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 仙督的掌中鸟 第二十三章(调教暗黑双洁)

设定:心狠手辣病娇魔主机 心怀天下善良仁爱天道羡

第二十三章 受伤

整个云深,静室周边的灵气最为纯净充裕。虽然他现在灵脉被封,无法吸纳天地灵气,可是能够站在阳光之下,自由呼吸,对于现在的他而言亦是一件幸福的事。

一只肥肥胖胖的小兔子,撅着屁股在魏无羡脚边拱来拱去。轻笑着俯下身,将小兔子抱入怀中,顺了顺毛。

“你也是个不怕死的,被你家主人瞧见,你就该被端上桌案,供人分食了。”

蓝湛怕他无聊,又在院中养了一群兔子。只是那人不喜别的东西占据他过多的视线,更不喜他与旁的东西过分亲昵。

虽然院子中兔子数量一直没怎么变化,可是他知道,有些兔子不见了,然后又换了新的过来。渐渐地,他也不怎么去逗弄那些小东西,只是偶尔远远看着。这样也好,可以各自安好。

蓝湛昨日有事下山,离去之时,在静室周围布下不少阵法、结界。那双盯着他的眼,犹如一汪寒潭。

手腕被绑上了传音铃,铃铛小小一只,挂在手上并不发出声响。传音铃是一对,另一只在蓝湛手上。只要自己的这只铃铛受损或者跨出静室周边结界,另一只传音铃就会立刻响动,那人便会赶回。

摇头,叹息一声,其实他从未相信过自己。不过自己又何尝不是呢,两人立场不同,终究不能殊途同归。

抱着兔子,沿着静室外围缓缓走着。世上所有结界都并非牢不可破,都有它的薄弱之处。而破解之法也未必一定要用上灵力,至少对于他是如此。竹林尽头,一片枯叶飘落,停在半空,泛起阵阵波纹,接着燃烧殆尽。

捡起一颗石子,咬破手指,在石子上涂画起来。符成,向着之前树叶燃尽的地方扔去。石子毫无阻碍的飞了出去,过了大概小半个时辰,一只灵雀从石子飞出的地方飞了进来,绕着魏无羡转了两圈,然后在魏无羡肩头停下。

伸出手指戳了戳灵雀额头,轻笑道,“怎么是你?你家兄长肯放你一人出来?”

灵雀昂起头,朝上翻着白眼,只是两粒眼珠小小,绿豆似的,看上去分外滑稽。

“行了,不和你逗。我有话让你带给温宁,你可得牢靠些。”

魏无羡抬手,让灵雀落到他掌心,然后凑近唇边,低语起来。交代完事情,拍了拍灵雀翅膀,看着它从入口处飞出去,才转身离开,朝着静室方向走去。

 

月上梢头,人还未还,魏无羡心中涌起一股焦躁之感。蓝湛离去之时,说过今日一定会归。只是现在,子时将近,却仍未见到人影。那人对他做下的承诺,好像从未失信过。

蓝湛...,魏无羡口中默念着。终是坐卧难安,推开房门,走了出去。院子里空荡荡的,白日里喧闹的兔子也都回窝睡了。偶尔传来一两声虫鸣,除此之外再无声响,整个世界静得仿佛只剩下他一个人。

趴在小院围栏上,向外张望着。风中送来一股血腥味,丝丝缕缕传入鼻中。

“魏婴,你是在等我归来吗?”一个温暖的怀抱将他揽入怀中。

“蓝湛,你回来了”,手搭上那人的手腕。原本是想要将那人的手腕挪开,只是拉扯碰触之间,摸到脉象,平日沉稳有力的脉象变得绵软无力,就连修为...。

“你的修为怎会只剩不到五成?”转过身,迎上对面人的眼。

依旧是白衣翩翩,俊美无双,只是唇角多了丝未净的血迹。

“去哪儿了?你...,受伤了?”六界之中还有人能伤得了他吗?还有他的修为是怎么回事?

“魏婴,让我抱会儿吧,一会儿就好。”下巴在魏无羡发顶上蹭了蹭,“我把妖帝杀了。”

“妖帝?”妖帝的修为和仙君那只老王八差不多,怎会把他伤成这样。

“一时不慎,中了圈套,不过伏击的人都被我杀了,包括妖帝。”伤口还痛着,他该去调息。只是眼前的人太暖,他舍不得放开。

“妖帝的修为不如你,你...”,抬手抚上蓝湛唇角,“流血了。”

“老东西的修为是不如我,不过他身后那只孔雀阴损的很。我...”,本不该如此狼狈,只是幻境之中,全是魏婴。或被野兽分食,或被陈尸于树,或被万箭穿心,鲜血淋漓,满地残骸。一时被乱了心智,踩下陷阱,“可惜这次那只孔雀不在,不过下一次,我一定会一刀刀剐了他。”

“你的修为?”

“无碍,养养就回来了。”

“五成修为,岂是简单就能养回来的。若是伤了根本,怕是永远都回不来。”

“魏婴,你是在担心我吗?”一双眼灼灼地看着他。

“蓝湛,把我的灵脉解封吧。我的修为不剩多少,跑不了。比起剑术功法,我更擅长炼丹制符”,低下头,躲过炙热的视线。

“所以,你是在关心我对不对?”之前硬撑着的人,终于卸下防备。将头靠在魏无羡肩上,全身重量压了过去。

一道蓝光闪过,一直被封禁的灵脉被解开,熟悉的灵气顺着脉络开始游走。

“我去给你炼丹。”

“好。”唇角眉梢都带起暖暖笑意。

那一日,月色下,魏无羡终于知道平日里不太爱笑的人,一旦笑起来是多么的动人心弦。

 

炼丹房内,魏无羡坐在小凳上守着炉火,打了个哈欠。炼制一枚好的丹丸,药材、火候、技法缺一不可。为了炼丹,他已是快一个月都未合过眼。

蓝湛的外伤不重,内伤也已基本痊愈。最严重的还是那些折损了的修为,修为折损过半,若是调息不当必会伤到根本。自己当年...。

“别炼了,回屋休息”,熟悉的兰花香随着他们主人的步入一起飘了进来。

“快好了”,摇摇头回道。

来人在他身后停下,修长的身影将他整个人笼在其中。

“蓝湛,可不可以告诉我,你的修为究竟是如何折损的?妖帝没那个本事。”还是压抑不住心底疑惑,将话问出口。

“说又如何,不说又如何?你若信我,自是会懂我;你若不信我,说了也只是徒劳。”

“蓝湛...,谢谢。”他早该猜到的,一直不愿相信,不过是不想让自己进退维谷,举步维艰。

“谢吗?大可不必,我不是什么善人,救你也是因为我要你,舍不下你。”一双眼眸微微泛着紫光,一瞬不瞬地盯着眼前人,“你呢?可舍得下我?”

“噗”的一声,炉内金光乍现,丹成。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