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外传》第九十七回 杨惠兰生子送厚礼,李大嘴旧情终埋葬 (前二十分钟)

《武林外传》第九十七回


杨惠兰生子送厚礼

李大嘴旧情终埋葬


本集编剧:雪月猫猫

原著:《武林外传》

作者:宁财神


1、 内景、大堂、早上


湘玉:小郭,蘸糖,秀才,过来都过来

众人:干嘛啊(干啥啊)?

湘玉(观望后院): 嘘,大嘴呢?

秀才:一早就去买菜了还没回来呢

湘玉:正好,来给大家发东西(说罢就转身去账台里)

小郭:发东西?今儿是发工钱的日子么?

白展堂:不可能啊…哪次发工钱不是大嘴先屁颠儿屁颠儿通知咱们…

小郭:那倒也是…什么啊?

湘玉捧着一兜东西:来来来,这是你滴,秀才

(递给秀才一个白玉镇纸)

秀才(瞪眼睛):子啊…这成色,也太贵了吧!

湘玉:蘸糖,你要了很久滴新靴子,西域商人上供滴雪鹿皮滴

白展堂(接过来):妈呀,好玩意儿啊这是,这我这儿汗脚能好意思糟蹋么!

湘玉:小郭郭,还有你滴,流烟巷出的限量版胭脂,京城大户人家小姐人手一盒

小郭(小心翼翼的捧着):哇塞哇塞掌柜的我爹都没舍得给我买过…

湘玉:这包是小贝滴江南二十四糖拼,还有额滴,(从头上摘下来)爪哇国滴血玉簪子

秀才:这这一包东西比咱们客栈都贵了啊…

白展堂:玉啊,咋的了啊这是,你家镖局倒闭了,你把东西都给我们分了啊?

湘玉(正拿着簪子臭美):去,胡说啥捏,不是额,是人家杜财主早上派人送来滴

小郭:杜财主,哪个杜财主?

湘玉:铜陵杜子俊啊!

小郭:哦…就那个(表情和动作绘声绘色的模仿)蕙兰,蕙兰,呢滴老婆,那个?

湘玉:对对对就四他就四他!

秀才:他给咱们送礼干啥啊?

湘玉(再一次看后院):你们确定大嘴不在吧?

秀才: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你快说吧!

湘玉(埋头):杨惠兰,怀孕了!

众人:啊?

白展堂(一拍大腿):哎呀妈呀,要不说是大户人家,干啥事儿都效率!

众人:嗯?

白展堂:呃…看我干啥啊,效率高点不好么,人家姜老太忙着抱孙子呢! 

小郭:那也不对啊…他为啥送咱们这么大礼啊?

湘玉:不光是咱们,杜家下面滴下人全都有礼,只不过咱们滴特殊贵重一点

秀才:为什么啊?

白展堂:瞅瞅你俩一对蠢蛋大眼瞪小眼,那没咱们他俩能走到一起么?

小郭:哦…诶?那也不对啊,最大的功臣是大嘴啊,怎么没见大嘴的礼物啊?

秀才:这个我知道,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哪儿能给大嘴备啊!

湘玉:去,人家大家大业咋能这么小心眼,连小六和无双都一人一把名刀,大嘴滴礼物当然有咧,在这儿呢!

说罢,从账台后门掏出一件包裹,打开,一件绸缎衣服。

小郭:哇塞…超赞的面料啊!(摸摸)诶?好像…做工有点粗糙啊,接线差了一点…什么裁缝啊这是,这么好的料都浪费了…

湘玉:哎呀,也没办法,蕙兰也刚为人母,缝缝补补滴还不熟悉嘛!

白展堂:等会,你说是杨惠兰亲手缝给大嘴的?

湘玉:是啊,咋滴了?

白展堂(嫌弃):没啥…人都怀孕了还整这出干啥啊…

湘玉:哎呀,那说明人家是真心实意感谢大嘴嘛!

小郭:那你这礼物是给不给大嘴啊…

湘玉:给..额不知道咋说理由,他听蕙兰怀孕咧还不知道啥反应咧…不给…

小郭(直接抢走):谢谢掌柜的!这衣服料我替大嘴拆了,等着给你们一人做一手绢哈!

湘玉:诶诶你干啥?

小郭:你不说不给么…

湘玉(抢过来):不给他也不给你啊,蘸糖,收起来

白展堂:收它干啥啊,你早藏晚藏不还得给人家啊!

湘玉:那你说咋办?你想看着大嘴伤心啊?

小郭:就是,万一大嘴受了点刺激怎么办?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白展堂(指指点点):要不说你们女人家家的聪明的时候跟神捕似的,笨的时候跟小六似的,你们就非说是杨惠兰怀孕啊,随便找个啥理由送他不就完了么!


插入:在京城巡街的小六:啊噗,(扶扶打喷嚏歪掉的帽子)sei骂我呢…


湘玉:也是哦…那找啥理由?

白展堂:呃…季度最勤奋员工奖!

众人:嗯?

白展堂:这好像是我应该拿的啊..惭愧惭愧

小郭:去,要我说就最大进步鼓励奖!呃…这也应该是我拿的哈

秀才:依我看还是店内员工最高人气奖,呀,这也是我的该拿的..

湘玉:去去去,脸不小还自己给自己评上奖嘞,额决定了,就说是他师傅派清风送来滴,反正他爷俩都隐居嘞,问也问不着 

小郭:哇塞…不愧是掌柜的,我都想给你也评个奖了…

湘玉:啥?

小郭:本店最会鬼扯奖!

湘玉:去,这个光荣滴称号你还是自己留着吧,等大嘴回来,你们不许说漏了!

秀才:那我们这些礼物…

湘玉:自己找理由编!

白展堂:那容易…我这是我娘送我的

小郭(会意):对嘛,我这也是我娘送我的…

湘玉(臭美):哎呀,额这簪子也是俺娘送我滴

秀才:我这是…我娘托梦送我的!


2 内景、大堂、白日


大嘴归来

湘玉(兴高采烈招手):大嘴大嘴,快过来

大嘴:咋的了老板娘?

湘玉:没有四没有四,快,蘸糖动手

大嘴:动手?动动啥手啊?

白展堂(扒衣服):别废话快脱衣服

大嘴(抱自己):干啥玩意儿啊上来就脱衣服,我可是正经厨子!

小郭:哎呀谁稀罕看你那一身肥膘似的,看,这是什么?(打开包裹)

大嘴(看包裹):这…能穿能洗能当抹布的衣服啊,咋的了?

湘玉:换上啊!给额们看看合适不合适

大嘴(不可思议的指着自己):给..给我的?

白展堂:废话,你看这袖子肥的,我们能穿么,不给你缝个口都能当面袋子了

大嘴:不是…这儿…从哪来的啊?谁给我的啊?为了啥啊?

秀才:大嘴行啊都学会哲学三问了…

湘玉:哎呀大嘴,今早你刚出去,清风就来咧,这不,你师父特意从京城给你送的

大嘴:妈呀?清风来了?他人呢?

白展堂:人家赶路着急,谁让你不在的!

大嘴:那那他没说别的啥啊,我师父吩咐啥了?

湘玉:你师父吩咐你..一定要好好穿这件衣服,这可是他专门花钱给你做滴!

大嘴:哦.哎呀妈呀,真没想到我师父还惦记着我呢,行那你们等着啊,(捧起包裹下场)洒家给你们看看啥才叫人靠衣服马靠鞍,几顿不吃叫的欢

小郭(看背影摇头):瞅瞅给咱大嘴乐的…

秀才:乐的都会自创俗语了…


3、内景、大堂 、上午


小贝(径直进门,很自然):嫂子,我回来了

湘玉:回来了好…(突然震惊)回来了?站住!

小贝:干嘛啊?

湘玉:这才啥时候你就回来了,莫小贝你又逃课!

小贝:我没有!书院放假了啊!

湘玉(意外):放假?放啥假?

小贝:书院翻修啊,前几天我把墙踩塌的时候不就告诉你了么?

(见第九十四回)

湘玉:哦…那你放多久啊?

小贝:那就要看拆墙的、搭墙的、刷墙的有几把刷子了,怎么着也半个月吧

湘玉:额滴神啊…先生就这么把你们放出来了…

小郭(摇头):这么多熊孩子集体放假,咱们镇子要遭殃了..

小贝:说什么呢,我们又不拆房揭瓦,遭什么殃?

湘玉:好小贝,那快去歇着吧

小贝: 歇就不歇了,嫂子,午饭我就不吃了哈

湘玉:站住!你要干啥去?

小贝:西凉河捞鱼啊!那河浅的都能看见河底儿了!

湘玉:不成!那万一掉河里咋办!

小贝:掉不了啊我又不瞎,掉了也淹不死,那河旱的都退水了,中心的石头都露出来了!

湘玉:那也不成,万一碰见水鬼咋办?

小郭:水鬼?

湘玉:你们知道个啥,河公每年都收人,再浅滴水也能淹死人

小郭:切,迷信,行了小贝,听你嫂子的吧,一会她把龙王都搬出来了,去山上转转就得了

湘玉:山上也不行,翠微山滴寺庙正重修呢,到处都是采土挖的坑,万一小贝掉进去咋办?

小贝:那…那我去逛街总行了吧?

湘玉:逛街?万一…万一踩到香蕉皮咋办?万一被天上掉下来的冰箱砸到咋办?

小贝(快要哭了):那…照你这么说我除了呆家里还哪儿都不能去了?

湘玉(喜笑颜开):咋没有,在家好好写作业,还可以在门口晒太阳嘛

小贝:我…我不,我就要出去玩!嫂子,好不容易放几天假…你就放了我吧

湘玉:小贝,你看这是啥?(杜子俊送小贝的礼物)

小贝(好奇):这…这是什么啊?

湘玉(指着糖块儿):哎呀,这是红果块儿,这是板栗糕,这是..

小贝(咽吐沫):嫂子,你…从哪儿弄的啊?

湘玉:想要么?

小贝(渴望的点头):想…尤其是红果的那几块儿..

湘玉:来小贝

小贝上前

湘玉:这可是嫂子专门托人从京城带的,江南二十四糖拼,一共有二十四份材料二十四种口味,整个七侠镇就你独一份哦!别家娃可能这辈子都没见过!

小贝(看着糖块):嫂子…你真好

湘玉:行咧,拿去吧,今天就别出去咧,不然嫂子就把这包糖送别滴小朋友

小贝:别别别送啊,不就是在家闷一天么..我不出去就是了

湘玉(摸头):乖,这才是我滴好小贝

小贝:那这一大包糖…

湘玉: 都给你了!

小贝(抱着糖跑出去后院):耶 !哈哈!吃红果咯!

小郭:不就是想出去玩玩么,你至于骗她么..

湘玉:哎呀,不是不让她出去玩,关键这刚是放假第一天,她一出去就收不住心咧,那啥时候写作业?等她作业写完了,再放她出去玩也能玩的安心,省的心里老惦记着功课,这才叫该玩的时候玩,该学的时候学,你懂个sa

小郭(点头):哦,原来是这样啊…嘿嘿,掌柜的你还别说,带娃还真是门学问啊!

湘玉(小自豪):那当然!你,还有初为人母滴蕙兰,慢慢学着去吧

小郭:切,让蕙兰自己慢慢学吧,我可不生孩子,万一摊上个小贝不够操心的…

大嘴(穿新衣服上场):说啥呢?啥生孩子?啥小贝?

小郭(忙遮掩):呃…我们说生孩子一定要生小贝那样的…

大嘴:呀那你是生孩子还是生个祖宗啊?

湘玉: 去去去,转过来给额看看!

大嘴转身

湘玉:额滴神啊…蘸糖,你快过来看看啊!果然是人靠衣装啊…

白展堂(走过来):哎呀妈呀,跟个新郎似的!秀才你看看!

秀才:可不是么,跟个状元似的!

小郭:太有相了,跟个大侠似的!

湘玉:也真四合身哈, 跟个厨子似的! 

大嘴:跟个厨子…嗯?

湘玉:行咧,穿都穿了,也挺合身,别臭美了,去做饭吧

大嘴:那我换下来吧…

小郭:换了干嘛啊?穿着呗!不比你那一身破衣烂衫的强!

大嘴:这么好的衣服,咋也得留着相亲时候穿啊,再不济…也得见蕙兰时候穿啊…

大嘴下

秀才:他要是知道这是蕙兰亲手缝了,会不会立马脱下来呢…

小郭:不应该是这辈子都不脱带进棺材里么…

湘玉:好咧好咧,那咱就管不着咧,他愿意换就换,反正咱们是好好滴送出去咧,万四大吉咧。


4、内景、大堂、上午


江雅芝与江念慈至门口

湘玉(抬头):呦?江夫人,你咋来咧?

江雅芝:哦..没什么事儿

湘玉:没啥四..哎呦一看还是有四,看您这一身新衣服穿滴,肯定是有啥喜事儿咧?

小郭(调侃):咋的了啊?这年头都改女的上门提亲了?

江雅芝:提亲?提什么亲?

湘玉:去去去,不要听她胡说..江掌柜有啥吩咐嘛

江雅芝:吩咐不敢当…念慈她们书院放假了你知道么?

湘玉:知道啊,咋咧?

江雅芝:嗨,这孩子今天才和我说,我本打算今天白天出门的,她这放假了…

湘玉立刻会意:哎呦,那好办!让你念慈在额们这儿呆一天就行咧!

白展堂:对对对,反正她都吃她大嘴叔的饭习惯了,是吧念慈

江雅芝:念慈,那娘走了,你和小贝好好玩啊,佟掌柜,这两盒胭脂您拿着,算是谢礼

湘玉:哎呦江掌柜你客气个啥子嘛,小贝滴同学来找小贝玩一两天有啥不对滴,你还送啥礼,拿走拿走!不然额可不让念慈呆嘞

江雅芝:哎呀这可怎么好意思…你不要,那给你的伙计吧(递给小郭)

小郭(伸手欲接):哇塞…这都是挺贵的款式吧…

湘玉:咳咳!

小郭:呃…不能要绝对不能要!今天收客人礼,第二天就烂手,第三天就烂眼,第三天就——

江雅芝:别别别…我不送还不行了么,不至于

湘玉:江掌柜,你就放心滴走吧,念慈交给我们就行

江雅芝:好,念慈,你过来,为娘再交代你几句话

母女俩闪到众人一边。

雅芝(低声):为娘告诉你的事情你都记得吧?

念慈(低声):娘,记得呢…

江雅芝(低声):哎呀,娘又没让你害人,打听打听怎么了?

念慈(不情愿但点头):知道了..

江雅芝:乖,等娘去你干奶奶家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江念慈:我想要吃甜枣还有酸枣..

江雅芝:放心,你干奶奶家什么没有,那娘走了啊?

江念慈点点头。

江雅芝(高声):记住了就好,不许不听佟掌柜话,知道了么?

湘玉:哎呀江掌柜,这么大滴娃想咋玩就咋玩,你不要太管咧!

江雅芝:好,佟掌柜,那我就去坐马车了

湘玉:坐马车?

江雅芝:嗨,远房亲戚家有喜事儿!

湘玉:哦..那江掌柜慢走啊!

江雅芝出。

湘玉:念慈呀,小贝在后院,你大嘴叔在做饭,你想找谁就去哈,不愿意去你就呆大堂

小郭:对,穿堂风也不热,呆着吧

江念慈:我...还是去找小贝吧

白展堂:那也行,她正自己后屋偷吃呢,快去吧!


5 内景、后屋、白日


咚咚咚

小贝(正做功课):谁啊?

念慈(画外音):小贝,是我

小贝(忙下地,开开门):念慈姐?你怎么来了?

念慈:我娘出门了,我没地方去了

小贝:快进来,我正抄..正写作业呢

念慈:啊,这么用功啊,我打算过几天才写呢…

小贝:没办法,出也出不去…早写完早利索呗,诶,念慈姐,快来快来,你尝尝这个

念慈:这什么啊?

小贝:江南二十四糖拼,二十四种口味,总有一款属于你!

念慈:哇…看起来好贵啊!

小贝(小孩子得意):贵不算什么,主要是整个七侠镇,我这儿独一份呢!

念慈:那就这么吃了会不会浪费啊…

小贝:不吃才是浪费呢,供起来也不能下崽儿,吃呀!别客气啦!


6 内景、大堂、白日


邱晓东:请问,莫小贝同学在家么

白展堂:呀,今天咋了,同学抱团儿找小贝来了

湘玉:小贝在后院呢,念慈也在,快去吧

邱晓东:啊?念慈姐也来了,我说小贝没去河边儿呢(说着就往后院走)

湘玉:诶诶你站住

邱晓东:怎么了?

湘玉:你们那么多地方不去老想着去河里玩啥?

邱晓东:废话,就河边凉快啊!

湘玉:去去去,小贝不去河边儿,你回家吧

邱晓东:别介啊,佟掌柜,您得通人情,得讲理啊!我爹好不容易不在家

湘玉:那你们就更该在店里写作业,别出去乱跑,不然你出事儿咧额咋跟你爹交代

邱晓东:啊?那多没劲啊,我们出去逛逛总行吧…

湘玉:那…也行,小郭你陪着他们

小郭:好啊好啊!

邱晓东(看小郭,跑出后院):啊?哎呦妈呀,那我们还是不去了吧…

小郭(叉腰看着邱晓东背影):喂喂喂,什么意思啊你们,我就那么可怕么

白展堂:让你老帮着小贝欺负同学,该!

小郭不理睬白展堂继续凝望。

湘玉(用手在小郭面前晃悠):小郭,你不干活看啥捏?

小郭:掌柜的…刚才那孩子身上,穿的是新衣服啊?

白展堂:废话,整个片场就数咱主演最穷,哪个群演不是两三套衣服来回换

小郭:哎呀谁说那个了,我是说,那个新衣服的面料…好像挺眼熟啊?


7、内景、女寝、白日


咚咚咚

小贝:谁啊?

邱晓东(画外音):我,每天都借你作业抄还帮你改卷子分儿的超级无敌大好人邱晓东是也!

小贝(看了看念慈):谁谁抄你作业了,谁改卷子分了,你别胡说啊,造谣要讲证据的,小心我告你诽谤!

邱晓东:哎呀你嫂子在大堂呢又听不见,快开门啊!不开门我可闯进去了!

小贝:你你你敢!等会儿!

小贝下地开门,邱晓东进

邱晓东:哎呀,你还去不去河里捞鱼了啊?

小贝:我…今天去不了了

邱晓东:我刚才都看了,后门开着呢,你嫂子他们在大堂呢,咱们悄悄滴出发,大声滴不要,念慈姐,你也去吧!小胖他们早就到了,这会儿河边正热闹呢!

小贝:哎哎你别走…我今天真去不了了

邱晓东(打量):小贝同学,这不像你啊…平时有条件你会去,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你也会去,怎么今天这么怂了?

小贝:我不是怂…是…吃人家嘴软了..

念慈:我也是…吃人家嘴更软了

邱晓东:哎呀,吃什么嘴软了,你说,我替你赔她一份儿就是了!

小贝:赔?做梦去吧你,整个七侠镇就我独一份儿,你倒是想赔!

邱晓东:独一份儿?什么东西这么宝贝,我怎么不信!

念慈(拿起糖包):给,你看

邱晓东(反复打量中)

小贝:别看了,你个土货,看也不认识,这是江南二十四糖拼,是我嫂子托人从京城带的

念慈:我都吃了六块儿了..吐是吐不出来了

小贝:哎呀,你就忍忍吧,咱们明天再去,来,这块绿的看着怪渗人的,你替我吃了吧

邱晓东:别动…我要是能给你弄一包一模一样的糖拼来,你是不是就能和我一起去河了?

小贝:你…别做梦了!等你从京城回来西凉河都结冰了!

邱晓东:哪还用去京城啊!你等着!

说完就跑了出去。


8 外景、后院、白日


大嘴和匆忙跑出去的邱晓东相撞

大嘴:妈呀,干啥呢你这孩子

邱晓东:对不起对不起,我…我着急!

邱晓东出,大嘴望着邱晓东身上的衣服思考中

大嘴:不能啊…难不成,他是我师父的私生子?


9 内景、厨房、白日


白展堂进:大嘴啊,快给我弄俩饼垫垫,一会忙起来中午又该晚吃饭了

大嘴:在那儿呢你自己拿吧我手腾不开

白展堂进,大嘴盯着白展堂崭新的靴子

大嘴(突然):老白你等会!

白展堂(拿着饼刚要出门):咋了?

大嘴(弯腰):你这靴子从哪儿买的啊?妈呀这料一看就是好料啊

白展堂(掩饰):呃…不是啥好料,死牛皮的

大嘴:不对啊牛皮料一热天发紧,你这明显不是啊?

白展堂:你看看,眼睛还挺贼!这是..我娘从京城给我捎的!不知道啥兽皮的!

大嘴:诶呀妈呀,这得挺贵吧!

白展堂:不贵,撑死几钱银子!

大嘴:那啥老白,要不下个月发了月钱,你让你娘给我捎一双来呗?我头一次看这么好看的靴子…

白展堂:你又不跑堂你穿不着…

大嘴:咋的了兄弟这点事儿你都不帮啊?

白展堂:好好好…等我写信问问我娘行了吧…

大嘴:好那就这么定了啊!

白展堂:行…我先忙了


10、内景、男寝、白日


秀才正把玩新镇纸,大嘴推门而进,秀才慌忙藏怀

大嘴(注意到不对):干啥呢秀才?

秀才:没没什么..你怎么不敲门呢

大嘴(越发觉得秀才不对劲): 这我自己屋我敲啥门啊?

秀才:哦…那你忙着我出去

大嘴:等会,你怀里藏啥呢?

秀才:没没什么啊

大嘴:掏出来我看看

秀才:看什么啊没啥好看的!

大嘴(误会的笑):哦…我明白了,你是怕我告诉小郭吧?你给我看看,不然我就告诉小郭去

秀才:哎呀什么啊,就一镇纸,又不是姑娘送我的

大嘴:那…你藏啥啊?

秀才:我…我不是怕你看见了觉得我有钱嘛!

大嘴:哦…对啊!你哪儿来的这么多钱?行啊吕轻侯,跟你借钱你不借,你自己咵嚓一下子买个这么贵的玩意儿?你也太不厚道了点了吧?

秀才:你看看你看看我刚才说什么来的,这不是我买的,是…是人家送的

大嘴:送的?谁送的?

秀才:我…我娘

大嘴:哦..嗯?你娘不早没了么

秀才:是我娘的旧相识!她听说我今年又要去赶考了,特意送我的

大嘴:嗨!这么回事儿啊,你不早说,好像天天谁图你点啥似的,我看见能给你卖了咋的

秀才:不能不能…那啥,我出去了,你忙着吧

大嘴:我忙着…诶?我进屋本来要干啥来的?


11 外景、后院、白日


低头想事儿的大嘴和刚涂抹完胭脂拿着镜子臭美的小郭撞了个满怀

小郭:哎呀你走路看着点!眼睛长鞋底儿了啊?

大嘴:我还长后腰了呢,应该是你看着点吧,大白天的边拿个镜子边走道,你要吓死谁啊?

小郭:去去去!别烦我

大嘴(看着小郭脸):诶,小郭,你这脸咋了?

小郭(惊讶):我的脸…怎么了啊?

大嘴:水灵不少啊!

小郭(惊喜):啊?真的啊?

大嘴:好像是啊,明显和早上不一样了

小郭(自言自语):哇塞哇塞,要不然说人家是正牌货质量就是好,一分钱一分货,刚抹那么一点就立竿见影了,不行以后回京城一定得让我娘去弄点,哎呀不打特价的又太贵打了特价又怕有假的,最好是能走走后门拿个员工内部价,内部价会不会也是搞促销骗人的啊…哎呀实在不行这盒先留着,留到结婚的时候,不行不行那时候脸都黄了摸什么也没用了,要不留给我女儿用?

大嘴:嘿,嘿,你搁那儿嘟囔啥呢,我就说了两句话,你自己连女儿都整出来了?

小郭:呃…对不起啊,被你这么突然一夸有点难为情..

大嘴:不是,你又哪儿来的钱买胭脂的啊?

小郭:我…不是我自己买的!是我娘,我娘从家托人捎过来的!

大嘴:嗯?你娘也给你送东西了?

小郭:什么叫…也?

大嘴:今儿奇怪了啊…听过母亲节父亲节,咋个还有儿子节女儿节了?

小郭(望着大嘴背影):嘟囔什么呢?算了,哎,(看镜子)魔镜魔镜告诉我,镜子里这位十八岁的可爱美少女,究竟是谁呀?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