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邪秋 【同人文 主SNH48-戴萌与SNH48-莫寒】


第五章:别有洞天

狭小的通道,封闭的退路,莫寒面对五只阗鬼没有任何的退步。面对这些从未见过的东西,莫寒虽然勉强从原先的恐惧里恢复了过来,但是这些东西连炸弹都没有任何的伤害,该怎么解决它们逃出去。

“寒姐,我拦住它们,你想办法逃出去。”戴萌的双眼中闪过一丝坚决,看来是打算牺牲自己,换取莫寒逃生的时间。

“不可能,这阗鬼并不是灵体,你的阴灵之力对它们几乎等于无效。”

“赌一赌吧。”

“赌也是我赌,你靠后站,我倒要看看炸弹炸不死你们,天雷阵对你们有没有效果。”莫寒从箱子里取出一大把黄符与许多稀奇古怪的材料。先是在地上摆了一个泄阴符,泄阴符这种符咒顾名思义就是将阴气引往他处,不过在这个密不透风的山洞里泄阴符的效果要大打折扣,莫寒也只是走个形式,能泄多少是多少总比没有强是不是。之后莫寒用一把匕首割破手指在鲜血流在剑身上,剑尖不断的脚底下的黄土是勾勒着什么,最后一副奇怪的血阵在她的脚底下划成,阵的四周摆放着七张黄符上面都放着一枚铜钱和一小堆赤硝。赤硝为阳物,效果好于朱砂一直以来都是皇室做法才会用到的高档货,普通老百姓只能用用相对比较差的朱砂。这些赤硝是她这些年省吃俭用在黑市里收集而来,现在一次性挥霍个精光,在赤硝旁边还插着一根鸡喉。所谓鸡喉就是指鸡骨头,公鸡对阳气的敏感度是十分的厉害。老说法认为公鸡之所以天明会打鸣不是因为说白天到了,而是因为白天阳气变重公鸡对阳气的敏感促使它打鸣。有句成语叫杀鸡儆猴就是泛指杀死公鸡后所爆发出的阳气让猴子受不了因此受到了威慑。借由赤硝,活人血,鸡喉摆下的天雷阵具有着无与伦比的阳性。

莫寒拿着虎牙镇魂尺以它作为媒介,从七张黄符不断的涌现出紫色的雷电汇聚在尺身上。强大的雷霆之力,让尺边上的勾玉出现了紫色的光芒。莫寒双手握住玉尺,手中虎牙镇魂尺猛地砍出去,一道紫雷飞出劈在阗鬼身上。天威之雷具备的毁灭力量是所有人为力量都不可能相比的,再者天雷属于至阳之物,能够直接灭杀一切阴邪。

“砰”过道发生了大爆炸,五个阗鬼被全部炸成肉末,但是石块也不断的坍砸下来堵住了过道,石室的位置变成了一片真正的死地没有了出路。

“啊哦,貌似用力过猛了,这下真的是死路一条了。”看着面前已经被巨石彻底堵死了的过道,莫寒微微挠头,尴尬道。

“最后还是没能逃出生天啊,不过也无所谓了,起码这样死总比被那些东西吃了要好。”戴萌无所谓的耸耸肩。

“你本来就不会被吃,别站着说话不腰疼。好了,现在让我来看看是哪个缺德鬼干的好事,在我死之前我先把你挫骨扬灰了。”莫寒白了戴萌一眼,走到棺材旁边开始挪移棺盖。青石棺盖十分的沉,莫寒一个人每次根本挪不动多少,花了将近半个小时,才把棺盖给挪开,掉在地上发出了砰的响声。棺材里面没有人,或者说没有尸首,只有一张红布铺在那里,看起来像是盛放尸骨用的垫底布。

“奇怪,就算是时间长久了,骨头彻底化成灰,也会有痕迹才对啊。这棺材怎么这么干净,干净的有点诡异了。”莫寒认真的看着棺材里红布,突然看到了一丝不对劲,这张红布竟然有点在飘动。这里被彻底封死了,别说风,空气都快不流通了。这块红布下面竟然会有飘动,证明下面是有流动的空气存在。没有多想莫寒一把掀开了红布,映入双眼的是一个空洞,有一条石阶通往下面。

“哎,下面竟然有条路,难道这里不是墓穴?嗯,下去看看。”莫寒慢慢的钻进了棺材里,顺着石梯慢慢的走下去。这条青石阶梯如同直通阴曹地府一样没个尽头。周围的温度已经越来越低,而且水分似乎越来越大,阶梯上都有着潮湿的现象,头上的岩壁也有水滴滴落下来,砸在石板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不知走了多久,莫寒来到一个三岔口边,黑洞洞的三个路口在头灯的光芒下,像是三只张开口的恶鬼一样,等待着来访者的自投罗网。莫寒先前在上面选择了走右边,结果遇到了一堆的囚殉,险些交代在上面。对右边已经本能的出现了抗拒,不做任何思考直接无视了右边的洞口,走进中间的甬道里。无尽的黑暗甬道之后,是一片空旷的地方,大约有几百平方,下面有着一片水渍,看起来是之前有水进来过这里。因为在封闭的环境里没有挥发散尽,空气里的水分也是十分之重,还没几分钟莫寒的头发上就变得湿淋淋的。在这个空洞的最里面是一座隆起的凸台,上面摆放着一副棺材,旁边则是零零散散的好几个铁箱与木箱,看起来应该是主墓室。

“看起来这里才是主墓室,真是可怕,竟然会有人把主墓室修建在这么深的地下,刚才我们走的路程少说也有数百米了,换算一下这里已经是地层下方几十米的地方了。”

“这个人能够把墓室修建到这里,恐怕不太现实。依照我们刚才进来的路线与路程,这座墓穴少说宽度也有几千米,深度同样也是百米以上的话,几乎这座山的一半都被他给挖空了造墓穴。这种工程古往今来绝对只有大唐盛世的时候,才可能做到。”戴萌看着周围的环境,皱皱眉头道。

“也许是本身就是天然溶洞,然后被人工加工了也说不一定。又或者就跟你说的那样是大唐盛世的时候,一个位高权重的人修建的墓穴。”

“也不像,你想想,大唐盛世的时期也就是贞观之治之后,安史之乱之前的时间段。在这段期间有能够修建这么庞大的墓穴的官员,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位,但是那些人都不是中海一代出世的。古人最讲究的就是落叶归根,除非是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否则一定会葬在家乡。再者的就是古人十分讲究排场二字,这么大的墓穴,墓主人一定是地位尊崇的人,但是你看看这个主墓室,周围没有任何的长明灯摆设,陪葬品也是稀少的可怜,最主要的就是那口棺材,竟然是口薄皮棺材,这是草民才用的棺材。根本不像是被厚葬的人用的东西。”

“嗯,你说的也有道理,但是我实在想不通,如果这个人地位不高又或者不是被厚葬的话,为什么这个墓穴会这么庞大,而且上面的入口还是用囚殉这种可怕的东西来做保护。这也解释不通啊。”

“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墓主人身前地位确实很高,在修建墓穴差不多的时候突然得罪了皇帝,被解决了以后皇帝不允许他厚葬,但是默许他能够埋到这个墓穴里,这才出现了有这么大墓穴,墓主人的主墓室却十分的寒酸的样子。第二种的可能就是这里根本不是墓穴,而是一个用来藏宝的地方。”

“藏宝?”

“不是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当年我曾经听同行前辈说,五代时期,天下动乱很多皇帝都是今天做了明天换人。有些皇帝在位的时候就把财宝安放到无人知晓的深山里,然后杀死那些工匠与士卒绝口。这里也许就是古代的一个藏宝地点,上面的囚殉可能就是当年那些挖掘与搬运财宝后的工匠与士卒的尸体。”

“我觉得,在这里听你的分析,貌似我把棺材打开好像就快能得到答案。”莫寒耸耸肩算是让戴萌闭上那滔滔不绝的嘴巴,随后贴上一张活符用来防止万一,悄悄的走上凸台之上,轻轻的抬起棺盖。长年的潮湿使得木板棺盖已经腐烂的差不多了,轻轻一碰就被掀开。里面露出了一具保存完整的尸体,在灯光的探照下莫寒面前分辨出了这具尸体,是一具湿尸。(所谓湿尸,就是水分含量和正常人体一样,甚至高于正常人体很多的不腐尸,有的湿尸干脆就泡在水里或者跟刚捞上来的一样,这种尸体水分含量符合微生物的生长条件,但却不滋生微生物,而且不腐烂,更不变质,顶多是腥,但绝说不上臭。直到现在为止,科学上对于湿尸,都只能用土质、气候等不搭边的理由含糊解释。)

根据尸体没有腐烂的脸庞来看应该不超过四十岁就死了,算是英年早逝。穿着的是一身不知道哪个朝代的官服,脖子也没痕迹应该不是犯了什么罪被皇帝老儿干掉的。要么是生病要么可能也确实招惹了自己老大被白绫或者毒酒搞定了。在尸体的右侧还放着一把匕首,莫寒把匕首拿出了张望,封印在这种环境下进百年以上的匕首在光的照耀下依旧是寒光逼人,锋利无比。剑身上刻着两个籇字:斩铁。乃是晋代铸剑大师林显横的代表之作。

“我的天,竟然是把杀生刃,这下我可发财了。捡到了这么个宝贝。”莫寒把玩着手中的斩铁开心道,先前的恐惧与烦恼一扫而空。(所谓杀生刃就是泛指杀过人或者动物的刀剑,因为有亡魂死在其刃下有煞气凝固在刀身上,根据记载与传说怨晦之气最为惧怕的就是煞气。具有很强大煞气的刀剑一般的鬼怪见到都要躲开不敢靠近,拿这种剑往地上一插蚂蚁都会绕道走。)

“现在可不是高兴地时候,你还处于绝地里面,我看了看这位仁兄穿的是明朝的官服。但是明朝里面不应该有这么厉害的人物啊,能修建这么大的墓穴然后被弄死后薄葬的。就是明朝开国元勋李善长都不可能拥有这么大的墓穴才对啊。”

“嗯,再思考下去也是无益,先找找有没有什么能出去的地方吧。”正当莫寒转身打算寻找能够通往别处的通道是,一滴水珠滴落在水坑里发出咚的一声,莫寒的神经像是绷断的弦一样,开始紧张起来。因为她听到了,在这么安静的环境里,隐藏在那滴水声后的那声轻微的碰撞木头发出的声音,棺材里有动静,猛然回头。莫寒看到的是薄皮棺材之中伸出了一双手,一双白的几乎可以说是蜕到了真皮皮肤一样的手。。。。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