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 仙督的掌中鸟 第二十二章(调教暗黑双洁)

设定:心狠手辣病娇魔主机 心怀天下善良仁爱天道羡

第二十二章 记忆

晨曦微露,蓝忘机看着案牍上堆积如山的文书揉了揉眉心。

最近妖帝频繁动作,妖兽时常在人界出没。他虽派了不少弟子出去,可也无法做到面面俱到,到底还是被钻了不少空子。人界动荡不安,风雨飘摇,人人自危,就连一些小的修仙门派也是风声鹤唳,闭门不出。

至于魔界,无奈地摇摇头。为了银弦的事,他算是与上任魔主他的父亲彻底撕破了脸。

父亲、母亲伉俪情深,母亲生他之时血崩而亡,父亲哀痛欲绝,却又无处宣泄,便把所有过错都记在了他身上。

后来,父亲续弦,找了一位与母亲有七八分相似的女子,生下银弦,银弦的相貌不似父亲却与女子更近,或者说与自己已故母亲的样貌更近。

父亲对银弦爱惜看重,在他心中银弦才该是魔族的王。不过魔族尚武,魔主的推举不是上任魔主说了算,而是谁最能打,谁战到最后,谁就是他们的王。

只是魔族军队当中,还有不少父亲的旧部心腹。对于这些人,他并未清理。他对权势本不在意,亦不想招惹是非,惹得魔界大乱。他只想跳脱六界束缚,自由自在活着,故而对银弦的所作所为一直包容着。直到那日......。

那日,他从观尘镜中看到静室外小院中发生的一切,他的羡羡就那样站着那里被一刀一刀砍地支离破碎,烟消云散。心痛地无以复加,他想杀了所有人,想毁了六界,可是尚存的一丝理智告诉他,魏婴还活着。

他体内留有魏婴的灵气,他能感受到这天地间那股灵气的存在,虽然模糊不定,可确实是存在的,他要找到他,一定要找到他。

至于银弦,他必须死。所有伤害魏婴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可是父亲把他藏了起来。魔界至宝隐息铃可消除持有之人的所有气息,让他藏身于六界。

他把父亲旧部心腹一个个揪出来,斩杀在魔族大殿中,让父亲亲眼看着。父亲破口大骂,睚眦俱裂,却始终不肯松口告诉他银弦的下落。

至此,太平了近千年的魔界也开始变得纷争频起,战乱不断。

而他原本以为失了冥主会混乱不堪的冥界,却意外的平静安稳。除了一日三省,来自己面前哭述生活不易、工作艰辛的聂判,其他一切都挺好。

聂怀桑,冥界判官,油滑的和只狐狸似的,绵里藏针,比起妖兽和战火,他更不愿与此人打交道。

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肩颈,继续批阅剩下的文书。

 

昏暗的鸟笼里,魏无羡背抵在蓝忘机胸膛,头向后仰去,白皙的颈项拉出一个诱人的弧度,嘴里透出几丝压抑,犹如小兽低泣般的呻吟,


删除986字


蓝忘机将魏无羡抱在怀里,翻过身,让人趴在他身上,手一下一下拍着光滑的后背,安抚着。

“羡羡,舒服吗?”

“舒...服”,曾经灵动的眼现在却是空茫一片。

“恨我吗?”

“......”

“恨吧,恨也比失去你要好。”

“魏婴,你还记得吗?你说过你想要见见我化形之后的样子,是不是又黑又丑?现在这个样子,你可还满意?”

化形?怎么可能?他记起来了!空洞的眼开始聚焦。

“不记得了?也是尊上那么多在意之人,在意之事,又岂会记得多年前的一句戏言。”伸手拍了拍怀中人的脑袋,“可我却是很认真,很努力的想要变成你最喜欢的样子。不过现在看来,大概还是失败了。”

“你...,记起来了?”压住心底的恐慌将话问出来。

“不完全,只有一些模模糊糊的影子,可我知道千万年来一直陪着我的是你。”

一句话将魏无羡彻底打入冰窖,他是真的记起来了。记忆开始苏醒,接下来就是力量的觉醒。那么,这个世界...,所以自己是真的错了,一错再错,将整个世界推入绝境。

“蓝湛,带我出去吧,我...,不会再逃了”,既然是自己犯下的过错,那么这一切自然得由自己结束。

“不逃?”抱着的人手臂紧了紧。

“嗯,不逃。我愿以魂灵起誓,会陪你,直到身归天地。”这样的日子他不想再过下去了,何况他还有很多事要做。他的时间所剩不多了。

“魏婴,这次不骗我好吗?”

“好。”

一根通体乌黑,不含一丝杂质的笛子被放到魏无羡手中。

“拿好,这次不要再把它扔了。陈情认你为主,即便你没有灵力,你也可以驱动它,它会护着你的。”

乌黑的笛身,透出丝丝凉意,和它原本的主人一样,显得清冷萧杀。

“嗯”,魏无羡摸了摸笛子,其实他第一眼看到这只笛子的时候就是喜欢的,只是因为魏家的事心中有了芥蒂,不过他没想过把他扔掉,那时,他想的是,自己烟消云散何必让只笛子陪着,还是物归原主的好。

“魏婴,我们回家。”

“好。”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