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北大校长将“鸿鹄(hu)”念成“鸿hao”?




这件事的根源并不复杂,就是汉字现代化至今尚未成功。


我们的汉字,准确讲,自汉代确立六书法则,乃是一大进步。

新生的大一统汉王朝的四百年历史,也有助于此一六书法则的普及。

但是,这毕竟是二千年的法则,本质上是无比落后的汉字编码程序。

当然,那时候中国人数学弄不明白,自然也不可能创造出一套基于纯粹数学之上的汉字字库。


到了民国,鲁迅提出废除汉字固然极端,但他要求全面拉丁化却并不是一个不合理的诉求。

如果理解鲁迅对古文的造诣之深,他对白话文运用之纯熟,就当明白他的意见针对并不仅仅彼时陈旧古老的中国传统文化,而是在现代文学大大往前迈进的时候,中国作家居然还在运用2000年前古人遗留下来不科学的汉字编码。


固然新中国建国之后,有所谓的一简字,二简字,但是,这些都是治标而不治本。

事实上,自从工业化浪潮席卷全世界,全球的语言,无论是英语日语韩语还是越南语都在此一浪潮中必须承担起自我革命的重任。

其他国家的语言革命成功与否,我们姑且不论。


以中文而论,最初大量的新造词完全来自对日语的对译。日本现代化之路走的早,走的坚决,使得我们中国词库大大受益。

但是词库归词库,字库则归字库,字库不革命彻底,就会出现很多普通人念字念半边,并常常读错的原因。


我早年翻过一本杂志,叫做《咬文嚼字》,翻完只有叹息。

即便今天,看到电视上的《识字》类综艺节目,依旧还是叹息。

叹息的即是汉字现代化的进程半途而废。

就我一个工科生的粗浅理解,在中国人的汉字系统里头,常用汉字不必超过五千字,而这五千字至少要完成一项最简单的革命——形音义的完全统一。


汉字的象形文字,有其优点,自当保留,不必全面拉丁化。

但是,类似鹄这样子的字,最好还是改音,由国家出面,统一改读音为告,或浩。而放弃古文之音。

事实上,一字多音,今音古音不同,在语言学领域非常常见。

我个人的见解是,现代人的教育,读字读半边,才是最科学的方式,一切不能读字读半边的字,应该重新审定。


至于鹄之古字的读音,就该留在辞典,该留在《史记》,该留给专门阅读研究古文献的人去深究好了。毕竟,在这个领域,有专门的训诂之学。

要求今天十三亿的中国人依旧延续2000多年来一直沿用的不科学的汉字编码,实在不是好的主意。


苟日新,日日新。

我希望汉字的现代化可以继续前行,也使得后来的中国人受益。

正如汉字的简化字使得今天全国中国人受益一样。

本该如此。

早该如此。


由此,千千万万的普通人也不至于因为念错读音而被众人嘲笑了。

当然,你们非得认为北大校长就不能读错别字,非得以传承坚守中国传统文化之名,反复吊打之,也是你们的自由。

但是,吊打完了,你们依旧在生活中要面对一个现实,那就是你自己一旦遇到生僻字,也会读错,也会被身周的人嘲笑。

实际上,该嘲笑的是我们为什么还冥顽不灵固守这一套2000年前的古人以其不科学的编码构成的汉字体系。

而不在这套汉字体系的基础上,重新编码,完成形音义三者合一这一基本工作。


如果你不满我的看法,很简单,请准确读出以下这些字读音,我保证不嘲笑你——


觌氅、餮屾、飨乪、磲蕤、颥鳎、鹕鲦、鲻耱、貘匚、鍪籴、耋瓞、耵鸫、鲕烃。




—————————————— 

王威文学话题电子书合集(免费)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KlFInJQGJT2YU6vHI1DLGQ 密码:tq3v


友善是一切论辩的基础,没有这个基础,交流即无意义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