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妖惑 2 (仙督湛X猫妖羡 黑化 强制)ABO 赠欢喜与惠惠

料峭的倒春寒终是逼来一场雪。

纷纷扬扬的,世界一瞬间归于安静,魏婴站在静室的门口,对着被马虎统一色彩的封闭空间沉默着。

 

来到这仙督府已近一周,数个月的颠沛流离终是结束,只是这等待着自己的,又或不是新的牢笼?

 

没有自由,活动空间只有这内室与看得见天的小院子。但不至于再挨打和饿肚子,只是那无尽的索求与贪欲所带来的疼痛与折磨,是想想就会让人白了脸的。

蓝湛不算温柔,谪仙般的清寡,脸上的表情,总是轻薄得好象一触就散。

可那一夜的蓝湛,嘴角偶尔扯出的笑都浸着残忍的味道,每次他的手指走过皮肤都能引发一轮心底的战栗,这是妖族天生察觉危险的本能。

 

 漫天的雪大了起来。雪花们具象着目光,望不尽所有。

 

无微不至的关怀和无穷无尽的索求,它们如同藤蔓的两侧,交织往复,逐渐熟悉的情事让身体比灵魂更快失去记忆,长与短都是他的气息与味道,重叠的,几乎要把整个人浸透。

又漫长而又黑暗。

 

见过的人只有温情和她的弟弟温宁。

是在魏婴第一次昏倒时,就被蓝湛叫来定期调理身体的医师,人和蓝湛相似的清冷与决绝。

其实不过是在被人抓到拍卖会时留下的伤交叠,妖丹有了裂纹,灵气流失而已,静养些时日终会恢复,若恢复不了也没什么,这种气数缓慢衰竭的感觉,也好过望不见尽头的暗无天日。

 

人妖的子嗣极难,但出了,就是翘楚。魏婴的灵力日渐稀薄,黑而涩的药一日三次的,被人盯着灌下去。第一次将苦到发涩的药被偷偷吐掉时,换来的便是银光闪闪的针没入皮肤——

碗捧在手里死气沉沉,其实已温凉,魏婴却觉得手心发烫,熨着他涨疼的心思。几乎要捧不住的热——

魏婴决心要做个了断。

 

尽管灵力与等级连守卫都不防备,对着木讷单纯,仿佛天生缺了魂魄的温宁,魏婴妖族天生的技能魅惑还是起了作用。趁着仙督闭关吸收白虎之眼的当时,静室的边门空隙里露出生机,魏婴终是逃了出去。

 

无风无月的长夜,也没有星星照亮前路,心一直紧张着,跳得血直直往上涌。急速奔跑的步子长长短短很不整齐,心里那口堵了很久的气,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将它舒缓出来。

 

森林里浮起阴森的雾,掩去了路途的终点,不知所以的害怕堵了上来,有什么逐步逼近让人无从逃跑,魏婴被铿锵冰冷的铁链套上脖子,无法呼吸,终是晕了过去,脚印在身侧只剩生死。

 

半倚着蓝湛,大面积的背,小面积的手肘,传来对方的热度。异样的触觉提醒着什么。 

梦魇般的阴影,在他的半个侧面里清晰编织,突起和凹陷的全是让人惶恐的具体,魏婴掌心浮起汗,他抬起手,那里全是冰冷黏腻的触感。

“魏婴。”

 

被他带回静室,没有意料之中的勃然大怒,甚至没有多余的话语和动作。

 

昏暗的室内掌起了灯,青烟在香炉里萦绕出好闻的香气,红泥小火炉上的水已微微吐了热,蓝湛在桌前坐下,娴熟地温起酒。没有了束发的困扰,浓黑的发就点是点面是面的展开,泡在暖黄的光里,竟是生出了点温柔感。

 

“……仙督……”

没有抬头,蓝湛翻过桌上倒扣的酒杯斟上酒,“叫我蓝湛。”

“……蓝……湛。”

 

草草地三言两语毫无意义可言,魏婴心里爬出纠结的叹气,疑问是疯长的草,可想想又觉得荒谬,就杵在那里勉强维持着荒凉的笑脸。

 

“过来。”

“啊,好。”

 

就着桌前侧过身坐下,魏婴看着蓝湛摆弄起茶水的手,露出紧张无处投递的声音:

“蓝湛,你……放我走吧,你的钱我一定会还给你……”

对方神色依然平静,挽了挽袖子将放在面前的酒推过来:

“今年新酿的果酒,这酒浓度不是很高,口感很好,尝尝。”

 

清冽如同泉水般的味道混着酒香,魏婴忽然想起家乡漫着荷花香的荷风酒——故乡遥遥地招手,看不清未来。

“好。”

 

许是对方眉眼太过清秀温和,魏婴紧绷的心略微缓和,不觉又是一杯酒下肚,他刚打算再张口时,脑袋却不受控制地如坠云雾。

“你给我喝了什么……”

“一点会让阿婴舒服的东西。”

 

魏婴挣扎着起身却摔了趔趄,被蓝湛扶住,细股的燥热开始逐渐在身体内游走。想要推开的手被对方捉住,没有躲避的地方。蓝湛浓郁又清冷的檀香贴过来,魏婴便麻木地不能动身。

 

唇覆上唇,舌探入齿内交缠,掠夺,扯出淫靡的丝,鼻梁下的呼吸反逆上来,莲香愈来愈烈,沉淀出发稠的呼吸。

 

衣衫尽褪后的肌肤被手指碰触,引发轻微的战栗。魏婴的眼里的泪水是无声的反抗,看得蓝湛嘴角再度浮起笑。

 

“不……”

“暗夜拍卖场送了些有趣的东西,本不想给阿婴用,但阿婴却想要离开我……”

 

一只系着红线的金色小球,蜿蜒的线条清晰明了,在手心温度的催化下逐渐嗡嗡作响。

 

以下删除700字

 

醒过来已两日后。

难得明媚的日头,绽放着温暖的眷顾。

 

感觉全身还染满了他的体温不曾消退。它们爬在皮肤内侧,块状般吸附。不同于自己的温热,有微妙却测量不出的差异。

有汹涌的灵力袭来,仿佛已经有很长有久的时间缺失了在自己脑海中的那部分印记被唤醒,无穷无尽。

“这是白虎之眼的灵力?应该说,是我自己被封印的过去?”

眨眼世界没有了声音,像一个遥远的呼唤,关于自己的所有旧事,都在须臾生成。重重的缘脉,被重新系起。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