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英乙女/东玄设定】落花情,缘尽缘起·壹

*我的英雄学院乙女向注意,女主有名字。

*ooc预警

*本文为绿谷出久主场。

*絮絮叨叨挺多,这儿没补过漫画劳见谅,有私设剧情

*文中具体世界观等纯属想象√有bug请适当忽略。

*每一篇都是单独线路同一世界观但不重复世界线。







绿谷出久·莫寻风,花随风谢


【弟子—继承人—天下第一】




你姓叶名遥,字瑾瑶。但不知为何你身边的好友总是称呼你为“逍遥”。

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是你唯二的,算得上竹马的两位公子——尽管爆豪胜己更像是一位暴徒。

你更愿意接近绿谷出久,因为看起来你们两个更像同一种人,而爆豪胜己就像是传说中别人家的孩子。

你因为拥有强大的治愈个性,用武反而容易使身体超负荷,所以攻击力等于零;绿谷出久虽然从无个性变成了一种伤害极高的个性,但是对于自身的伤害特别大。

而爆豪胜己在使用个性娴熟的情况下几乎可以说攻守兼备。

你及笄那天,你执意随着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入了天下武馆拜师学艺。

武馆里你即是外门弟子也是兼职医师,而你接待过最多的病人就是你的竹马——绿谷出久这个完全不让人省心的家伙。说实在的每次你看见他或跌跌撞撞或颤颤巍巍有时甚至是被人抬到你面前的时候,你的第一反应竟是想要指责他的不小心。

绿谷出久自己也怪不好意思,毕竟谁乐意被自己的青梅看见自己一副狼狈样还得费对方担心,可是他不来你更放心不下。

你知绿谷断不会因为自己的个性对自己的威胁性放弃自小想要成为一代英雄豪杰向那个人看齐的梦想,所以你也无奈随他去,让相泽师父把教训送给绿谷出久。

说来也奇怪,绿谷出久对旁人对你的“逍遥哥”这个称呼颇为不满。


“就好像瑾瑶你永远都拉不住,只会在江湖中漂泊一样。”


绿谷出久对这个称呼的评价特别深奥,你也听不明言下之意,只好陪笑着说自己一直都在,哪知等你理解后得来的却是刻骨铭心的痛。


不知从何时起,武馆里渐渐地有人开始嚼舌根说你同绿谷出久是一对儿,甚至有人深信不疑。你那时正好遇见同门的女弟子在讨论这件事——你不太记得是谁,因为你一向记不清别人的姓名,你忍不住开口问了原因。


“因为逍遥哥你一直和绿谷师兄待在一起啊!”


你无法理解他们的思维,在你看来,与绿谷出久一起行动或者主动过去帮他治疗早已成为了习惯,况且作为要好的发小这不是极为正常的事情吗?

为此你也跑去询问了绿谷出久的想法。

可他只是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来。


“瑾,瑾瑶……这件事情我,我觉得……”


绿谷出久双手攥紧著衣袍的下摆,涨红着脸似乎想要极力表达着什么,但是每次说到关键时候又吞了回去,然后再次从头吐出来。

你一向不是个特别耐心的人,除了在治疗这件事上。于是你催促了绿谷出久几声,完全忽视了对方额头越来越多的汗水。


“我!我在想!我们不如在一块儿吧,瑾瑶!”


他被你突然的催促吓了一跳,随后颇为诚实的展开嗓子喊了这么一句出来,红着脸深深地低着头。

你一愣,你想了无数种解决的方法唯独没有想到绿谷出久会有这般发言,一时间你也不知是答应好还是不答应好。

良久的沉默在两人之间弥漫开来。

他见你不回话又是一副思考样,再次大胆地询问了一遍。


“拜,拜托了!瑾瑶!请答应我吧!啊……当然,不,不同意的话也没有关系,我、我、我是不会强迫你的。”


说罢他抬起了双手合十时微低的头颅。

你看着他面颊上的红晕,突然理解了在他面前那不断加速的心跳,你抬起右手轻轻按上胸口。

绿谷出久可不知道你此时的恍然大悟和思想斗争,见你捂着心口不说话,还以为自己突如其来的言论吓着了你,连忙手舞足蹈的表示不立刻回复真的没关系。

你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绿谷出久见你这般,失落地打算先行离开,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一股拉力从他的袖口传来,硬生生被此停住脚步。

刹那间,星光从绿谷出久的眼眸中绽放开来。


“瑾瑶你……!”


绿谷出久不知道为何突然有了一种自己一定会收获好消息的预感——当然这份预感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


“绿…不,出久,刚刚的那段话,我同意了哦。余生,多指教。”


你笑看着绿谷出久,一愣一愣地转过身,然后他的身形迅速在你面前放大。


绿谷出久毫不犹豫的抱紧了你。


你比他矮半个头,但是他弯腰的动作让你正好可以将下巴搁在他渐渐厚实的肩膀上。


太好了……


宛如劫后余生的三个字被绿谷出久贴在你耳边轻声念出,有力的双臂紧紧搂住你的腰身像是怕你突然逃开或者反悔似的。

见他这般你心中那小小的恶劣升腾而起,在他耳边轻声笑出声音,玩笑着说他这时怎么不像刚刚那般害羞。

绿谷出久仿佛这时才意识到两人之间亲密的举动,桃红色瞬间涨满了整个脑袋,头顶都快出现肉眼可见的白烟。他迅速放开你蹿到一边双手抱头嘴里不断碎碎念。

“我居然抱了瑾瑶我居然抱了瑾瑶我居然抱了瑾瑶没问过她就做出这种亲密动作会不会生气啊但是瑾瑶的身子好柔软啊身上也有一股莲花香气唔啊啊啊……”

你好笑地看着他一边担忧一边害羞,这次轮到你主动环住了他的腰轻轻安抚他过于紧张的神经。








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从入天下武馆到拜入雄英门,从确定关系到谈婚论嫁,从接受指导到独当一面,从追逐象征到……继承象征。


也许是真的信得过你的为人,绿谷出久将要代替隐退的欧鲁迈特去继承正义的象征这个所谓社会的支柱的名号,被从旁隐晦的透露给你了一些情况。

你必须帮忙守住这个秘密,以及这个秘密本身——绿谷出久。

魔教组织敌联盟虽然因为欧鲁迈特受到重创但是卷土而来也是指日可待。

林间合宿的修行时所发生的事件已经让绿谷出久被迫改变战斗方式,虽然这也是一种能力的发展,但是你站在一个爱着绿谷出久的人以及他的未婚对象,你一时间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你不愿看着绿谷出久肩上的责任越来越重也不愿再看着他继续步入险境


——但是这是他的选择,你应该接受并且必须尊重。


绿谷出久从来不是一个会被危险以及艰难所以困住脚步的人。

就如同在这世界各个角落肆意游荡的清风,可以微风抚柳也可以攻破顽石。


这条路上的关卡并不简单,但你决定坚定地陪他走到最后。


逍遥之人,怎么会跟不上如风之客?






结果是你全部都想错了。


你在战场上的劣势完完全全的被暴露在敌联盟的面前。面对剧烈且时而集中的攻击你几乎难以撑过片刻,若不是你自己的强大治愈类个性,你恐怕是早就死在了这狂轰乱炸中。

你听见同门的兄弟姐妹再不断高喊着你的名字。


“逍遥哥!你快躲过来!”

“叶瑶!不要强撑啊!让我们来顶住没关系的!”

“叶瑾瑶!不要冲动!你不是战斗类的,不要任性!”

“混蛋叶逍遥你不要命了!给老子滚后面去!”


你几乎能一个个分辨清楚是哪一个人喊得哪一句话。

你独独没有听见他的,因为他被敌首死死缠住无法分心。

但是你不能退。

没有人看见你用透明细线缠在绿谷出久的身上悄悄传输着能够治愈的能量,虽然微弱到无法疗伤,但是能够勉强提供给绿谷出久一定的体力。

你只能用这个冒险的方式,只属于你的方式去守护他,守护大家未来的支柱。

你不愿看他一人支撑来自敌首的压力。

就如同你执意要随他入这本不适合你的雄英。



周围一点一点安静下来‍‍了。

眼前也一点一点模糊了。

你知道是时候了



你撤销了所有加持在你自己身上的个性,强撑着浑身上下几乎所有器官传来的剧痛,你只能咬住牙关或是下唇忍住不去痛呼不让自己昏厥。

你终于挪到了你面前判断出来的绿谷出久的落地点,接住他,垫在他身后一起被撞到墙壁上,然后伸手拥抱住了绿谷出久。




绿谷出久成功的撑过了这场战争,甚至和大家一起击退了他们,换来了一段较长的缓冲休整时间,给对方,也给己方。

可是你没有遵守你的诺言,你没有撑过这一场劫难。

有人说,你的牺牲是任性的代价;有人说,你的行动是真情的体现;有人说,你的壮烈是英雄的本色。

绿谷出久知道其实这些人都没有说对。

这是你的失约和你的守护,也是你被抓住又不被抓住的证明。


战场上,你抱住他上一瞬间,你突然严重透支自己的个性导致你本来就不旺盛的生命力更加虚弱,再加上你被冲撞导致的内脏破裂,你的死亡似乎在那时早已定局


——可是这些换来了绿谷出久恢复了八成近九成的伤势。



比死/亡更大的代价是,绿谷出久恢复的瞬间,你的肌肤、血肉、骨骼,一瞬间分崩离析。宛如一滩被有色薄膜包裹的烂肉泥。

你竟是连全尸都保不住。


那时,绿谷出久几乎是一瞬间明白你为此付出一切的原因,并且迅速攻上眼前的敌人,像是完全把你的死抛在脑后一般。

可他的呐喊是如此声嘶力竭,泪腺是如此无法控制。



结束一切后,他蹒跚着走到你的尸首旁,喃喃着他做到了,没有辜负你。

他笑的弧度是那样美丽,却像是世上最凄凉的哭泣。

他最终晕倒在你的身旁,手掌中紧握着早已残破不堪的,你出发前递给他的自制御守——带着若有若无的熟悉莲香。



只有绿谷出久一个人知道,你离开人世的前一秒所对他说的话



——一直走下去,逍遥于飓风中的雄鹰。







是谁抓住了谁,谁又溜走了谁的身边,谁又环绕在谁的周围,谁又没被谁抓住。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