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松等公知的退场,马前卒等工业党的登台

1、工业党和公知们

曾几何时,网络媒体这片舆论阵地被一帮大V牢牢占据,这帮人被称为“公知”、“公知党”,其中又可细分为“美分”“精日”“国粉”或“情怀党”等等,如贺卫方、周孝正、陈丹青等。

然而,这些看似在网络上不可撼动的“公知们”却在今天显得有些落寞,取而代之的是一帮高学历、精于专业、且多理工科为背景的人。这些人往往有强烈的民族意识,怀揣强国梦想,注重事实与调研,坚定地认为先进工业生产力与科学技术是先进的社会意识形态的先决条件,被大众称为“工业党”。

2、公知光环的破灭

2009年以前,网络上主要还是以天涯社区、贴吧、新浪博客这种BBS类型的论坛网站为主,其他的还有豆瓣、饭否、开心网、鲜花村等。论坛网站本质以顶帖为核心,相对而言,更侧重内容。经过几年发展,自媒体时代彻底到来。其中尤以微博(现在的微博有变成新闻板、广告墙的趋势)、公众号为首。当然,这里面又有一个关键的技术突破——智能手机出现。

其实,公知兴起之时,正值“官文媒学”(官员、文艺工作者、媒体人、学校文科老师)牢牢把握宣传机器的时候。在改革开放后到21世纪头十年,互联网尚没有广泛普及,一般人和理工科类知识分子没有舆论宣传工具,难以表达自己的诉求。等到互联网真正广泛连接每一个人,互联网所带来的去权威化、去中心化信息传播方式使得“公知”们的光环被打破,也更难以带节奏。



民国粉陈丹青


移民美国的周孝正

3、工业党的兴起

工业党集中反映了理工类知识分子的诉求。

“工业党”则相反,他们已经有了很高的人气,但却一直没有什么重量级人物做代表。他们的粉丝在舆论中一直处于劣势,被称为“5毛”、“自干五”、“小粉红”等。

直到网络小说《临高启明》出现,才渐渐有人注意,但整体而言,仍然没有重量级人物可以超过“公知党”的影响。

这种情况,直到最近几年,随着越来越多官方媒体活跃在网络,以及帝吧宣传、观视频等出现,以更加符合年轻人口味的方式推出几个代表人物,才渐渐改变了这种局面。



工业党马前卒(任冲昊)


袁岚峰

4、公知和工业党的冲突

公知代表了“官文媒学”的利益,而工业党代表了理工类知识分子的利益。两者在理念上,观点上的冲突是在所难免的。

TED有一期演讲,Dambisa Moyo已经通过调查证实这一理论——没钱,民主寸步难行。

在没有足够的物质基础做保障之前,民主只会掏空一个国家,透支国家的长远规划。

但西方不同,西方的民众至今仍然认为是他们的制度导致了繁荣,不是因为黑奴,不是因为殖民,是制度,他们坚定地认为民主是一切繁荣的先决条件。虽然西方上层精英可能根本不信这一套,但民众确实被灌输了这样一种认知。

同理,实际上,“公知党”和“工业党”的基本分歧也是如此。

虽然许多“公知党”也承认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但在具体言行中,却仍然有本末倒置的倾向。

由这个基本分歧,就会产生出许多争论。

比如,韩寒曾经在2012年发过一篇《让一部分人先选起来》,提议魔都市长直选,但具体以什么方案进行呢?

没有方案,上海有多少人口,我不管;外地户籍但在魔都长期居住的人有没有权参选或被选,我不管;什么方式选,怎么投票,我不管;选举过程如何展开,我不管;反正我就要选。

这是情绪化的表达和诉求。

而“工业党”更实在,要考虑受教育程度、效率、政策延续性等等一系列问题。尤其后两项,可以说是中国经济崛起的重要因素。

简而言之,一个在试图抱怨问题,一个试图解决问题。

5. 新媒体和传播的力量

随着越来越多年轻的“工业党”支持者进入传媒和新媒体类工作,他们越来越意识到,“工业党”缺乏的不是知识和受众,他们缺乏的是有效的、符合年轻人的传播手段。

于是,一批“工业党”自媒体、学术组织开始频繁出现在网络中,以最直观的视讯信息取代早先“工业党”主要的文字传播手段。

现在,我们看到观视频工作室、风云学会等一系列媒体节目开始出现在大众视野。

张召忠将军变成了战忽局局座,金灿荣变成政委,陈平以眉山剑客出现,丁一凡、张维为、马前卒、郑若麟、范勇鹏、袁岚峰等开始在B站出现。

虽然“公知党”仍然活跃,仍然在吃饭,但他们已经无法再像从前那样完全主导舆论。

在全球性的民粹浪潮中,“工业党”的民族、国家情怀乘风而至,顺势兴起。

6、结语

中国的大势是工业化,而且要把这个工业化推向全世界,不可阻挡。在这个大势当中,未来的中国社会变动,你叫它革命也好,叫它改革也好,或者你叫它什么别的东西也好,总之,中国的发展都不会停止不前。在未来社会的变革中,每个人都应该积极提供变革意见,为自己的利益代言。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