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转专栏】日媒、公知重提7·23给我们的警示

恭喜中南大学喜获新教具!

顺便提及一嘴那里一直进行着的,比欧洲标准更为严苛的碰撞试验。

我们都知道汽车的碰撞试验,但是火车的看到得却不多。7·23事故以后,我们很重视高速列车的被动安全,因此那以后研发的每款车都经历过碰撞试验的考验。

然而这种试验并不是高速铁路的各国常态。我们跟欧洲一样重视被动安全,就像我们重视冗余设计、重视系统自检能力和智能化一样,为最糟糕的情况做提前规划。但是日本就不是这样的。

他们重视轻量化技术,为了轻量化可以不留冗余,因而强调无冗余可靠性,这点在超导磁浮的悬浮架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他们要求主动安全完全能完全弥补被动安全的缺失,这样没有溃缩吸能设计的车辆可以更加轻量化。他们甚至曾要求过操作规范带来的可靠性可以取代机器自检系统,然而在希望号事故的疯狂打脸下,不得不开始给新车加装传感器。

可想而知,他们确实从没有进行过实车碰撞试验。

今年,伴随着至今不愿相信中国抗疫成效的日本人,又开始重提7·23事故。整整一年,批判的声音响彻网络,甚至近日,主流媒体也加入了炒作。

我大概看了一下:首先,多数人认为事故发生后,有很多人被同列车活埋。然后这已经成为一个梗,凡是任何报道,哪怕是一个说中国的口罩是世界上最差的报道,都会有人说“不愧是一个能活埋高铁乘客的国家”。随后,由此推演出的“事故后修改了死亡人数,这样就不会有官员落马”、“中国高铁大小事故不断,完全没有安全性可言(看不到依据只是因为被掩盖)”、“中国高铁各种所谓的成就都是建立在忽视人命的基础上的,最近的所谓可变轨距列车等等都是如此”等一系列老调重弹的诽谤再一次不胫而走。

这一股子酸味儿…请不要为你们相关机构的不作为不重视搞开脱好吧。炒作中国的负面话题,还不是为了转移本国的新干线路网的发展无力、FGT技术二十年的发展最终放弃、印度尼西亚和泰国都选择了中国方案修建高铁…

其实,但凡对铁路领域、对中国的真实面貌有点了解的,都不会盲目相信这种恶劣的造谣。然而这些人太少了,实在是太少了。

因为什么呢?公知们把中国塑造为负面典型,凡只要是正面的都被塑造成官方的虚假宣传。日本人从小成长在这样的环境中,一个普通民众是绝对不会打算真的去了解一下中国的,并且他们还真的自认为自己很了解中国,以至于强过中国人。

另一方面,这种负面典型塑造的目的又是什么呢?用来凸显这个世界上,日本人是最厉害最高文明的民族。看起来,否定这一观念非常容易。只需要找出一些现实中的各种丑闻、身边发生的各种丑陋的事情、甚至非常糟糕的历史就可以。

然而,他们依然坚信公知的说辞,因而无意识地过滤掉了,遗忘掉了那些本国的负面新闻;并且还把自己糟糕历史上的种种罪恶强行套给别的国家。比方说,强迫签署不平等条约一事、虐杀民众一事、释放生化武器一事,分别嵌套给了签署RCEP、新疆问题、今年疫情的起源。这样就能建立一种“世界都是这么运作的,而日本人已经进步到了未来世界,可以随手指责别国鄙陋之处”的假象。

如果说日本有什么国民性的话,那就是盲从…

如果这篇文章只是批判日本人对华的不友好态度和他们的盲目自信,则就不能叫做“给我们的警示”了。

首先我们必须认识到,当我们发出善意与友好的时候,对方可能并不会这么理解,保持着敌意和根深蒂固的偏见。而能消除这种偏见的做法就是宣传。

然而,目前我们的宣传口径都是偏官方的,而且内容也比较好大喜功。突如其来的成就被从官方或半官方的口中说出了,很容易被扭曲为虚假宣传。说这些外宣不过是一些内宣的补充并不为过。

因此,我希望有更多的人,更多的平台,把日常的小事件,比方说在哪儿看到什么项目正在进行,或者可能要有什么尝试被提上日程,亦或是一些全无来头的小道消息,作为一小则新闻发布到外网上。这样当一个大新闻诞生的时候,外国网友就可以说“这个事情我好像看到过,终于正式发布啦”之类的话,并且找到各种进行状态下,甚至最早提出的历史依据,看到过程中的坎坷波折,最终确信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努力。

我的#新幹線貨物電車 这一词条就在做着这样的努力。缓慢地渐渐地让人明白中国为何需要货运高铁,让人知道现在已经存在了高铁货运,让人看到专门的高铁货运列车正在研发中,而且整个项目一波三折。

此外,另一个希望警醒我们国民的一点是:我们一定要避免盲从。

与日本不同的是,他们的公知宣扬的是日本的伟大,而官方也是这么希望国民认识自己的国家的;而我们的公知宣扬的是中国的丑陋,而我们官方宣传的当然是中国的伟大。如此产生了一个舆论导向两级分化的矛盾。

我希望我们的国民不要盲目听信任何信息,要以辩证思维看待问题,避免拉大这种两极分化的局面到一发不可收拾的状态。我们中国人生活在一个依然在建设中,拥有极大发展活力的国家,团结才是共谋发展的坚实基础与共同繁荣的中坚力量。

谋求中国的发展,我们当然要爱国,当然屁股千万不能歪。但也要看到,我们国家还有很多亟待解决的问题,防范被虚假信息带偏的同时,也要防止自己陷入过分的自满自傲之中。根除公知的看衰论调的最佳方式,是做得更好让它被疯狂打脸,让观众使他闭嘴。

但与此同时,我们也有提防那一天,公知不再是负面言论的象征,而是与官宣口径完全一致。那时或许我们也会陷入日本人当下这种过度自傲的魔咒…

因此,我们一方面要让看衰论调闭嘴,另一方面要自己指出自己的问题,并且努力尽快去解决。让社会上始终存在不同论调是我们长久保持持续进步的基石。我们要消灭的是伪科学,是不自信,是看衰论调扩散的土壤,但不是消灭表达不满,揭露负面本身。我们要消灭的东西是阻碍我们团结的东西,是使我们两极分化的趋势。但与此同时,我们要把握住这个度,确保我们不会盲目推崇任何一种论调,麻木接受“中国第一”论调的洗脑。这样我们的国家才可以真正成为世界上最繁荣的地方之一,使我们的民族始终能够获得自信与荣耀。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