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的婆子:昨日闺中藏珍珠,今朝发市卖死鱼



  贾宝玉曾说过一句名言:女儿未出嫁之先,是一颗无价宝珠,一旦嫁了人,沾染了男子的浊气,便失去了光泽,久而久之,就成了鱼眼睛。红楼梦里就写到了不少鱼眼睛。

  红楼梦里的奴仆群体,以女性群体来看,既有未婚的大小丫鬟,也有已婚的婆子媳妇。虽然就像芳官骂赵姨娘的话,大家都是奴才,但贾府的婆子和丫鬟们,似乎一直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

  从我们读者的视角来看,正如贾宝玉所说,这些未婚的丫鬟,虽有时难免张扬了些,但终归都是天真烂漫的,是值得怜悯和同情的,而那些婆子,却大多是一副唯利是图,可鄙可恨的丑陋嘴脸。

  我们今天就以周瑞家的,王善保家的和李嬷嬷为例,来说说红楼梦里的婆子。

  周瑞家的是王夫人的陪房,王夫人是荣国府二太太,周瑞家的自然也是有头有脸的婆子,丫鬟都称其为“周大娘”,就连王熙凤也得叫一声“周姐姐”。

  周瑞家的是个很懂人情世故的婆子,她心性乖滑,专会讨好献殷勤,但我们不能说她坏,只能说作为婆子的这个群体,早已学会了如何为自己谋利,如何更有体面地活着,她们不再是过去人事不知的女孩,而是知道趋利避害的一群人。

  周瑞家的面对刘姥姥的求助,也并未袖手旁观,而是一路帮她见到了王熙凤,当然,她不仅仅是还过去狗儿帮助他丈夫争买田地的人情,更主要的是为了卖弄自己的体面。


  在贾府这个大染缸里,想要独善其身并不容易,即便像周瑞家的这样精明的婆子,也会因为没有教育好自己的儿子,给自己惹了麻烦,过去积攒了再多的体面,也会毁于一旦。王熙凤要撵她儿子出去,她也不得不下跪求情。

  不管怎么说,周瑞家的并不是恶婆子,而像邢夫人的陪房王善保家的,就是个一无是处的恶毒婆子。因为看不惯晴雯等人,结果找机会就在王夫人跟前把晴雯给告了。

  她仗着自己的身份,自以为高人一等,让王夫人听信谗言发动了抄检大观园的行动。原本王善保家的以为会“满载而归”,即便捏不住晴雯的错处,能震慑一下大观园中那些平日不把她放在眼里的丫鬟,也是好的。

  但这个恶婆子怎么也没想到,她会在探春的秋爽斋里挨了一巴掌,兼且一顿数落。作为大太太的陪房,二太太、琏二奶奶都要给她几分薄面,自恃有了脸面的王善保家的,不把庶出的姑娘探春放在眼里,却没想看错了人,探春的一巴掌,也是读者的一巴掌,打的响亮,也痛快。

  这样想着让人人趋奉她,背后告人黑状的恶婆子实在可恨。更解气的是,随后又从司棋那里抄出了男人的东西,而司棋是王善保家的嫡外孙女,果然是现世报,自己打自己脸。

  细读红楼我们也会发现,曹雪芹笔下的婆子,以坏者居多,比如马道婆,净虚老尼,都是杀人不眨眼,吃人不吐骨,贪财害命的“刽子手”。她们的眼中早已没了光芒,取而代之的是利益,是金钱,是恶毒,是使不尽的手段,用不完的毒计。

  当然,我们不能一棍子打翻一船人,婆子里也有好的,比如贾琏的奶妈赵嬷嬷,比如贾府几辈子的老奴赖嬷嬷,都没有活成贾宝玉口中的鱼眼睛,而是成了令人敬重的老人。


  她们没有变的更势利,更刻毒,而是越来越懂得如何与自己,与身边人和谐共处。更不要说贾母、刘姥姥这样精于人情世故,但却既能怜贫惜弱,又能欣赏女儿之美的婆子。

  同样是乳母,贾宝玉的乳母李嬷嬷,就是个为老不尊,倚老卖老的婆子。李嬷嬷本性并不坏,她内心还是关心宝玉的饮食起居的,但她自恃抚养宝玉有功,处处僭越,还是活成了众人讨厌的样子。

  她喝了宝玉的枫露茶,拿了宝玉留给晴雯的豆腐皮包子,吃了宝玉留给袭人的糖蒸酥酪,她闲着没事跑到宝玉房里骂袭人是狐媚子,宝玉还在薛姨妈家吃酒,她自己就先溜回家了……

  即便再哺育过宝玉,是个有功的奶嬷嬷,但毕竟还是奴才,主子的茶如何能喝得?主子留给身边亲近丫鬟的吃食,如何能吃得?仗着自己的一点功劳,不断地挑战宝玉的底线,这样的李嬷嬷,自己先不尊重起来,如何让别人尊重?

  所以,宝玉会撵走她,但对外说是告老解事出去了,也算是给她留了最后一点体面。

  曹雪芹的厉害之处在于,她心疼那些才情兼备的闺中女子,但这些女子早晚又都会结婚生子,有朝一日也会成为满心算计,满腹牢骚,甚至满心恶毒的婆子,为了不让她们变质,因此,曹公把她们都写成了薄命人。

  正是“若教眼底无离恨,不许人间见白头”。

  作者:夕四少,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
赛事库 课堂 2021拜年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