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澜】赵处镇魂灯内的苦逼生活/经年,赵处终于没疯了(中)

  

     “……”麻龟哑然,他盯着屏幕仔细地看了一会,何止花纹,连石砌的青砖纹理都可以说是一清二楚。

     赵云澜终是走到了最后一步。

     浮游和麻龟对视了一眼,不禁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伤感的情绪持续了好一会,麻龟才想起了自己真正的目的,他眼神热切地看向赵云澜,“对了,赵云澜,我们这次连接你们时空的信号是为了告诉你一件事,很重要的事情。”

     他停顿了一会,想着能得到赵云澜捧场的回应,那人却连个眼神都没给他,不免有些尴尬。

     一旁的浮游不忍,只好接过话头,“上次信号中断,我们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关于镇魂灯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只要有合适的能量供应,不一定非得魂火续燃。换句话说,”说到这里,浮游咳了咳,企图引起赵云澜的兴趣,“赵云澜,你不必永世为灯芯,你可以回去。”

     麻龟一脸激动的点头,毕竟赵云澜是他们的恩人,他能够免受永世的业火灼烧之苦,这实在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是吗?”得来的只是一句冷冷淡淡的回答。

    赵云澜像是再也没有力气支撑自己,乌沉沉的眼眸倒映着业火的明黄光亮,不见任何欣喜。

     麻龟和浮游疑惑地看他,不明白赵云澜为什么反应如此淡漠,有谁愿意被永世囚禁,不得轮回呢


     赵云澜定定地注视着火光,脑海里反复出现的只有一句话

     就算自己能逃离这无尽业火缠身,可沈巍呢?

     那个人早已带着一身大大小小的伤口,带着万年的孤寂寒冷和短暂的回忆消散在了时间的灰烬之中

     或许早已入了轮回…

     而自己只有这一缕残破魂体,如何去寻得他?

     终不得见。

     赵云澜念着沈巍,只要一点回忆便可撑过百岁光阴。更何况,不止一点。

     “沈巍…”


    虽然是一声极轻的微弱气音,麻龟、浮游还是听的清清楚楚,他们对看了一眼,麻龟犹豫着说出,“黑袍使…赵云澜,难道你不知道黑袍使是不能入轮回的吗?”

     一句“不入轮回”炸得赵云澜头脑一片空白,久久不能回神,嘴里只喃喃着,“不入轮回,…不入…轮回?”念及最后,竟是让两位长老品出了些许泣血的哽咽。

     还是不敢相信,赵云澜挣扎着挪到通讯屏前,目眦欲裂地盯着屏幕那头的两人,一字一句地问道,“你们说,沈巍他,不、入、轮、回?”

    麻龟和浮游两人见他反应如此剧烈,心里下明了定是黑袍使怕他接受不了,因此才没有和他说明。可是纸终究包不住火,该知道的终究瞒不住。

     浮游点了点头,看着眼神瞬间变得死寂的赵云澜,柔声劝道,“赵云澜,任何生命都有消散的时候,…黑袍使,他也不例外。”

     赵云澜强撑着抬眼看她,努力地装着一副无谓的样子,调笑着,“怎么,合着这句话还是你们那边的名言啊”

     麻龟和浮游却看得清楚,眼前那人的表情分明就是快哭出来的样子。


     ……

     沈巍说过,任何生命都有消散的时候

    芸芸众生,何人能逃?

    他知道,自己不能入轮回。却偏偏不告诉自己。

     不愧是黑袍使,这个谎竟是比自己的还来得更大,更圆满!

     自己合该为他送上最热烈的掌声,献上最艳丽的花捧,庆贺这出最天衣无缝的骗局!


     “…你我二人还会再见面”

     到最后的最后,沈巍拿这句话当了赌局的筹码,想着给予赵云澜最后的希望。

     可不管是立赌的人还是应赌的人,都没打算完成这个赌约。

     这个赌,他们都输了

     输得心甘情愿


     越是回忆,越觉得彼情彼景剖心裂肺,纵是业火灼烧,终究比不上沈巍给的骗局破碎后裂心破魂来得惨烈。

     赵云澜感觉到自己的魂体渐渐虚幻,有什么从眼眶中流出,跌落在业火之中,映散出明艳的火光。

     赵云澜偏头顺着泪水下落的方向看去,却在火光明灭中看到了千百个沈巍,有着不同的表情,最后看清了,终究也只是一个温柔浅笑的沈巍


     看着这个仿佛已经失去了生息的赵云澜,麻龟无奈地摇了摇头,装作不经意的说,“黑袍使的确不能入轮回,但我们也没说没有办法救他啊,奈何某人听人讲话总听半句…”

     浮游瞥了一眼赵云澜,发现他的眼里已经有了一丝微光,同样不轻不重地开口,“麻龟,算了,某人不见得想听,况且他自己也不愿意脱困,我们…还是走吧”说着,便要关闭通讯

     “等等!”声音粗砺沙哑,带着十分的急迫。

     麻龟、浮游二人抬眼都看见了对方眼中的笑意,却仍是故作严肃,“嗯?赵云澜,你还有什么事吗?我们还有族里的事情要处理,很忙的。”

    赵云澜费力的直起上身,双手抱拳,“之前是我不识好歹,但是沈巍…请两位长老告知,怎么才能救沈巍。”通红的双眼中是不容错认的坚定。

     看着赵云澜不同于之前死气沉沉的模样,麻龟满意的点了点头,“好了,刚才是逗你的。只是想救沈巍,赵云澜,你首先要自救。”

     “自救?”赵云澜满脸不解,身体终究是无力的瘫在了地上,他上上下下的打量了自己一番,苦笑着,“只是麻龟你看,我这副鬼样子…黄不黄,白不白的,连鬼都嫌弃,怎么自救啊?”

     “赵云澜,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们找到镇魂灯时里面没有灯芯,但是这没有灯芯的镇魂灯却带你穿越了时空虫洞?”麻龟耐心地给赵云澜理清思路。

     …对啊,有了灯芯的镇魂灯才能真正发挥作用。我那次穿越时镇魂灯里应该是没有灯芯的,那时,特调处里只有夜尊,我,大庆。不对,后来沈巍也来了。赵云澜凝眉思索着,所以,是能量的冲击!…不对,没那么简单。

     “我一直很疑惑在最后决战时,夜尊说的那句‘黑袍你居然骗了我’,沈巍究竟骗了他什么?”

    浮游露出了一抹微笑,给出了提示,“其实,黑袍使用的并不是黑能量。或者说,他的能量是另一种相对的能量。”

     赵云澜睁大了眼睛,眨了又眨,倒显出几分可爱来,顺着浮游给出的信息继续分析,“夜尊曾经说小郭身上有白能量,还要把他当做灯芯。只有白能量才能对镇魂灯起作用。所以沈巍用的,也是白能量。是他和夜尊打斗的能量冲击唤醒了镇魂灯!”

     麻龟笑得很欢,“没错,根据我和浮游的研究,镇魂灯万年前莫名熄灭,原因极有可能是因为黑袍使被迫沉睡,没有了能量来源,灯芯失落。

     而你,因为黑袍使和你生命共享,所以你也有了使用白能量的潜力种子,而且你最后注射的那个强化剂,催发了这粒种子。所以你可以作为灯芯为镇魂灯提供能量。”

     “麻龟,你说的的确很有道理,可是重点呢?”赵云澜一副“你怕是要气死我这个小澜孩”的表情看着麻龟。

     “重点?我刚刚说的都是重点啊。”麻龟一脸无辜。

     “好了,麻龟,你就别逗他了。”浮游看不过去,转过头对着赵云澜认真嘱咐,“赵云澜,我们的能量快耗尽了,长话短说。

     首先你必须要分出一半的灵魂来当作灯引,这个过程会很痛苦,但是你要忍住。之后你可以脱离镇魂灯去寻找另一股白能量,让它来代替你。一定要尽快,否则另一半灵魂燃尽,这世间就要有大难。”

     赵云澜颔首,“那又怎么样将这股能量移到灯中?”

     “山河锥,它能储存能量,”浮游说话的语速越来越快,语气也有了几分急促,“赵云澜,如果你想救沈巍,就需要他随身佩戴之物,还要找到他那把共工长刀,这两样物件一样拥有他的半缕灵魂和气息,另一样熟悉他的力量。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浮游突然眼眸深深的看向他,一字一句,“是你。你要记住,只要你的心意坚定,你们终究会再见面的。”话说到这,通讯屏就失去了踪迹

     只要心意坚定,我…和沈巍终究会再见。赵云澜默念着这句话,眼睛又望向了那枚挂坠,业火明亮的火光映衬着琥珀温润的光泽,流露出一种莫名的温柔,一如他笑看自己时的模样,从此缱绻了时光

      麻龟,浮游,多谢你们


      未完待续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