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回顾开服十位六星浅谈“泛用”和“对策”并对后续干员分析及未来新干员的简单展望


虽然说开服一共十位六星,但是由于最近第八章和危机合约敌方法伤环境大变,而夜莺也是目前唯一一个大范围群体法抗拐,因此夜莺的内容我们放在之后再说,先进行一下前几篇的总结。

那么到这里,十位开服六星就基本介绍完毕了。现在回头看,这十位六星中,至少有银、羊、塞、能、龙、洁这六位干员的强度仍然有非常高的评价与广泛认可,可以说是上限与泛用性兼具的典范。开服六星中,超过一半的干员是公认强六,至今认可度最高的三幻神“银羊塞”也均为开服六星,可以说论及平均强度,开服六星反倒比新出的六星要更高一点。

从2019年5月30日开始,第一个新六星斯卡蒂实装,到现在棘刺实装(原文成稿时间),一年零三个月的时间,已经出了十七位新六星。与开服六星不同,新六星中“对策干员”的比例明显增加,大多数都不如开服六星那样泛用;而新六星中的“泛用干员”却又普遍缺少较高的上限,也无怪乎“我为什么不用真银斩/点燃/无敌的小火龙/能天使”这样的论调始终存在了。

其实就我个人而言,“泛用”和“对策”实际上没什么所谓。毕竟就算是对策干员,只要对策强度够高,那也是完全OK的——关键是某些干员的数值给得太保守,抑或设计思路本身就存在问题,导致其优势区间相当狭窄。对策也是有强度区分的,强势的对策干员完全可以挤压其他功能有重叠的干员的优势区间,甚至某些干员对策性强,然后还泛用,像安洁莉娜;或者泛用卡本身也是强力对策,像银灰的反隐和减再部署。

作为对策干员,本来就业面就不那么宽泛,如果在自己原本应该占优的领域再被其他人各种压一头,那才是真实的人间悲剧。说到底,对策卡应该是“特定情况下发挥非常出众的卡”,而不是“特定情况下终于有些用的卡”,后者不仅就业不易,真准备出场的时候也不一定是最优解,很容易仓管。

至于泛用干员,我个人认为在日常图里的“泛用”意义不算太大,现在老咸鱼都是乱杀日常图的;而高难图的“泛用”就更需要数值的保证,部分没有高上限的泛用干员在合约战绩不佳,也就不难理解了。

当然,很多人是已经把这些六星都练起来了的,我能做的也只是分析一下鹰角对一些干员下毒的套路,帮助大家避免进一步错配养成资源,或以后只为了“可能用得上”而去盲目抽取、培养干员。毕竟这真不一定用得上:鹰角可以去抬卡,但他没有余力照顾所有卡。毕竟合约环境确实会对某些功能有需求,然而到时候还是竞争上岗,有些角色的功能能不能竞争过别人还是未知数。

于是准备步入对新六星的分析。顺序就是实装顺序,想看斯卡蒂、陈、黑的可以做好准备了。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