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邪秋 【同人文 主SNH48-戴萌与SNH48-莫寒】


第六章:焚尸

薄皮棺材之中伸出了一双手,一双白的几乎可以说是蜕到了真皮皮肤一样的手,慢慢抓住棺材的两侧,一具惨白惨白的尸体慢慢的从棺材里坐了起来。

“救命啊,就不能让我消停一分钟吗?怎么还能赶上尸变啊。”看着复活的尸体,莫寒几乎都要哭出来了。自己是运气倒霉到什么地步啊,不就好奇一下来看看洞窟吗,至于一波接一波的刺激自己脆弱的小心脏吗。(所谓的尸变字面解释就是尸体产生变异。分为十八中尸变:僵尸、血尸、荫尸、肉尸、皮尸、玉尸、行尸、炸尸、汗尸、毛尸,、走尸、醒尸、甲尸、石尸、斗尸、菜尸、绵尸和木尸。其中以僵尸和血尸的攻击力最为厉害,一般湿尸的变异的大多数都是萌尸)

这具尸体慢慢的爬出了棺材,像是一个睡醒的人一样,环顾四周黑暗的环境,张口嘴巴在光柱的照耀下发出了阵阵白气和一阵恶臭。莫寒皱眉捂住鼻子,斩铁剑死死握在手里,头灯不断打量着眼前的这位僵尸大哥。

“这尸变是变成了那种变尸啊?一般来说湿尸大多尸变成萌尸。啊!最烦这种未知的敌人了。嗯,这家伙的手指甲,怎么这么短?”莫寒扫视了一圈,把注意力盯在了这具尸体的手指甲上。她想起在茅山图志里记载:萌尸是十八中尸变中怨气最强的两种尸变之一但是并不是特别凶残。而且荫尸得尸变不是长久的才会出现的,而是一下葬就会出现的一种尸变,极度不想死去的人会变成荫尸。吸日月之精华不断的生长着指甲和头发看起来和正常人的生长速度是一样的,在他出棺的那一刻为了养分会去吃人但是第一选择就是自己的后代。而眼前的尸体指甲却十分的短,如果他是明朝死去的人已经有了四百年的历史,不可能指甲短到这种地步。

面前的这具尸体在吐出几百年藏在胸中的恶气之后,露出了两颗尖锐的獠牙,看着面前光柱的来源。像是飞蛾对光有本能一样的朝光扑了上去。莫寒先是心头一惊,回手甩出一张黄符,凭空燃烧起来。在黑暗之中燃起了短暂的光明,随后形成了一面金色的盾牌的样子。

“砰”正面挡下了尸体的攻击,莫寒感觉到自己的聚灵盾在不断地颤抖着,已经出现了丝丝裂痕,一幅风中残烛的样子。如果再被攻击一次,估计就要被打碎成碎片了。这下莫寒终于知道自己遇到的是什么尸变了,能够一击就打的聚灵盾崩坏的只有一种尸变:僵尸。(僵尸:集天地怨气,晦气,煞气所生,不老不死不灭,在人世间以怨为力,以血为食。被三界六道众生排斥在外,浪荡无依,也是尸变之后最可怕的一种尸体。不过这种尸变僵尸要比那种凭空诞生的僵尸要稍逊一筹,在极度阴气的地方利用怨晦煞三气所诞生的僵尸远远要强于这种尸变僵尸,就像大人和小孩的差距一样。尸变僵尸一般分为五种:第一种是皮变,第二种是肉变,第三种是血变。这三种对于一般人可能是末日,对上一些稍有经验的驱魔师倒不是什么棘手的问题。只需要利用利器,对着尸体的其中一个地方一阵猛捅,将他的皮肉伤及就可以制服它。第四种则为骨变,是尸体内的骨头发生了变异产生的尸变,需要打伤他的骨头才可能制服它比较危险。第五种则是全身变,何谓全身变就是指他已经没有前面的几个弱点在尸变的道路上已经登峰造极,真正意义上的踏入了先天僵尸的道路,不彻底灭杀或者用黎明曙光照耀下的光芒焚烧它,除此之外绝不可能消灭它。要是碰上这种僵尸就证明你家祖坟冒青烟了。)

“屋漏偏逢连阴雨,真是天要灭我啊。”经历了一连串的事情之后,莫寒的心反而平淡了下来,不如说是已经习惯了。手中斩铁剑闪过一抹寒芒,僵尸的双手不断地挥舞着,莫寒连连退后。靠到了墙壁之后向前一个颇为不雅的驴打滚。滚到了一边,一剑刺进了僵尸的左边。一般来说当利器刺入身体之后如果是前三种异变的僵尸,通常都会流出鲜血而一命呜呼。但是莫寒这一剑,却没有流出血来很明显排除了前三种的变异,变得有点棘手了。莫寒抽出斩铁,准备再发动进攻。僵尸猛然一转头,黑乎乎的指甲直戳过来。莫寒双目一睁,头歪到一边躲开指甲,避免被僵尸尸气侵扰自身,变成同类。头灯因为打斗的原因,掉落在地上碰到了石头把里面的灯珠撞个粉碎,没了光亮照耀前方,在黑暗的环境里莫寒无法判断僵尸的具体位置。

“铛铛铛”轻微踩踏石子的声音浮现在莫寒的耳边,这个声音发源地在她的右边,而且距离她越来越近。已经近在咫尺,莫寒一把转身,斩铁贯穿而出,却被什么东西给握住了剑身。原来这僵尸在这里沉睡了四百多年已经习惯了黑暗的环境,即使眼前黑洞洞的一片也能寻找到任何的踪迹。斩铁剑被它死死抓在手里,任由莫寒使出吃奶的力气想要抽回来却跟生根了一样动也不动。

“戴萌!”一声大吼,早在一旁等待的阿胜化为黑气,注入莫寒的体内,浑身的青筋暴涨起来,莫寒仰头大吼一声,宣示着她无尽的力量。

“砰”一击肉拳打在僵尸身上,虽然僵尸刀枪不入但是毕竟还是人的身体,有些东西是是决不能避免的例如冲击力。加持着戴萌鬼力与激发自身极限力量的这一拳,直接将眼前的僵尸打飞出去,撞在墙上,斩铁剑应声而落,掉在地上。经过这一拳,僵尸不敢再轻易的靠近,而是在旁边伺机而动,准备来一个措手不及。

乌黑的视线,诡异的滴水声,都在干扰着莫寒对身边情况的判断。而戴萌也不能附身太长的时间,一旦鬼与人体的附身超过人的承受限制,那么鬼再继续附身会折损附身者的阳寿。但是如果分离出来莫寒又怕僵尸的突然袭击。眼看着安全时间越来越短,莫寒不断地徘徊着,突然撞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像是一堵墙,不过又不像,伸手往后摸了摸,是一块布一样的东西。再感觉一下,好像有什么轻微的喘息声在自己耳边,两侧也像有什么东西再朝自己的面部靠近。

“不会吧?”根据这些东西,莫寒在脑海中模拟了一下身后的场景,慢慢的咽了一口口水,没有多想转身拳头呼啸而去,只听见一声哀吼,随后什么物体撞在墙上的沉闷声响起。

“呼,好险,刚才差点就完蛋了。”一想到自己跟僵尸距离不超过五公分,它的牙都已经架在自己脖子上,莫寒就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戴萌,你有办法困住它吗?”闭起双眼,莫寒开始与戴萌心灵交流起来。

“很难,我必须要知道它准确的位置。而且我不知道阴灵的力量对不老不死的僵尸是否会起作用。”

“现在只有赌一赌了,我用黄符燃烧起火光,找准他的目标,你困住它。那时候我去攻击它的背部。”

“嗯,就这样吧。”莫寒从口袋里摸出一张黄符,右手轻轻转动,在半空中描画着什么东西,最后一点黄符,纸张开始燃烧起来。在这黑暗的环境之中,一点亮光出现,照亮了周围的情况。于此同时,捕捉到僵尸位置的戴萌,从莫寒的身体里飞出,化为一圈透明的圆圈捆住了僵尸。僵尸极力想要挣开,圆圈已经出现了丝丝裂痕,不能过于持久。莫寒透过光看到了地上的斩铁剑,翻滚伸手,抓起地上的匕首。纵身一跃,跳到石壁上,靠着石壁的支撑再度起跳,翻转过身,来到僵尸的身后,转手一剑横扫而过,割破了他的整个背部。刚才那一下僵尸背部的整条脊椎在刚刚那一下被切成两段,如果是骨变僵尸现在已经是倒地不起了。可是这只僵尸依旧没有任何反应一样的,双手一张,将困住自己的圆圈扯成两截,伸手抓向莫寒。莫寒半蹲在地,看到头顶上黑爪袭来,双手撑地,伸出左腿一记秋风扫落叶,踢在僵尸的脚上将他绊倒在地。碎裂的圆圈重新凝聚在一起,变幻成了戴萌的样子,只不过要比之前虚无了一些,看得出来刚才耗费了他太多的鬼力与魂魄。

“寒姐,我快撑不住了,再这么下去我要比它先走一步了。”

“你回玉坠里休息,我已经知道应对之法了。”

“你自己小心点。”戴萌的身形不断透明起来,分散成了数股黑气,注入了一颗翠绿的玉坠之中。通绿的玉坠慢慢的变成了黑色。莫寒握住斩铁剑,再度燃烧起一张黄符,光明充满了整个山洞。

依靠着光亮,莫寒将数张黄符分别贴在不同的地方,僵尸不懂其中的意思,但是却有吃人的本能一把冲上来。莫寒一脚蹬在他的胸口上,身形向后仰去,双手撑住石壁,用尽全力,另一只脚飞起,踢在僵尸的下巴上。双脚飞离地面,落在石壁上,整个人的重量加持在上面就要往下掉,莫寒一拍石壁,借助冲力勉强立起前半身双脚用力一蹬,飞也似的跳了出去。一剑插进了僵尸的眼睛里面,绿色的血液喷洒而出。不做任何停留,莫寒抽出匕首扔到一边,从背后推着僵尸往前冲。将它推进了先前布置的黄符阵之中。

“燃”莫寒取出一个煤油打火机,转动了一下旋杆,火苗蹭的一声燃烧起来扔向了其中一张黄符。黄符被燃烧到之中,就像是汽油被烧到了一样,一下子蔓延起来,将僵尸卷入火海之中。僵尸感受着阳火的威胁,本能的想要逃避,但是其余几张黄符在这时候发动,一道道紫色的天雷锁链从黄符之中飞出,缠住了它,将它定格在了原地。莫寒冷眼看着面前正在燃烧的僵尸,将一旁的皮箱与匕首捡起来。看了看周围的地形,发现在棺材之后有一个十分隐蔽的小洞,像是一个机关,走过去按了一下,一声如同怪兽一般的低吼声响起,沉重的石壁缓缓打开,露出了一条两侧亮着无数长明灯的通道。

“三魂何去,七魄何归。魂飞之时,莫要忘记悔恨当初的不义之举。”莫寒喃喃道,不再看后面的情景,走向更深处的通道里。。。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