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对争锋 顾青裴两年后归来续写(3)

       顾青裴赶到的时候,原炀早都靠着沙发腿睡着了。

“原炀,醒醒。”顾青裴伸手拍了拍原炀的脸,原大公子把头扭往一边彻底没了反应......

       原炀比顾青裴高着整整半个头,顾青裴和服务生两个人才把他从地上挪到顾青裴的车里。车驶出酒吧一段距离后,顾青裴慢慢把车停在了路边。

      他没回头,借着路边昏黄的灯光,静静的打量着后视镜里的原炀。

      以前同居的时候,顾青裴偶然午夜梦醒时,便会起身安静的看着原炀,看他放松的闭着眼睛,看他高挺的鼻梁,看他厚厚的嘴唇,看那张月光下温柔的脸。直到困意再次袭来,便钻进原炀的手臂里安心睡去,一觉天亮。

        两年后的第一次独处,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如今后座烂醉如泥的原炀,好像没怎么改变模样,只是开始细心打理头发,学会穿上得体的西装。        

         顾青裴抬手轻轻扶了扶镜框,看着前面空无一人的街道,突然心情往下沉了又沉。他想起了酒会挽着原炀手臂的女孩,他想起了王晋说原炀跟那个女孩即将订婚的消息。

       自己今晚的出现,似乎是一个错误......

         而现在他该把原炀送去哪里?原立江一家视自己为阻隔他们一家团聚的洪水猛兽,彭放自己都才被司机接走。他到底该把原炀怎么办......

     顾青裴定了定神,启动了汽车驶向附近的酒店。以前的感情既然是错误就断然不能再错下去,既然不能带他回家,那就只能找个酒店安顿原炀了。

      在顾青裴累的半死终于把原炀弄到床上时,原炀很会挑时间的醒了。

     原炀用仅存的理智微微睁开眼皮看着眼前这个给自己脱西装,又拿来热水给自己擦脸的人,那颗毛茸茸的头顶再眼熟不过了,他知道自己一定认识这个人,眼前的人在不停的晃动,有无数个影子。他的名字却像鱼刺紧紧卡在了喉咙。

   他是谁?

    “原炀,你醒了?”顾青裴注意到了原炀睁开的眼睛,试探的问了一句。如果原炀真的醒了,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现在这样尴尬的局面。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再一次出现在他的身边。

      原炀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想起来了,是顾青裴,是那个自己悄无声息喜欢上的顾青裴,是那个说走就走把自己丢在原地的顾青裴。可为什么,哪怕他这两年恨透了他,再见到这张脸时,却依旧想把他紧紧压在自己怀里。

       而事实上原炀的手在大脑发出指令前已经下意识做出了反应。顾青裴被原炀突然张开的手一把捞进了怀里。顾青裴眼里闪过一丝惊慌,按着原炀的胸口挣扎了几下,无奈原炀喝醉了力气还大的惊人。

      两个人就保持着那样的姿势没有动弹,顾青裴实在是没有力气支撑了,便稍稍放松了一点身体,让压在原炀身上的重量增加了几分。

      顾青裴的头伏在原炀的耳边,耳边的呼吸声好像呼吸的人不敢出气一样,明明十分粗重却偏偏忍着放慢了缓缓呼出。

       自己的胸膛真切的感受到身下人雷鼓般的心跳声。一声一声敲击在自己的心上,分不清是自己的心乱了,还是两个人都醉了。

    然而在顾青裴感受到原炀的手放松了的空当,顾青裴还是立刻从原炀身上爬了起来。顾青裴狠狠的摇了摇脑袋告诉自己一定要保持理智,原炀现在是喝醉了,自己只是出于相识之谊送他来酒店。现在安顿好了,自己也该离开了。

    也不管原炀听不听得见,顾青裴清了清嗓子开口道:“现在也没什么事了,你好好睡一觉,我就先走了。”随后帮原炀掖了掖被角,随即关上门离去。

      顾青裴没有看到,身后的人缓缓睁开的眼睛,是那样的湿润却透着清明。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