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思恐极的六十一个夏日恐怖故事,欢迎您的光临(鞠躬)

您好啊(鞠躬)

欢迎光临这里。

请您随便看看,

说起来,今天真热啊,不是吗?

这里为您准备了六十一个细思极恐的小故事,不来凉快凉快吗?


您请进。


(门关上的声音)




第一个故事  藏獒


大概是去松山实习的时候吧,

借宿的店家雇了个烧水的老人。

老人对我很好,

老人瘸了腿,

老人负责烧水,

老人也负责处理剩饭。

一天早上,

老人拿起泔水似的剩饭,

回头对我说:

“走,带你喂藏獒去”

我拒绝了。

因为我知道,

这山上根本没有藏獒。



第二个故事 那张脸

因人际变动的缘故,宿舍只剩两人了,曲是我最后的室友。曲是北京人,无论是爱好和境遇,都有很多和我相似的地方。

忘了是什么季节了,或许是个夏天;我们的车都坏了,便有两天沿着校河步行下学。总之是一个没什么人的晚上,曲一个人沿着河岸走着;走着走着,看到前面有个有个小姑娘正在哭,曲想去安慰一下,却不知是因为光线的关系还是别的,说什么也看不清她的脸。突然,曲想起了什么,总之飞也似的跑回了宿舍;那天晚上他在床上和我说起这件事。

你说我要是停下来去看那张脸会怎麽样? 

谁知道呢,或许又是一片白板或者什么不可名状的东西。。。

"又或许。。。 

又或许? 

或许你其实已经看了那张脸 

是啊,或许吧 

宿舍全黑了,我不知道在黑暗中曲的那张脸究竟是什么样子;

也或许这一切只是为了让我知道。



第三个故事 核桃

昨天,曲买了半斤核桃。他很会吃核桃,总能拿到完整的核桃仁。

说实话,这令我很羡慕。

“你不觉得核桃和人脑很像吗? ”

曲砸开了一个核桃,望着核桃仁上的条纹沟壑,这样说道。

“可不是。” 

“别忘了这是进化的结果;很多植物的果实需要靠着先被动物吃下,然后随着粪便排出体外的方式来传播呢。而而核桃却长作了人脑的样子。 ”

“所以呢?” 

“或许曾经有一种生物专门使用人类的大脑,核桃便靠着他们传播吧。 ”

是啊,或许吧 


十一点,突然熄灯了,黑暗中,我和曲吃着核桃。



第四个故事 欲望

你知道肠道菌群吗?

文献指出

改变肠道菌群可以改善一个人的身体状态。

而改变肠道菌群最快的方法,

就是吃屎。

为了健康,我便开始吃屎,

先是一点点地舔,做出恶心的样子,

进而小口地吃,再大口地吃…

……

出乎意料,屎还真好吃呢!

现在我休学了,专心吃着屎,

为了健康!



第五个故事  吉兆

在一个还有些烦躁的秋天的晚上,大概是大一上吧,刚下环境课。

我和他走在几株杨树下,突然聊起了各自家乡的故事;来自广西山里他(他是壮族)便说到了自己那所高中里的 吉兆 。

他的普通话不甚好,时间也久了,我只记得个大概了:

那学校是依山而建的,教学楼在山下而厕所却在山上;山中多雨,若是在雨天去山上,总会撞见一个穿着红色雨衣的女人站在厕所边,不说话,也不用管她;还是下雨的日子,学校车棚里的自行车也会突然消失不见,三两天后却倒在山上的草丛里,四周也寻不见脚印。但不论如何,凡是怪事多发的年份,学校的升学率总会出奇的高(他便是在这样一年考上的),校方虽是不安却也高兴,便不再追究,只当成是个 吉兆 罢了。

后来我问他那女人的样子时,他却不愿再说了。


我们便在秋夜里一前一后地走着,继续说着话。



第六个故事 洗澡

我不喜欢洗澡。

准确的说,是不喜欢一个人洗澡。

曲晚上突然有实验要做。

现在,空荡荡的澡堂只有我一个人,窗子密封不好,不时晚风吹了进来,好冷。

我害怕洗头,

因为洗头的时候会闭上眼睛。

那时,世界可能开始扭曲了,

黑暗的,未知的,邪恶的,喘息着。

但我闭上了眼睛,

我什么都看不见,我也跑不了。

所以我不喜欢一个人洗澡。



第七个故事 脑

你知道脑寄生虫吗? 

那天晚饭时,曲突然问我。

就是那种寄生在大脑上,影响着感染者思维和行动的东西。

像瘟疫公司里那样。

然而换个角度想想, 

大脑不也是一个寄生虫吗?

一副恶心的样子,

寄生在这副躯体上,

奴役着一切其他的器官,接受着他们的供给。 

是啊,或许吧 

那样的话,现在思考的我们便是那名为脑的寄生虫吧?




第八个故事 工厂

本学期最后一门考试结束了。

我和他骑着车在这微凉的秋夜里穿行,

也不知是为了什么。

他和我在不同的院系,他和我是老乡,那天我们碰巧遇到了。

他指着学校北门的一个工厂说:

不去看看吗? 

我第一次发现学校里居然有座工厂。

而且是破败的,高高的围墙围裹着残缺不全的窗子,找不到进去入口。

没有亮灯,黑黢黢的一片。

他指着高墙外的立着的梯子说:

不去看看吗? 

我拒绝了。

我说: 回去打游戏吧。 


看来我天生不是男主角的命。




第九个故事 电话

宿舍有一台固定电话。

满是灰尘的呆在角落里,

从未有人用过。

然而每当宿舍只剩下一个人时,

铃声便会响起。

叮铃铃--- , 叮铃铃--- ,

叫得人心烦;

可就在你将要拿起电话时,

声音却戛然而止了。

至今,

我也不知道

电话那头的是谁



第十个故事 PCR

我问你,

生物究竟为了什么而活?

抛去爱情,理想和希望,

这些多巴胺构筑出的幻象;

生物活着,

就是为了繁殖。

繁殖的本质,

便是基因的扩增;

自私的基因,不是吗?

那你有没有想过去人为的扩增自己的基因呢?

对就是PCR,

短短几个小时,

你的基因就能获得成千上万倍的扩增。

现在实验室只有你,

而机器就在那里,

不想试试吗?(笑)


第十一个故事 离心机

离心机的声音不太对,

像是有什么要冲出来似的。

配平了,也没有超量程,连冷凝水都擦去了;

为什么还是不对?

要停吗?要停吗?

一点了,离完这批就回去睡觉了;

再等等吧,

再等等吧,

再等等……



我再也没能 

回去 。



第十二个故事 水桶

你用过桶装纯净水吗?

就是那种插在饮水机上的,

干净,方便,味道也不错。

然而真的是这样吗?

厂家究竟是如何清洁水桶内部的呢?

(笑)

我曾经切开过那些外表光洁的水桶,

满心好奇地抚摸着那粘稠的内壁,

湿漉漉的,黏糊糊的,

厚厚的一层菌,

就像是蜂蜜涂在了腐肉上。


故事十三  潜伏期

艾滋病潜伏期可达9 年,

狂犬病潜伏期可达13 年,

人朊病毒感染的潜伏期可能长达50 年以上

。。。。。。

很多致命的疾病

在潜伏期是毫无征兆的;

也许存在一种未知的疾病,

潜伏期会更长,

死亡率也会更高。

然而当潜伏期长过你的寿命时,

会怎么样呢?

喂,

你真的是健康的吗?

还是说,

你也终有一死呢?



故事十四 休假

秋来气爽,北京难得的晴朗,

是个提蛋白的好日子。

可我却旷工了,坐在这里敲击着键盘。

因为我已经死了,

而死人是不能做实验的。

你问我怎么死的?

荷塘?六教?离心机?

他,铊还是她?

都不是。

睡觉时,一个翻身,掉下来,

死了。



第十五个故事 食肉者 


大家还记得肠道菌群吧?

他们寄宿在你的肠道里,

安安静静地呆着,

支持着你,帮助着你,

而你也选择着他们。

一切平安祥和,不是吗?

直到某一天,你对自己的体重忍无可忍了,

你要节食,你要减肥,

别忘了,

你之前可是一直吃肉的啊!

至少,

你的肠道菌群是食肉的啊。
(笑)


还好,

他们还有足够的

肉 。



第十六个故事 肥胖症

曲用小鼠做实验,

其中有一种基因缺陷型的小鼠,

天生长得很胖,

怎么说呢,就像球一样。

被称为OB/OB 型,

OB 就是obsity 的缩写,

obsity 就是肥胖症。

OB/OB 型的小鼠不会磨牙,

只能等着牙齿越长越长,

直到刺穿自己的下巴。

OB/OB 型的小鼠不会取暖,

即便是在严寒的夜里,

也只是静静地呆着,

然后静静地被冻死。

你知道吗,

小鼠和人类,

真的很像呢!




第十七个故事 wifi

按照学校规定,

每人每月只有20G 流量;

多了就要加钱。

没流量了,又不愿意交钱,

我便每天晚上到实验室去蹭网。

实验室有wifi,

而且名字和我们学校的公用wifi 完全一样,

不过是全免费的。

每当用这个wifi 上网时,

在GOOGLE 的首页都会弹出一个奇怪的窗口,

没有文字,就是单纯的红色和白色;

我从未点开过。

后来我才知道,

实验室从来就没装过路由器。

也没有人搜到过任何wifi。




第十八个故事 电话

上大学后,

我每天给爸妈打一个电话,

或而谈谈思想体会,

或而聊聊家长里短,

或而说说我妈逼我结婚的事情,

总之要说一声

晚安。

大概是在大一上学期吧,

一个有些烦闷的夏夜。

我向往常一样给家里打电话,

第一次占线,

第二次没人接听,

第三次是空号,

第四次终于有人接了,

却只是听见短短续续的嘈杂的的声音,

就像是电视机坏了那样。

第五次有人接,

是妈妈。

她说一切都好,

我说好。

晚安! 

我最后这样说,

然后

挂断了电话。

窗外,

隐约能听见知了的叫声。




第十九个故事 液氮


去收实验数据,

漆黑的小屋里摆着几瓶液氮。

液氮,就是液态的氮气,

在常压下,液氮温度为-196℃;

为了方便使用,

一般装在保温瓶里,

我胃口不好

一般只喝热水,

便随身带了一个保温瓶。

通宵干活,

大概到了早上三点多吧,

口渴的厉害,

恍惚间拿起了桌上的保温瓶。

打开,

喝了下去。。。。。。

突然觉得

桌子底下的保温瓶

好眼熟啊。



第二十个故事 恐惧

你有没有过这种时候:

像往常一样,

工作或者聊天时,

你却突然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惧;

一切事物都变得怪异起来,

熟悉的楼道,

要好的朋友,

洁净的窗子,

仿佛有哪里不对劲。

你说不上来,

但你感觉得到

你害怕自己真的看出哪里出了问题。

你不再能继续手头的工作,

你强行装出笑脸、僵硬地点着头,

你只想逃跑。

这时请竭尽全力地逃跑吧,

因为

那是你生物本能的体现,

是你潜意识的表达,

他们发现了什么,

一些深埋于基因的恐惧,

一些你的理性所不能察觉的错误。




第二十一个故事 零钱

从学校回家,

大概要做一个小时的地铁

和半个小时的火车。

那天回家

在一个北风料峭的冬天的夜;

没带水,

又口渴得很。

下地铁后

在自动售货机

买了瓶3 元的饮料。

叮叮咣咣地,

落下了三个1 元的硬币。

我收好钱,

走回那寒冷的夜。

并未察觉到任何的不妥。

口袋里,

三个硬币

不时碰到一起;

发出

叮叮咣咣的声音。



第二十二个故事 窗户

一个人在宿舍

总是要把窗帘挂上。

一方面

是讨厌隐私被窥视;

另一方面

是不想

在无意间窥视到什么;

什么不应该存在在那里的东西。

就帖在窗户外面,

静静地看着你,

不时发出模仿风吹过的声音。

尤其是

在月色微蒙的时候,

仿佛在那里,

又仿佛不在那里。

最是令人不安。




第二十三个故事 捉迷藏

一个人的时候,

突然

想在实验室

玩捉迷藏。



究竟

藏在哪里好呢?

-80℃的冰箱?

剧烈晃动的摇床?

呀杀杀

灭菌锅是个好地方,

正好能塞下一个人。

悄悄地躲到锅里,

慢慢地盖上盖子;

静静地等着,

直到有人一个没注意

拧紧阀门,

点击了仪器上红色的按钮。

游戏

就正式开始了。



第二十四个故事 猪肉

曾经认识一个做动物寄生虫的老前辈,

常常听他讲年轻时的见闻;

他曾经在密密麻麻的蟑螂堆中

守住一盒稻香村点心,

亦曾在宣布血吸虫根绝后,

找到了湖北钉螺的身影。

又一次

他去一个很大的猪肉厂考察,

他去考察猪肉绦虫;

哦,那些都是。 

肉长工作人员指着最大的一堆猪肉说。

处理呢? 

做成火腿肠啊! 

他和我说话时,

脸上始终挂着奇怪的笑容。



第二十五个故事 视觉

很多动物的视觉神经

是在出生以后形成的。

曾经有人做过这样的实验:

把刚出生的小猫限制在特制的笼子里;

笼子有一个很细的

竖着的矩形开口。

小猫

只能透过这条竖着的缝隙去看世界。

接着

就在这个笼子里喂养它,

慢慢长大后

把它拿出笼子

训练它行走、奔跑。

你会发现

它完全察觉不到

横着

摆放的障碍物的存在。

只会撞上去

一遍,一遍,再一遍,

撞上去。

那么人类呢?

我们在出生后会不会

也受到了某种限制,

从而

看不到了一些东西。。。



又是什么呢?



第二十六个故事 白内障

20 世纪末

随着一个又一个的突破,

人类自以为掌握了生命的奥秘。

他们开始做这样一件事情,

他们要为先天白内障患者带来光明;

纯熟的技术,

尖端的仪器,

科学的理论;

几千例手术

都进行的很顺利。

然而就在大功告成,

摘去纱布的那一天;

出问题了。


病人们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尖叫,

他们谩骂着、恐惧着、逃跑着,

对着虚空颤抖,

对着空气哭泣。

接着

一些人自杀了,

一些人自己挖去了双目,

一些人则是彻底地疯掉了。

而那些

因失去光明而侥幸活下来的人们,

对于那一幕都是

缄口不言。



他们究竟看见了什么呢?



第二十七个故事 理性

我们做一切事情,

生活、学习或而决策;

最根本的依据,

便是我们自己的理性。

我们总觉得自己是

理智的

是最聪明的

不是吗?

然而仔细想一想





为什么相信自己的理性呢?

这相信是无条件而

盲目的。

再想一想,

理性不过是进化的产物,

是自然选择的结果。

适应环境的,

却并不是对的。


第二十八个故事 游戏

曾有好事者做过这样一个实验:

在后院里放上一个

崭新的小轮子,

摄像机静静地藏在角落。

几天以后,

查看摄像机记录下的影像;

会发现,

动物们争相恐后地去

跑轮子;

体积大的还会赶走个儿小的,

让自己得以独占轮子。

小鼠,松鼠,仓鼠,

动物们都像疯了一样,

不顾劳累和饥饿,

整夜地跑着轮子。

喂,

夜深了,

你还在打游戏吗?



第二十九个故事 舞会

我一向是那种很浪的人。

在匹兹堡上学的时候

曾经花了近两个月在四处游玩

专心的,开着车,各个国家公园

或而就是随意地停下

饶有兴趣地,看着行人和月亮。

有一次

穿过森林

赶到住宿的山脚下时已经是临晨2 点了

暗黄色的月亮挂在天上

弯弯曲曲的山路,车灯照向无尽的黑暗

一个转弯

别墅样的酒店却突然显现了出来。

停好车,小心翼翼地打开门

却发现大厅灯火辉煌

一群衣着高雅的老人正在举办舞会。

苍白的面容和头发

轻快的舞步

晃动的红酒杯。

听口音,是东欧来的。

我笑了笑

便提着行李上楼了。

屋里没有镜子,

管他呢,困了

一觉睡到天亮,

谁叫我也不会开门的。







第三十个故事 永生

很多细菌在分裂之后

新生的两个个体分裂能力是完全一样的

也就是说没有衰老。

很多植物可以靠无性生殖维持下去

树木即便伫立了百年

枯枝依旧能生出新芽;

灯塔水母可以从性成熟退回未发育的状态,

反反复复,永不老去;

龙虾的端粒酶是完整的,

不断成长,却不会有机能的衰退。

仔细想想

终将一死的物种真是可怜呢!





第三十一个故事 汽车旅馆

还是在外面浪的那两个月,

依旧是开车开到临晨一两点钟。

大家都困了,

定了一家森林公园边上的汽车旅馆

便照着GPS 上的定位前行。

公路上没有人,也没有往来的车辆,

便开着大灯。

一开始是双行道

慢慢地

变成了单车道;

柏油路变成了泥土路,

车开进了黑黢黢的森林,

可按照GPS

旅馆还在森林的深处。

鸟群飞起,

不知道漆黑的林子里究竟有什么在看着。

害怕了

可是

坑坑洼洼的小路,

我已经掉不了头了。


第三十二个故事 旅店

怎么说呢

我一直是不喜欢旅店的。

一方面是担心卫生和安全,

墙上攀爬的蚰蜒

匿藏着的摄像机。

另一方面,

则是更深层次的恐惧

我不知道上一个客人是谁

我不知道熟睡时隔壁是否在倾听

我不知道柜子里是什么在沙沙作响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躺下就能听见咚咚的心跳声

我甚至不知道窗外的是人影还是树影

以及睡梦中突然睁眼,会看到什么。

我不喜欢旅馆

你呢?




第三十三个故事 曲的梦

其一

一个下着小雨的早上

曲说他做梦了

梦见和我一起去吃饭

我不吃,说牙疼

梦里我张开嘴

里面是密密麻麻转着圈长着的牙。

曲说完后

看着我的嘴

并不说话。


其二

曲还做过这样一个梦

在空荡荡的大街上

他用踩木桶的方式踩着我前行

四周路灯通明

可我们一靠近

灯就灭了。

最后全黑了。

我想

这是预示了之后工作的苦难吗?



第三十四个故事 27 层


大概是由于年龄相近的关系吧

我和表妹一直很要好。

在我高二那年

表妹家住在一座公寓的24 层。

一天晚上

大概是十一点多的模样;

突然传来了猛烈的敲门声,

透过猫眼看去

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

边敲门便喊:

开门啊,求求你们开门啊,我是27 楼的! 

开门啊,求求你们开门啊,我是27 楼的! 

开门啊,求求你们开门啊,我是27 楼的!

。。。。。。。


问她出了什么事,她也说,只是叫喊着,拍打着门

开门啊,求求你们开门啊,我是27 楼的! 

后来来了一个男人,

也跑过来拍打着门

开门啊,求求你们开门啊,我是27 楼的! 

小姨害怕了

就给保安室打了电话。

那两个人便走了

说第二天还会来。

第二天,表妹就开始发烧

肺炎

他们一家人在医院呆了一宿。

总之

那对27 楼的住客

再也没来过。



第三十五个故事 谁

大概是一个月前吧

晚上五点多钟

我在仪器哄哄作响的机房里处理实验数据。

妈妈突然来了条短信

说让我给姥姥打个电话。

姥姥之前收到了一个冒充我的电话,

那个人知道我的名字和身份

那个人巧妙的问出了姥姥家的位置

那个人说他明天中午就回来

回来吃虾。

我叫爸爸把姥姥接来我家住

我并不担心诈骗

我只是害怕

明天中午的时候

真有一个人笑嘻嘻的站在那门口

等着吃虾



第三十六个故事 妹妹的梦

听表妹说

那件事情之后

她这几年来反复做着同样一个梦:

在自己家

24 层的窗外,

趴着一个巨大的蜘蛛。

并不动

只是趴在那里,

绒毛随着寒冷的风晃动。

她问我

人为什么会一直做同一个梦?

我笑了笑

却并不说话。




第三十七个故事 师姐的梦

做完实验是一点半整

没吃晚饭

和师姐出校门去喝酒。

坐在中关村的高楼上,

看着来往的人流和车辆。

回宿舍的路上,

师姐讲起了自己的故事。

师姐讨厌自己一个人

师姐小时候常常生病

昏沉沉地躺在床上,便总觉得

天花板上有一张脸在看着她;

巨大的

苍白的

没有五官的。

只要生病就会出现

无论是在家

还是在医院,

也无论身旁有谁。

我问师姐

那现在呢?

师姐说

到了

就走上了宿舍楼。



第三十八个故事 绿色

战争、杀害、欺骗和痛苦

人类无常的宿命。

无非是为了生存和繁衍

表象上

便是资源的掠夺。



当人类不再需要这样庞大的资源时

当人类不再需要繁衍和进食时

世界就会美好了吧?

Elysia chlorotica

一种海蜗牛

就是那种软软的、鼻涕虫似的

他们会吞噬藻类

贮存藻类里的叶绿体。

然后就可以靠着光合

活下去了。

不用进食

没有资源的争夺

不是很好吗?




第三十九个故事 反常脱衣

氧气稀薄的山顶

千里无人的雪原

一不小心关上的冷库的门。

你曾仔细看过那些

冻死的尸骨吗?

蜷曲着的、鲜红色的、局部肿胀着的

可曾留意过衣服呢?

你会发现

很多尸体是不穿衣服的

或者说

是在冻死前

脱去了衣服。

反常脱衣现象

paradoxical undressing

法医学术语

冻死的表象之一。

那他们为什么要在那样凛冽的寒风中脱衣服呢?

因为热啊。



你现在热吗?

脱衣服前

再想想吧!



第四十个故事 文字

手机放在口袋里

随着走动而摩擦

锁屏

总会莫名其妙地被打开



随机地

碰触了出了一些文字。

多半是

哈哈哈哈生生世世之类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之类



有时却又仿佛有些意思

“你还好吗?” 

。。。。。。

“五点半华花花源宾馆见啊啊啊” 

。。。。。。

“你你在在哪哪” 

。。。。。。

“我去找你了”



当然

谁都没有来找我

至少

到现在为止。




第四十一个故事 鹅

大家都见过鹅吧?

鸟纲鸭科雁属

白毛曲径红掌



其实是一种很凶猛的动物

不管敌人有多大

都会猛扑上去、一阵乱拧

以至于

在很多地方

鹅取代了狗

看家护院、镇守一方。

有人说

是因为鹅眼部特殊的结构

看什么都会小一圈。

真的只是这样吗?

在我老家的山里

曾经有三只公鹅霸占着路口

每日都在那里

趾高气扬地、抬着高高的脖子

轧轧杀杀 地叫着

欺负小孩

可谓之为祸一方矣。

而唯独我路过时

他们会突然跑开

抬着脖子、张开双翅

然后站在远处

对着我的后背

轧轧杀杀 地叫着

轧轧杀杀 

轧轧杀杀 

轧轧杀杀 

现在想想

真的很吵呢



第四十二个故事 弹歌

第一首有记载的汉语诗歌

大概便是

《弹歌》了吧。

歌词是这样的:

断竹,

续竹。

飞土,

逐肉 

翻译一下:

砍断竹子,

作出弹弓

把土弹打出去

追逐那些动物。 

对此

学界主要有两种看法:

一是狩猎说

明显易见

二是守灵说

驱赶动物是为了保护亲人的遗骨。

那要是这样翻译呢?

砍断竹子

再把竹子拼接上

飞扬的尘土中

去追逐奔跑着的肉块 



第四十三个故事 失眠

不知道为什么

突然



失眠了。

心里也没有什么事情

就是睡不着

好热啊

有蚊子

口渴了

翻个身吧

好痒啊

昨天居然失眠了

不行啊

明天还有重要的工作啊

必须早起

不行

我今天必须睡着

我必须睡着

。。。。。。

必须睡着

必须睡着。。。必须睡着。。。

哎呀

都快两点了

快睡啊!快睡啊!


第四十四个故事 温度

很多动物种群的性别

会随着环境因素的改变而改变

比如有些爬行类和鱼类

温度适宜时

雄性比例就会随之上升

温度恶劣时

雌性比例就会上升

不知为何

人类种群的性别比例

亦会受到外界环境的影响

比如说

战争后,男性新生儿增多

那人类的性别比例会不会受温度影响呢?

是全球变暖吧?

突然觉得世界会变得美好呢!



第四十五个故事 细胞

为了取得蛋白结构

我需要通过培养细胞来获得足够量的蛋白质

我最近在养HEK293

HEK293

是一种癌化了的人类肾上皮细胞

这两天吧

细胞长得不太好

显微镜镜检

个小、聚团、分裂慢

不好,不好

估计是提不出蛋白了

又白干了

是感染支原体了吗?

还是感染了其他什么病毒?

就在我打开培养基

准备处理细胞时

突然想到这样一件事

能感染HEK293 的东西

也能感染我吧?



然而已经晚了





第四十六个故事 红丝带

野外实习的时候

常常会在荒无人烟的山上搜寻

为了防止迷路

每次遇到岔路口

都会在来的方向上

绑上一条红色的丝带

然而真的有用吗?

我常常会想到这样一种动物

悄悄地跟在我们身后

不出声、也不做出任何多余的动作

只是在我们看不见的时候

会偷偷地把红丝带解下来

绑在另一条路上

然后在那路的深处

茂盛的草丛里


等着我们的到来。



故事四十七 雨

初二的时候

认识了她

当时惊为天人

常常在下雨天等她

在学校里相会

等她的时候时间过得很慢

就用纸杯子接窗外的雨水

雨水打在屋檐上

雨水打在窗子上

雨水打倒纸杯里

她来了

我便将杯中的水倒掉

突然发现

水杯里有两条红色的蛆在游动

我把水倒掉

和她打着伞出去了

从此

但凡下雨天

我一定会打伞



第四十八故事 木耳 

娘,你知道乔达摩·悉达多吧,就是释迦摩尼。 


嗯 


据长阿含经《游行经》记载

是铁匠将栴檀树耳供奉给了佛陀,佛陀吃后便圆寂了。树耳,就是木耳。


然后呢? 


那个什么,在英语里木耳别称Judas-ear,Judas 就是犹大,十二门徒中出卖了耶稣之人。

我觉得吧,这东西过于污秽和不洁了

而且《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

我们应当尊重别人的宗教信仰。 


你说完了? 


说。。。说完了。 


好!二十多了,别挑食了。乖,别废话,把盘子里剩的木耳吃了吧! 




第四十九个故事 吃手

咀嚼

可以有效地缓解压力

所以有很多人习惯

反复咀嚼口香糖

或者在抑郁的时候大吃一顿

而我

则喜欢咬手

先是嗑指甲

把指甲长出的部分一条条咬下来

然后是

手指边上硬化的皮肤和倒刺

有时咬得深了

会流出红殷殷的血

好疼

可这疼痛却有一种莫名的畅快

一瞬间不再去想那些烦人的人和事了

没有压力

只有疼痛

于是咬得更深了

好想看看血管啊

好想看看神经啊

好想看看骨骼啊

。。。。

好舒服啊


第五十个故事 汉字

大概是在五岁吧

我第一次写字

写的是自己的名字

之后我又会写了很多字

在小学、在中学、甚至在大学

然而我真的会写汉字吗?

还只是照着印象把他”画“下来?


你有过这样的体验吗:

反复抄写一个汉字

五遍、十遍、百遍

甚至更多

你会渐渐地对笔下的东西

感到陌生、

感到恐惧

你觉得那个汉字的每个部分都仿佛在隐喻着什么


这时

不要停

也不要逃避

认真看着你所抄写的文字

你会发现

你根本不认识汉字




第五十一个故事 吃


不知道是怎么了

最近饮食上出了些问题

怎么说呢

是对一些不该吃的东西产生了吃的欲望

不不不

不是那种异食癖啦

准确的说

是想把那些东西吞下去‘的欲望

什么?

你问我吞和吃的区别?

咀嚼吗?

算了,解释不清,反正就是不一样啦

嗯。。。

比方说

灯泡

就是那种白炽灯泡

圆形的,比嘴稍微大一点点

听说放进去就拿不出了

好像试试啊

到底会怎样呢?

还有握紧的拳头、

还有用旧的手机

新生儿的头颅

笔记本的电源线

好想把他们塞到嘴里啊

好想啊

会怎么样呢?

还拿的出来吗?

会舒服吧?

(笑)





第五十二个故事 蜗牛(其一)

夜里

离开实验室

突然发现下雨了

走在弯弯曲曲的小路上

深一脚、浅一脚

不时飞溅上了泥泞的水

终于走到了较高的地面上

只听见

“啪”的一声

怕是

又踩死了一只蜗牛。

我喜欢下雨。



五十三个故事 蜗牛(其二)

很大程度上

寄生虫影响着这个世界。

有一种枪状肝吸虫

从羊粪中排出

被蜗牛进食后

经由蜗牛的粘液传染给蚂蚁

染病的蚂蚁

会爬上最近的草的尖端

直到被一只羊误食。


。。。。。。


走在雨夜里

不小心踩死了一只蜗牛,

并没有在意。

薯片掉在宿舍的地上

捡起来吃掉

也并没有在意,

只是变得开朗了起来


好想和人说话啊


好想和人握手啊

好想交一百个朋友啊。





第五十四个故事 显微镜下

说来可笑

作为一名生物系的学生

我居然害怕显微镜。

解剖啊、标本啊、昆虫啊都还好

唯独就是显微镜;

外形上倒是没有什么

它也不会突然跳起来吃了我,

而是害怕在显微镜下看到的东西。


怕看到一些不应当存在的存在,

怕看到细胞排成有意义的文字,

怕看到晶体露出诡异的表情,

怕看到幽暗处隐藏的另一个世界

怕看到我自己

在显微镜下

对着镜头微微地笑。


在显微镜刚发明的岁月里

人们是不相信在显微镜下所见的,

那是恶魔的欺骗,

是堕落的幻象。

而如今的我,

依旧害怕着


显微镜下。




第五十五个故事 宵夜

嘿,说的就是你

屏幕前的你,

你有吃宵夜的习惯吗?

熬夜读书时,

通宵游戏时

畅饮达旦时

胃排空了,肚子饿了

总要去找点吃的东西不是吗?

柜子里的泡面,

冰箱中的火腿肠

楼下大排档的烧烤;

什么都好,

吃得饱饱的,

才能安然入睡。

不是吗?



然而吃宵夜是极其不好的,

肥胖、肠胃异常和反酸;

什么?

你依旧觉得无所谓?




好吧,

你知道吗,

在你熟睡时,

张开嘴巴、毫无知觉、

散发出腐败食物的香气

这时

什么东西都可能顺着气味爬进去。



我的宿舍在厕所的对门。

有一个室友是我的老乡,

每天都要在睡前大吃一顿

否则就一定会饿得失眠。

于是他每天起床时

都会觉得肠胃撑得慌;

后来有一天他吐了,

吐出了很多东西,

泡面、炸串、火腿和饼干,

当然

也有一些还活着的东西,

黑色的、发亮的,

舞动着触角和足

挣扎着。





第五十六个故事 阅览室

每天做完实验

十一点左右

都会在楼下的阅览室里自习。

阅览室通宵开放,

阅览室里只有我一个人。

自习的时候

多半会带上一瓶水

就是那塑料瓶装的矿泉水。

看着书、上着网、查着资料

突然想去厕所了,

就暂时离开几分钟;

回来后,

一切照旧

打开水瓶,

喝上一口,

味道

却完全不对了。

吐了出来

突然回头

身后的柜子发出嗤嗤的声音。

之后

我一直在实验室自习



第五十七个故事 细胞(其二)

走进细胞间

打开摇床,

扑面而来了一股腐烂的臭味。

看着瓶子里的癌细胞

并没有什么异常。

3800rpm离心

等渗溶液重悬

液氮速冻,

突然觉得试管里的细胞

仿佛有着肌肉的纹理

镶嵌着神经的回路。

癌细胞可能再分化吗?

能长成一个个体吗?

如果能的话,他究竟是谁呢?

管他呢!

“估计是没有蛋白了”

我叹了口气

把他扔进了垃圾箱里


第五十八个故事 答案

到底有没有死后的世界呢?

人类究竟有没有灵魂?

21g?

还是生化反应的叠加?

阿赖耶识?

亦或是代谢的错觉?

困扰人类许久的问题,

宗教和道德的根源,

你知道答案在哪里、

你也知道获得答案最便捷的途径。



轻轻一跃、

回转的刀刃、

即可药片、

一个塑料袋、

一盆水。

不想知道答案吗?

不想试试吗?

(笑)






第五十九个故事 记忆



非常抱歉,

不过

您的记忆是靠不住的;

不,应该说是

人类的记忆是靠不住的



1998年的一份调查指出

在美国

40起冤假错案中

有36起是因证人错误指认所致


同年,

悉尼一位女性在家中被凌辱

案发时其家中电视是开着的

正在播放心理学家唐纳德·汤普森的直播讲座

于是两端记忆重合

该女性将凶手记忆成了汤普森先生

言之凿凿,


煞有其事





人类


总是渴求一个完整故事

渴望世界变成自己预期得样子

欲望、执念、恐惧


和逃避

记忆便一点点地扭曲了起来

尤其在面对一些超出理性的事物时


一些不合逻辑的事件时

更是如此。



好了,

现在我问你

你刚刚在干什么?

为什么心跳有些加快?

是不是觉得有些困倦?


你看到了什么?

还有



究竟是谁?







第六十个故事 羔羊



有这样一个故事

一位苏联的生物家在图书馆学习

时间已经很晚了

图书馆一直有闹鬼怪的传闻

时间更晚了

突然

一个怪物出现了

直立站着

牛的脚

细瘦扭曲的双腿

硕大的眼睛

露出牙龈的牙齿

狰狞着

说:

“我要吃了你”

生物学家却毫不惊慌

“偶蹄目是不吃肉的”

他说

原来鬼怪是朋友扮来吓人的。



有这样一天

我在自习室里学习

时间已经很晚了

自习室一直有闹鬼怪的传闻

时间更晚了

突然

一个怪物出现了

直立站着

羊的脚

细瘦扭曲的双腿

硕大的眼睛

露出牙龈的牙齿

微笑着

说:

“我要吃了你”

我便也毫不惊慌

“偶蹄目是不吃肉的”

我说

同时

它走向了我。



不对

我好像没有什么朋友呢。



六十一禁忌

我身边充斥着各种各样的禁忌

“不要用手指月亮,会被割耳朵的”

“吃饭前不要敲打餐具”

“吃饱就睡会变成牛”

“不要拿铁丝捅电门”


有些看上去可笑

有些看上去可悲

有些看上去则是莫名其妙的

那么

这些禁忌究竟是怎么起源的呢?



在文字和纸张流行之前

智慧便是口口相传的故事和传说

所谓所罗门的睿智

便是知晓所有的谚语


禁忌

也正是如此

诞生于实践之中

最为原始的知识

甚至是

早于理性的

最为本能的

知识


不试试用手指月亮吗?





呐呐呐,

以上就是今年夏天的故事。

希望能给您一丝凉意。


咱们有缘再会(鞠躬)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