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丧】张起灵×刘丧 我不曾记着你④

                              大家晚上好啊~~~

               期中考完的我回来了,就挺悲伤的

                         【人设ooc预警!!!】

张起灵已经很久没合眼了,就这么看着刘丧,看着他什么时候会醒。


“小哥,去吃点东西吧……”吴邪拍了拍张起灵,张起灵这么不吃不喝的等着,他们也很担心,从刘丧一出来他们就觉得张起灵状态不对,张起灵好像……非常非常重视刘丧。


“吴邪,他会不会醒?”张起灵的声音很轻,他像是怕吵醒刘丧。吴邪还想说什么,“嘘……别吵醒他,他太累了,在睡觉呢。”张起灵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柔软,没有这样的迷茫,像孩子一样坚信。


吴邪不再说什么,他一直依靠着张起灵,但是现在这个局面,他能怎么帮张起灵啊……


“嗯……”轻微的声音传来,躺在床上的刘丧悠悠转醒。张起灵没有说什么,直接上前查看刘丧的情况,吴邪也顾不得什么,立马拥到刘丧床边。


“咳咳咳……吴邪你有病吧……这样看着我做什么?”刘丧只看着吴邪,“你醒了?”张起灵出声,刘丧没什么反应。


“刘丧?”吴邪叫了一声,刘丧没什么动作,也没有回答,“咳咳咳……给我喝杯水……”刘丧自顾自的说。


“小哥,叫医生。”吴邪看着情况不对劲,“叫什么医生?我这不好好的,过两天就可以出院了,老守着我做什么。”刘丧这会儿倒是听见了。


“听得见?”吴邪半信半疑,毕竟医生说了他的耳膜已经破了一只了。“我又不是聋子……再说了啊,我的耳朵是你们里面最好的……”刘丧一皱眉,耳朵……好疼。


“还好吗?”医生从门外走进来,“医生,他说他听得见。”张起灵就这么认真的跟医生讲,医生愣了一下。“他是能听见一点点,可是这对他的耳膜恢复并不好。”医生还是建议刘丧戴助听器。


“刘丧?”张起灵叫着刘丧,吴邪和医生在谈助听器。“你谁啊?”刘丧看着张起灵,有点呼吸不上来。


“刘丧…你……忘了我?”张起灵有点震惊,怎么会……“不是咳咳咳,我认识你吗?我记忆里嘶……”刘丧捂着心脏,好疼……想哭,特别委屈,心好痛……


“怎么回事?”医生立马上前给刘丧查看情况,吴邪把张起灵拉出门外。“什么情况?”吴邪问张起灵,他不过就问了问医生那助听器能不能用最好的,结果就出现了这样的情况。


“我不知道……刘丧他……不记得我了,他忘了我。而且…他看着我好像很难受。”张起灵眼睛里慢慢的担忧。“小哥,刘丧一定会好起来的,不记得了我们就顺其自然,听不见了我们就用最贵最好的助听器。”吴邪抱了抱张起灵。


“怎么怎么了!丧背儿是不是醒了?”王胖子匆匆赶来。“嗯,但是小声点。”吴邪点了点头。


他们推门进去,医生已经为刘丧检查完了,刘丧也已经安定下来。“医生……”“你们都出来,让他一个人安安静静待会儿。”医生点了点板子,然后率先走出们,张起灵恋恋不舍的看着刘丧,但最终还是跟着出门了。


刘丧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真安静啊……”刘丧苦笑,自己已经废成这个样子了吗?怎么能报答吴邪啊……还有那个男人……究竟是谁,他能感觉到对方对自己来说非常重要,但是……他真的记不起来了。


“病人的病情已经得到控制,据我观察,他可能患有选择性失忆症。他现在已经选择忘记了自己的一部分,还有助听器我问过了,他不同意。”医生看着吴邪,“我也不知道你们之间什么关系,但是他是我的病人,我希望他的病不受打扰,我希望他可以好好过,戴上助听器,你们劝劝他吧。”医生的语重心长点醒了三人。


他们自然知道刘丧为什么不愿意戴助听器,耳朵是他的骄傲,他不允许,也不接受,他快聋了的这个事实。


吴邪走进病房,王胖子和张起灵没有进来。“刘丧?刘丧?”吴邪轻轻喊了几声。


“嗯?”刘丧听见了的,就是很模糊,耳朵很难受。“刘丧,戴助听器吧,我们用最好的那个,别让自己过得那么难。”吴邪就这么站在旁边。


“吴邪你有病吧?我听得见为什么要戴助听器,你看不起我?”刘丧直接炸火,他就这么看着吴邪,眼睛里是委屈,又不服输,“我刘丧,没有聋!我听得见,你们不用都瞧不起我。”


“刘丧……”


“出去。”

“我要休息了。”


助听器,呵……我刘丧,绝不可能戴上这种东西。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