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球坠落时》写作手法评析(1)——起

    本文并不是恰饭文。(当然也不会有人找我恰饭就是了)只是一名喜欢《moonfall—月球坠落时》(以下称《MF》)的普通gal玩家对林叶大大的写作手法的一点拙见。如有观点上分歧或者事实上的错误还望大家海涵与斧正。

    本系列文章为了避嫌,不存在任何其他的国gal名称,但可能会涉及到部分日gal。在此对那些被作为例子的gal的爱好者们说一声“冒犯了”。另外,本文所指的《MF》是指包含补丁的本篇,而非FD《星辰的魔法使》。文内含一定的剧透内容,希望大家在玩完了整个游戏之后再来阅读本文。

开篇的方法

    galgame的常见开篇手法有两种(或者说所有的故事开篇手法大抵也只有两种)。有的喜欢在开篇的时候让主角正在某一个特殊的冲突时间中,有的则喜欢让主角一开始与风暴无关,一步一步踏入风暴。让我暂且借用一下写诗时候的说法,把“搞事的”开头称为仄起,而“平静的”开头成为平起。

    对于像我这种菜鸡水平的写手来说,写文章一般爱用仄起开头。因为开局搞死主角或者开局搞一个什么大事件可以起到抓人眼球的效果,期望本就不多的读者不要在看完了第一章第一节就跑掉。当然也因为可以快速抓人眼球的原因,许多悬疑类型的AVG也喜欢用这种类型的开头。例如《壳之少女》开头直接把凶杀案现场摆在玩家的面前,《Europhia》开头主角身处神秘设施听到残酷规则,再比如《神根京姬》第一部开头女二扬言要杀掉女主,第二部开头女主扬言要杀掉女二(这对比挺生草的)。当然也有像《装甲恶鬼村正》一样序章欺诈序章末尾搞事情的,也算是仄起。

    而除开那些剧情中本身就没有大事件的废萌作品之外,平起开头可以给人一种舒适的感觉,让人在不知不觉中领略到世界观或者作品的氛围。例如《魔法使之夜》中,剧情由一段经典的电话铃声引起,跟着这通电话,我们领略了苍崎青子家的宅邸风光,听到了青子的抱怨,跟着她撑着小红伞走出宅邸,走向城市,走向男主草十郎。这段被称作经典的开头让我们在潜意识里认知到了青子家和小镇上的风光,也从迟迟不肯露面的青子的话语中窥见了一丝其本人的性格。视、听、感被打通,实乃平起开头之典范。

    作为一部想要致敬《魔法使之夜》的作品,《MF》对其的平起开头是有所学习的。让我们来看看《MF》的开头:“

            距离那件事过去已经有数个月了。

            就结果来说,月球暂时还没有落下来,世界也没有完全被毁灭。

            不过,就某种意义上说,比起眼下这副凄惨的光景,还不如干净利落地迎来世界末日比较好。

            ……

            当然,那种宏大的叙事与我无关,作为一个侥幸逃脱了战争本身所带来的伤害,却差点死于战争余波带来的混乱的幸存者。

             我接下来想要做到的事,不过只是单纯的在这片废墟上,以尽可能舒适的方式平安度过接下来的人生,直至迎来真正的世界末日。”

    剧本使用平静的叙述式的口吻,把世界观简略地交代完毕,让玩家对男主角产生一种忧郁而颓废的印象,给整部作品定下了气氛的基调。同时配合画面上恰到好处的背景cg,与后面女主角薰热烈而浪漫的气质产生了一个强烈对比。如果不是在这种清冷的氛围中,初见薰时其所展现出来的魅力肯定是要打折扣的。

    顺便一提,在这里作者在演出手法上选择了切大量的空镜来展现城市的基本样貌,算是堪堪营造了故事所在的空旷末世城郊的舞台。但是平心而论,其实际展现出来的效果却比其效仿的《魔法使之夜》要差上一个档次,不光是因为其分镜数量少的缘故,而且还有其空镜对象以及镜头角度选择的问题。具体原因请期待以后的论述,今天暂且不展开讨论。

    人物的引入

     在galgame中,女主角的引入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命题,也是非常难写的一块。众所周知,人们之间的第一印象是很重要的。假如一个女孩子第一眼看起来就非常的可爱,那么只要后面的剧情不差到令人发指,也一定是会有其忠实粉丝的。(当然也有那种反其道而行之,故意让女角色显露出非常不可爱的一面,从而让玩家在之后的游玩过程中对其印象改观的做法)

    因此为了在引入女角色这一块不出差错,galgame中产生了许许多多的“样板戏”:比如走在路上不小心撞到啦,多年后重新遇见青梅竹马啦,坐在教室角落文文静静的女孩子啦…… 

    而本作呢?

    在玩家们刚刚见到主角的时候,主角正在田里劳作:“

            在前些日子开垦的农田里,茁壮生长的并不只有野菜,还有大量的野草。

            在没有农药的时节,锄草能够依靠的只有双手。

            而农田周边过于良好的生态环境也着实让人困扰。

            田鼠、流浪的动物以及鸟雀都对自己的劳动成果虎视眈眈。

            不过比起这些动物来说,真正的“硕鼠”另有其人。

            ……(关于庇护所教堂的描写)

            单纯从硬件条件上来说,教堂毫无疑问是理想的庇护所。

            只是很可惜,与我共享此处天地的,还有一位懒惰的同居人。

            当我还在田间地头为日后勤劳耕作的时候,那家伙却悠然自得的消耗着宝贵的热水在泡着澡。”

    田野和教堂形成了一对隐蔽的前后呼应,“我”将“那家伙”比作田地间的硕鼠,在自己辛勤劳作的时候不仅对自己的成果虎视眈眈,而且还消耗着宝贵的热水在泡着澡。懒惰,这无疑是一个看起来令人非常讨厌的特质。

    可是,更深一层的分析下去,你会发现真正读下来并没有那么令人讨厌。这是为什么呢?

    让我们把情节更换一下:你是一个在末世中孤独求生的男子,每天都为了生计在田间地头奔波,好不容易收集到的热水也用起来分外珍惜,根本不会用来洗澡。有一天你回到家,发现一个陌生人正在用你的热水洗澡……

    看到这里的时候相信大部分读者已经懂了。两种编排剧情的差别正式在于“我”知不知道她正在用热水洗澡这一件事。正是因为在这一段描述的时候使用的是“我”自述时候的口吻,才会让玩家产生诸如“麻烦的女人”、“拿她没办法”或者“虽然很想摆脱掉这个又懒又分不清自己和别人的东西的女人但是她实在是太强大了而自己是个只会种地的菜鸡因此外出求生的时候不得不句句都听她的只好每天摆出一副小受的模样任凭她用掉自己珍贵的热水甚至还会偷偷看她洗澡时候可爱的样子幻想着自己能和她在一起的女人”而不是“讨厌的女人”的感觉。

    抛开“末世”、“魔法”、“梦”、“战斗”这些或奇幻或梦幻的元素之后,月球坠落时其实讲的是一个简单的,描绘一对成年男女同居日常的故事。在普通的galgame开头,大多是从主角相知相恋开始写起。而《MF》讨巧的一点在于,一开始就把主角放在了不得不在一起生存的背景下,省去了无关的两人为什么相遇、相遇之后为什么要同居之类的问题,把重心着重放在描绘两人同居的日常上,以魅惑性极强的洗澡片段来开头,将女主角薰的魅力展现得一览无余。

人物性格的选择

    不知是不是因为玩galgame的往往都是自称废宅一组的年轻人的缘故,galgame中大多数的男主在剧情的一开始都是懦弱无为的,因此在《兰斯》中吊儿郎当的主角和《命运石之门》里中二病爆表的主角才会格外受人关注。与此相对应的,一般会有一个或者数个强气的女角色来推动剧情走向,同时展现个人魅力。在《MF》中,薰无疑就是一个强气的女角色。她美丽,强大,魅惑,她智力压男主一头,引得男主在二人的关系中欲拒还迎,欲罢不能。

    在剧情的一开始,男女主就已经发展到一起进浴室洗澡这种(让无数宅男梦寐以求的)非常熟悉的关系了。从这时期一直到他俩第一次鼓掌,男主几乎没有做出什么非常“不一样”的,“能让人爱上”的行为,但仍然获得了女主角的芳心。换句话说,在剧情的一开始,女主就已经自我攻略到百分之八十了。这样的女主角,怎能不叫屏幕外的男孩子们心旌摇曳(乃至于缴械投降???)?作为一部饱含着浓浓桃色气氛的作品来说,选择塑造这样一位性格的女主角显然是成功的。

    当然,抛开这一点不谈,女主的强气也是为了剧情服务的:《MF》日常之外的剧情里含有大量的战斗剧情,必须要有一个强势的女主角来撑起战斗场面。(当然也和《魔法使之夜》里当之无愧的女主苍崎青子的性格有关)和《魔夜》比,薰更加成熟,更加魅惑,更加开放。因此《MF》的剧情上舍弃了《魔夜》中普通少男少女相处时的不理解和酸涩的感觉。如果玩多了高中生一类的galgame,初玩起来会有相当的违和感。但正是因为其从头至尾都讲的是大人之间的故事,品味起来才有别具一格的风味。


感谢大家的阅读。

下一期(如果还有的话)的主题会是《MF》里的调情和日常片段的评析。

下下期(如果还还有的话)的主题会是《MF》里的“战斗”与战斗之间叙事节奏的评析。当然了,我会从一些特殊的角度来评论“战斗”。

下下下期也就是最后一期的主题会是《MF》里的致敬魔法使之夜与EVA元素的评析。

假如我又找到了什么好的角度或者看到什么好的评论可能还会有加更,但是我觉得这样正好能凑成起承转合四部曲,因此暂定如上。

希望还有更新的机会,再次感谢大家的阅读。我是unic,我们下次再见。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
赛事库 课堂 2021拜年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