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年了,谁又走得出《仙剑》

紫萱又被搬出来回忆了。

唐嫣主演的《燕云台》口碑、收视双双遭遇滑铁卢。被视为白月光的紫萱,也成了唐嫣始终无法突破的角色。

几乎每一年,《仙剑奇侠传》1、3两部的几位主演总逃不掉一场比较,不是和别人,而是和自己最青涩时扮演的仙剑人物相比。

15年了,谁又走得出《仙剑》

两部电视剧都已结束十多年了,仙剑群星们各自奔向了新的角色、生活,可是粉丝们却不断重复着一些“幼稚”的仪式:盯着每一位主演的动向,比较、讨论;一旦有事发生,就去胡歌的微博下刷屏,经常嘲笑胡歌“单身”。

大家不愿意散去,似乎《逍遥叹》的旋律一起,就会再回仙剑的梦中。

15年了,谁又走得出《仙剑》

仙剑,已成传奇。如今的豆瓣上,18万人给《仙剑奇侠传》打下8.9的高分。

但在当年,该剧争议并不少。它从单机游戏改编而来,游戏玩家不买账的大有人在。他们认为电视剧情节脱离游戏,将原本的人物关系复杂化,特效也被吐槽“烂、糙、假”。

争议声淡去,《仙剑》故事里最真挚的东西显露出了更恒久的、打动人心的力量。

《仙剑》是一部悲剧,所有人物的命运几乎都以残酷的方式画上句号,每个人在跌宕的人生际遇中,浪漫的爱与侠义中,不断追问宿命,以求走出自己的“道”。

人物充满无奈的宿命,在1995年游戏面世时震撼了一批游戏玩家,10年后在电视剧播出后又打动了一批观众。很多人都在数年后试图描绘这样一种感觉,初看时怅然若失、只觉难以言喻,再回头看时,人生有所经历,理解世事之无常后,更为触动。


你选灵儿,还是月如?

如果故事停留在那一晚就好了。

在那晚的花灯会上,街上人群熙攘,华灯齐放,红色蒲公英漫天飞扬,少男少女们的脸上都是幸福欢乐的面容。他们乘兴而归,对着繁星诉说理想。

李逍遥说,要做天下第一大侠,锄强扶弱。林月如说,要让林家堡成为第一大帮,和臭蛋李逍遥争第一。赵灵儿说,要让南诏国子民永远幸福快乐。刘晋元心怀鸿鹄之志,唐钰志于像义父一样保家卫国,阿奴依然一脸天真,只想天天开心。

“我们今日一别,让我们十年后再相见。”

“我们一定会达成理想的。”

少年们满怀壮志,仰天一呼。烟花绚烂炽热,星空下笑语欢颜。

15年了,谁又走得出《仙剑》

到了这一幕,许多弹幕说,该大结局了。有着上帝视角的观众们都了然,这是这帮年轻人最后的快乐时光。

他们意气江湖,因缘相遇,但在这短短的、唯一的齐聚过后,所有人都将无可避免地走入各自的宿命,经历爱、感受痛,最终奔向一个波澜壮阔的悲剧结局。

15年了,谁又走得出《仙剑》

打动主创团队的也正是这种凄美。

该剧总监制徐晓方接触游戏后,被其中曲折凄美的故事情节吸引。他觉得,《仙剑》游戏有着浓厚的文化底蕴,影响力很大,内容也具有很大的改编空间。“邪不压正的主题也健康向上,男女主角之间的爱情也是典型中国式的‘发乎于情,止乎于礼’。”

情,贯穿仙剑始终。

15年了,谁又走得出《仙剑》

出身渔村的李逍遥一路寻找南诏国公主、女娲后人赵灵儿,途中结识了林家堡千金林月如、状元刘晋元等人。众人历经奇遇冒险,经历挚爱离合,守护了天下。

不仅在武力值上,少男少女们经历了一场又一场打怪升级式的强化,对于爱情的理解亦是如此。

在这个虚构的仙侠世界里,真与情无处不在。灵儿和晋元是善良、通透的性格,他们对妖不抱成见,总是示以善意与理解。而逍遥和月如笃信人妖殊途,以斩妖除魔为己任,他们代表着大多数人对于异类的不理解。

两人从最初对狐妖蛇妖的爱情不屑,慢慢看到蛤蟆精媚娘的真心和胖富商的薄情,对妖的成见开始动摇。直到看到蝶妖彩依用自己的千年修行来换晋元十年寿命,他们深为蝶妖的深情所感动。

15年了,谁又走得出《仙剑》

彩依说,没有值得不值得,只有愿意不愿意。

15年了,谁又走得出《仙剑》

自古以来的志怪故事,谈狐说鬼,往往意欲揭露、批判人性之中的丑恶部分。《仙剑》的几段爱情故事也是这样。酒剑仙感慨,世有无情人,却有深情妖。

彩依化蝶是一个节点。此后,“宿命”的主题开始慢慢呈现。

一直以来,观众都对李逍遥、赵灵儿、林月如三人之间的感情纠葛争论不休。在知乎上,问题“李逍遥更爱林月如还是更爱赵灵儿?”下有961个回答,不同角度的同类问题更数不胜数。

15年了,谁又走得出《仙剑》

“灵儿派”和“月如派”,不断从三个人的相处里寻找逍遥更爱谁的证据,在扎心剧情里找古早糖。

15年了,谁又走得出《仙剑》

《仙剑1》剧终在15年前,粉丝们却为她们“打架”到现在,在新时代,甚至为对方女主角贴上了“绿茶”、“白莲花”的帽子,何其无辜,又何其纯粹。

李逍遥曾面临过两次选择题。一次是在对战赤鬼王,李逍遥说两个都要。他救下月如,是因为私心,不愿欠月如的情,而对于灵儿他愿意付出生命。那个时候,李逍遥做出了选择——和灵儿生死相随。

第二次,则是在令所有仙剑迷心痛的锁妖塔。

这次,李逍遥给不出答案。他和月如已有海誓山盟,一起吃到老、玩到老。而偏偏在这个时候,他想起了一切。当李逍遥抱着灵儿不停地说要永远在一起,灵儿问,那月如姐姐怎么办。

这时候,阿桑那首广为传唱、沧桑忧郁的《一直很安静》响起,镜头透过两人分开的剪影才看到一旁伫立的月如。

15年了,谁又走得出《仙剑》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月如只说,我不要紧的。

表面大大咧咧的林月如内心细腻,这样的人物设定更让人不忍,连灵儿都心疼道,不要总是想着别人。最后,月如还是做出了牺牲,留下那句最令人心痛的台词:“真想不到,我已经这么老了。”

15年了,谁又走得出《仙剑》

她的选择为三个人的感情画下了最动人的句点。

制作方忠于原著精神,保留了主要的情节走向,保持了整个故事的浪漫色彩。“虽然最终的结局是一个悲剧,但是美丽的爱情会贯穿全剧。”

许多观众都说,正是因为结局凄美所以才造就了仙剑一的经典。灵儿最终死在逍遥怀里,唐钰和阿奴化为比翼鸟,一群故人都已不在,徒留抱着女儿忆如的李逍遥一人。

十年之约,空留回忆。

15年了,谁又走得出《仙剑》

武侠,仙侠,从本质而言都在于侠字。金庸曾言,武侠小说真正的意义不在于“武”,而在于“侠”。侠是一种奉献和忘我的精神,“是要牺牲自己利益,去帮助别人”,江湖就是这种侠客文化的产物。

同样,仙侠的仙只是表面,内核是对侠文化的再创造和再想象。

李逍遥从小有个去江湖闯荡的大侠梦,对他而言,侠义是一种理想追求;剑圣对青儿说,对一切生命的大爱,保护它们、孕育它们,才是女娲之道;灵儿不顾前路凶险留下保护南诏国子民,逍遥问灵儿,非如此不可吗,灵儿答,非如此不可。

15年了,谁又走得出《仙剑》

“为国为民,侠之大者。” 所有人以惨烈的牺牲赢得了最后的胜利,完成己道。《仙剑》之所以打动观众,除了凄美的爱情故事,更动人之处正是在于众人这份舍生取义、护国安民的伟大理想。


怀念《仙剑》的什么

近两年,人们不断怀念千禧年前后的电视剧。

《仙剑》诞生的2005年,同时受到热捧的还有《京华烟云》《亮剑》《汉武大帝》《大宋提刑官》《哑巴新娘》《小鱼儿与花无缺》等经典剧。

再回望那一年,不敢相信国产电视剧的黄金期竟如此闪耀,在题材、内容上都展现出新鲜的活力。

但《仙剑》还是闯了出来。

2005年1月,该剧在各大地方台陆续播出,在地方台斩获11.3%的平均收视率,掀起收视狂潮。3年后,在河北卫视首度上星播出,3.8%的收视率超越往常收视近130%,创下该台开台后的最高收视。

15年了,谁又走得出《仙剑》

剧的热播也捧红了胡歌、刘亦菲、安以轩、彭于晏等一大批偶像演员。

这帮演员“平均年龄18岁”,他们的荧幕表现受到了观众的认可。

“仙剑之父”、仙剑游戏制作者姚壮宪看后说,刘亦菲和安以轩亦是他心目中赵灵儿和林月如的完美人选。至于胡歌,更是他直接挑出来的:“我从人堆里一眼就挑出了他,又高又帅,看人贼贼的。”

15年了,谁又走得出《仙剑》

在当时,启用胡歌这个新人是一个并不容易的决定。在选角之初,内部意见倾向于选择谢霆锋、张卫健等当红小生。唐人影视公司老板蔡艺侬则力排众议,主张采用新人。她认为以游戏改编的电视剧观众将以互联网观众为主,老演员缺乏清新感。

她赌对了。胡歌饰演的逍遥哥哥形象清爽帅气,古装扮相令人眼前一亮。当人们提到李逍遥,总能立刻想起胡歌在片头持剑挑眉一笑,自信不羁。

豆瓣上10年前的最高赞还是夸他:“第一次看见胡歌好惊艳啊,和想象中的李逍遥一模一样。”

一夜爆红的胡歌,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古装当红小生,他演唱的《六月的雨》等主题曲也位居KTV热门。他继续出演了《仙剑三》。观众喜爱胡歌,甚至流传出“无胡歌,不仙剑”的说法。

15年了,谁又走得出《仙剑》
《仙剑三》胡歌饰景天,一个痞帅小混混

《仙剑》的成功,也是恰好内地影视发展日益成熟的成果。主创导演李国立、吴锦源、梁胜权等人都曾在TVB电视台工作过,唐人基于对内地市场的判断,引入当时港台影视制作的先进经验,在内容制作和造星上都取得了成功。

此前,唐人已经与台湾电视制作机构合作推出了《绝代双骄》《天地传说之鱼美人》《天地传说之宝莲灯》等古装偶像剧,红极一时。尤其《天地传说》系列以人妖、人神之恋为主题,相似悲剧性的叙事、出色的原声配乐为《仙剑》的诞生积累了宝贵经验。

有人形容,仙侠剧成了感情观的一股清流:孤绝、救赎、英雄主义。

胡歌后来受访时回顾《仙剑》,觉得不只是一个包装精良的偶像剧,“如果我们现在重新再拿回来看的话,从《仙剑》的游戏到电视剧是有内涵的,《仙剑》的台词都是很有深意的。”

另外使《仙剑》成为经典的一大原因就是音乐。剧中所有主题曲与整个故事都非常贴切,只要音乐响起,脑海中就能浮现出那些经典画面。

15年了,谁又走得出《仙剑》

如主题曲《杀破狼》,原本描绘的是拥有杀破狼命格的将军一生漂泊、大起大落,全曲弥漫着苍凉与悲壮感。李国立在听完以后,看了歌词觉得非常贴切,决定将其作为主题曲。其余《六月的雨》《一直很安静》等歌也充分引发观众对于人物情感的共鸣。

不得不提的,还有该剧配乐、“仙侠音乐之父”麦振鸿。

他为《仙剑》量身定制的音乐极致地放大了此剧或浪漫仙幻、或悲戚哀绝的气质。搜索他的名字,无数观众在网络上提问“麦振鸿经历了什么才能写出这样的音乐”,可见其配乐之出神入化。

为了配好音乐,麦振鸿从头到尾看完每一集,甚至看到一些苦痛的剧情时,他甚至会突然留下眼泪来。正是这种感同身受,他将情感融入到音乐里,创作出《桃花岛》《莫失莫忘》《永恒的回忆》等触动人心的作品。

有人感慨,本以为《仙剑》是仙侠剧的开端,没想到却已是巅峰。近年的《择天记》《古剑奇谭》等仙侠剧口碑都不尽如人意,观众吐槽现在的仙侠剧只是披着仙侠外衣谈情说爱。

《仙剑》1、3都是古装偶像剧,但主旨始终在于不懈地追求对世间苍生的大爱。正是沿袭自游戏的大格局和世界观,这两部剧也有更为丰沛的力量,使人不断怀念。


各自奔前程

10月,唐嫣换上了一袭紫衣,多年后再扮紫萱。仙剑迷们兴奋道,爷青回(爷的青春回来了)。但是,唐嫣已经告别紫萱11年了。

15年了,谁又走得出《仙剑》

在节目里,唐嫣形容紫萱是自己的“初心”,是自己最喜欢的角色。在《仙剑三》中,一场与徐长卿三生三世的绝恋,满目忧伤、清冷惊艳的紫萱得到了观众的认可。在她所有角色里,也很少像紫萱这样获得极高的观众缘。

无论是古装剧里的萧燕燕、李未央还是现代剧里《克拉恋人》的米朵,在这些均分不及格的剧里,傻白甜成为唐嫣挥之不去的演技争议。

“唐嫣都多大了,还在演偶像剧。”一些听着有些刺耳的评价道出了她的困境:37岁的女演员仍在出演人设单一、并不讨喜的少女,而观众不太爱看所谓的大女主戏了。

唐嫣曾正面回应过质疑:“从来不认为傻白甜是贬义词,因为如果没有这些过程中的傻白甜,也就不会有今天的我。每一个演员都需要成长的过程。”

15年了,谁又走得出《仙剑》

回应无可指摘,但似乎也没有太大的说服力。紫萱已然是一个魔咒,时刻提醒着唐嫣,角色、表演皆不如从前。

刘亦菲也是如此。

她当然不止“《仙剑》赵灵儿”一个知名角色,但几乎所有好角色,王语嫣、小龙女……都至少在十年前。

近十年来,刘亦菲的作品豆瓣平均分在4.5分上下,她的作品都是大制作,和最顶级的明星合作,顺利进军好莱坞,还拍摄《花木兰》成为迪士尼公主,但她的所有作品都令人头疼。

15年了,谁又走得出《仙剑》
《花木兰》剧照

眼中有光的赵灵儿,仿佛只短暂地出现了一下。

“呆若木兰”,网友们现在如此嘲笑她。

回头一看,十五年前赵灵儿那令人一见倾心的古装,她的懵懂一吻,纯洁超凡。一句“逍遥哥哥”,仙剑迷便沉迷多年。

还是《仙剑》好,那里面留住的,是仙剑群星们最好的年纪,和几乎最好的作品,之一。

但胡歌例外。

《仙剑》1热播以后,胡歌所有的角色一度也都带着点李逍遥的影子,俊朗的、痞痞的,靠古装小生的扮相,光是耍帅就够了。

但命运带给胡歌一个彻底蜕变的转折点。

2006年那次众所周知的车祸,让胡歌陷入脸部受伤以及助理不幸身亡的痛苦中。用了一年,他才恢复,回归工作。

胡歌变了。《射雕英雄传》同组拍摄的林依晨发现,在拍戏间隙,胡歌不再像以往一样打闹,常常发呆或者放空,“他不再是那个大漠上无忧无虑的郭靖了”。

《射雕英雄传》剧照。这部剧拍到一半时,胡歌发生车祸,眼部受伤

《仙剑》后的十年时间,胡歌一直试图摆脱李逍遥的光环,他想要挑战不一样的角色。

成也李逍遥,困也李逍遥。

直到2013年,胡歌参演赖声川执导的话剧《如梦之梦》,一个经历过生死的人,演绎一个探讨生死的故事。胡歌的表演赢得了众多导演的认可。

2015年,刚好《仙剑1》十年之后,胡歌迎来了真正的转型之作。

《琅琊榜》热播,麒麟才子梅长苏令胡歌一举成为风头最劲的电视剧男演员。

此时的胡歌,低眉浅笑,却表现出不同寻常的自谦。甚至惶恐迷失。

“胡歌的优美之处啊,就在他的惶恐上,就是他对整个外部世界的惶恐上,这是他很富有美感的东西。好演员,好的男演员,都是敏感的,贼敏感。”《辛亥革命》导演张黎曾如此评价。

胡歌说,在演艺经历的前十年里,他花了很多力气,一直想要证明自己是一个真正的演员。走了弯路,碰了壁,但他总是孤注一掷。于是,他再遇到了《南方车站的聚会》里的周泽农,如今与王家卫合作《繁花》,饰演男主阿宝。

胡歌在《南方车站的聚会》中饰演周泽农

胡歌,真的告别李逍遥了。

我们喜欢的“逍遥哥哥”,会是演员胡歌的经典角色,但不会是唯一的代表了。

在最青春最美好的年纪,这群年轻演员塑造了最让观众难忘的一群角色。而像那短暂的花灯会一样,年轻人们抱着理想而来,也乘着际遇而去。仙剑的故事总会结束,真实的人生不会总停留在“红色蒲公英漫天飞舞”的那一刻。

演艺圈的沉浮是真切的。

晋元饰演者王禄江在短暂出演古装剧后,在事业巅峰期选择回到了新加坡发展,隐匿于大陆观众的视野里。阿奴饰演者刘品言在《仙剑》爆红后不久,囿于绯闻困扰短暂退出演艺圈,人气一去不复返,令人唏嘘。

从青葱到而立,仙剑群星中有人步入了婚姻,也有人走出了婚姻,有人开创了事业,有人离开了圈子。

《仙剑》一别后,相逢不下马,各自奔前程。他们已经散了。

但每一次仙剑剧组的演员里有人结婚,胡歌都会被粉丝“催婚”,登上热搜。十五年过去了,粉丝们还认为仙剑就是一个团体。

也许局中人也不曾忘。

结婚已三年的安以轩迎来了二胎宝宝。但不知是否有人记得,她2017年公布婚讯时,她的官宣微博是,“要陪你吃到老、玩到老。”

《仙剑》的经典台词,成为了她的结婚誓言。

放的截图里,正是林月如与李逍遥情定表白的那个画面:“约定好了,要一起吃到老,玩到老。”

好剧如梦,十五年不醒。你我如是。



文字:徐观

编辑:何焰

排版:季洁


推荐: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