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澜】赵处镇魂灯内的苦逼生活/经年,赵处终于没疯了(4/5下)


    或许是夜里的凉意太重,还是楚恕之的双手颤抖的有些厉害,郭长城瑟缩了一下身子,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抬头看见楚恕之坚毅的下巴和男人微微抽动的嘴角,他轻声地喊了一句“楚哥”

   楚恕之没有低头看他,只是直直的注视着前方

   似乎是感觉周围的气氛不太寻常,小郭后知后觉的望向四周,惊讶地发现特调处的其他人也齐齐地站在楚哥身边,个个表情复杂的难以言喻

   大家都在啊,可是为什么保持着一个动作不动,而且还安静的那么诡异…

   “大家这都是怎么了站在外面?不冷吗?”小郭疑惑地顺着他们的视线看去,一个印刻在记忆深处的那个人影就那样静静的立在那里,朦胧得极尽虚幻

   依旧是痞痞的笑,露出了整齐的大白牙,那个人笑弯了眉眼,连眼角的尾纹都笑得越发明显。

   虽然浑身上下只有一种单调的白,但那一身的夹克衫,里面的一件无袖短衫,下身一条修身的长裤,脚上穿的牛皮登山靴,简单利落的装扮,还有他身后的那把黑色长刀…

   这个人身上一切的一切,都让人熟悉得想要落泪

   是他吗?

   在场所有人都这么想着

   还是今晚的月光太亮,亮的照出了自己心里一直不断反复念想的人?

   他就那么站在离自己不到两米的距离,一个字不说,就只是看着他们笑,却生生的笑出了眼泪

   …赵云澜,你终于舍得来看我们了吗?

   多想冲上去狠狠地揍他一拳,多想狠狠地一把抱住他,多想劈头盖脸地臭骂他一顿……

   可是就算有多少的多想,在此间静默的时刻都显得黯淡了

   没有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时间在此悄无声息。

   獐狮瞧着门迟迟没有关上,晃着出来就看见一大堆人挤在门口,一个赛一个呆愣,就忍不住调笑着,“我说你们这一个个的都堵在门口干…”

   说着也往门口看去,和其他人一样,下一秒他也愣了,剩下的字却梗在嗓子眼一个都吐不出来。

   他逐渐收敛了神情,慢慢的露出了一个安心的微笑,不同于他扮演赵云澜时的痞气的自信的笑,仅仅是属于獐狮的笑。

   “你回来了。”

   那人也笑着向他点头,“我回来了。”

  又对着那群怔了好久的人打了个响指,“好了,都给我回神了。知道你们好久没见我,看我都看的呆了,如果这次要是顺利的话,以后你们可以天天看见我了,还有沈教授。”

   祝红他们也纷纷回过神来,脸上满是止不住的笑意。

   大庆甩着尾巴,晃着脑袋,眼珠子盯着赵云澜不放,“老赵,你说的后半句是什么意思?可以天天看见你和沈教授,是真的吗?”

   赵云澜也很配合的点头,“是啊。”

   小郭一脸的茫然不解,“可是赵处,你和沈教授不是已经…”话没说完,就被身旁的楚恕之一把捂住了嘴。

   这一句直白的话倒是点醒了众人,赵云澜已经生祭了镇魂灯,躯体也已湮灭,更何况赵云澜现在一副魂体的模样,他到底付出了什么代价才能从镇魂灯内出来?

   赵云澜看着众人瞬间变得愁苦的脸,知道他们是实实在在为他担忧,苦笑了一声,“你们别这样看着我,”食指却不自觉的摸了摸鼻子,底气也不像先前一般的足,“我承认这次我是付出了那么点代价,但是,沈巍…我一定要找到他。”

   “小郭,这次我需要你的帮助。”赵云澜转头看向小郭。

   小郭好不容易把楚恕之的手扒拉开,他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因此怯怯的站在一旁不敢开口,突然听到赵云澜需要自己的帮忙,黯淡的眼睛顿时亮了好几个度

   “赵处您说,只要我能做到的都可以!”

   楚恕之看着他情绪高涨的样子,像极了一只得了胡萝卜的兔子,那耳朵直直的竖着,可爱极了,他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小郭那略显凌乱的头发。

   赵云澜见小郭的样子,恐怕要他把命舍出来也愿意。他无奈的笑着,“小郭,我只要你身上的白能量。”

   “白能量?”小郭一脸迷茫,白能量是什么,和他有关系吗?

   当年小郭光是挣脱夜尊的精神蛊惑就费了好大精力,之后又被吸取了白能量,关于那件事的记忆早已模糊的拼不出记忆碎片,就是赵云澜这一次提到白能量他也没有任何印象。

   赵云澜多少也猜到了这种情况,他走到小郭跟前,作势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既然我向你要了,你就肯定能帮上忙。”

   众人这时候才有机会近距离的观察赵云澜,浓白的雾气凝聚成的身体,他的一切都显得寡淡稀薄,仿佛只要有一阵风就能把他吹散了,形神不俱

   祝红一直紧紧盯着赵云澜,直到他走到小郭面前,她也没开口,只是默默地伸手摸向了他的肩膀,没有任何触感,手就那样直直的穿了过去。

   赵云澜似有所感,转过头看向她,安慰地笑了,“我没事。”

   祝红立马偏过了头,不再看他。但垂在腿边的双手慢慢握紧了拳头,那隐隐发红的眼睛说明了她并不是如表面一般不在意。

   竟是连触碰都难以企及了,祝红,你也该死心了

   獐狮感觉气氛有些不对,拿出了赵云澜一贯打圆场的语气,“好了好了,大家也都别站在外面了,夜里多冷啊。还是先进去再说,昂。”说着就对赵云澜使了个眼色,让他带头。

   赵云澜对祝红本就没辙,也不知怎么安慰她,刚好獐狮送来个台阶,他也就顺坡下了。

   他对獐狮感激的笑了一下,就打头往特调处里走去,“对对对,獐狮说的对。”

   说着就走到了那张沙发旁,怀念的看了一会,一屁股坐下又把脚放到桌上,环顾了一眼四周,嘴里感叹道,“三年了,这里的布置倒是没怎么变啊。”

   一回头发现六人齐齐的盯着自己,那眼神,真是说不出的哀怨,其中还有和自己一毛一样,“ 你们不要这样看着我啊,怪渗人的。尤其是你,獐狮。”

   等到獐狮似笑非笑的转过了头,赵云澜才正色道,“山河锥还在特调处吗?”

   大庆脚步清浅的落到桌上,幽幽开口,“在,其他几件圣器除了…镇魂灯,都在特调处。上级为了表彰你做的贡献,这才没有把它们收走。”

   赵云澜一脸没白干的欣慰表情,“终于啊,他们总算干了一件聪明事。我的时间不多,所以长话短说,”他认真的看了一遍他们的脸,沉声说道,

   “麻龟和浮游两位长老之后又联系过我,说有救我和沈巍的方法,如今我从镇魂灯内出来,一来为了借小郭的白能量去顶我的空缺,二来也是我的真实目的——救沈巍!”

   “救…沈巍?!”众人面面相觑,哑然无语。

   还是獐狮斟酌着开口,“沈巍,是黑袍使吧?三年前他不是已经和夜尊同归于尽了吗?怎么还会…”

   再次想起三年前发生的事情,赵云澜的面色明显的阴沉下来,声音也低了下去,“沈巍他,入不了轮回。浮游说人入不了轮回,神魂可依旧存于世。所以沈巍肯定还停留在世间的某个角落,我一定要把他找出来。”

   “我该怎么做,赵处!”小郭走到赵云澜面前,一脸的坚定。

   “啊,就是用山河锥把你体内的白能量吸取出来就可以。…只是可能会很累,小郭你,能坚持住吗?”赵云澜皱了皱眉,缓缓的说出方法。

   小郭倒是放松的笑了,“赵处,士别一日当刮目相看。三年时间,楚哥教会了我很多,我已经不再是当初怯懦的我了。现在的我,是能够保护大家的特调处的一员。

   赵处,相信我,我能坚持。”

   看着小郭自信的笑,赵云澜感觉心中也放下了块大石,“那么,就拜托你了,小郭。”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