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杂谭】梁山伯与祝英台缘起何处?(上)

        某日上课的时候老师讲到了泊松方程,不知道是习惯还是口音老师一直读的是泊(bǎi)松方程,虽然不好当面吐槽但是听着确实很别扭,然后看着书上的泊松方程,我就突然有点走神。我怎么突然就不认识泊这个字了感觉,这个字和什么有关啊?梁山泊?当时我脑子里莫名地就冒出来了这个好汉们聚义的地方,而且读出来的感觉是梁山泊(bó)。一瞬间真要被自己羞死了,这么简单的字都不会读了,明明是梁山泊(pō)好不啦,这都能读错。但是怎么脑子里就会有梁山泊(bó)这个发音呢?我反复念叨了好几遍,才发现这好像是那个化蝶的家伙吧,可是是叫这个名字吗?另一半叫啥来着?祝英台?怎么一瞬间记忆变得这么混乱,不过好像就是叫梁山伯吧,不过此伯(bó)非彼泊(bó)罢了。

        鉴于自己脑子里一团浆糊就只好求助于某度,结果,在某度百科的词条下,梁山伯的故事竟然是这么有故事的一只故事哦,这瞬间就激发了自己的一点儿兴趣,想着要不稍稍考证一下?所以就大概有了这只文章,当然首先是基于某度百科的词条下的一些释义罢了。看到这可能有看官已经不耐烦想要吐槽这混乱的开头和奇怪的理由了吧,不过要说就一次性说明白好了。自己没有从泊松方程继续延伸是因为确实没啥兴趣去考究,而且这个名字在下也不是很清楚到底该读bó还是pō了,甚至也不能说读bǎi不对,因为确实有很多人这样读,这玩意能听懂是这个意思就够了吧,可能很少有人去纠结读音。本着音译的原则,笔者去看了看泊松的相关资料,然后发现这只原名是Poisson,按照正常的发音应该要读pō,但事实上就是读啥的人都有,也没人说谁读的不对,起码我不敢说老师这样读不对,除非有规定说这个泊松方程就要读什么音。当然关于泊松方程的内容,学渣只能说瑟瑟发抖,如果有学霸看官感兴趣的话,也请不要找在下讨论些什么绝热内能之类的。至于首先脑洞出来的梁山泊,因为上一次在某易云上的一点小小言论被一只东平湖边听着水浒英雄故事长大的老师讨论了一波,所以不敢再胡言乱语(好吧其实我就是记仇)。综合这些有的没的原因,这只文章的主题就只是关于梁山伯与祝英台故事(下文偷懒都写作梁祝吧)的一点儿考证了。

        首先谈谈笔者对于梁祝的一点印象吧。在传统认为的中国古代民间四大爱情故事(牛郎织女、白蛇传、梁祝、孟姜女)中,梁祝和孟姜女应该是属于传唱度不那样高的吧,因为它们不像牛郎织女那样被列入小学课本,也没有像白蛇传那样被拍成洗脑电视剧。当然梁祝要稍微好一些,起码还有几版电视剧播出过(查了一下好像电视剧和电影似乎拍的还蛮多,但笔者有印象的就只有吴奇隆那一款了),孟姜女似乎就只能发挥她的特长了……当然一奶同胞的四只有这样相差较大的命运原因有很多,笔者暂时没法回答,因为在这样的境况之下,笔者对于梁祝的印象真的十分模糊。就只是大概地知道祝英台女扮男装进入学堂与梁山伯同窗三年,期间对梁山伯暗生情愫,梁山伯却始终未发觉祝英台乃是女儿身,最终离别时祝英台道破真相并表明心意,梁山伯发觉自己也已经不能自拔,遂前往祝家提亲,但祝英台已经被许配给了太守的儿子,梁山伯回家后抑郁而终,祝英台得知后心痛欲绝,在出嫁当日送亲队伍经过梁山伯墓地时,祝英台在墓前痛哭祭拜,墓穴突然裂开将祝英台吸入其中,然后飞出来两只比翼双飞的蝴蝶。就只是这样一只简略的剧情而已,我甚至连太守儿子叫啥都不晓得(其实是在查了之后我才发现这种酱油角色也是有名字的)。对于梁祝的印象除了这简洁到极致的剧情之外就只剩下那只在音乐课上听过的那只传说中新中国成立以来最著名的小提琴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了。所以如果这只故事按照笔者这样浅薄的印象来写的话,真的就已经结束了。但是就像之前的文章中提到的牛郎织女的故事有那样多的版本一样,这样广为流传的民间传说怎么能没个说头呢,更何况在笔者不了解的领域里,很多的专家和爱好者还围绕着这个故事进行研究,那么怎么能就简单几句话就把这流传了上千年的故事给概括了。

梁祝同窗

       但是流传的版本确实很多,线索似乎也比较纷繁,从哪里说起才显得有条理一些呢?按照笔者的习惯我们还是从时间顺序开始吧,也就是从这个故事有书面记载或者口头流传的朝代一步步往下走。在笔者所能查到的资料里,现存较早、也较完整的是北宋徽宗大观年间(公元1107-1110年)明州(今宁波)知府李茂诚的《义忠王庙记》,文中说梁山伯生于公元352年农历三月初一,死于373年农历八月十六,终年21岁,未曾婚配;祝英台出嫁在374年暮春;梁山伯庙(又名“义忠王庙”)修建于397年。如记载可靠,“梁祝传说”当产生在公元374年至397年这20多年内。这个说法乍一看似乎就已经给梁祝定性了,但笔者找到了这只《义忠王庙记》的原文,一读才发现这个看上去较为可靠的版本中记载的梁祝的故事与我们所熟知的故事还是有一定差异的,为了避免长篇的文言占篇幅所以在下将《义忠王庙记》保存为图片放在下面,这里我们暂且分析一下这个故事。我们可以看到故事的前半段似乎和现在流传的梁祝故事差别不大,在查找《义忠王庙记》的时候我看到贴吧有人质疑说这里并没有表现出梁祝关系有多么好,感情有多深,而且也没有草桥结拜,十八相送等情节,笔者并不十分赞同他所说的无法表现梁祝感情的说法,文中两人初见之时就有“怡然自得”和“乐然同往”等描述,对于我们印象中含蓄不过的古代人来说其实这已经是较为直白的描写了吧。我们再看后半段,这里故事就有点不一样了,祝英台出嫁之日迎亲的船只经过葬着梁山伯的鄮西清道源九陇墟,水面上突然波涛汹涌船不能行,祝英台问了船夫之后才知道原来这里就是梁山伯之墓,于是下船祭拜,正在痛哭之时地面突然裂开,祝英台陷入其中和梁山伯埋在了一起。似乎没什么大的问题,但是化蝶呢?这个传说中最浪漫最凄美的情节始终没有出现,下面只记载了一些灵异现象以及丞相谢安听闻后奏请皇帝将这里封为“义妇冢”,还勒石以记之,后来还有神灵屡次显灵的故事,所以被封为“义忠神圣王”。总体来说,如果以真实人物来记载的话,最后没有化蝶当然很正常,可是这只记中像神怪之事也很正常吗?地面突然裂开祝英台陷入其中正常吗?突起大风将侍从吹落山崖正常吗?巨蟒守护在墓冢旁边正常吗?更不用说后来那些显灵的事儿了吧。就算这些事情都有一定的几率发生,那么同时发生会不会有一点巧合?不过这里我们不玩文字游戏,但可以确定的是这只《义忠王庙记》本来就带着一点民间传说加工而成的意思,所以并不能以此就直接断定他们的故事就发生在这个年代,更不能判定梁祝故事的本来面目就是这样。

义忠王庙记

        虽然我们分析《义忠王庙记》中记载的梁祝故事似乎有点儿不太可靠,但在众多的考据资料里,这还是颇具代表性的,所以接下来先着重分析一下。我们先说说这个故事中出现的几只地点,梁山伯是会稽郡人,会稽这地方大家应该或多或少都听说过,就是《兰亭集序》里面那只,按照文中东晋穆帝时的行政区划,会稽郡下辖十县:山阴、上虞、余姚、句章、鄞、鄮、始宁、剡、永兴、诸暨。辖境大致相当于今绍兴市、宁波市除宁海、象山的其余地区及杭州市萧山区一带。那么具体的是哪个县的人呢?文中并没有直接提及,但从下文他被征辟为鄞县县令以及他葬于此处来看,梁山伯应该是鄞县(现宁波市鄞州区)人。他们两人相遇是在梁山伯拜师经过钱塘时,钱塘这个想必大家都能够了解是杭州。祝英台在介绍自己的时候说自己是上虞人,也就是现在的绍兴市上虞区,那么他们求学的地方又在何处呢?还是上虞,这里就可以和一只当地的传说对应上了。上虞当地流传的梁祝故事正是我们所熟知的版本,也包括了化蝶的剧情,更重要的是上虞有一只货真价实的祝家村(不要脑补水浒里面那只祝家庄),这里世代流传着梁祝的传说。在传说中,祝英台的先祖是衣冠南渡时来到这里定居的,梁祝的故事也正是发生在东晋时期,祝家庄里现在还保存着祝氏祖堂、玉水河、井空泉、药师寺等与梁祝相关的古迹。除此之外在祝家庄附近的东山湖,还发现了1700多年前东晋时期的墓葬,内部装饰十分讲究,当地人认为那是祝英台上代的墓穴。除此之外在这个传说里梁祝求学的书院是崇绮书院,这只书院的名字也常见于现下流传的主流版本的故事中,不过这里提到的崇绮书院是在绍兴,但也有版本的梁祝故事中这只崇绮书院是在杭州。值得一提的是上虞还是东汉著名孝女曹娥的故乡,这里还保存着上书“黄绢幼妇,外孙齑臼”字谜的曹娥碑。在近几年的研究中,人们似乎越来越确定祝英台的故乡就是这里,上虞也已经申报了“中国英台之乡”,那么这里是不是就确定是祝英台的故乡呢?别急,梁山伯还没登场呢不是。

上虞祝家庄  图自侠侣网

       要确定祝英台的故乡肯定就不能抛开梁祝故事本身单独来看,那么让我们仍然回到《义忠王庙记》,来看看梁山伯的故乡以及他当县令的会稽郡鄞县。这里也是梁祝故事广为流传并且有诸多物证集聚之地,从某种意义上和我们上文所说的上虞版本的梁祝故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起码从传说上是与上虞的故事基本保持了一致,那么我们着重要看的就是这些所谓的物证了。首先就是上文提到的,这里有梁山伯庙(又名义忠王庙或梁圣君庙),就位于鄞州区西乡6公里处高桥乡邵家渡庙根,也就是我们一开始说的北宋李茂诚所作《义忠王庙记》中的庙,那么就可以判断梁山伯庙距今至少已经有800多年的历史了,从文中判断如果是在公元397年建庙的话就已经有1600多年了。当然就像很多流传了千年的传说一样,梁山伯庙的具体建成年代已经不可考,但是至少有800多年是可以确定的。在庙的西侧,就是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合葬之处。而这里很重要的是,1997年7月,梁山伯庙出土一座晋代墓葬,墓的位置、规格和随葬器物与志书记载的梁山伯鄞县县令身份和埋葬地相吻合,被认为是可信的实物资料。在这只梁山伯庙西侧,就是梁山伯与祝英台合葬之处。这些物证合在一起,当地人修建了一只梁祝文化公园,已经在1999年开放,梁山伯庙也经过修葺重新开放。梁山伯庙时常会有人前去祭拜,传说中十分灵验,当地甚至有说凡是青年男女两情相悦,自愿结为夫妻,在有人出来干涉,从中作梗,搞得心烦意乱,走投无路的紧要关头,只要悄悄地双双到梁山伯庙里走一遭,祈求保佑,梁山伯和祝英台就一定会帮助他们,使他们称心如意、姻缘美满。当然这样的灵验笔者没有亲自尝试过,也不敢说真假,但是其中对于美好幸福生活与婚姻的向往相信大家都能懂。除此之外,当地还有梁祝庙会、中国梁祝婚俗节和梁祝爱情节等风俗来纪念梁祝,可见梁祝文化在当地的盛行。结合上虞版本的祝英台和宁波版本的梁山伯,似乎梁祝的故事暂时有了一个较为清晰的面貌,但是现在就断言还是太早。

宁波鄞州区梁山伯庙

        其实在宁波除了大家所熟知的版本,还有一个看上去不那样传奇的版本,来自于82年报刊收集的浙东民间故事,并不见于史料,编者后来回忆说是他在宁波中山公园听一位老人讲的这个故事,老人说大家所说的梁祝故事都是乱话,老人讲的故事是这样的:梁是明代人,祝是南北朝人,两者相隔千年。祝本是侠女,劫富济贫,曾去马太守家盗银,最后中马之子马文才埋伏死于乱刀之下。百姓将其厚葬并在坟前立碑,年久,该碑下沉于地下。梁为浙江宁波府鄞县县官,清正廉洁,中年丧妻,无子,死后入葬时刨出祝之墓碑,众惋惜之余又不忍拆除祝墓,可是,为梁择地而葬又似不妥,故合葬,立碑,黑者为梁,红者为祝。这故事听着颇为曲折且不那么偏离大家的常识,可惜并没有可靠的史料与物证支持,但这也充分证实了宁波当地梁祝故事流传之广,口口相传自然就会有不同的故事。

宁波梁祝文化公园

        从绍兴与宁波两地的梁祝故事以及相关物证出发,其实笔者对于梁祝故事起源于此地或者说起源于东晋时期的考证还是颇为信服的,当然更多的是出于梁祝故事诞生的时代背景与文化渊源。我们先来看这个时代背景,魏晋南北朝,这时候我们所常见的封建礼教对于女性的束缚还不够明显,女子还未到养在深闺无人识的程度,女子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女扮男装这种事在这个朝代似乎也不罕见,比如大家都知道的花木兰替父从军,就是南北朝的事情。而女子甚至可以参与到一些社交活动中,就像才女谢道韫,她的“未若柳絮因风起”大家应该都晓得,其实在浙东一代的梁祝传说中,据考证就有将祝英台的原型当作是谢道韫的。还有王羲之的启蒙老师,卫夫人就是一名女性,可见女子具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并且还未到“女子无才便是德”的程度。那么这样看起来祝英台女扮男装求学似乎也不是那样惊世骇俗。再说文化渊源,会稽这个地方在衣冠南渡之后可谓是群英荟萃,占据经济文化舞台的士族,侨姓有王、谢、司马、殷、何、庾、桓、郗、许、曹、 江以及阮籍的后裔,江南士族有周、贺、顾、纪、孔、戴、袁、虞、干、葛等,其中多数游止或世居会稽,当时有说法称 “今之会稽,昔之关中”。可见会稽在东晋时具有极其良好的文化环境,这样的土壤也才能孕育这样美好的传说。当然即使有这样的想法,笔者也不能妄下断言,而且梁山伯与祝英台是否确有其人也还不能断定,所以我们的故事继续下去还是很有必要的。(未完待续)

p.s.强行拆分并不是在下的本意,但是梁祝的版本和起源地确实比较多,即使只介绍其中看上去比较靠谱的也颇费篇幅,所以中篇再见吧……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