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真美,在七夕之际用这种方式告白吧

   日本著名文学家夏目漱石在其作品《吾辈是猫》中有这样一句:“如果禅家无言的问答是以心传心的话,这无言的戏剧也是以心传心的一幕。”日本人深受这一观念的影响,在告白这种需要以心传心的场合,日式告白通篇不见一个爱字。今天我们就在七夕之际聊一聊日式告白独到之处。

月が綺麗ですね

今夜,月色真美啊

夏目漱石

    日本文学大师夏目漱石曾在爱媛县的中学当过一段时间的英文老师。有一天,他带着他的学生翻译“I Love You”这句话。
    有的学生翻译成“私はあなたを爱しています”和“我君ヲ爱ス”(注:这两种译法都是直白示爱,直接翻译成“我爱你”)
    夏目漱石却一边摇着头一边说道:“日本人是不会这样说的。”
   “那应该怎么译?”学生问道。
    他沉吟片刻:“应该译作:‘月が綺麗ですね’【今夜,月色真美啊】 ”

   “I Love You”最早翻译版本其实是月色真蓝,而不是月色真美。这个可能与当时的一首经典流行歌曲《因为月亮很蓝呀》有一定的联系。1955年菅原都都子的名曲《因为月亮很蓝呀》在当时卖出超过100万张,歌词中蓝色的月亮、月下散步的恋人等词句,广泛传播的流行歌曲配合夏目漱石的翻译逸事,或许是这则浪漫传说的最初来源。

わたし、死んでもいいわ

我,死而无憾

  二叶亭四迷在翻译屠格涅夫的小说《阿霞》中,有这样的一幕场景:

  原文中,女性被男性告白“I Love You”后,同样地回答了“I Love You”。二叶亭四迷为这句回答“I love You”的翻译烦恼了很久。

   他并没有将原文中的“I Love You”直接翻译作:“愛している(我爱你)”。
   最后,在他再三斟酌后,将这句回答的“I Love You”译作了:“わたし、死んでもいいわ【我,死而无憾】”。
  “死んでもいいわ”是一种无法取代的存在。等同于爱。而表现手法中的“いいわ”更偏于女性口吻,完好地留住这层意境。

ずっと前から好きでした。

很早开始就喜欢你了。

  日语中“我喜欢你”最直接的表现形式。因为并没有表达“和我交往吧”这样的期望,所以男生会回答表示OK,或者也有不能直接拒绝,无言的气氛一直持续下去。

会っているうちに、だんだん好きになっちゃった

和你不断的见面,就渐渐地喜欢上你了。

  传达了不只是从表面,连男生的性格也变得喜欢了的一种表现。

いつからか好きになっていました。

不知从何时开始就喜欢上你了。

  在向朋友表白的时候能活用的一种表现方式。避开了“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啊”这个问题。

もっと一緒にいたい。好きで仕方がない。

接下去想一直和你在一起,因为太喜欢你了。

  充满了感情的一种表白形式。

好きです。私と付き合ってください。

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

  传达了“喜欢”的这种感情,和“请和我交往”的这种希望,这个可以说是非常王道的一种表白形式。各种番里都可以看到啊。

好きです。私の彼氏になってください。(私を彼女にしてください)。

我喜欢你!做我的男朋友吧!(让我做你的女朋友吧!)

  与“请和我交往吧”不一样的表白形式。

私と付き合って。好きにさせたのは、あなたなんだから。

请和我交往,只有你能让我如此倾心。

  女生掌握了主导权,是在约会的时候表白用的最有效的方法。如果说了这句话却被拒绝的场合会让人觉得很羞耻,所以在有“觉得就算告白也会成功”的自信的时候说这句话比较好哦。

こんなところでなんだけど、あなたが大好きです。付き合ってください。

虽然在这个场合说有点不太合适,但是我想说我真的最喜欢你了。请和我交往吧。

  在某个工作的途中,或者约会要结束的时候等这样的突然告白的场合最有效了。

 ‍在告白这种需要以心传心的场景,你有情,我有意,那又何须用语言来表达。无需直白的语音,两人心有灵犀,这便是日式告白的独到之处。最后祝各位七夕告白成功(*/ω\*)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