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理解的核心科幻(王晋康)

       我所理解的核心科幻     

             王晋康


  我一向凭直觉写作,不熟悉科幻理论。以下仅是泛泛而谈,聊备一说罢了。

    关于什么是科幻及软硬科幻,历来是个夹缠不清的问题。这其实不奇怪,科幻文学是个包容性很强的文学品种,其边缘部分与奇幻文学、侦探文学、推理小说、探险小说、惊险小说、恐怖小说、言情小说甚至主流文学并无清晰的边界;或者说,科幻小说并非绝对的同质集合体,所以,想对它下一个包容一切的严格定义其实是缘木求鱼。当然,科幻作品中也有一部分最能表现出“科幻”的特质和优势,不会与其它文学品种混淆的。这部分作品我称之为核心科幻,它就像太极图中的眼,应该比较容易给出准确定义。

依我个人的观点,核心科幻应有如下特点:

     1、宏伟、博大、深邃的科学体系本身就是作品的美学因素与平时人们强调的文学上的美学因素并列。或者按习惯说法:这些作品能充分表达科学本身所具有的震撼力。这种美可以是哲理理性之美,也可以是技术、物化之美。

  2、作品浸泡在科学精神和科学理性之中,用坎贝尔的话就是:“以理性和和学的态度描写超现实情节”。

  3、能充分应用科幻独有的手法,像独特的科幻构思、自由设置背景、时空交错、以人类整体

为主角等。作品中应该有基本正确的科学知识,能激发读者对科学的兴趣。至于科幻作品的文学性、其所承载的人文内涵、对现实的关注等,因为与主流文学作品并无二致,这里就不说了。只需指出一点:由于科幻文学的特点,它往往更宜于表达作者的人文思考。

     从这三个特点来看,我所称的核心科幻比较接近于过去说的硬科幻,但也不尽然。像宗教题材的“莱博维茨的赞歌”,就基本符合上面三条标准,应该划入核心科幻的。依我看来,核心科幻的据法比科幻的软硬之分要精确一些,因为后一种提法把两者并列了,实际上,从功能上和数量上二者都是不能并列的,软科幻的数量要多于硬科幻。而且核心科幻的提法更能突出“科学是科幻的源文化”这个特点。

  核心科幻与非核心科幻仅是类别属性,单就作品本身而言并无高下之分,实际上,科幻史上不少名篇更偏重于人文方面而缺少“科学之核”,划不到核心科幻的范围,如1984、五号屠场、蝇王等。韩松的作品都很优秀,但它们大多不属于核心科幻。以上说法是就个体而言,如果就群体而言,就科幻文学这个品种而言,一定要有一批,那怕是一小批优秀的核心科幻作品来作骨架,否则这个文学品种就会混同于其它文学品种,失县了存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核心科幻与非核心科幻仅是类别属性,单就作品本身而言并无高下之分,实际上,科幻史上不少名篇更偏重于人文方面而缺少“科学之核”,划不到核心科幻的范围,如1984、五号屠场、蝇王等。韩松的作品都很优秀,但它们大多不属于核心科幻。以上说法是就个体而言,如果就群体而言,就科幻文学这个品种而言,一定要有一批,那怕是一小批优秀的核心科幻作品来作骨架,否则这个文学品种就会混同于其它文学品种,失县了存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

  核心科幻作品与其它科幻不同的是,它特别依赖于一个好的科幻构思。什么是好的科幻构思?我个人认为,有以下几点判别标准:

  (1)它应该具有新颖性,是前无古人的,具有冲击力的,在作品中能够自治

  (2)它和故事应该有内在的逻辑联系,举一个例子,何宏伟关于“分时制”的那个绝妙构思(基于电脑的分时原理,一个女孩在不同的时区片断中同时爱上两个男人),就和故事结构有逻辑上的内在联系。抽去这个内核,整个故事就塌架了但“伤心者”中的科幻构思(数学上微连续)则和故事本身没有内在联系,抽去它,故事丝毫不受影响,所以后一篇就划不到核心科幻中。当然这不妨碍它是一篇以情感人的优秀作品,我亲耳听见不少读者赞赏它。

  (3)科幻构思最好有一个坚实的科学内核,能符合科学意义上的正确。这儿所谓的正确只是指它能够存活于现代科学体系之中,不会被现代科学所证伤。或者换一个说法:科幻文学是以世界的统一性为前提的神话故事,是建立在为所有人接受的某种合理性的基础之上,两种说法实际是等效的。“所有人接受的某种合理性”,除了现代科学体系之外,还有什么东西能担当得起呢

  上面说的第三个要求就比较高了,因为科幻说到底是文学而不是科学。但如果能做到这一点,作品就会更厚重,更耐咀嚼,能给读者以思想上的冲击。比如《地火》、《十字》等作品就符合第三条标准

  创作核心科幻,成功的一个前提就是对科学本身持有炽热的信念。当代中国科幻作家中,大刘何宏伟、江波等的作品中都能随处触摸到他们对科学大厦和大自然的敬畏之情。在我的作品中虽然对科学的批判是一个永远的母题,但这些批际是建立在对科学的度诚信仰之上

   

        今天我在这儿提“核心科幻”是有感而发。中国科幻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建立了几个质要的概念科幻不是科普,不承担宣传科学知识的任务,其知识元素或科幻构思不必符合科学意义上的正确。这是非常重要的进步,从此科幻才打碎了梏,真正作为一个文学品种蓬勃发展起来。但事情都是两面的,如果一昧强调这一面,科幻就会抠掉其中的“科”字,被奇幻或其它兄弟文学品种所同化。今天的中国科幻作品中,科学的影响力在下降,作品越来越魔法化,空洞化。新作者们生长在高科技时代,但也许是“久入兰室而不闻其香”,部分人对科学没有深厚的感情,只是把作品中的科学元素当成让人眼花缭乱的道具,作品是视觉的盛宴但缺少科学精神,缺少坚实的科学内核。作为个人来讲,写这样的作品无可非议,前边说过,科幻是个包容性很强的文学品种,完全应该包含这类作品。读者是多元的,这样的作品自有它的读者群,其数量甚至多于核心科幻的读者群(核心科幻的作品也可以是畅销书,但那主要得益于故事性等元素,因为能够感受“科学本身所具有的震撼力”的读者常常是少数)。但从科幻文学整体来讲,这个趋势最后的结果必将过度消费科幻文学的品牌力量,失去科幻独特的魅力。

     从某个角度说,这不是科幻作者应该关心的事,他们尽可按自己的爱好和特长自由自在地写下去。座至于如何保持科幻园地的生态平衡,保持科幻文学不同于其它文学的特质,更多是编辑们和科幻理论家的职责。但恐怕后边一句话说了也是白说因为,科幻园地各种风格的兴衰,最终取决于个喜怒无常的家伙:市场。的牌性我们不一定摸得透的。

                                                     2010年成都科幻大会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