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脑洞的学园都市【47】

…………

…………

黄泉川站在原地,一边看看向上的楼梯,一边看看身后的防火门。她觉得自己的脑袋有点不好使了。

其余的六名队员面面相觑,谁也没有带头追击入侵者。这对于接受了重大任务的这支队伍来说是很不寻常的表现。

“你们……也有这样的感觉?”黄泉川试探地问自己的队员们。

过了一会儿,狙击手轻轻地点头了。这仿佛是一个信号,其他人顿时放松了,依次点头确认。最后,就连铁装缀里都轻微地点了一下头。

“呜哇,这可真是奇遇呢。我们七个人,都觉得自己来过这里啊。接下来第二个问题,向自己的警备员身份发誓,真的来过这里的人举手。”

黄泉川这么说着,自己并没有举手。她遵循了自己的记忆——在今天之前,她根本就没有进入过这个控制中心,自然也不可能爬过这段楼梯。

没有人举手。

黄泉川苦笑:“这下糟糕了,总觉得我们落入了不得了的陷阱之中啊。”

铁装怯生生地问:“是扰乱我们记忆的精神陷阱吗?”

“不知道。”黄泉川回答得很爽快,“不过让我觉得很烦躁是真的。”

她甩了一下手腕,看了一眼自己的机械表。八点五十二分。

忽然,国字脸的通讯员说:“队长……我总觉得,您刚才看手表的这个动作,我在哪儿见到过。”

“嗯?这个动作?”黄泉川重新演示了一遍。

通讯员皱着眉头:“又似乎不对,刚才就在队长抬起手腕的时候,仿佛就有个声音在我的耳边说‘队长要看手表了’。而之后您再做动作的时候,就没有这种感觉了。”

“这算什么鬼啊。”黄泉川感觉自己的队伍陷入了大麻烦。“总之,不要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了。就算入侵者在这里布置了陷阱,看样子也只不过是一种心理干扰罢了,我们集中精神,不要上了他们的当!”

“是!”队员们重新振奋起了精神。

“好了,保持队型,继续追!”

黄泉川下达了命令,自己率先泡上了楼梯。身先士卒的队长起了很好的表率作用,六名队员立刻摆脱了心中的阴霾,紧紧地跟了上去。

在顶楼的拉门前,黄泉川停下了脚步。六名队员在拉门两侧依次站住位置,摆出了突击姿态,等待黄泉川的指示。

然而,黄泉川既没有检查这扇门背后有没有陷阱,也没有直接拉开门冲出去。她仿佛僵在了原地,一声不吭。

队员们大气都不敢出。

即使是一秒钟的时间,似乎也被拉长了许多。仿佛过了很久,黄泉川看了看两侧的队员们,终于说话了。

“你们老实说,对这个门有没有什么印象?”

可怕的沉默。

铁装缀里鼓足勇气打破了静寂:“报告队长,我有印象。”

紧接着,又有几名队员无声地点头。

黄泉川琢磨了一会儿:“对这扇门的背后,你们有什么想法吗?”

这下倒是非常统一,大家都摇头否认了。尽管对这个楼梯和拉门有若影若现的即视感,但是对门后的一切,所有人都一无所知。

黄泉川本能地觉得,这一次他们遇上了大麻烦。

但是,不管是怎么样的麻烦,呆在这里是不可能突破眼前的困局的。唯有向前,才能有所斩获。

哼,那两只臭老鼠,还真是布置下了非常了不得的心理陷阱啊。但是,你们的妨碍也就到此为止了!

黄泉川目光如炬,坚定地拉开拉门,一如既往地率先冲了出去。

…………

…………

看着眼前的楼梯,黄泉川无言地坐到了台阶上。

她感觉很累。

不知道为什么。

总之就是很累。

不是肉体的苦痛。从检修通道开始的对入侵者们的追击,对她来说不过是热身运动罢了,拿来出个汗还嫌没劲。

但是,精神上的疲劳却很明显。就好像是经历了一次长距离的徒步旅行,而且沿途没有任何风景,只有一望无际的戈壁。

其余的队员也出现了同样的心理症状。虽然都说不上来原因,但是每个人的脸上都透露着不解、厌烦与无奈的神情。

黄泉川几乎是机械地抬起自己的手腕,眼神飘向机械表的表盘——

她的心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

难道现在的时间,是八点五十二分吗?

证实这一点几乎就是一瞬间的事情。表盘上的刻度精准无比地告诉了她答案。

现在正是八点五十二分。

黄泉川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又觉得有点可怕。她静静地盯着机械表,眼睁睁地看着时针微微地颤动了一下,从五十二跳到了五十三。

铁装走过来:“队长,我总觉得我们好像来过这里。”

黄泉川也有同样的感觉。而且,这种即视感非常强烈,她几乎觉得自己可以预见未来一般。自己带领队员沿着楼梯向上追击的画面,就像一帧帧慢速动画,在她的眼前缓缓展开。

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她忽然问了一句。

“各位,不管是猜测也好,直觉也好,还是什么的也好,总之,哪位说一下,这个楼梯会有多少层?”

国字脸通讯员几乎是本能地说出了一个答案:“不知道为啥,我总觉得这个楼梯有十五层。可是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让他没想到的是,其他的队员居然和他想的一样。

“我也是哎。”

“对啊,不知道怎么的,就觉得这里有十五层的样子。”

“好有趣啊哈哈哈。”

“诶,你们都这么想?”

“我们不愧是队友,心有灵犀啊。”

“真意外呢,所有人都想的一样?”

大家虽然嘴上使用着玩笑的语气,但是没有人真的笑出来。黄泉川依次看着每一个人的脸庞,心里涌出一股莫名的寒意。

她脑海中第一个冒出来的数字,也是十五。

黄泉川站了起来。

毫无疑问,眼下我们面对的,是两个相当厉害的对手。在逃跑的途中,仅仅这么点时间,居然可以布置下如此精妙而具有破坏力的心理陷阱,打击我们的精神。真是太可怕了。

但是,作为队长,如果我现在退缩,如果我现在的表情有一点点的动摇,那么我的队伍就完蛋了。虽然不知道到底是怎样的陷阱,但是只要追上去抓住他们,必然就可以打破这个心理陷阱。

“大家!全力追击!”

队长充满号召力的声音感染着每一个队友,大家转瞬之间就恢复了干劲。

追击继续。

虽然没有任何人提议,但是所有人都像是拼命躲避着什么一样,闷着头奋力向上冲。入侵者二人组打开防火门逃进这个楼梯也不过是一会儿之前的事情,凭借他们作为警备员的强韧身体素质,尽全力追击的话,应该很容易追上那两个人。

但是,直到黄泉川带头冲到楼顶,面对那扇似乎无比熟悉、但又根本想不出来在哪儿见到过的拉门为止,都没有看到入侵者们的身影。那两个刚才还在惊慌逃窜的人,现在仿佛得到了空间移动的能力,以远胜过警备员的速度,早早地逃离了这个楼梯。

黄泉川看着面前的拉门,打心底冒出一种失败的感觉。

六名队员也很快赶到了这里。

黄泉川突然问:“呐,你们,有谁数了一下一共有多少层么?”

没人应答。

每个人心中都充满了挫败感。

十五层。

虽然他们准确地猜对了这个楼层数,但是这也意味着,他们全员真的落入了入侵者的心理陷阱之中。

而且,明知道有哪儿不对劲,明知道这个楼梯很诡异,但是他们却始终无法逃脱。

黄泉川握住了拉门的把手。队员们看着他们的队长,安静但是满溢着期望。

他们期望自己的队长能够带领他们突出重围,逃离这个到处散发着【即视感】的楼梯,逃离这个非常规的心理陷阱。

黄泉川的手心渗出了汗。

肩负着队员们的希望,她拉开拉门,向着观测大厅走了过去。

…………

…………

“呜哇,我不行了。”

黄泉川苦笑着说道,顺便一屁股坐在了阶梯之上。

铁装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走上前来,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队长,为什么刚刚来到这个楼梯,您就忽然跟换了个人似的啊。如果您表现出这么大的厌烦情绪,我们普通队员可怎么办呢?”

黄泉川抬头,看了眼脸上同样写着疲惫的铁装缀里。

“我说你啊,你不也是一脑门子的困惑么。”

“唔。”铁装无言以对。从一踏入防火门开始,她确实觉得精神上非常辛苦,却又说不出来为什么。眼前的楼梯无比熟悉,但是又总觉得从来没见过。

而刚刚还在不远处奋力逃窜的两个入侵者,现在忽然跟隐身了一样,再也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安静而诡异的楼梯就这样竖立在眼前,仿佛魔鬼的诱惑,在召唤他们向上爬去。

黄泉川抖擞精神,站了起来,环顾了一下自己的队员们。

“好了,大家都给我打起精神来!虽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这肯定是入侵者留下的陷阱没错。只要抓到他们,就能够真相大白了!”

“哦——”队员们的回应也显得有气无力。

黄泉川没有责骂。她明白眼下有很多说不通的地方,而且自己也莫名地觉得非常不爽快。为了不辜负警备员这个身份,她带头向上走去。

六名队员默然地跟在后头。没有人跑,没有人说话。所有人慢吞吞地爬着楼梯,就像是完成了工作下班回家一样,一点也不像是正在追击重要犯人的队伍。

黄泉川一边走,一边四处观察着。如果以进入防火门为契机,触发了某个针对精神进行攻击的陷阱的话,很有可能陷阱媒介是气体。她仔细搜寻着可能是陷阱的东西,想要把它摧毁掉。

但是她越是仔细观察周围,就越是觉得不可思议。这个楼梯上的一切,她似乎都非常熟悉,熟悉到了能够“预知”的程度。墙壁上瓷砖的花纹,楼梯一角偶然出现的水渍,栏杆扶手某处些微的破损,在观察到这些之前,她的心里就已经有了完全正确的答案。

黄泉川的脸色越来越差。终于,在看到顶楼那个拉门的时候,她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苦笑着摇头,在台阶上坐了下来。

她一点也不打算去开门。

剩余的队员们逐渐围拢过来。大家都显得有些茫然失措。这个楼梯明明只有一进一出两个通道,却仿佛成了一个巨大的心理迷宫,把所有人困得团团转。

铁装看了看那扇拉门:“队长,不追击了吗?”

黄泉川摇头:“没法追,也没有必要追了。如果我的猜测没有错的话,那两个入侵者早就逃离这个地方了吧。”

铁装不明所以:“是不在这个楼梯了,但是他们肯定从这扇门逃走了,我们现在追的话,应该还有希望……”

黄泉川断然否决了铁装的想法:“不可能的了。实话说吧,我觉得现在的真实时间,已经是下午,或者是晚上……甚至有可能,我们已经在这个楼梯里徘徊了好几天了吧。”

“诶?”不仅是铁装缀里,其余的队员们也目瞪口呆。

黄泉川把防爆盾靠在墙上放好:“眼下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是乖乖等入侵者解除这个陷阱。二是乖乖等别人来救我们。所以我们唯一能做的事情,就只有乖乖地等待。”

队员们一头雾水。在经过一番眼神交流和讨论之后,他们一致看向了铁装缀里。

于是,铁装坐到了黄泉川的身边。

“那个……队长,您是不是明白什么了?”

黄泉川的声音有些低沉和无奈:“我们的对手操纵了这个楼梯所在的空间和时间。从进入防火门开始,大家所感受到的【即视感】都是真的,我们确实来过这个楼梯,而且,我们一直在这个楼梯里从下往上追,恐怕已经追了无数遍了。”

“无数遍?”

“是啊。对这里的一切充满即视感之类的,并不是因为什么心理陷阱,那只是我们真正的记忆罢了。我们无数次地从楼下追到这里,然后一切重来,所有人再次回到了防火门那里,然后开始新的一次追击。不知道他们到底使用了什么机关,让这里的时空发生了如此的混乱。总之,从进入防火门开始,我们就再也没能听到入侵者们逃跑时发出的声音了,这是因为他们事实上在很早之前就离开这里了。”

铁装有点畏缩地回答:“队长,我不是很明白。”

黄泉川指着那扇拉门:“你们对这扇门有没有印象?”

队员们全部点头。

黄泉川继续问:“那么,有谁对门后的风景有印象?”

这下,大家互相观望着,谁也没能说出什么来。

“就是这样。”黄泉川平静地说,“简单来说,这扇拉门和一楼的防火门是连在一起的,如果我们通过了这扇拉门,我们就会回到一楼刚进来的防火门那里。而且,不仅是空间发生了扭曲,就连我们的时间也会一并倒转回到最开始的时间,类似于被‘重置’的感觉——我想,应该是八点五十二分左右吧。”

一名队员闷着头嘀咕了一句:“我总觉得这个时间很熟悉呢。”

“不熟悉是不可能的吧。”黄泉川看着自己手腕上的机械表,“在无数次的轮回重置之中,我们肯定在一楼看过无数次的时间了。八点五十二分,应该是一个见识过无数次的刻度了。”

“请等一下!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们的这种【即视感】,到底算什么呢?”

黄泉川拍了拍铁装的脑袋:“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个……也许,称之为【记忆的碎片】比较好?”

铁装莫名地觉得有些恐惧:“记忆的碎片?”

“是啊。虽然我们的时间发生了逆转,但是记忆的重置是不完全的。我们还是或多或少地在脑袋里留下了关于这个楼梯的记忆。随着轮回的次数不断增多,记忆的碎片也不断增加,直到现在,记忆碎片已经多到可以完整拼凑出整个轮回的轮廓了。这个,应该就是那些【即视感】的真相吧。有一个明显的证据,我现在说的这些话,你们没有人有印象,对吧?因为在此前的轮回中,我们没有人发现这个真相,直到这一次。”

铁装张着嘴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她求助般的看向其余的队友们。然而,所有人似乎都理解了目前的状况,纷纷在楼梯上无言地坐下了。

铁装忽然想到了什么:“那如果,我们从一楼进来的防火门离开,就能够逃出这里了么?”

“也许是这样。”黄泉川提不起劲,“但是这样的行动某种程度上来说,就相当于违逆了这段楼梯里的时间运行方向,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任何人都不敢保证。”

“那两个入侵者到底是谁,怎么会掌握这样的陷阱呢。”铁装丧气地低着头。

黄泉川也觉得不可思议:“这种能够重构时空的能力,就算是在学园都市里,也非常非常少见,大概只有个位数的能力者能做到。而且据我所知,这几个学生的能力等级都很低,远远没有达到做出如此庞大的陷阱的程度。如果学园都市都没有这样的技术,那两个入侵者到底是从哪里掌握这个的呢?”

没有人回答她,当然,也没有人能够回答她。黄泉川自己也知道,这个疑问可能永远都得不到答案了。

她拍着铁装的肩膀,把后辈兼朋友的头靠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铁装呜咽着说:“队长,我们的城市该怎么办呢?”

虽然很不甘心,但是黄泉川丝毫没有放弃。

“放心吧,我们的城市,才不会就这样被轻易地击垮呢。让我们相信其他正在战斗的人,把城市交给他们吧。”

黄泉川对这个城市里的学生们,给予了自己完全的信任。她没有想到的唯一一点在于,将他们困在这里的所谓的“入侵者”,正是她本应该信任的人。

 

三木一马在核心区到处跑来跑去,估摸着核心区的“核心”到底会是什么。本来他以为应该是大型电脑之类的,但是找了好久,哪儿都没有见到类似的东西。

“可恶!!……”

刚刚经历过一次惊心动魄的逃亡,现在又到处奔跑,就算是历经“三木爆炸组”扎实锻炼的他也显得上气不接下气了。而且更让他觉得焦躁不安的是,时间拖得越久,情势对镰池和和泉来说就越不利。和泉自己也说过,他的能力有非常多的限制,恐怕使用时间也有限吧。至于镰池所在的那家医院,现在肯定还被警卫机器人死死包围着,如果他不尽快搞定这里,镰池那边局面失控的可能性就会激增。

说不定,现在警卫机器人已经开始进攻那家医院了……

“唔!这样想不行!”

三木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脑子里如果一直是糟糕的念头的话,这些东西成真的可能性就越大!

虽然他并不相信这个理论。

眼下,我要完成我自己的任务才行。冷静下来,仔细思考,把刚才经过的路线在脑中绘出大致的地图,预估出尚未搜索过的区域,然后选用最佳路线再搜索一遍。

与和泉君分别之后,先是很短的、约莫五米的直线走廊,然后左转,尽头是向下的楼梯;下了一层之后是向前和向右延伸的两个走廊;当时先选择了向右的路线,但是绕了一圈之后发现回到了原点,途中经过的只有一个不大的、向内凹进的房间,房间内什么都没有;于是再向下走了一层,发现这一层与上面一层构造很接近,唯一的不同是没有房间,只有一个方形的环绕走廊;于是又往下走了一层……

三木坐在向下的楼梯台阶上,闭着眼睛,手指在空中比比划划,勾勒着刚才自己的搜索路线,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

连续三层的方形环绕走廊,在四条走廊框出的中间,是一个大概有20米乘20米的四方形空间。从位置上来看,这个空间处于顶楼布满屏幕的那个房间的下方,不可能是中空的。如果是柱子的话,又显得太大了。换言之,这个空间里肯定藏有什么东西,但是连续的三层都没有通往中间部分的通道……

三木忽然想起了那层楼的那个小房间。那是唯一一处与其他楼层不一般的地方。他猛地站起,向上跑了起来。

这个小房间他之前来过,也在这儿不算马虎地搜索过,那一次,他什么都没有发现。但是现在,他是有备而来。

房间里没有灯。三木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手机虽然已经没有了通信功能,但是由于那条R5紧急状态的提示信息,手机屏幕一直处于高亮状态,在这么黑暗的地方用来当小型手电筒再好不过。方形走廊围出来的区域大概是20米乘20米,这个房间满打满算也只有五步见方。也就是说,房间的外面,绝对藏着什么东西。

三木把手机对准房间的墙壁,发现这个墙壁和控制中心的外围部分一样,也是用透明的钢化玻璃打造的。之前搜索时,因为到处都是黑黑的一片,他又把搜索重心放在房间内部,所以根本没有发现。

他把手机贴牢玻璃墙壁,勉力向外面看去。

“呜哇……”

情不自禁地轻声叹息。

出现在三木眼前的,是一个巨大的黑色圆形塔状建筑。手机的光亮毕竟有限,能观察到的范围并没有多大。但是,仅仅是那么小小的一圈光芒,也已经给了三木充足的震撼。圆形塔饱含着金属质感,仿佛是从地底下长出来的一样,沉默而有力,浑身上下散发着强大的气场。

三木拿着手机贴着墙壁到处走,想要更多地看清圆形塔的全貌。忽然,他发现塔身上有个部分有点微妙的不同,手机光亮勉强照射到的地方,并不像其他地方一样有微弱的反光,而是表现出更深邃的黑暗。

那里,是一个洞口?

三木有点激动。如果那里就是入口,那连接入口的道路,肯定就在这个房间里,而且肯定就跟正对面的这堵墙壁有关。他兴奋地在墙壁上四处摸索着,双手不经意地用力推了一把,忽然,墙壁发出了轻微的“咔哒”声,类似于拉开自家家门时的清脆声响。

他不由得站住了。

这面墙壁的中间部分,缓缓地向外倒了下去。很快,在房间和圆形塔之间,出现了一条宽仅一米、悬空的、没有扶手和护栏的玻璃通道。

三木以趴着的姿势爬上了这条玻璃通道,本能地向下望去。来自下方的黑暗吞噬了手机发出的微弱光芒。他甚至觉得,在黑暗的中间,有一只张着血盆大口的怪兽,正在等他失足掉下去。

三木吞了一口口水,强迫自己直视前方,小心地在玻璃通道上爬行。这片薄薄的玻璃到底能支撑多少重量呢?我的体重有没有关系啊?掉下去的话一定会死的吧?

胡思乱想的问题还没有得到答案,他就已经来到了对面的入口。

圆形塔的入口是一个半圆形,从房间里倒下的玻璃墙壁很合适地搭在半圆的底边上。入口内部同样没有灯光。与在玻璃通道上、来自下方的充满恐怖感的黑暗不同,这里面的黑暗充满了诱惑力,就像是一个美丽的姑娘,在招着手邀请不速之客往里走。

三木不由自主地迈开了脚步。

入口通道很短,三木走了五六步,就走到了尽头。有微蓝色的灯光从尽头的背后透了出来,微弱的光线在尽头的墙壁上,勾画出了一个半圆形。

毫无疑问,这个半圆形是一个门。

三木做了个深呼吸,准备好迎接一个全新的世界般,郑重地推开了它。

他迷失在了充满光亮的世界里,花了好一会儿,本已经适应了黑暗的眼睛,才重新适应了这里的照明。圆形塔的塔芯同样是圆形的,周围的墙壁全部由非常小的屏幕组成,每一个小屏幕上都显示着画面,照得这里灯火通明。塔芯内侧每隔一段合适的间距,就会有一个环形的走廊,上下走廊之间有斜梯相连。而在塔芯的正中间,则有一部非常精巧的、仅供一人乘坐的电梯。

三木收起手机,去看自己身边的小屏幕,发现里面的景色虽然都有些微的差异,但是指向的地方却都是一样的。

所有的屏幕显示的,似乎都是那家医院,只不过仅仅是观察的角度和远近不同。

接下来,要怎么办呢?

三木走到电梯跟前,按下开门键。电梯门无声地打开了。

似乎还能用呢。只是,要去到哪里呢……

他游离的眼神,忽然落到电梯内部的“楼层说明”上,随即定格在了其中一节上。

肯定是那里没错了!

电梯高速而稳定地无声向下行进,很快,来到了最底层。出现在走出电梯门的三木眼前的,不再是小小的屏幕,而是一串庞大的计算机组。能和真人大小相媲美的连续屏幕上,显示着难以理解的字符和命令文。

“这好像还是个触摸屏呢。”

三木自言自语着,随意伸手点击了一个看起来像是选项的地方。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滴”的一声,然后屏幕上显示的内容发生了变化。看起来他的点击起到了效果。

但是,他完全搞不懂。

屏幕上显示的并不是日文,而是类似于计算机代码一类的东西,就算知道了在这里可以做点什么,但是如果不知道该怎么做,还是没有办法阻止警卫机器人的围攻。

唔……

三木抱着头,对着屏幕发呆,努力思考着各种各样可能的办法。忽然,他脑中回想起了当初做动画的时候看到的,佐天泪子拎着一根棒球棒横扫天下的场景。

他转向四周,想要找点趁手的打砸利器。然而,圆形塔的塔芯干干净净,除了难以拆卸的环形走廊和单人电梯之外,什么都没有。

呼……

三木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看向自己的拳头。

这是连“三木爆炸组”也不得不承认的强硬拳头,也是他此刻最强大的武器。

 

和泉正无聊地坐在地板上,忽然,一个熟悉而疲惫的身影从不远处走廊的拐角转了出来。来人步履疲软,似乎随时都会跌倒在地。他不禁喊出了声。

“三木君!您怎么了?”

三木拖着快要散架的身体,勉勉强强地来到和泉跟前,瞅了他一眼,一头靠上观测大厅的电子门,随即像一个失去了控制的提线木偶一样,沿着电子门软趴趴地坐到了地上。

和泉惊慌地扶起三木:“您没事吧……哇啊,这是什么,血吗?”

三木的两个手掌都已经被鲜血染红。他无力地举起胳膊,将不断颤抖着的双手放在自己的眼前。

“和泉君,我成功了。”

“太棒了!啊不对,您为什么会搞成这个样子啊?”

三木干脆闭上了眼睛,或许这样能在精神上麻醉一下剧烈的疼痛感。

“没干什么,就是砸了几个大屏幕而已。”

和泉有些吃惊:“空手?”

三木苦笑:“哎呀,没有带棒球棒真是失策啊。那几个大屏幕还真硬的可以,砸得我手都没有知觉了。不过反正是成了吧,所有的屏幕都不亮了,电梯也停运了,为了回到这里我还爬了好久的楼梯……”

三木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最终像是要睡着了一般,渐渐沉寂了下去。

和泉慌乱地抓住三木的肩膀:“喂喂!三木君!什么屏幕啊电梯啊,你到底在说什么啊?你倒是说话啊……不、不会吧……喂!醒醒啊三木君!喂!”

三木忽然暴跳起来:“我没事啊你让我歇会啊我的手疼得要死你不要晃我肩膀了啊还有你带着变声器声音很诡异的不要带着那样的面具用那种声音说出那样的台词我的眼睛耳朵神经在很多方面都很难受的好吗!!!”

和泉显然是被吓到了,缩回了手,呆愣愣地一声不吭。如果摘下他的面具,绝对会是一副诚惶诚恐的表情吧。

三木略带无奈地重新坐好:“抱歉,和泉君,我……并不是那个意思,总之,谢谢你的关心。”

和泉舒了一口气:“嘛,不管怎么说,您没事就好。不过,您的手需要立刻处理一下才行呢。我没有办法离开这里,您一个人快点回一趟医院怎么样?”

三木无所谓地耸耸肩,扭头看了一眼六十米外的拉门,追击部队依然还没能够通过那里。

“现在这个样子,哪有这么容易回去啊。再说了,不过是皮肉外伤加几根指骨骨折而已,和之前遇到的冲锋枪子弹比起来,算是小得不能再小的问题了。也辛苦你了呢,和泉君。这下,我们俩的任务就算完成了吧。”

和泉也换了个姿势,活动了一下僵硬的大腿:“是呢。接下来,就全看镰池君的了。”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