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家三姐妹,《南家的摇曳日常》同人小说第一章,轻文连载

呐,你知道此花亭吗?

位于梦境与现实的夹缝之间,宛如桃花源般的狐之旅馆──此花亭。无论是神怪或鬼魂,都可来此小酌两杯,稍事歇息。

在此工作的女服务员,全是有着10~17岁少女样貌的狐狸。由于狐狸也被称作神之使者,此花亭成为了神明的温泉疗养所。

客人并不只有神,还有被招来的人类以及非人之物……

即使如此,女服务员们的想法只有一个。

“不论真实身份是什么,不论是何等样人,客人就是神。”

而此刻,我就站在这个温泉旅馆前。

自己是怎么死的来着?

依稀记得映衬在自己眼前最后的场景是不见阳光的深海,窒息的感觉可真的不好受啊。

记忆越来越模糊了,毕竟马上就要前往另外一个世界了。

“欢迎来到此花亭。”

就在我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一个声音叫住了我。

“客人,如果你此刻离开,就真的会去另外那个世界了。即便如此也不后悔吗?”

我转身看去,发现是一个长着狐狸耳朵的金发少女,少女半眯着双目,似乎吃定了我会回头。

也对,毕竟不论是谁,都不想前往那个世界。

虽然我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此花亭内有一间属于客人你的房间。”狐狸少女慢悠悠的开口道。

“可是,我没有钱,甚至拿不出任何可以抵债的东西。”我摇了摇头。

“客人,你的房租已经有人替你付过了。”狐狸少女走下台阶走到我的身边:“我是此花亭的服务员长,名字是桐,未来你居住的一段时间,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来找我。”

就这样,我住进了此花亭。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我甚至已经忘记了自己死亡之前的事情,只记得那似乎是一个很美好的世界。

在这居住的几年里,我也认识到了此花亭其他的服务员。

有些迟钝,但性格开朗的柚。

责任感强烈,性格认真,梦想是成为巫女的皋。

穿着男用和服及短裤,男孩子气的女服务员枣。

十分漂亮并且举止优雅,但不擅长应付男人的莲。

沉默却好奇心旺盛的小狐狸女服务员樱。

以及喜欢烟斗和酒的桐。

终于在这天,我预感到了什么。

我走出了我的房间。

“啊,南先生,早上好。”

出门后不远就遇到了柚,我笑着打了个招呼:“早上好,柚。”

“南先生要出门吗?”

我伸出手揉了揉柚的头,语气平淡的开口道:“差不多吧。不过这一次,很有可能就不回来了。”

“不回来……是什么意思?”

“我居住的时间已经很久了,我感觉得到我要离开了。”

“我去找桐小姐。”柚似乎有些慌乱。

“不用,也不是什么大事。”

我看向天空,“应该还会有见面的机会吧,毕竟……对了,我走后帮我给桐道个谢,我是知道的,怎么可能有人替我交房租,我之前找枣查了下,发现我的租金一直是桐帮我交上去的。虽然道谢是最无力的,但我现在也只能这样做了。”

话音刚落,在柚的眼中,南先生慢慢变成白色的光,最后消失。

“离开了吗?”柚发呆的时候,桐已经站在了她的身边。

“南先生……”

“我知道,他估计察觉到了把。”桐拿出烟斗慢慢的说道。

“南先生离开前拜托我谢谢你。”

“没什么好谢的,事实上的确有人帮他交了租金。我只是遵从女掌柜的要求做了一些样子而已。”

桐闭上了眼睛。

…………

…………

“春香姐,今天要来客人吗?”身为三妹的南千秋看着自己的大姐南春香提着很多东西进门,忙跑过去接住了之后疑惑的问到。

“蔬菜,肉,虾,甚至还有那家店的甜甜圈?”

二姐南夏奈也跑了过去,看着袋子中的食材疑惑的问到:“春香,难道你中彩票了?”

南千秋一脸明意:“原来如此,不过春香姐这么善良,中彩票也是理所当然的。”

“不是啦,是你们的哥哥要来。”南春香笑着回答,“我可没有买彩票的习惯。”

“哥哥?”南夏奈和南千秋对视了一眼,两人同时看向南春香:“我们为什么不记得?”

“知末离开的时候千秋还没出生,我记得那个时候夏奈也才两岁。不记得是当然的吧。这些年因为很多事情,导致知末也没办法和我们联系,我也是昨天才接到妈妈的电话,说是知末从国外回来了,估计要暂时和我们住一段时间。这下做完饭,我还要去把空余的房间整理一下。”

“夏奈,你有记忆吗?”看南春香在做饭,千秋索性把疑问抛向了夏奈。

夏奈用食指点着头:“春香这样一说,我似乎想起来了。小时候的确好像有个哥哥,不过不是亲生的,是在有了春香后爸爸妈妈去领养的,似乎比我大两岁,在我两岁的时候似乎被爸爸妈妈带去国外了,也不知道为什么。”

“是因为知末的一种病。”正在做饭的春香突然插话道。

“病?”

“没错,该说是病呢还是上天的馈赠。知末小时候就很天才了,四岁的时候已经能看懂小学五年级的题目。”

“好厉害!”千秋惊讶的头上栗子呆毛一动一动的。

“但后来才知道这可不是好事情,我就这么说吧,知末是过目不忘的。”

“过目不忘?这还不是好事吗?”

“夏奈,你真觉得过目不忘是好事吗?如果已经达到了看一片叶子,连叶子上的纹路都记得一清二楚,这也是好事嘛?”春香叹了口气:“我并没有夸张,知末的记忆已经达到了他能一闪而过记住街上每一个人的面孔。对一个只有三四岁的孩子来说,这是一种折磨。后来爸爸妈妈带知末去了外国,似乎接受了治疗和训练,现在知末已经可以控制了。”

“妈妈准备叫知末回来,暂时和我们住一起,虽然没有见过,但你们对这个哥哥可不要有偏见哦。”

“很不方便吧,就算是哥哥。”夏奈想了想说道。

“我倒是无所谓,有知末帮我的话,我能轻松很多。”春香在某种意义上是很懒的。

“春香姐没问题的话我也没问题。”

“叮咚~”

门铃响起。

“看起来应该来了呢。我去开门。”春香一边取下围裙一边开口道。

“春香姐,我去吧。”千秋拦住了春香,一路小跑来到了门前,踮起脚尖从猫眼往外看去,之后拉开了门。

“你好啊千秋。”

门外的少年看着千秋露出一个很浅的笑容,“我们应该是初次见面吧,我的名字是南知末,请多关照。”

“请多关照……”千秋侧了侧身,将少年迎了进来。

“打扰了。”南知末拉着行李箱走了进来:“明明从妈妈给我的照片里面看千秋你还很小呢,看来是几年前的照片了。”

所以才能第一眼认出我吗?千秋想到。

该怎么形容自己这个哥哥呢。

第一感觉是很温柔吧,谈不上很帅气,但偏偏是会吸引人的程度,尤其是眼睛,就和夜空一样,下意识的就会看过去。

“怎么了嘛?”察觉到千秋的视线,南知末问到。

“没什么。”

“春香和夏奈呢?”

“都在厨房。”

“这样啊。”

南知末在南千秋的带路下来到了客厅。

“我去一下厨房吧,先和春香和夏奈打个招呼。”

站起身,南知末被千秋领到了厨房。

“春香姐,知末来了。”

并没有在名字后面加哥哥,和对夏奈的称呼有些类似。

“呦春香,夏奈,好久不见了。”

“我现在腾不开手,知末你先去客厅吧,夏奈,去帮知末倒茶。”春香回过头打了个招呼,这才开口道。

“不用了,我估计要在这边住一段时间,不用把我当客人。”知末在一旁的水池洗了下手:“需要我帮忙吗?”

“那……那边的菜清洗一下,之后切块就好了。”

春香和知末的关系小的时候就很好,这些年偶尔也有联系,自然也不生疏,就如同知末说的,春香也没有拿知末当客人。

“呐,千秋。”一旁的夏奈将千秋拉到一旁:“对这个突然出现的哥哥有什么感想?”

“感想?恩,第一感觉很温柔,毕竟相处很短,具体的感想要等相处时间长了才能判断。不过并不讨厌就是了。”

“是吗?”看着知末的背影,夏奈开口道,“怎么说呢,虽然也是第一次见面,哦对了,小的时候那些不算,我没记忆了……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对于插入到我们的生活,意外的我没有很反对的感觉。”

“你刚刚还说很不方便。”

“那是生活上的不方便,毕竟就算是哥哥但也是男孩子啊。”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