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澜】赵处镇魂灯内的苦逼生活/经年,赵处终于没疯了(5/6下)


   于是一群人全挤进了林静的实验室。

   这三年来,自诩为科技界国民老公的林静并没有放弃对圣器的研究,他和獐狮一样,整日地蜗居在特调处

   值得庆幸的是,经过这些日以继夜的实验,终于被他研究出来一些有关使用圣器的方法。

   这次赵云澜提出来用山河锥吸取白能量的方案,虽说没什么毛病,但是风险还是存在

   尽管小郭对此很有信心而且极力坚持,但是赵云澜和楚恕之却仍是对此有着隐隐的担忧

   毕竟,这世上没有什么百分之百的事

   “那个…我想,我可能有办法,能让小郭不被山河锥吸取过多白能量被侵蚀身体。”这时候,当了好久的背景板的林静弱弱的举手发言了。

   众人立马齐齐转头看他,一副呆板的黑框眼镜挡住了技术宅过于苍白略显浮肿的脸,头发乱糟糟的,整个人站在幽暗的角落里,像个小学生一样举着手。

   刚刚,是他说话了吧?

   倒是楚恕之反应的比较快,他直接冲到林静面前抓起了他的衣领,吼道,“林静你刚刚,说的都是真的?长城可以好好的活下来?”急切的语气任谁都可以感受到他的焦急和忧虑。

   林静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抓和震破耳膜的吼声吓得整个人都僵住了,纵然他比楚恕之要高上一些,但还是抵不住对方的两米八修罗气场啊

   他颤抖地抬起爪子,壮着胆子轻轻拍了拍楚恕之由于过分用力而青筋凸显的手,“老,老楚,你,你先放开我,你这样抓着我的领子,我不好说话…”脸上也满是小心翼翼的笑

   周围的人盯着这个莫名感觉像恶霸欺负弱小市民的场景,不知为什么地有点想发笑。尤其是林静那紧张兮兮的表情和可怜的小眼神,像极了以前唯唯诺诺的小郭

   林静听着周围一片安静,眼睛悄悄地往旁边瞄去,发现这些人非但不帮忙劝着楚恕之,反而是一脸饶有兴趣的围观,祝红和大庆甚至对他还扬起了一个十分灿烂的微笑

   诶,他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一群冷血、爱看热闹的同事啊

   最后还是小郭看着不忍心,走上前扯下了楚恕之的手顺便把人拉了回去,“楚哥,你别这样,林静哥都说有办法了…”说着还对着林静露出了抱歉的笑

   林静就眼睁睁的看见楚恕之对着小郭软下了神情,转头又狠狠瞪了自己一眼,感叹着这个两面三刀的男人,嘴上还是对小郭表示了感谢,“谢谢你啊,小郭。”心里却暗暗把远离这俩人作为以后行动的标杆,沈教授和赵云澜都比楚恕之来得和善

   看够了好戏的赵云澜这时候也出来打圆场,“好了老楚,人林静都说有方法让小郭免于圣器的侵蚀了,你还那么凶的对人家,这不合适。”

   深吸了几口气,楚恕之冷静下来之后也觉得自己的行为是有点…着急,看着林静被他吓得面色惨白的样子,想着和刚来的长城倒是很像,心里莫名就软了一下,他走到林静跟前,低声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这个举动惊得林静立马后退了一大步,反应过来之后又掩饰似的上前了一小步,干巴巴的说,“没事没事,你也是担心小郭嘛,呵,呵呵,呵…”颤抖的手不自觉的蹂躏起自己乱糟糟的头发

   林静此时真是郁闷极了,怎么自己现在像是成了这个特调处里最弱势的一级了,连小郭都排在自己的上面,这难道就是没有兄弟(基友)的下场?

   他扭头看了一眼四周,有亚兽族的,有地星人,还有会异能的,还有明显是灵体形态的赵云澜。貌似…这特调处真的只剩下自己一个普通人了

   意识到这点,林静心底默默地起了一种哀愁,脸上也变得愁苦起来,那两撇耷拉的眉毛就像是个生动的八字

   但是身为科技界国民老公的倔强让他解说起自己的研究成果,“这三年我一直在研究三件圣器,终于…我发现了,”林静的心情开始激动起来,像是为自己能有这个发现而欢欣雀跃,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声音有些微微颤抖,

   “赵处你前几次使用圣器,几乎是刚接触到圣器就产生了强烈的身体反应,而其他人却极难沟通圣器。除了老楚。这说明了,赵处你是绝佳的圣器导体,而且只要有强烈信念的,且怀有异能的人才可唤醒圣器。

   并且在此过程中,除非是人力竭昏迷或是外力介入,否则绝不会中断。而且很重要的一点,圣器在吸取能量的同时也会对人的精神造成侵蚀。

   因此,只要在进行能量传导的过程中,只要出现一瞬间的能量空白,这个循环就会被打断。更重要的是需要有人时刻注意小郭的精神状态。”

   话音刚落,一旁的楚恕之就已经按耐不住,“我!我来守着长城!”

   林静摇了摇头,“老楚,你不行。”

   楚恕之的眼睛几乎充了血,太阳穴也鼓得厉害,他死命的扣着林静的肩膀,“你说什么?凭什么我不行!”

   还是一旁的赵云澜明白的快一些,他径直走到了两人的中间,盯着楚恕之,缓缓道,“老楚,你冷静点,你是地星人,身上有着黑能量。如果由你去阻止,不止小郭,你也会被侵蚀的。”

   小郭也担忧的看着楚恕之,“楚哥…”

   楚恕之闻言也只好松开了手,神情有些茫然,他默默地走回小郭身边,动作轻柔地握住了他的手腕,“长城,我不希望你出事…”

   “我知道的,楚哥。”小郭认真地看着那张明明坚毅此刻却有些透着不知所措的脸,嘴角有着一丝笑意

   林静倒是有些目不忍视这个闪瞎狗眼的画面,他重重的咳了一声,语气里带着单身狗的愤懑,“老楚,我可没说不让你陪着小郭。只是我已经发明了屏蔽精神的仪器,小郭不会被吸取精神力,只是身体的负担会大一些罢了。”

   此话一出,林静不出意外地又受到了所有人的注目礼,他傲娇的正了正眼镜,对着他们露出了一个标准的八齿笑容。

   只是这笑配着那张脸,看得所有人都想要上去打他一拳

   不过在他们冲上去之前,这个人又拖长着声音说了一句,“另外,我还顺便发明了一样屏蔽能量波动的机器…”揍人的脚步硬生生地被止住了

   獐狮本来还对这个和自己一起吃泡面的同伴抱有同情,只不过现在嘛,“林静,看来你这个月和下个月的奖金是不想要了啊。”

   那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看得林静的小心肝都颤了好几下,他谄笑着,“别这样啊,我,我这就把东西拿出来。”他转身去拿那两件仪器,一面对着小郭说,“小郭,你先躺到实验台上吧。”

   “好的。”小郭笑着躺在了实验台上,眼睛却是直直地看着楚恕之,伸手摸上了他的脸,“楚哥,相信我。我还要给你当弟弟呢…”

   楚恕之一句话也说不出,只能用力地点着头,伸手紧紧的抓住了小郭抚在他脸上的手。三年前,这个人也是躺在这张实验台上,面色白的吓人。

   这次…你也要好好的回来啊,长城

   赵云澜站在一旁,看着小郭和老楚,眼前却恍惚着出现了好久以前他耍赖,沈巍代替他实验的场景。

   沈巍虽然是个大学教授,看着瘦弱,脱下衣服后身材倒是修长挺拔,线条流畅,薄薄的肌肉均匀分布其上。

   他第一次在自己的面前摘下了眼镜,眼神里的温柔就那样的倾泻出来,直曝在自己面前,只是不过半秒他就忙不迭地转过了头,急于掩饰的闭上了眼睛,询问着实验是否可以开始。

   赵云澜却注意到他的耳朵有些微微泛红,有点可爱

   之后,他又控制不住凑上前打量,只是没有控制好距离,离得有些近了,近得能看见这个人脸上的细小毛孔,近得…能感受到他的呼吸,平缓的,带着湿热的气息。这个人,怎么会是地星人呢?

   像是感觉到了他的靠近,沈巍慢慢地睁开了眼。那一瞬间,赵云澜仿佛从那缓缓睁开的黑眸中看到了万载星光,盛着似有若无的柔和,和眷恋。

   他微愣了一下,尴尬的抬起头,像是说着今晚月光不错的弱智借口地说了一句,“那什么,我看你脸上有灰尘,帮你吹掉…了。”匆忙转过身,手就不受控制地按上了左胸

   刚刚心脏好像漏跳了一拍…

   沈巍似乎也没能想到他居然会说出这么一个借口,静默了几秒,也找了个理由离开了。那时候,赵云澜第一次看到挂在沈巍脖子上的挂坠

   ……

   待到赵云澜回过神来,实验也已经结束了,小郭好好的站在了楚恕之跟前,笑着对他说着些什么,倒是楚恕之眼里翻涌着许多不明的情绪,脸上全是爽朗的笑意

   祝红他们也围在那边,大庆还跳上了林静的肩膀,把一根棒棒糖用尾巴卷着递到了他面前,“没想到啊林静,你的实验成品居然没有出问题,喏,那个棒棒糖就算是副处奖励你的。”

   林静嘿嘿笑着,受宠若惊的接过了棒棒糖,“谢谢,谢谢副处。”又试探着看向獐狮,“那我这个月和下个月的奖金…”

   獐狮倒也爽快,他狠狠拍了一下林静的手臂,“不扣了!”

   林静简直感动的不行,差点没一把抱住獐狮,倒是被祝红一巴掌拍开了。自己都没抱到的人,怎么可以让一个宅男被抱了呢?虽然这个人已经不再是原来的人了…

   赵云澜注意到祝红看向他的复杂的眼神,心里有点难受,也只是回了一个礼貌的微笑。她迟早会遇到一个比自己好百倍千倍的男人,而自己…

   还没等赵云澜想下去,就看到一只手把山河锥递到了自己面前,是獐狮。

   他见自己没有反应过来,又把东西往他面前送了送,努了努嘴,“赵云澜,你要的东西。”

   赵云澜伸手接过,刚想开口,就被眼前那人打断,

   “你不用向我道谢,更不用向他们道谢。赵云澜,你只要记住,你是赵云澜,是特调处的处长,而我们,都是你的伙伴,朋友。”

   獐狮微微凑近了,“你想做什么就尽管放手去做,我们都会支持你。你可要找到沈巍,把他带回来,”他的声音又低了两个度,用着只有赵云澜能听到的音量说道,“找到后可就别再放手了。”

   赵云澜抬眼看他,明明是和自己一样的脸,露出的表情却截然不同,自己才不会笑得这样不正经

   “当然。”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