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邪秋 【同人文 主SNH48-戴萌与SNH48-莫寒】


第三章:诡异洞穴

一觉醒来,已经是临近中午时分,莫寒睁开惺忪的双眼,只见窗外站满了村民交头接耳着,像是在迎接什么大人物一样。

“怎么回事?”莫寒心生疑惑,提了皮箱走出房间,金友彪蹲在地上,周围七八个人围在一起抽烟,一看莫寒走了出来,立马把烟蒂丢在地上用脚踩灭,站起身小跑过来道:“姑娘,你醒了啊。”

“金村长,这是怎么了?难道金大庄又犯病了?”

“没没没,这大庄啊一般都是半个月发一次疯,昨晚让你给整的安分了,这几天应该会消停的多,不过姑娘啊,你说这大庄得的是啥病啊?俺们村山高路远,而且前面的大山很古怪,没有医生敢来这里。附近的几个村子的郎中,先生,俺们这些年都请了个遍,每个人看到大庄掉头就跑。这你昨晚那一手,真绝了,比啥先生都厉害。”

“见笑见笑,对了金村长,这金大庄出这档子事有几年了?是因为什么事情,你们知道吗?”

“有三年了吧,这事还要从那鬼洞窟说起,三年前啊,政府的啥书记来到这里说是给俺们村修路。俺们没多想就答应了,村里和附近几个村的乡壮每天爬山到对面山下浇水泥路。大庄就在里面,有一天突然下大雨,连着下了好几天,山里莫名其妙冲出了一个大洞穴。大庄那次赶路回来碰上大雨,跟着几个兄弟一起进了那个洞穴躲雨。结果回来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原本还好就是会说说胡话,有些时候会发高烧,这几年来越来越厉害,每天就是吃点咸菜喝点水,身子一天比一天瘦。平常连块石头都拿不动,一发疯你也看到了,百十斤的汉子提在手里都跟纸一样。俺们一开始以为他是撞邪了,请村里和附近村里的先生来看,每个先生被他一闹差点都吓得半死,有人说这是精神病,俺们就想去请市里的大夫来看看。但是这大山自从那次大雨之后就变得古怪无比,总是能听见谁在路上哭,就是看不到人。大半夜的赶在山路上,能看到扎堆扎堆的小白珠,一伸手就又没了,有几个年轻人趁夜赶路去市里就再也没回来过。从那之后没人敢再走这座山,政府修路的工程也因为这事给耽搁了下来。”

“哦,原来是这样。那么问题就是出在那个洞窟里了。”莫寒略有所思的点点头,脑子里开始转动起来。一般来说撞邪被称为“阳溺”或“活漦”,常见的有三种原因引起,一、人魂附体,二、**修仙借体,三、山河之脉夺体,前两者是“阳溺”,最后一种是“活漦”。这金大庄看起来不像是山河之脉夺体,而且根据村里人说这人总会无故说胡话,这种情况只有第一种原因才会发生,也就是说昨晚上看的黑气并不是修仙的**附身在他的身上,而是鬼魂附在他的体内。出现鬼魂附体的可能虽然有很多种,但结合金大庄之前的事情来判断,只有两种比较可能的原因,第一是金大庄在洞窟里因为阴气太重而被里面的鬼魂附体,第二种则是洞窟里面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让金大庄碰了,导致鬼魂附体。总之不管是哪种可能,所有的问题矛头都指向了那个奇怪的洞窟。

“金村长,能不能带我去看看那个洞窟。”

“啥!啥!你要去看那洞窟,唉不行不行,那地方怪着嘞。你一个姑娘家去那可保不准要出啥事,俺不能带你去,这是坑你啊。”

“金村长,你放心,我敢说这话,自然有我的分寸。你只管带我去,保准不会出事,运气好的话,还能救金大庄一命。”

“这。。姑娘你可要想好啊。绝不是俺们几个吓唬你,那地方真的不是好地方。”

“放心吧,前面带路。”看到莫寒坚持,金友彪等人也不好再说什么,兴许人家真的就跟自己想的一样是个活神仙。别看人家年纪轻,保不准是啥大仙徒弟,这要是顺着她意思来,金大庄的病就有救了,那金山村以后可就太平了。出于这个考虑,金友彪带着几个壮汉,领着莫寒走进深山里。走了大约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众人来到一处洞口前,刚刚踏足洞口十步远的路程,莫寒就感到了一阵阵凉意,看看天上太阳高照。现在又是夏季,几步外是高温如炉,这里确实凉风习习如同深秋一般,可见这地方阴气十分重。

“你们先回村去吧,留在这里反而无益。”

“这。。。成,那俺们先回去了,姑娘你也注意着点,有啥不对赶紧回来。俺们走”金友彪是千不甘,万不愿的来到这里,一听能先回去,屁颠屁颠的带着人跑了。莫寒把皮箱放了下来,取出阴阳眼镜,面前黑乎乎的一团庞大的黑气,覆盖住了整个洞口。罗盘也在不断地旋转着,看起来里面有许多的东西。

“嗯,果然有古怪,且进去看看。”莫寒画了一张活符,又画了一张五心符贴在身上。(五心符,是专门在人刚刚被恶鬼冲体的时候使用的符,茅山术认为,之所以人被恶鬼冲体后会语无伦次六亲不认,是被鬼气冲了心脉,古代人认为人是用“心”思考的,所以心脉被恶鬼控制,自然神志不清。但恶鬼冲心脉需要一定的时间,依人的体质与恶鬼的怨气不同,这个时间也不同。而五心符的功效就是迷惑恶鬼,让恶鬼察觉此人有五颗心,以此拖延鬼气冲心的时间,为茅山术士进一步的施术创造机会。)随后又将虎牙镇魂尺拿在手里,打开一盏头灯,带在额头上。摘下眼镜往洞窟里面走去。

这个山洞像是一个溶洞,里面越走越宽敞,但越往深处走越不对劲。起初还是一切正常,经过一个三岔路口之后,莫寒走了右边这条路,再接着走下去,只见洞两边不时有三三两两的古代人被嵌在了墙里。由于溶洞的湿润环境与强烈的阴气,这些人腐烂都不十分严重。但最怪的就是有几个墙上的槽中的尸体腐烂严重,而且铁条也断了,尸体侧躺在槽中,像是被拖出来过。不知道是从前就这样子还是被后来的人所破坏的。看着这些东西,莫寒头皮一阵阵的发麻,胸口也开始闷了起来,小腹翻江倒海,最后硬是没忍住,扶住石壁呕吐了起来。

“这是什么玩意啊?”吐过了一阵,莫寒舒服了一些,抹抹嘴借着灯光继续看着两侧的死尸,在黑暗与阴森之中,恐惧和疑惑爬上心头。最后莫寒翻开了茅山秘志想从里面寻找出关于眼前这种情况的蛛丝马迹,半晌才抬起头不确定道:“这该不会是。。。。囚殉吧?”(囚殉,是宿魂法的一种,相传起于隋朝,虽说厉害,但由于其工程量不亚于修机关,所以很少有人用此方法守墓,在宿魂法的应用记载中仅属昙花一现。囚殉的方法,是将墙上凿出一个个的人形的凹槽,然后把活人捆起来嵌到凹槽里,凹槽要比嵌进去的人小一号,所以人被活活嵌进去是十分痛苦的,镶嵌完毕后,凹槽外面用铁条钉上,然后就不管了,可以说缺德到了极点,如果天道轮回的话,这帮动手的人来世想做人是不可能的。而这些在挤压与饥饿中死去的人俗称“阗鬼”,是最难缠的恶鬼之一。)

“我的天啊,这地方竟然会有囚殉,这里到底是阎王殿还是奈何桥啊,怪事一件接一件。山里多鬼也就算了,村里有人撞客也可以理解,这难得一见的囚殉怎么都出现在这里。等等!囚殉代表着这里以前肯定有人下葬,难不成,这个洞窟其实就是墓穴?而金大庄是被这些囚殉而死的冤魂附体才变成那样的?”

“呜”一声阴森的低吟,莫寒的脖颈布满了鸡皮疙瘩,猛地回头,黑暗之中一个白影飘过。头灯不断地探照没有发现一丝古怪的地方。莫寒只当是自己太过紧张没有在意,背后又是一阵低吟,回头之时,面前确确实实的飘过几个白影,看形貌像是人影,但是看不清容貌,随后消失的无影无踪。正在莫寒不断捕捉面前白影究竟何去何从的时候,胸口的活符突然轰的一声,燃烧了起来。。。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