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邪秋 【同人文 主SNH48-戴萌与SNH48-莫寒】


第四章:危机

正在莫寒不断捕捉面前白影究竟何去何从的时候,胸口的活符突然轰的一声,燃烧了起来。背后的五心符也是阵阵飘动起来,大有掉落的迹象。莫寒一把拿掉已经烧开了的黄符扔在地上,虎牙镇魂尺出手,尺侧的勾玉闪耀出阵阵黑光,背后的五心符慢慢的停止了飘动,应该是冲身的鬼魂惧怕这尊法器,远离了。

“好厉害的东西,竟然能在我没有任何察觉的时候就上了我的身。”莫寒环顾着四周死寂的环境,刚才的白影应该是这些死去的冤魂,但是它们从来没有靠近过自己的周围五步之内,是什么可以在自己不知不觉之中就上了自己的身。

“小戴”莫寒对皮箱里叫唤了一下,戴萌虚无的身体浮现在半空中,一出现就抱着手打起了哆嗦。

“哇,这什么地方啊阴气这么重,寒姐,你带我到阎王殿了?这些是。。。莫非是囚殉?”戴萌看着身边的死尸,飘到他们面前掂量了半天,喃喃道。

“你知道囚殉?”

“啊,我还活着的时候见过这玩意。”

“你见过这东西?你以前是干什么的?”从来不想过问戴萌过往的莫寒,听到这句话后微微张嘴震惊的同时,让她问出了这个问题。

“我没跟你说过吗?我以前是盗墓的。当年,我们一伙发现一个古墓,在盗掘的时候,见过这东西,也不知道是谁碰到了啥,这些东西竟然动了。什么枪啊,炸药啊对他们都没用,我们在墓室里是夺路狂奔,最后也不知道炸到了什么引发了地下水冲进墓室,我被大水冲走后失去了知觉,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一片树林里,不过我的兄弟们没有我那么好运,一个活着的都没有。”

“你生前也算是蛮命大的,遇上这种东西竟然都没死。你这么说,这些囚殉不会自己复苏,而是要触碰机关才会让他们苏醒?”

“我不确定,但是我们盗墓贼有最基本的手法与踩线法,我想应该不会是我们乱搞而弄醒了这些玩意。寒姐,我奉劝你还是快出去吧,这东西咱们未必惹得起。”

“嗯,只好这样了,先走吧,你替我看看这些冤魂的动向。”莫寒再画了一张活符贴在自己身上,转身准备出洞。

“嘎”一声古怪的响声响起,像是铁条上的铁钉崩开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莫寒身体猛地一僵,脖子像是机械一样的转过来,依靠头灯看向声音的发源地。映入眼中的是,一颗掉落在地上的铁钉,随后又是一颗,紧接着整个铁条因为失去了柱力掉落在地上,发出咣当的响声。原本镶嵌在石洞里的腐尸挪动了起来,伸出双手搭在两侧的石壁上,艰难的将自己的身体挤出石洞。石洞的边缘锋利的石块将尸体的皮肤切割开来,露出道道伤痕,腐尸最后走出了石洞,两只腐烂的双手伸出朝莫寒走了过来。

“啊”莫寒目睹着腐尸从苏醒到走出来,从而又向自己走来,恐惧与恶心袭上心头,闭着眼睛大叫了一声,在这密不透风的山洞里,久久没有停息。没有多想,提着皮箱就往外面跑,刚跑没两步,只见面前右边的一个石洞,铁条也掉落了下来,一具腐尸爬出石洞,同时原本有一具侧身入洞的腐尸也慢慢的抓住石壁,将自己的身体拉出了石洞。并不宽大的通道中,三具腐尸苏醒,前后包围了莫寒。莫寒此时心理已经完全被恐惧所占据,纵使自己是驱魔师,但毕竟也是个女孩子,在这黑暗的环境里碰上从来没有碰到的如此恶心的东西,换做谁都会害怕的。

这时,虎牙镇魂尺发出了一抹妖异的紫色光芒,无数血符出现在莫寒身后,三个黑色勾玉爆射而出,打在腐尸的身上。迸发出阵阵火花,腐尸像是被什么重击了一样,连续退后。身上还没有烂透的衣服开始燃烧起来,但是他们的身体好像防火的一样,任凭身上如何在燃烧就跟没事人一样继续往前走。

“寒姐,愣着干嘛,再不动手我们就要交代在这里了。”趁着腐尸退后的时候,戴萌对着莫寒大喊道,将她从恐惧拉回了现实之中。看着面前再度上前的腐尸,莫寒一咬牙,打开皮箱取出一大把的黄符,还有几颗五颜六色的小珠子。

“天雷珠,出”一颗黄色的圆珠飞出,打在面前两具腐尸上,蕴含在里面的天雷之威被牵动起来,雷霆侵入腐尸之中开始肆虐起来。腐尸虽然枪火不侵,但是却惧怕这种蕴含毁灭与至阳的天雷,身体像是长出无数肿瘤一样不断地凸出巨大的肉瘤,然后爆炸出来。莫寒转身应对身后的腐尸,虎牙镇魂尺呼啸而出,一尺打在腐尸的身上。腐尸没有任何的反应,伸出手握住尺子,莫寒想把尺子夺回来,但是论力气,莫寒哪里是这腐尸的对手。尺子被不断地夺去,黑色的犹如小刀一样的指甲刺向莫寒的脸庞。

“戴萌,动手!”黑色的指甲离自己越来越近,莫寒退无可退大喊一声,戴萌虚无的身影凝化成一股黑气飞进莫寒的身体里。莫寒的眼神闪过一丝红光,整个人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充满着杀气。两只眼睛里出现了黑色的线连接着眼珠,额头上的青筋如同骨刺一样凸出来。一把抽回虎牙镇魂尺,随后一尺打在腐尸的脸上,加持着茅山代代掌教法力的虎牙镇魂尺,一尺将腐尸本来就差不多烂透的脸庞给打的血肉模糊,轰的一声倒在地上。莫寒在三只阗鬼之中占据了短暂的上风,不做停留,提起地上的皮箱朝着溶洞最里面跑了过去。

走廊的劲头,是一个仅有三十平米见方的小石室,以前这里肯定是一个巨大的天然溶洞,但四周都被人工修上了墙。莫寒用尺子敲了敲墙,似乎很厚没有多少回声。在石室的最中间放着一口大青石棺材安静的摆放在那里。这应该就是那位用数十名无辜人做囚殉来护卫自己坟墓安全缺德到死的人。

“看来这就是那个人的棺材为了自己的坟墓不被打扰。残害了这么多人的性命,在世不仁,休怪我后世不义。”莫寒放下皮箱,从里面取出一些黑火药。

“寒姐,你要干什么?”此时戴萌从莫寒身体里飞出,凝回人形看着她取出黑火药不解道。

“你说呢?盗墓出身的这都看不懂?我要炸坟。”

“不是吧,炸坟。这太缺德了吧。”

“你去问问那些死了的囚殉,我这样缺不缺德。”

“这个。。。这个。。。好吧。。你随意,你随意。”正当莫寒把箱子里面取出的炸药放置在棺材周围准备引爆的时候,背后突然又响起了那熟悉的啪嗒声,这个声音意味着,又有阗鬼挣脱铁条苏醒了。莫寒猛地转身将头灯照向后面,光柱中仿佛看见三三两两的人影。人数隐隐大概有五人左右。

“该死,有完没有,今天是赶上什么趟了。三个还不够,又出来。”人影越走越近,光柱里面已经能看到他们腐烂的衣服。莫寒将黑火药放在纸包里用力的扔了出去,随后烧起一张纸,用梅钉穿过纸张,投向地上,燃烧的纸张,点燃了包裹住黑火药的纸包。包裹在内的火药被火焰一袭,砰的一声,发生了爆炸。整个溶洞弥漫起刺鼻的硝烟味。硝烟之中头灯的光勉强的照了进去,五个人影一个都没有少,炸弹竟然对他们无效。莫寒的心沉了一下,这玩意竟然这么厉害,刚刚那一下连石头都炸下来不少竟然对他们完全没有效果,反观这个石室上上下下没有一个空隙,连个藏身的地方都没有自己就像活靶子一样。五只阗鬼在狭小的过道里不断地行走着,另外三只被莫寒攻击过,身上的烂肉不断地掉落在地上,闻着活人的气味朝过道的最里端走了过来。。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