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 仙督的掌中鸟 第二十章(调教暗黑双洁)

设定:心狠手辣病娇魔主机 心怀天下善良仁爱天道羡

第二十章 囚禁

黑暗中,缓缓走出来两个人,一个紫眸黑发,全身上下散发着冰冷气息,让人望而生畏;一个机敏俊秀,嘴角眉梢带着浅浅笑意,让人心生亲近,只是若再细看,便能发现笑容之下满是算计,像是蛰伏着的毒蛇。

“孔雀...,金光瑶!”

孔雀一族乃是妖族中的旁支。当年凤凰初临冥界,千头万绪,每日忙得焦头烂额,心中难免想要有个人能够帮衬着。而恰在此时,孔雀来到他身边。孔雀待人处事皆无可挑剔,对于凤凰更是嘘寒问暖,无微不至。朝夕相处之下,孔雀的一颦一笑渐渐地入了凤凰的心。

冥主大婚之时,六界同欢,红妆从奈何桥一直铺到了幽冥殿,那时大家都以为这会是一桩美满姻缘。

然新婚之夜,变故陡生。合卺酒成了断肠酒,若不是自己少年心性,想着要去闹洞房,折返回去,凤凰怕是早已烟消云散。

 

“尊上还能记得阿瑶,是阿瑶的福分。”一成不变的笑颜。

“你...”,此人明明被自己斩于剑下,为何现在...。

“妖帝怜惜,不忍阿瑶死于非命,舍了妖界至宝换回阿瑶一命。”

金光瑶心思缜密,心肠狠辣,蓝湛与其合作无疑是无虎谋皮。

“蓝湛,此人不可信!”魏无羡冲着蓝忘机喊道。

“是啊,阿瑶确实不可信。不过在尊上心中除了凤凰,大约也没几人可信。以前就听说,冥主和尊上的关系是真好,亲密无间,可托生死,就是不知将来是冥界多了个冥后,还是紫竹林多了一位尊后。”金光瑶转身对着蓝忘机,笑了笑,笑的嘲讽轻蔑,“魔主,在尊上心中,你我都是一样的卑鄙无耻之徒,只有地上躺着的那个才是他的心肝尖,才是他的入幕之宾。当年为了救濒死的凤凰,尊上可是连心头血都舍了呢。”

不是这样的,他和凤凰一直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魏无羡摇着头,他不知该如何解释,更不知解释了之后,那个人会不会信。若是不信...,牙齿狠狠向下唇咬去。

 

避尘闪着寒芒,脱鞘而出。“噗呲”,剑刺入体,血流如注。

金光瑶低下头,看着胸口多出来的血窟窿,收了笑,寒着脸,哑声道,“魔主这是何意?”

“金光瑶,看在你家主子的面上,这次我留你一命,但也只有这一次。魏婴是我的,我的东西,我可以惩,可以罚,但是旁人不可辱他半句,不可伤他半分。”

“魔主可真是深情,只可惜这份深情注定被人踩进土里,烂成泥,咳咳咳”,抬手擦了擦唇角溢出的血,“今日阿瑶先告辞了,希望魔主不要忘了答应我们的事。”

黑暗之中撕出一个口子,一袭金衣的人踏了进去,消失不见。

 

山洞内,一人毫无知觉的躺着,另外两人对峙着。

“魏婴,过来,和我回家。”蓝忘机朝方石上站着的人伸出手。

“好,蓝湛,我和你走”,体内灵气溃散的厉害,自己能支撑的时间不多了。

蓝湛,对不起。

“哇”的一口血喷出,魏无羡摔倒在地,眼神迷离涣散,“蓝湛,我好痛,你...”手向着虚空抬去。

“羡羡”,起身飞了过去,将魏无羡抱进怀里,“没事了,我带你回...”

话未说完,人便被封印在结界当中,地上分散着的点点血迹汇聚成星芒,发出耀眼的光。

“魏!无!羡!”

结界内的戾气横冲直撞,和他们的主人一样怒不可遏。

“蓝湛,凤凰于我而言亦兄亦友,是我至亲之人。父神、母神身归天地后,整个世界一片混乱,那时若没有他的鼎力相助、舍命相护,我早已不在。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弃他不顾。”

少年勉力从地上爬起,跌跌撞撞走到凤凰身边,拔出随便,向着胸口狠狠扎去。

“魏无羡,你若敢...,我饶不了你!”暴戾之气撞的结界砰砰作响,细小的裂缝在结界上蔓延。

世间所有生灵心头血只得三,失一损修为,失二损元神,失三形神俱灭。凤凰的魂魄精血被上古邪灵阵吸了个七七八八,即使把他带离此阵,失去的那些也回不来。唯一能救他的办法,就是将他送回赤焰山,再以自己的心头血温养,过个百十年或许有再次醒来的希望。

 

利刃划破胸口,刺入心脏,发出呜呜悲鸣。随便是自己的本命法器,与元神相连,此次过后,自己怕是再也拨不出它了。

手指结印,心头血飞出,直奔地上躺着的人而去。血入眉心,传送阵起,凤凰的身影渐渐淡去。

赤焰山乃上古神族起源之地,有结界守护,除了真正的神族,谁也进不去,即便是魔主亦如是。

“轰”的一声,封印结界碎成粉末,满身戾气的人走了出来。

同一刻,魏无羡彻底倒了下去,唇角挂着血丝,胸口的血染红了衣襟,元神残损,灵力全失,只余一口气吊着。

 

......

 

云深不知处的后山被凿了大半,凿空部分用黄金打了一个巨大鸟笼,鸟笼用黑纱罩住。黑纱是用上品黑鳞丝所制,可阻隔一切术法打探,透不进一丝光。除此之外,整个后山被列为禁地,被巨大结界包裹起来,除了仙督本人其余人等均不得进出。

 

那日从极北之地回来,魏无羡神魂已经开始消散。看着为了别人而舍弃自己的魏无羡,蓝忘机不知自己对他应是爱多一点,还是恨多一点。只是无论如何,他都不舍让魏无羡彻底消散于世间。所以他找来了弑神香的解药,解了魏无羡的毒,帮他温养元神,修复伤口。但同时也彻底封了魏无羡的灵脉,收缴了他身上所有的法器、符咒,让他再也无处可逃。

 

看着睁着双眼,蜷缩成一团,将自己藏在鸟笼角落里的魏无羡,蓝忘机皱了皱眉。

“过来。”

躲在角落的少年摇摇头,眼里写满抗拒。

“妖帝要炼丹,需以百数不足满月婴孩为引,你说我该帮他还是阻他。”

少年犹豫了一会儿,爬起身,慢慢向蓝忘机走过来。一双修长笔直的腿赤裸着,脚踝上扣着锁链,锁链的另一端连在鸟笼围栏上。走路时,锁链摩擦在厚厚的羊绒软垫上发出沙沙声响。

少年上半身也只着了一件素色里衣。里衣有些大,松松垮垮地搭在身上,露出一对漂亮的蝴蝶骨,蝴蝶骨上隐隐约约还能看见一些青紫痕迹。

在蓝忘机身前一臂左右的距离站定,头低垂着,手指用力拽着衣摆。

蓝忘机一双眼在少年裸露的肌肤上来回巡视,“不亏是神族的身体,无论头天怎么折腾,第二日总是能完好如初,真好。”

少年的睫羽轻轻颤抖,“妖族不可信,妖帝和金光瑶所谋不小,你...”,原本清亮圆润的嗓音变得有些低沉暗哑。

“嗓子还没好?也是昨夜弄得过了些,今日你若乖顺,我便不弄痛你。”

一个锦盒凭空出现在蓝忘机手中,锦盒四周冒着寒气。

“既然你不喜火烛,今日我们换点别的。魔族领地,有一万年冰窟,里面的冰棱坚硬无比,火烤不化,刀削不断。我想着尊上品性高洁,对于这样晶莹剔透、纯洁无瑕之物应该是会欢喜的。”

锦盒打开,寒气迎面扑来。里面并排躺着三根冰棱,皆是按照男子...打造,只是细小之处略有不同。一根周身布满疙瘩,凹凸不平;一根顶部尖锐,上面镶嵌着一对小球,小球上布满坚刺,打着转;一根周身都是倒刺。

 

删除1611字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