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澜】赵处镇魂灯内的苦逼生活/经年,赵处终于没疯了(1/2下)


    任谁大晚上听到一声凄厉的嚎叫都会从梦中惊醒破口大骂的,当即就有离得近的地星人急急忙忙的往声源处赶去。

   还没走近,远远的就看见一个影影绰绰的白色影子在禁地之前飘荡。是眼花了吗?他抬手揉了揉眼睛,想着自己可能是出现了幻觉

   只是他放下手再看过去,这个模糊的白色影子居然越来越清晰,转瞬间就已经站在了自己面前。

   他咽了咽口水,完犊子,今天估计得交代在这里了

   还没等他跪下说出一大堆托词求饶,那个白影居然开口说话了,“诶,大兄弟,晚上好啊。”

   这人简直想哭出来了,兄弟,谁敢当你兄弟啊。

   心里这样想着,但脸上却挤出了一个勉强的笑,“晚…晚上好,”又紧张的咽了一口口水,“那…那个,我现在可以走了吗?再见!”

   不等那个白影回答,这人就迫不及待的转身,想要赶紧逃离这个诡异的地方,回去就好好做人,再也不晚上出来探查情况了。

   跑了几步,却感觉好似被某种东西勾住了,睁眼一看,自己居然都没有跑出一米的距离

   脑海里出现了一种可怕的猜想,惊得他浑身剧烈颤抖了一下,额头也渐渐冒出了冷汗。不敢回头,他面如死灰,开始磕磕绊绊语无伦次的求饶,

   “这…这位鬼大哥,我只是饭吃多出来消消食,并不是有心打扰你求求你放过我我日后一定给你立个牌位日日夜夜供奉你只要你肯放过我…”

   话还没说完,这人早已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了,到后来简直都快把自己从小到大做的坏事给抖落出来进行自我忏悔,就差没遁入空门求佛祖保佑了

   本来赵云澜还听得津津有味,只是后来这人越说越离谱,左一句鬼大哥右一句鬼大爷的,说得赵云澜笑容渐渐从脸上消失

   谁是你大哥!谁是你大爷!都看着奔四的人还有脸说出这些话吗!老子还是一个鲜嫩欲滴的有为青年好吗!

   赵云澜不禁磨了磨牙,这刺耳的声音在这样寂静的夜里更显得阴冷可怖,吓得那人终于支撑不住跪倒在了地上,膝盖与地面的碰撞声令人牙酸

   “啧啧啧,这位兄弟何必对我行此大礼啊。”赵云澜作势要扶起他

   虽然腿软但是这人依旧拖着身子离得赵云澜远远的,嘴里不停道歉,“别…别了,鬼大爷,人鬼…授受不亲。”

   赵云澜刚想着原谅他,谁承想这人往作死的路上不断前行,还踩油门加速了。

   人鬼授受不亲?谁想和你授受了啊?就你这脱水橘皮的脸,倒贴老子都得给你扔垃圾焚化炉里去

   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嘴角越拉越开,赵云澜冷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眼看着地上的人吓得都快厥过去了,这才收敛了表情

   “不要再喊我鬼大爷,不然就让你…”赵云澜诡异一笑,“我问你,这个通道为什么被封上了?”伸手指了指背后的封门。

   “好好,鬼大…大人,”差点又喊出鬼大爷,那人急忙捂住了嘴,止住了那三个字,“至于…那个封印,三…三年前就有了,在黑袍使和镇魂令主打败了囚于天柱的夜尊之后。为了两界的和平,就把通道给关闭了。”

   …三年前?

   原来自己已经在镇魂灯里待了三年啊,不知道沈巍会在哪里等着自己?…他们还记不记得自己?

   赵云澜幽幽的出了一会神,回过神来发现那人早已跑没影了。无奈的笑了一声,“这下,只能去找那个老头儿了。不知道三年过去,摄政官有没有换人当啊…”

   静谧的小巷里只听得喃喃碎语,“…如果换人了我不是还得自我介绍一番麻烦哪…不过要去上面也只能求助于他们了…”有路过的人隐约看见一个白色人影一晃而过,带着风声渐远了


   石砌的巍峨宫殿,灯火通明,隐隐可以看见小队整齐的队列在殿内巡逻,大气威严。

   一切还是一如往昔啊

   赵云澜站在地君殿门口,适时的感叹了一番,却忘了他此时的能量体状态。不一会儿就被围得结结实实的,赵云澜见此情形只是露出了一个苦笑,居然是这个样子去见故人

   再次进到地君殿,没想到已是三年后,如今还有什么是自己熟悉的呢?是这地君殿?还是…

   正在赵云澜思量间,一个苍老带着官腔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地星已有三年的安宁,如今又是哪个宵小敢在地君殿前闹事啊?”

   赵云澜微微一笑,原来还是故人,调笑道,“三年未见,摄政官大人可好?”

   摄政官刚进地君殿,就听到一个戏谑的熟悉嗓音。他抬眼看去,那人虽然已经是一个模糊的影子,但看那身形,分明就是,就是三年前已经生祭镇魂灯的赵云澜!

   他不禁有些激动,声音也略颤抖,“阁下…可,可是镇魂令主?”当下就脚步急促的走向那个人影。

   赵云澜听着那声音,不禁扩大了嘴角的笑意,慢慢转过身去,眼里映入了那个驼背的蓝色身影,还是一头卷曲的头发,不过倒是有了些许白发了

   就算是摄政官,也老了啊,只是自己还是当年的模样,不过早已物是人非了。

   不知沈巍现在怎么样?

   想起沈巍,赵云澜的思绪也带上了些许苦涩。他说过自己是龙城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三十多岁,本地人,单身,可是如今,他又是什么样子呢?是否还在龙城?

   摄政官快步走到了赵云澜跟前,却见那人神色里的怀念,眼神黯然,猜想他一定是想到了黑袍使,沈巍。

   只是他们两人…没有谁能活下来

   想到这里,摄政官也是满脸唏嘘。单是看赵云澜如今的状态,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从镇魂灯内出来的,不过想必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只是镇魂令主想尽办法都要出来,唯一的答案…

   摄政官在赵云澜眼前轻轻晃着手,“令主,魂兮归来~魂兮归来啊”

   赵云澜这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摄政官大人,我这次来主要是想找你帮忙的。”

   摄政官闻言倒是露出了一丝了然的笑意,他真诚的看向赵云澜,“令主不顾一切从镇魂灯里出来,现在又说要小老儿帮忙,想必也只是为了一个人吧?”

   赵云澜也不隐瞒,坦言道,“对,我是为了沈巍。摄政官大人,你可知道,沈巍他,不能入轮回的事吗?”

   摄政官叹了一口气,无奈的点了点头,“古书上确有记载,不过我一直以为是假的,毕竟是人就能轮回转世,不过黑袍使…”

   话没有说下去,赵云澜也已心知肚明,他摆摆手,语气涩然,“我早该知道他只是瞒着我,不过看来,他做的挺成功,我的确是最后知道的人。”

   不等摄政官安慰,赵云澜就收敛了脸上的伤悲,正色道,“我这次冒险出来,就是为了找到沈巍。希望摄政官大人你一定要帮忙,赵云澜将感激不尽。”说着便向摄政官弯下腰去。

   摄政官哪能看着眼前这人给自己行礼,这人可是牺牲了自己给地星带来了光明,是整个地星的大恩人。

   他连忙伸手阻止了赵云澜,“令主这是哪里的话,当年要不是你和黑袍使…我们哪还会有如今的太平日子?只是不知道令主想让小老儿帮什么忙?”

   赵云澜也不多赘言,直言道,“我想去海星,只是通道被封,我过不去,所以来找摄政官帮忙。另外,沈巍的共工长刀可在地星?”

   “通道被封,任何人都不能去往海星,只是令主别急,地君殿有一轮转器可以送令主上去。至于黑袍使的共工长刀,正在地君殿的收藏室内,令主可是要用?”

   赵云澜低低的应了一声,“嗯,我必须要去一趟海星。那把共工长刀,可以给我吗?”眼睛定定的看着摄政官。

   被赵云澜眼中的坚定给震撼,摄政官连连点头,“当然当然。令主,可是现在就走?”

   “嗯,越快越好。我的时间不多了。”赵云澜面色有些冷硬。

   摄政官听了此话,便带着赵云澜先去了收藏室,取出了一个楠木盒子,递给他,“令主,这里面便是黑袍大人的共工长刀。”

   赵云澜感觉这盒子放到手上沉甸甸的,伸手打开盒子一看,入眼的是一把古朴沉着的黑色长刀,就像那个光芒内敛的人,不争不躁,万般心事藏于心,直到最后也没有对自己说出来。

   沈巍啊…

   如今我也只能看着你的刀怀念你了

   一旁的摄政官看着赵云澜又陷入了回忆,只好出声提醒,“令主,时间不多了,您不还有急事要办?”

   赵云澜拿起刀,对着摄政官感激的笑了一下,“多谢摄政官大人提醒,接下来就拜托您了。”

   “哪里哪里,令主说的这是哪里话,小老儿也只是略尽绵薄之力罢了。以前之事是小老儿对不起令主啊。”摄政官说着便要作揖道歉。

   赵云澜眼眸深深的看着他,“以前的事就不用再说了,更何况,重要的是以后了。”

   摄政官看着这个突然变得深沉的男人,心里感叹,终于,一切还是变了

   只是,他能不能如愿找到黑袍大人,全看天意了


   摄政官教着赵云澜坐上转轮器,最后看了一眼,“令主,这可能就是你我的最后一面了。当年的事虽然已经过去,但是小老儿我依旧后悔。对不起,镇魂令主。我也对不起黑袍大人。”  

   赵云澜在转轮器内看见摄政官对着自己深深的弯下了腰,嘴角挑起了一丝温暖的弧度,“摄政官,其实我和沈巍根本就没有怪过你。毕竟当初是你,放了我和沈巍。”

   声音有些低沉,“我和沈巍,其实都很感谢你。”

   摄政官听了,作揖的手微微颤抖,眼中竟是含了泪,心中思绪万千,最后也只是道了一句,“令主,希望你能如愿找到黑袍大人。”

   赵云澜一愣,看向他,认真的回答,“借你吉言。”说完便消失在了摄政官的眼前。

   沈巍,我一定会找到你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