宪兵队,放开我

还记得这篇吗?

写的不好请谅解。





清晨的气息铺满着他昏暗的屋子,促使着他睁开沉重的双眼。朦胧的视线环视着房间,似乎是想让自己清醒一点。窗帘紧紧的包裹着窗户,却没有发现那几束悄悄溜进来的晨光,它们直直的照射进来,打在粉白的墙壁上,形成几处斑斑点点的碎块。

“唔…………再睡一会…………”

“指挥官!别睡啦~再睡白天过去啦!”窗帘“刷”的一下飘了起来,飞舞在了空中;而屋外的阳光则终于如愿以偿的悉数灌进了这狭小的空间。

海伦娜扯开窗帘,看着床上犯懒的指挥官,微微一笑。

“啊啊啊啊啊!海伦娜!你干嘛啊…………冷!!!”被子突然不翼而飞,瞬间让在被窝里的他感到了一席凉爽的清风吹拂过他的全身。

“好啦好啦,穿好衣服来吃饭吧!”她已经叠好了被子,速度之快让人惊诧。

 


 

“啊……指挥官,你脸上还有水滴呢……”海伦娜放下手中的刀叉,急急忙忙抽出一张纸巾,轻轻地抹去了那不愿离开指挥官帅气的脸庞的水珠(滑稽)

“真是的,嘴上说着不要我叫你‘妈’,行动上却处处表现得像我妈一样嘛…………”他环住了她的腰,轻轻地拂去了额头上被汗珠黏住的一丝蓝发。

“谁叫你那么不让人省心的嘛…………”她撒娇般的握紧小拳头,在空中挥了几下;脸上露出了“凶狠”的表情。

“咦……好可怕哟~”指挥官坏笑着说,一用力,直接把她抱了起来。

“哈!放我下来!”她四肢奋力的挣扎着,可是指挥官似乎像是紧紧的钳住了她,死死的不放手。

“锅里的粥要成糊糊啦!!!”

指挥官只好不情愿的把她放了下来。

“啾~”海伦娜在他的脸颊上留下浅浅一吻,眨了眨眼。

“啊…………真是的…………”指挥官摸着自己的脸,痴痴的笑着。

 

 


 

“咦?指挥官跑到哪里去了?今天明明放假呀…………”海伦娜午睡醒来,却发现身边的指挥官不见了踪影。

找遍了屋子都不见人影,她只好放出了她的独有技能。

“明石!她开雷达了!灭点!(doge)”指挥官在暗处强忍着笑意,对着对讲机说道。

 

追寻着SG雷达上若隐若显的光标,她首先遇到了御三家。

“拉菲!标枪!Z23!你们看到指挥官了没???”

“唔…………废柴指挥官么?拉菲没有看到~”她们三个互相看了一眼,却都摇了摇头。

“哦,好,谢谢啦!”

“诶!克利夫兰!你看到指挥官了么?”她再一次看了看手上的显示屏,又转过身去狂奔了起来…………

光辉,企业,凌波,欧根,黎塞留,平海…………她几乎转遍了港区,却都没有抓到那个闪烁的光标。

 

 

“洞妖洞妖,我是洞拐,任务已完成,小鸟可以回巢。”

“喵!”回答只有短短的一句。

 

 

海伦娜疲惫的拉开了自己的家门,失落的将自己的SG雷达丢到了一旁。

“哟,怎么?雷达它又犯浑啦?”指挥官靠在餐桌旁。

“啊!指挥官!你……………………”她脸上的表情,逐渐由失落,转为惊讶,又转为了气愤。

“你!!!你跑哪里去了?害我这么担心你!!!笨蛋!!!”她挥舞着拳头,锤击着他的胸口。

“哎呀呀,老婆我错了…………这不是看你平时…………工作太枯燥嘛,想逗逗你…………”

适得其反。

 

最后还是靠一顿饭解决了问题…………

“唔…………没想到你做饭那么好吃~”她舒舒服服的靠在指挥官的怀里,满意的舔了舔嘴唇。

“是吧,下次还给你做”指挥官说着,打了个哈切。

“话说,你是怎么逃掉我SG雷达的搜索的?”她手指在他的胸膛上画着圈,略显挑逗的问指挥官。

“嗯,我展开舰装就好啦,毕竟我的舰装是一艘055,二战的那玩意可对现代驱逐舰不起作用。”他似乎有些愧疚,只好用尴尬的语气解释道。

“哦,这样啊…………那你知不知道欺骗我可是要接受惩罚的哦~”

“啊…………请务必对我这样。”

 


 

 

接下来,请欣赏潘金莲和西…………啊不对,指挥官和海……也不对…………

总之,把裤子提上就是了。

 

交颈鸳鸯戏水,并头鸾凤穿花。喜孜孜连理枝生,美甘甘同心带结。罗袜高挑,肩膊上露一弯新月;金钗倒溜,枕边对一朵乌云。恰恰莺啼,不离耳畔;津津甜唾,笑吐舌尖。杨柳腰脉脉春浓,樱桃口呀呀喘气。杏眼朦胧,细细汗流香玉颗;酥胸荡漾,涓涓露滴牡丹心……………………

 

“唔…………宪兵队你们抓我干嘛…………!!!”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