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续写】一约即定(七)赵处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凌晨六点,尽管身子还有些乏,沈巍还是抵不过强大的生物钟睁开了双眼,却发现自己的左手有些麻了。抬眼便看见赵云澜整晚拉着她的手,枕在他的小胳膊上,看着赵云澜不是防备的睡颜沈巍不自觉的笑了,“真是的,也不知道要到床上睡。”沈巍要挪开这双爪子,却发现赵云澜攥得死紧,只得腾出一只手将赵云澜抱上床。本想起来做早餐,可着手抓着一直不放,想着要不放任自己一天吧,于是也心安理得的陪着赵云澜一起又睡着了。

       待听到身旁的人均匀的呼吸声,赵云澜这才悄咪咪的睁开了眼。其实早在沈巍拉他手的时候他就已经醒了,本来只是想逗着沈巍玩,故意不松手的,看看他什么反应。真没有想到,一大早就给了他这么个惊喜,老公亲自抱他上床了!看着自家这只蠢萌蠢萌的斩魂使,赵云澜突然又想尝尝那红唇的滋味。赵云澜不是沈巍,彻底了贯彻行动派的作风,有什么想法就立刻执行。却不想被沈巍多年来养成的警觉性给打败了,沈巍睡眠极浅,一察觉到有人接近他,就立马翻了个身江大人压在身下,锁住了那人的双臂,回过神才发现是赵云澜。赵云澜也愣了一下,后知后觉的笑了起来,“怎么?小巍这是想在上面了?”“我…我没有”沈巍将着身子不知该如何是好,讷讷的回了一句,脸红了一片,脖子胸前也不例外。“怎么?那这么说,小巍是肯在下面咯!”赵云澜笑得贼嘻嘻的,把沈巍套进去就觉得莫名开心。

        与此同时,特调处就没这么太平了。“这都九点了,老赵,怎么还不来?”祝红有些着急,“不会又出什么事了吧?”经过昨天的风波,祝红有些担心。“他,他能有什么事?估计只是睡懒觉迟到而已吧!”林静倒是一脸毫不担心的样子,“还是说是因为昨晚什么事下不了床了吧?”林静露出一脸大家都懂得表情,典型的看戏不嫌事大,说的就是林静。林静说完,就遭到一致的白眼。“可斩魂使大人,今日也没到不会真出什么事了吧?”楚恕之身为斩魂使的小迷弟也有些担心,自家斩魂使可是零迟到率的优秀领导,今天实在是有点不正常。“要不咱们去赵处家看看。”郭长城提议。“嗯,有必要。这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特调处全员一脸深明大义的模样看着郭长城。“我,不行不行,我怕。”郭长城连忙摇头,楚恕之也见不得自己媳妇被人欺负,“大庆,你去吧!你对赵处长家最熟悉了不是吗?”一直不参与纷争的大庆突然被点名,猫瞳都吓得竖起来了!顿时炸毛,“凭什么?我可不想去送命!”“去不去,今天你要是不去,老娘就把你皮扒了炖汤!”大庆拼命舞着爪子,可没办法,被拎着脖子,丢到了赵处的门前,一脸怨恨的看着身后的一群人,顿时有舍身取义之范。

    它用爪子轻轻推开门,“喵!!!~~~”往门内看了一眼,就尖叫着逃了出去,也没忘把门关上。“怎么了?”门外一群人紧张兮兮的。大庆还是一脸神魂未定的模样,“别开门,谁敢开门这个月工资估计都能扣没了。”大庆心想,这次自家主子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他,他竟然看见了沈教授的肉体,凭着他的猫瞳,甚至看见了沈教授滴落在自家主子身上汗珠!

        门内,赵云澜内心默默诅咒了大庆1万遍,“就差一点,真会坏事。还看见了我媳妇的肉体!这个月小鱼干全扣了!!!”沈巍被那声猫叫吓的转头就去了浴室穿了身干净衣服。“该……该去上班了,已经,已经迟到了。”说完丢了件衣服给赵云澜,自己就先起身出门了。

       “沈,沈教授怎么啦?”除了大庆,还是一脸要死的模样,其他人都很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沈巍红着脸,“没事”,就匆匆走了,没再回头看门外一群人一眼,“自己竟然大早上做起这种有辱斯文的事情,还被人戳破,实在是,实在是!唉!”

       赵云澜刚穿好衣服,顶着一张黑脸,“今天到场的,每个人,这个月奖金全扣掉。带头的那个,这个月扫厕所!!大庆,这个月别想从我这里要到一只小鱼干!”一大早欲求不满的赵处长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被无辜殃及到的一群人,感到深深的后悔,这样的上司怎么可能出事呢?工资啊工资,这个月又要吃土了。

     “这告诉我们什么?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林静一副假和尚的嘴脸。“楚哥,我是不是要去扫厕所啊!”小郭生无可恋的说道,“没事,看样子林静闲的很,是吧!”楚恕之用“善意”的眼神看向了林静。“也对,林静是挺闲的。”祝红也落井下石。“喂,各位不带真么坑人的好不好!我是最惨的,你们见过我拿过一个月奖金吗,这魔鬼领导已经把我下半年的奖金也给克扣了!都没良心,没良心啊!!”可没人理会这鬼哭狼嚎,“还是去求沈教授吧!沈教授原谅了,老赵那里就不是问题。”一行人风风火火的去找沈巍了。所以没人注意,某只猫还在墙角僵着,它可不可以当做已经没来过,又是5分钟后,“喵!!!我的小鱼干!!!”他大庆,活了1万年的老猫,竟然就要饿死在自家主子手里,这六月都要飘雪花了,千古奇冤啊!

看楼上冯豆子附体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