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莺与杀死玫瑰(李帝努)(60)


       贝秘书推开门, 晃了晃快递:“你买什么了?”


  米乐大学的时候有网购的爱好,经常在网上买些奇怪的东西。不过工作之后, 这个爱好就逐渐销声匿迹。


  “什么东西?我没买。”


  贝秘书道:“那就是别人寄给你了。你最近有和谁走得比较近吗?我看地址是个偏远地方的火车站,你什么时候会……”


  话说到这里,两个人交换了一下视线, 贝秘书的神情突然严肃下来。


  他缓缓放下手中的快递, 二人迅速与快递保持了一个很恰当的距离。


  米乐作为独生女,家大业大,又是圈内数一数二的豪门独生女, 从小到大,收到的恐吓, 遭到的绑架经历的不少。


  她之前在国内读书,小学没读完, 就被绑了两次。


  一次是跟米爸有过节的一个黑道上混的大哥, 此事用钱摆平了。米乐第一次遭遇绑架,按道理说应该十分害怕才对,但是她年纪太小, 还品尝不出什么害怕的意思来,黑道的大哥就把她人给放了。


  第二次绑架是遇到了人贩子, 米乐这会儿已经小学毕业, 散打也学了三年多,小有成就。虽然还是个小孩, 不过她运气好, 对家几个人贩子都是瘪三, 长得贼眉鼠眼,瘦瘦小小,一看就不是很能打。


  米乐略施小计,把这两个人贩子耍得团团转,最后也没出什么大事。


  除了严重到绑架的程度之外,还有一些小事情。比如就是给她匿名的邮件,快递等。当然快递里面自然不会是什么好东西,好一点的就是写淫。秽色情图片和碟子,坏一点可能就是死老鼠、死乌鸦等等。


  眼前这个快递,就是众多快递中,奇怪的一种。


  米乐双手抱臂,站在办公桌后面,指挥贝秘书:“你去。”


  贝秘书说:“我记得。应聘工作的时候,似乎没有保镖这个职能。”


  米乐说:“你的合同上买了人身保险的。放心,你去。”


  贝秘书无奈的看了她一眼。


  米乐道:“不会是炸。弹。按照我国国情来看,目前研制不出这么小的炸。弹。”


  贝秘书上前,又拿起快递,说道:“那恐怕就是色情读物了。”


  米乐笑了声:“如果是这个,就当年终奖提前发给你了。”


  贝秘书拆开快递,一枚小小的SD卡躺在中间。


  米乐疑惑了一瞬:“内存卡?”


  贝秘书尚有兴趣开玩笑,道:“恐怕是好几个G的读物了。我原以为会是一些情趣照片,或者是性骚扰。看来这回对方开大了。”


  米乐拿过卡片,想了想,接入了贝秘书的电脑。


  贝秘书:……


  米乐理所当然,冷着一张脸:“我怕有病毒。你知道,我电脑里的东西很珍贵的。”


  内存卡接入之后,二人发现,里面并不是什么性骚扰图片,而是一大堆中年男人和女人的照片。


  贝秘书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在电脑上用手滑了一阵子,郁闷了:“这都是什么东西啊?”


  随便挑一张点开来看,都是极其无趣的照片。


  “发错了吗?这男人是谁?”


  米乐盯了一会儿,发现照片里的建筑十分眼熟。


  再思考片刻,她恍然大悟:“我认识这个男人。”


  贝秘书看了一眼电脑上平平无奇的男人,甚至穿着打扮还有几分寒酸,无语凝噎:“你来真的?你上哪儿去认识这种人?”


  米乐道:“他是李帝努学校的老师。教隔壁班的,我记起来了——是左亦枫。”


  贝秘书一头雾水。


  米乐连忙挤开贝秘书,将文件滑到了最下面,心道:奇怪,这个左亦枫不是跑了吗?邬水苏这小子又哄我?不过,他跑了就跑了,把他的照片寄给我干什么,以供瞻仰?


  必然不是的。


  米乐立刻反应过来,内存卡里面一定还有其他东西。


  果然,滑到最后,一段五十八秒的视频出现在眼前。


  整个文件中只有这一段视频,所以它的存在十分突兀。


  米乐不做多想,立刻点开,视频缓缓播放。


  最开始,镜头摇晃的很厉害。


  贝秘书跟米乐凝神一看,发现这一段视频是偷拍的。


  先是后置摄像头拍了一辆车,再是前置摄像头转换,拍照的人一定很慌乱,转换的时候手抖得厉害,三番两次拿不稳相机。


  左亦枫的脑门出现了几次在镜头中,证明此刻拿着相机的是他本人。


  贝秘书说道:“这什么东西?”


  米乐没说话。


  贝秘书又说:“他在偷拍什么东西?”


  米乐拧着眉头:“窗户里的东西。房间里有人。”


  话音刚落,视频中,突然传出一阵女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贝秘书悚然一惊,米乐暂停了视频。


  画面因为抖成了筛子,有些模糊,但是暂停之后,还是可以辨认出,这个屋子里正在进行一场凶杀案。


  贝秘书看向米乐,米乐冷静道:“再看看。”


  女人的惨叫声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就熄灭下去。


  透过窗户,米乐大概可以数出,屋中一共有四个人。


  杀害女人的两个,按住女人的算一个,拿刀的算一个。


  剩下还有两个人,一个站着,一个坐着。


  站着的人穿着西装,气质不错,看起来非富即贵。


  坐着的人被窗户挡住了,只能看见下半身。


  女人死后,四个人先走了两个。


  镜头这个时候又是一阵剧烈晃动,应该是左亦枫怕自己被发现,连滚带爬的往房子的背面跑。


  出来的两人一前一后上车。


  黑西装毕恭毕敬的打开车门,等着先前坐在屋子里的人先上。


  上车之前,那男人侧过头,往回看了一眼。


  米乐见到这个男人的脸,当即如苍雷灌体,惊了一跳。


  贝秘书则是叫出声来:“邬丞!”


  他指着这个视频:“这、我——米乐,这是什么东西?”


  米乐仔仔细细看了几遍,说道:“如你所见,这是个杀人视频。”


  她翻到下面的时间,正是不久前的日期。


  米乐心中立刻跟邬水苏说得话对应上了。


  贝秘书还在吃惊中,他一个五讲四美的好青年,恐怕是头一回看到这么直观血腥的画面。尽管,贝秘书确实听过,米乐这个圈子的人,有些为了工程和企业,会有见不得光的事情。


  但是他一踏入社会就是在时代国际工作,后来米乐回国,他就直接跟着米乐干。


  米乐此人又是出了名的干净,贝秘书因此没有机会亲眼见到这些阴暗的事。


  他问道:“邬丞……这个是什么地方?”


  米乐答:“长水镇开发区。就是他跟我们竞标的那块土地。”


  贝秘书:“他杀人了。”


  米乐:“如果视频没有经过处理的话,那么你的话就是正确的。”


  贝秘书被这么一吓,脑子里转不过弯来,问道:“为什么杀人?为什么又自己亲自去?”


  米乐:“说明这件事情非常重要,重要的他必须亲自来看一看此人有没有死才行。”


  贝秘书转过头看着米乐。


  米乐道:“左亦枫因为不肯拆迁的缘故,被邬丞给盯上了。他这一招走得不怎么明智,让把柄落到了人的手中。不过,现在这个把柄到了我手里,我要他不死也得脱层皮。”


  贝秘书道:“那我们把它交给公安局?”


  米乐:“不行。S市的公安局有他的人,把这个东西给公安局,就等于送到他手里了。”


  她道:“你现在把这个内存卡里面的视频拷贝下来,以邬丞的能力,很快就能查到SD卡在我手里。这东西既然是寄过来的,就说明我不是唯一的持有者。为了确保安全,拷贝下视频之后,联系各个媒体,以及能联系到的所有公安法院的社交账号,在每个社交网站上面都放置一份。一旦我超过两天没有出现在你的面前,直接把视频公布出去。”


  贝秘书听她说完这些话,突然反应过来:“你要搅这趟浑水?!”


  米乐道:“这怎么能是我要去搅。第一,视频是别人寄给我的,分明是有人拉我下水。我无论搅与不搅,都已经牵扯到这里面来了。你觉得我说我没看过,邬丞会信吗?”


  “第二,我跟邬丞有私人恩怨,只许他整我,不许我反将一军吗?”


  “最后,于公,杀人犯法,他做出这种事情,被抓是活该。我一个人民群众,见义勇为而已。”


  贝秘书听完,笑了一声:“米乐。你还是跟伯父伯母商量一下比较好。”


  米乐道:“有什么好商量的,我心里有底。”


  贝秘书看着米乐,自己的心里却没底了。

  

  长水镇旧教堂,邬水苏立刻推断出左亦枫把SD卡寄给了谁。


  他站起来,揪着左亦枫的领子,问道:“除了给米乐,你还寄给了谁?!”


  左亦枫被他吓了一跳,道:“当、当然是寄给你。我就寄了两份……”


  邬水苏愣了一下,猛地吼道:“你有病吗!你自己跑回来不能亲自给我吗?你寄给我干什么?”


  左亦枫开口:“快递是从火车站自动发出的,我……我又不知道。”


  张元却道:“阿水,他寄给你,填得是什么地址?”


  邬水苏在长水镇没有具体的住址,有时候就在警局睡,大部分时间都蹭在燕子的房子里睡一晚上。


  左亦枫要寄给邬水苏,唯一的地址就是福利院。


  他的瞳孔瞬间缩小了一圈。


  张元道:“左亦枫从火车站到这里已经过了一天了,如果有心的话,现在估计已经调查出来SD卡的去向了。米乐在时代国际倒没什么问题,水苏,你现在最好去看一眼燕子。”


  她一个盲女,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当真是只有等死的份。


  左亦枫完全听不懂两个人在说什么,邬水苏却是已经往门口跑了。


  张元道:“先把燕子带出来。近段时间不要住在福利院,跟着你住。”


  邬水苏道:“看住左亦枫。”


  说完,人就消失在了旧教堂外面的马路上。


  福利院因为是旧教堂赞助的缘故,距离旧教堂的距离也不远。


  跑过去大概只要五分钟左右。


  送快递的压低了帽子,从车上下来,推着一车子快递往福利院里面走。


  保安抬头看了一眼,只见是快递,就没有多拦,进去时还问了一句:“怎么今天不是小王来送?”


  快递员笑了一声:“他今天请假,我是他同事,来代班一天。”


  保安道:“那辛苦了。你知道放哪儿吧。”


  快递员点头:“知道。”


  中午十二点多一刻,哄完了孩子们睡觉,燕子从教室里出来,撑着盲杖往快递收发室走。


  早上陈老师一个人拿了四五分快递,她平时都顺手帮燕子带一份,只可惜今天力不从心。到了教室的时候,陈老师提醒了一句,说燕子有一份快递还放在收发室。


  燕子没买过什么东西,仔细一想,便知道,大概是邬水苏的。


  她等到中午过后才慢吞吞的往收发室走。


  根据自己的记忆,燕子摸索道自己的快递箱子。


  大家照顾她,所以她的箱子在最边上,最好找。


  燕子从里面摸出了一份薄薄的文件,放在手里颠了颠,暂且分辨不出什么。


  她撑着盲杖转身,正好撞见了前来快递室的快递员。


  快递员看到她一个瞎子,也没介意,直接礼貌的开口询问:“请问邬水苏是住在这里的吗?有一个快递需要他本人签收。”


  燕子听闻,顿了一下,道:“他不在。有什么快递我签收是一样的。”


  快递员这才看了她一眼,同时,目光向下,看到了燕子手中的快递。


  他愣了一下,随即轻笑一声,从口袋中摸出了一把巴掌大的小刀。


  “好的,没问题。那请您签收一下。”


  燕子刚放下盲杖,忽然,背后就传来了邬水苏的声音:“燕子!”


  快递员神情一变,猛地拿刀对着燕子就是一顿砍,好在邬水苏来得及时,那人又全心全意的顾着抢快递,刀落下来,落空了一处,下一刻,燕子已经被邬水苏抱在了怀中。


  她双目失明,面对这种环境本就极度惊恐,尖叫了一声之后,凭借直觉,死死抓住了邬水苏的手臂。


  快递员抢了快递,没补刀,直接朝着马路上拔足狂奔。


  保安听见动静过来,邬水苏连忙将燕子交到他手上:“看好我朋友!”


  一说完,他就如同离了弦的箭,追了出去。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