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弹少年团|闵玧其】你失踪了十七年之后

本故事纯属虚构



贴完了最后一份寻人启事,闵玧其还没来得及找个屋檐躲躲雨歇息一下,穿着城管制服的田柾国就拿着警棍气势汹汹地追了过来。




拿上最重要的胶带朝自己的车跑去,穿过小巷马上进入下一条街区的时候却被飞驰来的摩托车撞翻在地,不省人事。

田柾国气喘吁吁的扒开人群挤进来,把已经昏迷的闵玧其抱在怀里,周围的人都在窃窃私语,没人提醒的情况下还年轻的田柾国一时慌了神,过了大半天才想起要打救护车。






虽然闵玧其经常搞乱自己管理的这片区域,田柾国知道,他是不得已而为之,但是自己的职责就是保护街区的环境,尽管想要帮助闵玧其,自己也是有心而力不足。









“哥,我要那个”






昏迷的闵玧其在黑暗中被噩梦惊醒,才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透明的液体正流进自己的身体,稍微抬了抬身体就被肩膀上撕裂的疼痛蒙上了一层细汗。



睡得很浅的田柾国也醒了过来。



没有开灯的病房,清冷的月光穿过没有窗帘遮掩的窗户照亮了靠窗那片地域,大树的枝丫挡住白色月光形成阴影打在穿着白色病号服的闵玧其身上,让他看上去像是一个被月神抛弃的孩子。






田柾国打开了病房暖色调的灯,这才让闵玧其看清了周围的环境。




“你知道你昏迷了几天吗?”

“几天?”


“三天啊哥,差点没把我吓死”

“你怕什么?”


“喂,你是因为被我追才发生事故的,还是在我的地盘上,出了事情不得牵连到我”

“谁叫你追我的”


“谁叫你整天贴那些寻人启事的,一次两次就算了,我还没见过你那么执着的人... ...”







我在找一个人,她失踪在十七年前,在我伸手接住那块蛋糕时,弄丢了她。





闵氏夫妇和闵玧其闵玧智兄妹一家四口生活在城镇的一个小县城里。

这里不是他们的老家,是闵玧其的父亲生意破产后全家人的一个落脚地点。




每天上学要做一个小时的公交车,午饭是闵母每天早上给兄妹两个做好的,只有过节或者两人生日的时候才会有零花钱,至今让两人最为疼爱的一份生日礼物是父亲去世前从路边捡回来的那只花猫。





喂了猫,六岁的闵玧智才磨磨蹭蹭的背上书包往门外走,只见等了很久的闵玧其在雪地里来回踱步,看到闵玧智从屋子里出来,立马开始往公交站跑。




刚开始是不习惯那么早就去上学的,但是母亲告诉自己,只有好好学习才不用在未来长大的时候继续生活在这座仅仅能遮风挡雨的房子里。






无奈的回头看一眼艰难的在雪地里走着的双胞胎妹妹,闵玧其只好又折回去,一下子把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的妹妹背起来。





“嘻嘻,还是哥你最好了”

“我是怕你耽误我上学”



闵玧其就是这样,习惯性的用硬而冷的话来回应别人,习惯性的用冷色调的色彩保护自己,习惯用无所谓的假面去对待一切在乎的东西。



使劲往身上托了托闵玧智,嘴上说着不在意,接下来的每一步都是小心翼翼的踩进白色的地毯里,留下一个小小的却充满责任感的脚印。






如果没有那次下定决心的叛逆,现在他应该还是完整的生活在这个冰冷的世界上。






小孩一下子扑进自己的怀里,明明都是同时出生的,为什么自己的个子永远都比闵玧智高半个。想起当初母亲说,是因为自己出生时比闵玧智长那么一点,所以才让自己做哥哥,闵玧其便觉得有些不公平,明明自己生在闵玧智后边,却非要自己做站在前面的那个人。





想要推开怀里的闵玧智,但又想起今天是两人的生日,就把这个熊抱当做生日礼物送给她好了。




闵玧其揉揉妹妹的小脑袋,软软香香的头发竟然让他有些爱不释手。闵玧智穿着粉色的小猫睡衣,把脑袋埋在自己的肩膀上蹭着,脚下那只小花猫也在自己脚边撒娇,做哥哥的感觉,也不错。






“玧其玧智,生日快乐!妈妈的好宝贝们”


“谢谢妈妈!”


“哦”



女人把自己的孩子抱在怀里,却没有办法抱很久,因为还有一堆活在等着自己干。从钱包里拿出了十块钱交给闵玧其,女人用龟裂的手握着闵玧其的手,目光里满是歉疚。





“玧其啊,妈妈很抱歉没法陪你们过生日,用这些钱去买点想吃的零食和妹妹吃吧”


“早就习惯了”


“妈妈的好孩子,别玩太晚,天黑之前回来”



闵玧其低着眼睛,把钱装进口袋里。

说什么歉疚,他已经不期待别人都有的生日蛋糕了,也不期待来自别人的生日礼物,母亲这样做反倒让他青涩的内心觉得有些可笑。闵玧智的眼睛亮晶晶的,一下子牵起愣在原地的闵玧其的手朝门外走去。




上一次吃零食,已经是去年生日了。






“哥哥,你要吃什么呀?我想要QQ糖,草莓味的,苹果味的也好吃”

“你怎么知道的?”


“...嗯...我同学有...她给我的...”

“是你向人家要的吧,都说了不要随便向别人要东西,会被看不起的”


“可是...我想吃...哥哥不想吃吗?哥哥想吃什么呀?”





蛋糕。

不用非得是抹满了纯白奶油,用水果点缀的很好看的那种,只要是甜的,会有黄色面包做底的那种。




傍晚的超市正是人多的时候,兄妹两人来到了零食那处,闵玧智的眼睛早就已经被花花绿绿的糖果们吸引了,牵着闵玧其的手也不知不觉中松开了。





“哥哥...我想吃那个粉红色的”

“可是你去年已经吃过了,我不想吃”


“我想要嘛... ...”



闵玧其的目光被橱窗里那块点缀着小小樱桃的蛋糕吸引,十块钱,应该可以买到一块吧。




“咱们吃蛋糕好吗?十块钱应该可以买一块”

“我不要!我就要吃糖!妈妈说过你要让着我”



“去年买的你想要的,今年应该到我了吧”




闵玧其从口袋里掏出那十元钱,抓起闵玧智的手朝蛋糕那边走去。




在冬天过生日的人真的很多,闵玧智和闵玧其站在熙熙攘攘的柜台前排队,因为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闵玧智和闵玧其挠着别扭。



明白自己虽然是妹妹,但一直强迫闵玧其顺从自己也是很过分的,可是眼泪还是一直不争气的从眼眶里流出来。






轮到闵玧其他们,店员是个很和善的中年男人,他微笑着把那块打包好的蛋糕递向闵玧其的手里。




在那些比他们高了许多的成人的包围下,闵玧其双手去接那块蛋糕时,周围的人好像突然多了起来,点着脚尖的闵玧其被撞在地上,那块蛋糕被摔在了地上,白色柔软的奶油被踩碎。







我双手接下了那块蛋糕,也亲手失去了另一个自己。









闵玧其把头埋在臂弯里,平常看起来很高大的男人蜷缩在自己的怀抱里,因为失去了另一部分自己而瑟瑟发抖着。




“第二年我的母亲就去世了,我们的花猫也是...”

“你还在寻找她吗?”


“嗯”


“可是都那么多年了,你也跑遍了各个地方...都是没有消息”


“我会找到的,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一定会找下去的”





一分为二的我们在月光的照耀下降生于这个冰冷的世界。离别时你没有说再见,可我已经被分别之苦折磨了很久;我丝毫不差的对你的呼唤,被深达万里的大海吞没,只留下表面那层微微荡漾的波纹让我一直在期待和坚持。





我失踪了,却没有寻人启事找到我。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