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相遇而产生的奇迹9】

        蓝景仪和蓝思追回去以后,蓝启仁劈头就骂了他们俩一顿,最后也无可奈何,罚他们抄了几十遍家训就翻过了这一篇。
        蓝景仪和蓝思追正倒立着抄家训,蓝思追一想起金凌,便面露微笑,蓝景仪见他时不时笑一下,便问道:
        “思追,有什么好事啊,见你老傻笑。”
        蓝思追没理他,只是收回了思绪,继续抄家训了。
        过了几个月,金家要举行清谈会。金家在温氏覆灭以后,效仿温氏的清谈会,各大世家虽不服气,但也敢怒不敢言。此番蓝家准备派蓝思追和蓝景仪这两个门生去,蓝景仪一想到又可以出去玩了,便兴奋的一蹦三尺高,蓝思追也挺高兴,一想到又可以见到金凌,也露出来一抹笑容。
        蓝景仪拽着蓝思追逃命似的跑出了云深不知处直奔金陵台,蓝景仪脑子里面想的是到了兰陵该怎么玩,蓝思追想的却是见了金凌该怎么跟他说。
        很快便到了金陵台,蓝思追东张西望,没看到金凌,心道怎么还不见他人影,后又转念一想,他现在可是宗主了啊,怎么可能还会在这儿出现呢。蓝思追收回在金凌身上飘的思绪,准备开始比试。
        前几日的余兴项目蓝思追都敷衍了事,取个不上不下的名次。到了比射箭的时候,金凌特地在前一日拽着蓝思追跟他恶狠狠的跟他说要是你再不拿个名次以后别来见我。蓝思追和蓝思追站在入口前,蓝景仪正看天看地保佑不要提前下场。蓝思追往金凌站的高台望去,眼神里满是温柔,金凌似乎察觉到了蓝思追的目光,也把头转过来这边,收起了脸上的冷漠,扯出一个和熙的微笑。蓝思追脸上也洋溢出一抹笑意。金凌把头别开,蓝思追也收回目光试弓去了。试好了弓,便和蓝景仪走进了入口。
        规则与以前温氏的无异,一千多个与真人一般大小、灵活走动的纸人靶子,只有一百个是附有凶灵在内的各家未及弱冠的少年子弟入场争猎。只要射错一个,必须退场。唯有不断射中附有凶灵的纸人,才能留在场中,最后再计算谁射的最多、最准。蓝景仪感觉自己头很晕,心道为什么要叫我来啊……有思追就够了啊!思追拔个头筹那还不简单?为什么要叫我来啊……蓝景仪一脸绝望,蓝思追道:“景仪,其实你射箭的技术挺好的……”
        “思追,别说了,一切靠你了。”蓝景仪拍拍他的肩,然后挽弓搭箭,准备去射纸人了。蓝思追笑笑,射出一箭,正中那纸人,蓝景仪见蓝思追这次是想全力以赴的样子,叹了口气便走到别处寻觅别的目标去了。
        一个一个世家子弟下了场,最后留在场上的,自然是蓝思追,有人窃窃私语道:“他怎么突然这么厉害了?之前见他也没怎么样啊。”“你懂什么,那可是姑苏蓝氏的门生,蓝忘机教出来的,人家不愿意显山露水,你还能逼人家不成?同样的道理,人家要是愿意放出真才实学,你也不能说人家啊。”
        最后,蓝思追拔得头筹。蓝景仪一脸苦大仇深的的看着蓝思追,然后干破罐破摔的去玩儿了。蓝思追的目光正在寻找一个人,那人的身影却不见了,蓝思追有些遗憾,便打算去找那人,却没曾想,眼前突然一黑,蓝思追正想开口说“景仪,别闹了”,但是他觉得这双手好像不是蓝景仪的,便轻轻碰了一下,抓住了那人的手,话中有浓浓的笑意,“阿凌?是你吗?这么大了还爱闹。”金凌见被识破了,准备把手抽回去,蓝思追却握着他的手,转过身来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金凌跟他四目相对,都不知道要说什么,金凌实在忍不住了,笑了出来,蓝思追也跟着笑,金凌:“你笑什么啊,有什么好笑的,每天就知道笑,不累吗?”
        “我觉得笑着挺好的啊,难道你要我学含光君那样吗?”
        “别别别,含光君那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他自己就够了,别让你也变成那张冰块脸。但是你每时每刻都在笑感觉傻呵呵的……”金凌把后面那半句话咽了回去,想了想还是不要说蓝思追傻了。
        “阿凌,你说,你舅舅会答应我们的事吗?”
        “你可以先操心一下你们先生怎么说。”
        “那先去你舅舅那儿吧。”
        “我觉得你的腿和我的腿可能保不住了。”
        “那怎么办?要不要先跟景仪说一声趁我们还没被打断腿把我们拖走?”
        “算了算了蓝景仪没被跟着被一起弄死算网开一面了。”
        “好像是这么回事。”
        “那要不——舅舅那边我来说,你们先生那你去沟通?”
        “好像也只能这样了……”
        “那就这么定了。”
         蓝思追和金凌在兰陵玩了几天,最后蓝思追拖着死活不肯回去的蓝景仪回云深不知处了,走的时候蓝景仪抱着蓝思追的大腿哀嚎:“思追啊!我不想回去啊!再玩几天吧!啊啊啊啊啊……”
        “景仪,你要住在这里?你确定先生会让你好过?”
        “啊啊啊啊啊……”

        “景仪,你再说话我就把你直接脸朝下拖回去,没错,就是拖回去。”

        “思追你变了……”        最后的结果是蓝思追拽着烂泥一般的蓝景仪回了云深不知处,金凌则心事重重的去了莲花坞。
        来到莲花坞,金凌便直接找到江澄,把他跟蓝思追的事说了。然后江家的门生们看到的便是一番舅舅拿着紫电追着外甥抽还吼着“金凌我这次要打断你的腿!给我停下!”而外甥抱着头在校场跑的场景。
        其中有一个门生:“金宗主又是怎么招惹江宗主了啊……看这架势是真的要打断金宗主的腿的样子……”
        “他们舅甥两个人这样的乌龙事儿还算少吗?”
        “以前虽然也见他们吵过,但是也没这么严重啊。”

        “你觉得哪个会先停下来啊。”

        “金宗主吧,他的实力毕竟不敌江宗主。”        “蠢!要是你你会停下来吗?一个人在后面拿着上品仙器追着你打你停下来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你这话说的好像很有道理啊。”

        不知道是谁拿了几个西瓜还有一些莲蓬过来,门生们便找了个阴凉处,坐成半个圈,中间放着西瓜和莲蓬便边看热闹边聊天,开起了茶话会。聊着聊着,其中有个人突然指着校场中间说:“两个宗主都不见了!要不要追出去看看?”        “出不出去?”
        “有这等热闹看,不看白不看,要走的跟我走,顺便把西瓜带上。”

        于是乎,十几个门生拿着西瓜,抱着莲蓬就跑了出来,刚走出来,便看见舅甥两人正在岸边的渔船上你追我赶,每次江澄要抓到金凌的时候,金凌都跳到另一艘船上,江澄还因此打翻了至少有十条渔船。

        那几个门生一边吃着瓜,一边津津有味的欣赏着这场闹剧,不时还点评一下,看得入神。而金凌叫苦不迭,江澄见怎么也抽不到金凌,倒是一连毁了好几条船,气不打一处来,直接把三毒扔了出去,刚好一下打到金凌的脚,金凌重心不稳,一下子栽进了水里,水花溅得老大,连江澄都被溅到了,江澄不知怎么了,像是被他逗笑了,背过身去,肩膀都在颤抖,而几个吃瓜的,看到他们的宗主背过身来忍笑被他们看到的场景。        气氛瞬间尴尬。
        那几个门生见他们的宗主目光恢复成平时的冷冽,几位吃瓜少年默默转身跑了,他们心道肯定回去要被罚了,同时几道悲愤的目光朝那个起头的身上射去,他也只能一脸绝望。
        金凌爬上岸来,直接躺在岸边,江澄在他旁边坐下,江澄:“你是认真的?不是胡闹?你真的想好了?”

        “舅舅,我是认真的,他对我很好。”

        “对你有多好?”        “夜猎的时候,他曾经奋不顾身救过我的命。”
        “你可知道这件事捅出去别人会怎么看你?”
        “别人怎么看关我什么事。”
        “真的想好了?”
        “如果没想好来找你干什么啊。”
        “臭小子。”江澄心里莫名泛起一抹苦涩,哽在喉咙里。“金凌这孩子,从小就没几个真心对他好的人,现在……有了这么个人,我还真舍不得了……罢了罢了,随他去吧,他也长大了。”江澄看了金凌一眼,里面竟盛满了不可名状的温柔。金凌也看向他,扯出一个笑容,江澄看着他,也笑了。


——————————


全场最佳:那几个吃瓜少年(什么鬼……)

还有一章就完结了,懒啊懒啊不想码字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