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对争锋 顾青裴两年后归来续写(2)

       回到家,顾青裴脱了外套随手扔在一边,便一头栽进沙发里,重重的喘着粗气。跟原炀说的那番话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歇了好久才起身进了浴室。

       顾青裴终于放松下来躺在浴缸里,好像只有一个人的时候才有这样感到轻松的时刻。

       不,还有一个,曾经跟某个人在一起时,自己好像也有过这样什么都不用顾及能做自己的时候。只是......那样的日子再也回不去了。

       有时候,一想到原炀,顾青裴就有种自己的心肺要爆开的错觉。胀的满满的,有痛苦,有怨恨,却也掺杂着一丝可触不可及的失落。

有什么东西改变了......又有什么东西是不想被改变的......

       酒会后,原炀把彭放叫来经常喝酒的老地方。彭放一开门就看见原炀拉着老长的脸坐在沙发里,一个人默不作声的灌着酒。旁边的陪酒早被他轰出去了。

     看这阵势彭放有点怵的摸了摸鼻子,得,还得硬着头皮上。“我说哥们,你说两年都过去了,我本来寻思着顾青裴回来了你两能好好解释解释,万一有误会啥的就这样相互怄气,这不浪费时间嘛!”彭放走过去搂着原炀肩膀说道。

        原炀一提这个就来气,大声吼道:“我去他娘的误会,当初嫌弃我一声不吭走了的人是他,难不成谁绑他手逼他走了?”

      彭放被噎的噤了声,低下头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当初两个人同居的时候就怕日久生情。原炀表面上看起来四周灯红酒绿莺歌燕舞,但其实这么多年真正留在身边的几乎没有。但凡他原炀看上的,就不会轻易放弃。

“来来来,哥陪你喝酒。就算你什么都没了,不也还有兄弟我。”彭放灌满酒重重的跟原炀碰了一个,两个人你一杯我一杯喝了起来。彭放本来酒量一般,是这次原炀提前喝了大半打。不到半小时俩人全坐地上了。

      原炀喝的迷迷糊糊,从沙发上摸到手机,看着通讯录里安安静静躺着的那个号码。那串无数次想拨出去却没一次鼓起勇气的数字。        

       原炀脑子里闪过今天见到顾青裴的场景,一瞬间两年的思念像破了的堤坝宣泄而出。顾青裴活生生的站在那里,站在他的面前。再也不是私家侦探发来的没有温度的照片,再也不是手机相册里曾经的背影。

      看着那个日思夜想的人咧着冷漠的嘴角,疏离的站在自己面前。他的心都要碎了。

......

       水渐渐凉了,顾青裴却一动不动的发着呆。手机震了半天才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在看到来电显示的一瞬间,顾青裴的心紧紧的揪了起来。

       没有备注,却是烂熟于心的号码。他不敢接,却也舍不得挂。理智上希望来电赶紧挂断,却又贪心的悄悄享受这短短数十秒的悸动。

在分神的一瞬间,手指已经先脑袋一步的划开了接听......

      “顾青裴,你在哪?顾青裴,顾青裴.........”

       顾青裴听着手机里传来一声又一声自己的名字差点绷不住了,他蹲在地上没有说话,就那样听着原炀一遍一遍喊自己的名字。

       他不知道该回应什么,或者说他又能回应什么。

        原本以为去了新加坡就能慢慢淡忘这段荒谬的感情,以利益为重的自己一定会重新回到正确的轨道。可是为什么总在夜深无眠时无数次想起与原炀的点点滴滴,那个蛮横霸道的小狼狗,竟是什么时候在自己心里扎根这么久了。

“原炀,你在哪?我来找你”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