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天喜地七仙女】【橙儿×阴蚀王】『殊途│我入地狱 你赴往生』

  ───我与他(她),从未有何深厚情分。 


  ───不过是百年孤寂、余生暗无天日的煎熬里,全凭此聊以慰藉罢了。 

  ───只是往日种种,历历在目。此生此世,我只当他是我唯一的师父。

 

 

  一、

  橙儿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极长的梦。

  梦中仙音清远遒亮,飘渺若步行九重,她辨得很清楚,这是玄微巅上的步虚之声。

  五百万年前的天地浩劫过后,玄微巅便已被废弃搁置。它曾经的主人是玉帝王母之下、三界万人之上的阴蚀王,此人狷狂自负,九天之上从未有交好的仙友。故而此等传奇人物在斗转星移数百万年之后,却也如同这玄微巅一般已然被天庭众仙遗忘,直至成为一桩鲜有人知的天庭秘辛。

  但正所谓天缘际会,瑶池二公主橙儿虽是小辈,却也与阴蚀王曾有过一段不深不浅的师徒情谊。

  八月九重天天河与海通,下界生灵万物多在此时于海渚乘浮槎一跃升天。走兽飞禽、精怪花鸟莫不聚于银河之上,正是这肃穆的九重天之上难得的热闹盛况。 

  数百万年前二公主橙儿尚未及髫年,因有着双亲长姊的呵护疼爱,性子比如今倒是活泛爱玩了些。她心念此事许久,缠着长姊红儿与她同去。红儿想着左不过是去瞧个热闹,遂也当即应允下。只是到底是思虑不够,不想竟也出了大岔子。 

  想借浮槎跃上九重天的人数不胜数,天地之大,飞禽精怪种属繁多,而皮囊之下所包藏的人心则更是难测。在这蠢蠢欲动的对法术灵气的觊觎心态下,便有人动了歪心思。 

  瑶池公主身为九天之女,乃是无须修炼而成的天生神灵。红儿领着自家妹妹踏上天河觅渡桥的时候,她二人醇正充盈的灵气便引得初登天河的众人纷纷侧目而望。  

  红儿望着这些陌生的目光,只觉心内不安。她一时未留意,小橙儿却早已从她的手心里挣脱开,一溜烟地跑下了觅渡桥。 

  “呀!你这小姑娘香喷喷的让人欢喜得紧。” 

  狼妖眼睛发着绿幽幽的阴光,直直地盯着面前孩童的细嫩皮肉。他猛吸一口气,全副身心皆在盘算着若咬上这小丫头一口肉能增上几百年的修为。  

  “咦!”一身嫩橙衣衫的小公主一脸嫌弃,她转身欲跑,却忽地想起母后昨日的教导:要与人为善,小孩子要听大人的话…… 

  “你只可以闻一下哦。”她撇了撇嘴,颇是勉强地伸出手腕。 

  阴森獠牙泛着银白冷光,小橙儿猛地一哆嗦,撇嘴皱眉带着哭腔喊道: 

  “大姐!他要吃掉我!”

  “二妹!”  

  红儿顿时慌乱起来,银河之畔聚集了如山如海的人群,她瞪大双眼搜寻了数次,却始终难以从乌泱泱的人群中找到那一抹嫩橙色的所在。 

  “大姐!我害怕!” 

  忽地长河星动,远远有一人长身玉立,束发玉冠,驾云而来。他身形颀长,长眉入鬓自有疏狂不羁之意,周遭皆充溢着一股极为凌厉和悍然的气势。 

  小橙儿抬头向上空望去,来者她隐约是识得的。只是他周遭的肃杀之气与天庭格格不入,更与月老太白等仙家亲切和善的面貌大相径庭。故而即使阴蚀王虽与她父母双亲有同门之谊,橙儿却一直十分惧怕于他。  

  譬如此刻,醇厚霸道的术法光波正劈风破云而来,直直地冲向橙儿四周,不带一丝犹豫迟疑以及宛转回旋的余地。急行的术法穿身而过,须臾之间,狼妖形神俱毁,伴随着痛苦骇然的喊叫声倒地葬身于此。 

  小橙儿怔然望着溅在自己裙摆上的血,脑中嗡嗡然,只觉陷入无尽虚无之中。她无力地张了张嘴,惶然无措,一时竟发不出任何声音来。而云头上的阴蚀王,仍如握有世间万物生杀予夺大权的独裁者。睥睨下方,眼神中不带丝毫怜悯与感情。

  “二妹!” 

  远处红儿急忙拨开人群,跑上前揽住妹妹。这大约是橙儿生于世间第一次清晰地认知到何为残忍与死亡,这对于一个只知万物美好的孩童来说,显得如此难以接受。

  “你这法术,委实丢你父王的颜面。”

  阴蚀王负手缓缓走来,语气里稍有嘲讽之意。他噙笑看着面前的小姑娘,明明心内害怕万分,却仍是不哭不喊,眼神倔强地像极了曾经被师父罚却从不低头的自己。

  在她的眼睛里,阴蚀王忽地感觉到数万年来未曾感触到的熟悉与温暖。这种温暖,来自于对少年无忧的过往岁月的追寻,更来自于面前这个眼神纯粹而又坚毅的小姑娘。

  “跟我走吧。”他难得放轻了声音,刻意让自己面容显得和煦些,“我带你回家。” 

  “跟我走吧。”

  这句话在耳畔飘荡回旋,天地之间景物骤变,回忆穿梭交杂,梦境亦于混沌中戛然而止。橙儿猛然睁眼,握着手中的承影剑久久难以回神。

  原道是不过一场梦。

  只是这数万年来她勤勉修炼,未曾有片刻懈怠。其实,她已经不做小橙儿好多年了。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