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 二十一 (上)夜莺与玫瑰】你只要摘下玫瑰就好,黑夜交给我(张艺兴×素人女主

现在要做的事情,第一就是回家见各自的父母亲人,第二就是告诉张艺兴的粉丝贝壳。这对于张艺兴来说是很重要的事,因为过去的十几年,他们都是最爱他的人,是他很重要的动力来源。

事情发展到这里,摆在张艺兴和林婧面前的他们俩之间所有内部问题都解决完了——他们无比坚定地确信彼此的真心,那些思绪里的所有枝枝叉叉也都变得统一而清晰。

可这两件事,各自有各自的不容易。无论对林婧的家人还是张艺兴的家人,是否接受和喜欢他们的结合都存在未知。而对于跟粉丝的交代,就复杂了很多:一方面是他的贝壳能否接受爱的失落,另一方面,张艺兴公司旗下第一批签约练习生已经到了规划中出道时间。如果他这时候宣布或被曝光恋情,不仅会引起粉丝群体的混乱和轰动,甚至经过对标公司的引导,让失去理智的公众对那些才出道的偶像人格产生质疑:全网都在讨论张艺兴恋情曝光,谁还去看刚出道的小孩子哪个舞台亮眼?张艺兴一手调教出来的练习生,也会像他一样偷着恋爱吧?

不管是哪种情况,都是他不能接受的。他明白,怀着希望努力很久,这个机会对于那些孩子有多重要。

这些林婧都明白,看着他偶尔的忧愁,她开始有点责怪自己的出现,给他带来的困境。


“宝贝只要好好爱我,别的什么都别想,好吗?相信老公”

“那我不是成了啥都不会的傻瓜啦?!我可不要”

“你还要干啥呀你个小宝宝,嫁汉嫁汉穿衣吃饭知道不”张艺兴展示力量一样的,双臂收紧,林婧只有抬头看着他下巴的份。

“那可不行,老娘折腾到这么大可不是为了给你张总当老婆的”说完啊呜一声作咆哮状,张口咬住了张艺兴的下巴。

“啊啊啊有宝宝不听话还咬人啦谁来管管呀”说是这样说,动作又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配合着把下巴送出去,生怕林婧咬得太轻嘴又太小,下巴从嘴里滑出去。

看他这样子,林婧忍不住伸出了舌头,一寸寸略过艺兴长着点点硬茬的下巴…

艺兴感受到了她柔滑的舌尖轻触着自己…


“不要走好不好?宝贝多陪陪我”他抱紧拉着行李箱的林婧不撒手,头靠进她脖颈间不出来。

“坏老公又耍赖…宝贝要回去了嘛,再不回去导师都要把我从组里开除了,老公也知道宝贝考上可不容易了”林婧只能耐心讲道理,一面无奈,一面甜蜜摇摆——她自己都恨不得什么都不要了,只跟他黏着好了。

“哼 那宝贝什么时候才能来陪我嘛,什么时候能天天陪我”说着,又不停亲吻林婧脖颈的皮肤,柔软的唇热热的,不停挪动辗转。

“再有两年吧,顺利的话两年后毕业,我就自由多了”

“那最近呢,什么时候陪我??”

……

情侣间艰难的告别,差点让林婧错过回北京的班机。

回去后的林婧繁忙又踏实,因为只要她从一堆堆的数据记录和理论中抬起头来,就会看到张艺兴发来的信息。信息内容五花八门,最多的爱你想你之类的肉麻话和各种作品小样,剩下就什么都有。片场跑来的小狗,工作人员穿的外套,晚上猫儿子又踩他的脸了,天又打雷了,都得随时随地发过来。而不管她有没有马上回复,他都知道她会看到,看到以后会跟他撒娇,扯出更有趣的话来,因此随时都在甜腻的情绪里做所有的事。

枯燥无聊的事情,也像在浓稠的蜂蜜里泡过了一样。


半个月后。

林婧参与的小组正在做一个农村地区已婚妇女的自杀率和心理健康问题相关性的研究,因此要做大量全国范围内代表地区的乡野调研。林婧被分配到东北地区,她跟导师申请调去湖南。

爱上一个人,真的会爱上跟他有关的一切。

老师本来担心语言问题,林婧表示自己的湖南话已经可以说得不说和当地人一样,起码毫无障碍违和感的地步了,这还得得益于她嘴碎话痨又对教她湖南话很有执念的男朋友。

“老公你猜我在哪?!”林婧落地长沙后马上打电话给张艺兴。

“啊你来我剧组了是不是宝贝!你来找我了?!!”电话那头张艺兴雀跃地样子好像全息投影给她,无比清晰地出现在眼前,让她傻笑起来。

“我也想去但是不是啦,再猜一个”

“哼 那是哪里啊……袄!袄!!是在长沙对不对啊宝贝!”

“嘻嘻可是一会儿就得坐大巴去衡阳了。

不能在你老窝感受下你的成长气息真是不开心”

林婧一直想来艺兴长大的地方,去听他讲他打架的巷子里看看,走他走过的路,想遇见忙碌的张加帅。这次没机会,她有些失落。

“宝贝这个课题可以在湖南多久?要去衡阳的农村是吗,不难过了噢乖乖,以后宝贝都要在这儿呢,嫁鸡随鸡嫁羊随羊呢”

“就你最会说了”林婧又被他逗笑了。

能轻易就逗她开心,让张艺兴有一种满足感。

“去衡阳住哪里?”

“××小学的教师宿舍”

“宝贝带够衣服了没?这里冬天也是很冷的,被子和鞋呢?我让家里给宝贝送好不好?还有出去调研几个人?安不安全?……有没有男同学?”

艺兴在那头巴拉巴拉,林婧在这头眯起眼睛抬头看这片天空,这片看着艺兴长大的天空,在心里对自己说,


我可真爱他呀!


在这四五天之后,林婧已经转到另一个城市下面的村子。晚上十点多,梳理完数据的她正在跟组员洗漱准备睡觉。

“还是出来调研好,不用肝到凌晨哈哈”同行胖胖的师姐很喜欢她,爱跟她聊天,脸上涂着白白的涂抹面膜。

对呀,来这里真好。

这里离他近。

这时林婧电话震动,她知道一定是他的电话。

于是她吐完牙膏沫漱下口飞快从水房跑过来拿起电话,果然显示“最亲爱的老公”——张艺兴百般耍赖成功后强行改的来电显示…

“宝贝你出来”

“穿上厚棉袄再出!”

真的是艺兴来找她了啊…

难怪这一天他都神神秘秘,没有发那么多有的没的信息逗她玩。

她穿上衣服疯了手忙脚乱地冲出去,可是马上又急忙忙跑回来。然后在镜子前快速画上两笔眉毛,涂上薄薄的唇膏在嘴上,才又迅速地跑出去。


果然他就学校站在门口那棵大树下。


林婧在离他几米的地方站住,看见他白净的脸冻得有些发红,正用温柔的眼睛笑眯眯看着她。


她大步跑过去,一下撞在他张开胳膊的怀里,把他撞得后退了几步。


“我的宝贝…”他亲她的头发。

“我的宝贝是个小狮子么就爱扑人?”

“就爱扑你袄我可不是谁都扑”


张艺兴用自己的衣服裹住林婧,只露出她因为在他怀里因为心跳过速而总是粉粉的脸,和让他日思夜想的软软的嘴巴。

他们柔情蜜意的时候,突然不远处响起不轻不重的脚步声。

林婧吓得缩进艺兴怀里,抱紧艺兴结实的热热的身体,然后慌乱地抬头看他。

张艺兴一手抱紧她,一手伸出来摸摸她的头低声说“不怕”。

她就真的不怕了。

艺兴一手拿着手机打开手电筒,照向黑暗的声音的来处。一片漆黑中又恢复了平静,只是他刚才看到了一个红色的光点,忽闪忽灭。

“宝贝不怕,是过路的村民”手不停安抚地抚摸着她的头发,然后吻她的额头。

他抱紧她,在冬夜的一棵老树下。


艺兴的怀里,温暖,可靠,带着他让人安心的味道。所以此刻世界崩塌,她也不怕的。

可是艺兴心里充满忧虑。因为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闪的那个红点,他再熟悉不过,分明是摄像机的光点……

星星在低低的天上挂着,跟那天在火星基地的大岩石上空的一样。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