几周之后攻速升级又改回了原样,但是到了2020年IEM卡托维兹之时,PvZ的打法已经基本定型:正常的先知开结合一些神族杂技,比如两矿不朽一波和电池不朽压制。

4.11补丁也强调了PvZ后期的重要性,而和虫族打后期是2019年的神族选手想要不惜一切代价避免的。但因为补丁发布后,直到2020年卡托维兹前都没有P级赛事,只有Zest为我们揭示了PvZ对抗有多么翻天覆地的变化。

”使徒打印机“(原文为Adept Printer)梗的起源

最大的爆冷来自于半决赛时,Zest用了他的新标志性战术——4BG攻速使徒(和其它一些东西)打败了夺冠的最热门人选Serral。和Reynor与一众韩Z一样,强如Serral也无法适应这套新战术。 防住攻速使徒本身已经够困难了,但其后续从隐刀,闪追,到不朽推进无奇不有,甚至可以转型成标准的冲锋叉/不朽/白球。

Zest的IEM之旅惨淡收场,Rogue在总决赛中用各种前期一波战术彻底击败了他。来自Jin Air战队的虫族早先在小组赛中输给过Zest,而到了决赛时,则有了将近20盘Zest的PvZ恶作剧回放供他研究。所以,Rogue没有被迫接受自己的命运去适应4BG使徒开局,他在Zest每次能把比赛拖入自己节奏之前终结了比赛。于是,这种使徒打法在之后被多次改良,让其能安全应对前期进攻,也让神族可以更快的在4分20秒折跃第一波使徒。

Zest虽然屈居亚军,但他的晋级之路激起了惊涛骇浪。在接下来几个月里,整个PvZ打法围绕着这一个流程进行,虫族玩家也为不输掉比赛或不严重落后被迫做出了反应。选手们甚至开发了一种假攻速,真3BG投隐刀的流程(看上去和攻速使徒流程一模一样),希望虫族选手在防守使徒的压力下放弃防空。即使在虫族选手找到合适的防法后,4BG攻速使徒被时代所遗弃了,我们偶尔仍然能看到这个战术和它的变种在大比赛(尤其是小型地图)中亮相。

2020/21赛季刚刚开始,而Zest已然撼动了整个PvZ对抗的生态。但是,这并不会成为Zest改变打法的最后一次。

黑暗降临!...对人族玩家而言

Zest还发明了一个突破性创新的PvT打法:闪现影刀的用法(非段子)。这要追溯到IEM卡托维兹赛几个月前,5月份的TSL5 . 那时Zest进了锦标赛败者组,还因为局局PvT都野隐刀成为了解说们的笑料。在HeroMarine3-0输给Zest的隐刀开之后,这位神族选手不得不面对现任Code S冠军、世界最强选手TY这一更大的挑战。

在我们介绍Zest vs TY这场比赛之前,先聊一聊Zest 的PvT:他是唯一能把暴BG兵硬刚人族的打法用好的顶级神族选手,而且能够在锦标赛中用这一招走得很远。这里说的并不是中期BG转VR出巨像或自爆球的打法,而是只出很少的AOE(闪电或者两三个巨像),并投入12个以上的BG且一直不转型(Zest最近的在2021GSL对阵Bunny的比赛也证明了这一打法在今天依然没有过时)。

我们回到Zest vs TY的这场比赛。那时TY刚刚击败了PartinG和Stats赢得他的第一个GSL Code S。这两个神族对手虽然风格不同,但都喜欢出巨像,比如一局Stats二矿防守出巨像、一局PartinG四BG闪烁追猎压制转巨像。Zest的打法则与之不同,他喜欢早开三矿四矿,靠经济大量暴兵,再在有充足存款的情况下转型高级兵种。我们将要介绍在TSL5上,Zest对阵TY的这样一局革命性的对战。

这位“王者杀手”再次祭出了野隐刀塔,但在游戏早期并没有哪一方取得决定性的优势。Zest最开始出了双巨像,但他坚持自己的风格,并没有使用更多的溅射伤害单位,如闪电或自爆球。他甚至没造第二个用来升防的BF,即使他的主力主要来源于BG单位。谁能预料到他的最终计划呢:大量升级了暗影步的黑暗圣堂武士???(俗称闪烁隐刀)目前,虽然这出乎大多数全球观众的预料,但Zest闪烁隐刀带两巨像的华丽战术已经在韩国社区中广为流传(TY自己在之前在流媒体中也讨论过此战术)。但这次的TSL赛事是职业玩家第一次在大型锦标赛中,展示这种战术风格。

随着比赛的时间推进,Zest专注于升级攻,他早期的隐刀闪烁升级,以及他每次被TY打掉后立刻重建的隐刀塔也变得更合理了。Zest用大量的隐刀敢死队(有时超过10个)在几秒钟内摧毁TY的扩张基地。在此期间,他一直在用BG单位和一个在前期幸存下来的巨像来保卫自己的基地。隐刀会突然出现在真正的战斗中,他们对单体目标的爆炸伤害大显神威,因为当时TY喜欢暴坦克。

“如果你告诉我他用15个BG,没有升防,3个隐刀塔就可以胜利,我肯定会笑得不行”
——Rotterdam,在Zest用15个BG、没有防御升级和3个黑暗神坛击败TY之前如此说道。

也许feardragon(自由撰稿人)奶的是对的。而Zest直接走隐刀带暗影步的战术并没有成为一套真正的流程,因为这种战术显然更偏向于奇招。然而,在游戏后期,大量闪烁隐刀的迂回战术的概念仍然存在。这并不是一个搞笑段子,而是一种常见且可靠的技术,能够摧毁人族建起行星要塞的分矿,否则这些矿区将很难被攻破。由于Zest的创新打法,世界上每个顶级选手都开始在较长的PvT对局中使用这种骚扰战术。

为星灵同胞照亮前路:PvZ中的虚空开局

也许在PvZ中虚空的使用方法,才是Zest带来的我们应该感恩的最大变革。正如每位虫族玩家已经深刻体会到的,在上个夏季的5.0.2补丁中,虚空不仅造价降低了,而且移速和建造时间都有所加强。在PvZ流程被4BG攻速使徒占领主导后,没有人会因为这流程中的一股全新清流而感到不适。

暴虚空开局在2020年9月的一场大赛中首次亮相,当时Zest在GSL S级第三赛季中对阵Solar。与任何新战术一样,我们不可能100%地说某个玩家是唯一的“发明者”,但Zest无疑是推广该战术的人。Zest首先用虚空封住了所有的侦察,随后快速放下三矿和两个VS。之后他爆出8个虚空,随后快速转型闪电,以应对刺蛇推进的timing,然后利用已完成的3个VS迅速转型成空P。我想读者们应该不会对这个流程感到陌生,因为世界各地的星灵玩家都套用过这套流程,并且沿用至今。

虚空非常克制传统的蟑螂/火蟑螂一波战术,同时也可以很好的针对虫洞类战术。由于虚空肯定会飞过地图来集火一些关键建筑,比如未完成的4基地。他们还可以逼迫虫族在对空上花费更多存款,比如插管子或者多女王。当然,这个战略也能很简单的转型到令人“闻风丧胆”的黄金舰队组合。

由于1对1的情况下虚空是打不过女王的,很对针对性战术都是围绕着多女王来进行,或慢慢爬过整张地图,或使用虫洞传送到一个不寻常的位置,再或者用王虫装载飞过去。然而在9月时,韩国虫族选手们仍在尝试着用跳科技出刺蛇来应对这种全新战术,或者他们仍在尝试拖入ZvP的大后期。


这在PvZ中也是很新奇的景象了

Zest在四分之一决赛中以2-3输给Armani后,最终被淘汰出GSL,讽刺的是,这一得分是使用VC开局得来的,而非星门的流程(Zest到达了空P阶段,但还没有达到当前流程中看似不可战胜的黄金舰队)。不管如何,他的比赛结果已定。

和他另外两个流程发明的情况一样,全世界每个星灵选手开始复制这一虚空打法。很显然,这一打法已经被改进了不少。通过2020年GSL超级锦标赛2中Stats的比赛以及Zest本人在TSL 6的比赛,一种更先进的两VS打法开始在12月流行起来。虚空的数量也开始变化,从2到12不等,但流程的主要思路依旧没有变化。

这套打法的真正力量只有在Dreamhack大师赛 Last Chance 2021之后才被大多数观众意识到。在这场大赛中,Trap在决赛中以4比3击败了Serral,同样功归于两VS的打法。Trap还在2021年GSL超级锦标赛第1赛季中消灭了现在的韩国虫族希望Dark。因此,Trap在7周内赢得了3次冠军(包括他早些时候在2020年超级锦标赛第2赛季中获胜),并成为IEM卡托维兹(IEM Katowice)的头号竞争者之一。

这是自从母舰核心被移除后,星灵第一次在游戏大后期中对虫族有了优势。如果没有一个有创新意识的玩家去尝试并完善一个能够顺利过渡到空P的策略,我们可能永远不会到达星灵能够充分利用这一优势的地方。所以,尽管Zest自己没有在2020/21赛季赢得任何冠军,但他确实在帮助星灵同胞再次夺冠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最后一搏?

在即将到来的2021年IEM卡托维兹站中,Zest又会带给我们什么呢?如果你在两周前问我,我会告诉你,他可能会有不错的表现,但不可能进入四强,更不用说赢得冠军了。但现在,我想给他一次机会。他在GSL超级赛第1赛季中取得了稳定的成绩,尽管他在半决赛中输给了Zoun的大招,但在前几轮的PvT比赛中,他看起来绝对势不可挡。随后,他在WardiTV 2021比赛中赢得了冠军,击败了Reynor,INnoVation,Cure和TY,而且只输掉了一张地图。

也有可能会有另一个变革的流程,尽管我觉得这不大可能发生在PvT上。他不断地在游戏风格上展现出新的细微变化,但并不惊天动地。在他参与的无数线上比赛中,他对阵的大多数玩家也都是人族玩家,所以如果他能够悟出游戏的新理解,我希望它能够出现在另外两种对抗中。但话又说回来,也许他一直在为世锦赛准备着什么特别的东西呢?

如果Zest冲进决赛的道路上充满人族,如果他能避开爱放大招的星灵同胞,这样我觉得Zest再次举起IEM世界冠军奖杯也是可能的。即使没有到那一步,也许在今年晚些时候他不得不去服兵役之前,他会为我们献上最后一次变革。但Zest带给这款游戏的影响绝不会被遗忘。

原文链接:https://tl.net/forum/starcraft-2/569187-zest-the-meta-changer

作者: Seracis
编辑: Wax
图片: TakeTV, AfreecaTV, ESL
数据和记录: Liquipedia and Aligulac.com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