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禧攻略》32璎珞教皇上跳华尔兹女步!蛙哥永琪讨好令妃

日,延禧宫寝殿,内

人物:璎珞,愉妃,永琪,明玉

愉妃带着永琪来看望璎珞:永琪,这位是令妃娘娘。

永琪给璎珞请安,动作一板一眼:给令母妃请安,愿您福寿安宁。

璎珞看着九岁的永琪,想起从前抱在怀里的婴儿,一时怔住:一晃眼的功夫,永琪都这么大了。

愉妃:永琪,你出生时浑身金黄,人皆以为妖物,只有你令母妃,拼死也要护着,若不是她,你可长不到这么大了。

永琪一听,竟再次跪下,郑重地向璎珞叩了一个头:永琪谢令母妃救命之恩,将来永琪长大了,一定会好好孝顺您。

璎珞忍不住笑了:这么小的一个孩子,竟说得如此一本正经,快起来吧!

愉妃向永琪一点头,永琪才站了起来。

永琪忍住轻声咳嗽,好奇地摸了摸璎珞带着夹板的手臂:令母妃,是不是很疼?

璎珞笑:是很疼,不过可以忍受。

永琪:从前额娘受了伤,明明痛得眼睛都红了,却告诉永琪说不疼呀!令母妃,你和额娘不一样。

璎珞看了愉妃一眼,愉妃不好意思地笑笑:永琪,不要胡言!

璎珞:五阿哥,明明很疼却硬忍着,是额娘怕你担心。你的额娘啊,是把你当成世上最珍贵的宝物,将来你可要好好孝顺。

永琪愣住:永琪孝顺额娘,也孝顺令母妃,好不好?

璎珞忍不住又笑了。

明玉越看越生气,冷笑一声:我们娘娘将来自会有阿哥孝顺,不劳五阿哥操心。

永琪呆住。

愉妃脸色微沉:明玉,永琪才多大年纪,他是一番诚心,不领情便罢了,这样说未免太过分了!

明玉嗤笑一声:昨夜总听见怪声儿,奴才还在奇怪,这没过年呢,黄鼠狼便上门了,主子,奴才得去瞧瞧,赶紧把洞给堵上,免得晚上吵了您休息!

璎珞:明玉!

明玉不理,匆匆行礼,快步而去。

愉妃望着她的背影,叹了口气:明玉这个性子,什么时候才会改呢?

璎珞淡笑不语。


9、日,宫中甬道,外

人物:明玉,海兰察

明玉对着墙壁一阵猛踢,突听背后传来一阵笑声,猛然转头:谁在笑!

海兰察:你怎么了,发这么大脾气!

明玉冷冷地:一个叛徒而已,为什么给她好脸色!

海兰察:谁是叛徒?


(时空过)


明玉:你说,璎珞是不是疯了,竟然原谅愉妃!

海兰察笑了:那也不能和愉妃硬碰硬啊,你可别忘了,五阿哥的命,是令妃亲自保下来的,她真的忍心,看一个孩子这么小就没了额娘吗?

明玉:璎珞变了。从前她想做什么做什么,如今换了个人似的,竟和仇敌谈笑风生。

海兰察:因为她成长了,明玉,你不也是吗?

明玉:我?

海兰察温柔地望着她:从前遇到这种情形,你已将愉妃和五阿哥逐出延禧宫了吧!

明玉:可我还是任性不懂事。

海兰察:这不是任性,是不善矫饰。明玉,令妃做事,都很有章法,我猜她接近愉妃,是为了伺机抓住纯贵妃的把柄,毕竟离你的敌人越近,才越能找到机会,不是吗?

明玉呆住。

海兰察重重弹了一下明玉的额头:笨丫头,快回去吧,别让令妃担心!

明玉生气:你真是,我明明比你还大一个月!

海兰察:你怎么知道?

明玉一下子涨红脸:我……

海兰察:你偷偷打听我的年纪?

明玉:我、我……海兰察,你别白日做梦了,谁会悄悄打听!我才不关心你呢!

明玉捂着脸,转身就跑了,海兰察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笑了。


10、日,延禧宫寝殿,内

人物:璎珞,叶天士,明玉,珍珠

叶天士替璎珞拆掉了夹板:就算拆掉了夹板,行动上也要多加小心,臣再开一剂膏方,按时服用,好好将养,才能完全康复。

璎珞笑:多谢叶太医了。

珍珠引着叶天士去开药。

璎珞看向不远处正在给花儿浇水的明玉:还在生我的气?

明玉闷声:没有。

璎珞笑了:没有的话,拿我的牌子,亲自走趟内务府,取一样东西!

明玉惊讶。


11、夜,延禧宫内院,外

人物:弘历,璎珞,明玉,李玉

弘历心事重重地走入延禧宫,听闻一阵华尔兹的音乐,惊讶。

桌子上摆放着笨重的八音盒,璎珞正在教明玉跳华尔兹:殷先生说不是这么转圈的,错了,重来。

明玉生气:奴才不跳了,不会跳!

璎珞:再试试嘛!

弘历被璎珞逗笑了:你又干什么呢?

众人连忙给弘历行礼。

璎珞:这西洋物件儿放在内务府吃灰,臣妾特意请教了法国来的殷先生,他还示范了一段舞蹈给我看!

弘历生气:朕请法国传教士留在紫禁城,是专门修历法和火器,不是陪你玩的。

璎珞笑:皇上会跳舞吗,臣妾教你呀!

明玉一看,便和李玉都退到了一边。

弘历:朕不感兴趣——

璎珞:臣妾对骑马也不感兴趣,但为了皇上去学了!皇上,公平起见,您也得一起学!

来不及拒绝,弘历的手已被璎珞牵起,璎珞扶着他的腰,教他跳华尔兹。

弘历:胡闹!

弘历刚开始拉不下脸,被璎珞强扯着,无可奈何地学了,很快便学会了,越跳越快,脸上终于露出笑脸。

李玉和明玉看着直笑。

璎珞:皇上,是不是挺欢快,很有意思!

没半会儿,弘历想了想,又不高兴了:那洋人搂着你的腰了?

璎珞笑:殷先生就是这样和小太监示范给我看的呀!

弘历的脸多云转晴。

李玉睁大眼睛看,悄声:你们主子可真有办法,皇上这两天都不高兴,这么快阴转晴啦!

明玉看弘历跳舞,一个劲儿捂嘴笑。(弘历跳女步)

李玉纳闷:你笑什么?

弘历被带着转圈圈,困惑:好像……哪里不对吧。

璎珞一本正经:哪儿不对?

弘历止步:你等等!

弘历手一滑,捉住璎珞放在他腰间的手:朕听说西洋人跳舞,男人的手放在女子的腰间,你怎么——魏璎珞,你又故意戏弄朕!

弘历狠狠捏璎珞的脸,璎珞哎呦一声,弘历赶紧松手:怎么,手臂又痛了吗?

璎珞笑:皇上,臣妾可是为了逗你开心啊!

弘历:故意教朕跳女步?

璎珞正色:那换回来好啦,快别生气了!

璎珞挽着弘历的手继续跳华尔兹,星光落在延禧宫的院子里,气氛温暖而快乐。


(时空过)


弘历和璎珞并肩坐在月下,弘历望着天空,笑容变得沉寂。

璎珞凑上前:皇上,又不开心了?

弘历:璎珞,如果有一个人非杀不可,你要怎么办?

璎珞果断:杀了。

弘历:万一他是蒙冤受屈呢?

璎珞:放了。

弘历:他是受了冤屈,可为了大局,却非杀不可呢?

璎珞毫不犹豫:既杀且放。

弘历:这叫什么话!

璎珞:大面上照杀不误,私底下偷龙转凤,皇上可以找个形容相似的死囚,偷偷把人换下来不就行了吗?

弘历忍不住大笑出声,瞪了璎珞一眼:你以为刑部大牢是菜市场,杀头要验明正身的!

璎珞哦了一声:皇上说的果然是那尔布大人,可您到底还是想杀了他啊!

弘历:胡说,朕可从未这么想过!

璎珞偷偷看弘历:皇上,就算您给了皇后恩典,改砍头为流放,他在流放途中能安全吗?世上没有天子不能放的人,您压根——不愿让他活下去!

弘历盯着璎珞良久,璎珞捂住嘴:不会因为我说了实话,打算杀我灭口吧!

弘历阴沉沉地摸了摸璎珞的脖子。

璎珞跳起来:皇上,您干什么!

弘历哈哈大笑,一把抱璎珞在怀:原来你也会害怕啊!

璎珞仰起头望着他:皇上,那我说得对不对?

弘历淡淡一笑:你说得对。那尔布没有贪墨赈粮,可他一错知情不报,二错昏聩无能。浙东各地或多或少,都面临相似情形,却无一起暴动,更无灾民饿死。有时候,一个昏庸无能的官员,不比贪官污吏的危害小。他蒙冤受屈,有皇后伸张,那枉死的灾民,又有谁会管!朕判他流放,不过看在皇后面上,为他选一个体面的死法,没想到太后会早了一步。璎珞,你会不会觉得朕是一个很残忍的帝王。

璎珞:会。

弘历沉下脸。

璎珞:会又如何!皇上,您总想做完人,可世上哪儿有完人呢?杀贪官,贪官要恨你。杀庸臣,庸臣要怨您。要恨就恨,要怨就怨,落子无悔,绝不回头!

弘历哈哈大笑:说得对,落子无悔,绝不回头!


12、日,延禧宫内院,外

人物:璎珞,袁春望,明玉

璎珞胳膊痛得抬不起来,明玉抱怨:你能跳舞吗,非要逞强!

璎珞:官员病了,一样要上朝,妃嫔病了,也得讨皇上高兴啊!这叫本分。

明玉嗔怪:就你怪理多,我这就去找叶太医!别乱动啊!

明玉匆匆离去。

璎珞想要活动一下右臂,却痛得钻心,额头冷汗滚滚:怎么这么痛。

袁春望(OS):你过度活动了吧。

璎珞一惊,陡然抬起头。袁春望迅速上前,替她轻轻按摩手臂,璎珞:哥,你怎么来了?

袁春望故作生气:你现在是令妃娘娘,还愿意叫我一声哥吗?

璎珞:不论如何,你都是我哥。

袁春望瞪了她一眼,叹气:这半年来,我一直在生你的气,可你像没事儿一样,送去的东西堆成山,就是人不出现。

璎珞:我怕惹你更生气,哎呀,轻点儿!

袁春望:魏璎珞我告诉你,我们说好有难同当,有福同享,如今你做了令妃,也不准忘了我。我要留在延禧宫,当你的大管事。

璎珞:可以。

袁春望深深望着她:如今你身份不同,为防人多口杂,以后不要叫我哥,就叫我名字吧。

璎珞笑。

袁春望叹息一声:遇上你,真是我的不幸。

璎珞握住他的手,认真而感激:可是遇上你,是我人生的幸运。

看着璎珞毫无防备的笑脸,袁春望感情十分复杂。


13、日,宫中甬道,外

人物:继后,珍儿,琥珀,众宫女、太监

继后的仪驾经过甬道,干活的辛者库宫女们都立刻跪下,匍匐在地,不敢抬头。

突然,一名宫女冲了出来,对着继后叩头如捣蒜:皇后娘娘,求您救救奴才,奴才快要活不下去了!

管事宫女连忙上前抓住人,连连告饶:皇后恕罪,这宫女不守规矩,欠教训!(对琥珀)琥珀,你竟敢冒犯皇后,又想挨鞭子吗!

琥珀泪流满面,颤抖着一双满是伤口的手,凄厉哀求:皇后娘娘,奴才从前也是长春宫的旧人,只因一时犯错,便受尽折磨,只求皇后开恩,救救奴才吧!

继后怔了一下:她是——

珍儿提醒:娘娘,这是当年长春宫伺候的宫女琥珀。

继后:琥珀……本宫想起来了,怎么落得如此模样?

管事宫女:皇后娘娘,这宫女原是分配去了延禧宫,谁知冲撞了令妃娘娘,才被罚来辛者库做苦役。偏她吃不得半点苦,总是挨鞭子!您放心,奴才一定好好管教!

琥珀:皇后娘娘救命,奴才求您了!

管事宫女堵住她的嘴,硬要把人拖走。

继后:慢着!

所有人都望着继后,琥珀涌上期待。

继后:既是先皇后的故人,就应该善待,给她挑些轻省的活儿,也不要再动鞭子了。

管事宫女:是。

珍儿:走吧。

仪驾再一次起行,琥珀还不肯罢休,被管事宫女一把扯住:你还白日做梦哪,得罪了令妃,皇后也救不得你!

琥珀望着远去的仪驾,绝望。


14、日,延禧宫寝殿,内

人物:璎珞,明玉,永琪

永琪行礼:令母妃安好,永琪听说您能起身了,特意来向您请安。

明玉沉着脸,收回了璎珞刚喝完的药盏,向璎珞行了一礼,兀自退出。

永琪好奇:令母妃,明玉姐姐好像很不喜欢我。

璎珞直白地:是啊。

永琪:按照常理,令母妃不是应该说,一切都是误会吗?

璎珞忍住笑:为什么要骗你?

永琪认真地:可是,宫里每一个人都这样做。

璎珞:我不喜欢,坐下吧。

永琪再次行礼:谢令母妃赐坐。

永琪坐下,下意识看了一眼桌上的点心,又迅速移开。

璎珞看出他想吃,便将点心推到他面前:明明想吃点心,就在你手边,为何视而不见?

永琪:额娘说,不问自取,不礼貌。

璎珞:吃吧,是我答应的。

永琪竟又站起身,再次向璎珞行礼,认真地:谢令母妃。

永琪取用芙蓉酥,一点碎屑都很珍惜地伸手抹进了嘴里。

璎珞望着他,又忍不住笑。

永琪咳嗽。

璎珞:咳嗽了,就不要多吃甜食。

永琪点头,乖乖地放下了第二块。


15、日,延禧宫内院,外

人物:璎珞,明玉,袁春望,李玉

璎珞和明玉正在下棋,璎珞趁着明玉起身去倒茶,悄悄换了棋子。

袁春望发现,瞪璎珞。

璎珞:嘘。

明玉回来,完全没发现,继续下。

璎珞扑哧一声笑了。

明玉一头雾水:你笑什么?

袁春望:笑你是个糊涂虫,换了三颗棋,你都没发现!

明玉大怒:你简直过分,上回藏了皇上的棋,气得皇上两天没理你,又故技重施!璎珞:就爱看他生气,他一生气,我就高兴了。

明玉:你什么心态!

璎珞丢了棋子,一本正经: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爱欺负正经人,哈哈哈哈。

听璎珞提到弘历,袁春望沉下了脸。

明玉好笑又好气,正要开口,却见李玉一脸寒霜地走了进来。

明玉:李总管,你怎么来了?

李玉行礼,郑重地:令妃娘娘,皇上请您去永和宫。

明玉:永和宫?现在去永和宫做什么?

李玉垂头:请娘娘立刻动身。

璎珞望着李玉,若有所思地站起身。

明玉担心:奴才陪您去!

袁春望:不,还是奴才陪娘娘去吧!

璎珞望着他们二人,一笑:明玉,你留下守着延禧宫,不要紧张,不会有事。

璎珞带着袁春望走了,明玉望着他们的背影,忧心忡忡。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