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格沃茨生的一生(四十八)德拉科永远不会放开泽洛的手

    “你找我来只是为了跟我说这个吗?亲口告诉我你不会邀请我做舞伴。”阿斯托利亚脸上的红晕渐渐退去,只剩下病态的苍白。刚才高尔来告诉她德拉科找她,她满心欢喜的跑过来,却只听到他拒绝邀请自己的消息。

   “嗯。”德拉科平淡的回应了一声,他倚在冰冷的墙上平静的注视着走廊窗户外一弯惨白的冷月淡淡的说“我要邀请的人是泽洛,你应该一直都知道吧,不然也不会让人去找她麻烦。”他从见到巴顿的那一刻就知道他是阿斯托利亚.格林格拉斯派去找泽洛麻烦的,还有上次那个法国的凯贝尔也是。

  “卢修斯叔叔知道这个事情吗?”阿斯托利亚并没有回应关于找泽洛麻烦的事情,她只是紧紧盯着德拉科的脸期望他能够因为听到大马尔福的名字而取消刚才说的话。

     “你不必用我爸爸来威胁我,他确实不同意我邀请泽洛。”德拉科的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苦涩笑容“所以我答应了和家族脱离关系,爸爸不能控制我,你也不必再用马尔福和泽洛来威胁我。而失去了马尔福这个姓氏的我确实没有什么再值得你喜欢了。”

    “我,不是这样的......”阿斯托利亚原本就没有血色的脸变得更加苍白无力,我不是——我不是因为你的姓氏才喜欢你的。

     “你不是一个坏姑娘,从前你对泽洛做的事情我不会再追究,只是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德拉科认真的看着阿斯托利亚,“我喜欢的人是泽洛,也只会是她。”

  “你不能这样对我”阿斯托利亚好像是被德拉科的这番话刺激到一样,她一反之前柔弱的样子,胸膛因为气愤而剧烈起伏,阿斯托利亚回望着他的目光,一点点伤心愤怒起来“德拉科,你这个自私自利的家伙。”

      她一直都知道马尔福是自私的,他和卢修斯叔叔其实很像,都是利益至上的人,就像和自己家族联姻一样,不是因为德拉科或者纳西莎阿姨喜欢自己,只是因为自己姓格林格拉斯。

  起初母亲并不同意马尔福家的联姻请求,因为她并不想在接下来的黑暗形势下和马尔福扯上任何关系,但是自己还是执意求父亲答应这个联姻, 她知道德拉科不喜欢自己,可是自己喜欢他,她以为德拉科对维莱特只是一时兴起,在绝对的利益和父母的压迫下一定会屈服,但是他没有,他宁愿不要马尔福这个姓氏都不离开维莱特。他明明是那么自私的一个人却愿意为了一个维莱特放弃他所拥有的一切。

  阿斯托利亚强撑着维持住表面的高傲嘲讽的看着面前的德拉科“你这样自私的一个人,竟然会付出全部的心去爱一个人。”

     “对不起,阿斯托利亚。”德拉科并没有说出什么反驳的话,阿斯托利亚说的对,自己就是一个自私的人,她并没有说错什么。他最后看了一眼身后眼眶通红的阿斯托利亚,沉默着转身离开了。

  归根结底,不是她不好,只是自己刚好不喜欢,如果换成泽洛,她的一举一动都会让他怦然心动。

  后天就是情人节舞会,霍格沃茨早早的就准备开了。所有的霍格沃茨教授和学生都不断表现出想给布斯巴顿和德姆斯特朗的客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欲望,他们似乎决心在情人节这天展示出霍格沃茨城堡的最佳风貌。邓布利多从保加利亚订购了很多玫瑰花,鲜艳的红玫瑰和纯洁的白玫瑰交织在一起让人情不自禁的想到上世纪的红白玫瑰之战。

  大理石楼梯的扶手上挂满了交织在一起的红白月影花,礼堂里惯常摆放的的那十二棵圣诞树也被换成了十二棵散发着浓郁芳香的蔷薇科红色花树,不知道是不是被施了魔法的缘故,这十二棵蔷薇树上交织生长着洁白的白枝花,每一棵树上长满花朵的枝条都长到了天花板那么高。上面还装饰着各种各样的小玩意,从闪闪发光的冬青果到闪动着漂亮翅膀只有拇指那么大的小仙子。

  那些被家养小精灵擦得光滑闪亮的盔甲都被施了魔法,只要一有人经过,它就会张开嘴巴给过往的学生唱情歌。是古怪姐妹乐团专门为霍格沃茨三强争霸赛舞会创作新歌叫做《能邀请你跳一支舞吗》,但是那些盔甲只能唱出前半段,管理员费尔顿有好几次都不得不把皮皮鬼从盔甲里拽出来,因为皮皮鬼躲在里面,逢到盔甲唱不下去的地方,他就自己编一些歌词填补进去,都是一些非常粗野难听的话,还不在调上。 

  泽洛失神的走在通往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的走廊上,离争霸赛舞会开始仅仅只剩下一天了,她拒绝了西奥多,拒绝了伊凡,拒绝了那么多人,可是到了临近舞会的这一天她却没有了舞伴。作为勇士的她必须要跳开场舞,难道自己真的要从海格的那些炸尾螺里挑一个做舞伴吗?泽洛有些为难的想。(因为之前很多同学多说过如果自己找不到就会从海格的炸尾螺里挑一个)。

  哈利邀请的是格兰芬多的帕蒂尔,罗恩邀请的是拉文德,金妮答应了纳威的邀请,就连高尔和克拉布都找到了舞伴。而达芙妮也答应了拉文克劳的一个五年级男生的邀请,整个霍格沃茨现在好像就自己没有舞伴了。那么努力的学了两个星期的舞蹈,到头来却一点也派不上用场。

  “他又没说过喜欢我,我又有什么立场去指责德拉科呢?”泽洛眼里的水汽渐渐凝结,她抬手用力的擦了擦眼睛“不能那么不争气”

  她知道她不能去责怪德拉科,她总不能阻止他奔向更好的人,可是泽洛只要一想到德拉科和阿斯托利亚站在一起的样子就觉得心里顿顿的很难受。西奥多为了自己而伤心难过,而自己又为了德拉科而悲伤哭泣,为什么人总是会喜欢上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呢?可是就算明明知道他不喜欢自己,也还是无法割舍心中那份执着的爱恋,偏执的不到最后一刻都舍不得放手。

  泽洛憋着眼泪低头快步走过走廊,她现在只想回到宿舍把自己蒙在被子里好好的睡一觉,什么舞会,什么德拉科,统统都见梅林去吧。

  就在泽洛走过一间废弃教室的时候突然被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抓住了胳膊,泽洛低着头措不及防的撞到了这个人怀里。手的主人一把把她拉进了教室里并且快速关上了教室的门。泽洛瞪大了眼睛反应迅速的从长袍里抽出自己的魔杖,指着眼前的人。

  “荧光闪耀!”

  苍白精致的脸,铂金色的头发,浅灰色的眼睛里倒映着眼眶通红的自己。眼睛的主人直直的看着她,是德拉科。泽洛紧握着魔杖的手松了下去,“你这是干什么?德拉科。”

      德拉科没有回应,他只是静静的看着怀里的泽洛,好一会才在泽洛的轻声嘟囔中慢慢松开了手。其实他刚才一直在阴影里看着泽洛,看着她一个人傻傻的站在原地发呆,寂静的走廊上昏暗的灯光把她瘦弱的身影拉的长长的,通红的眼睛看着格外的孤苦无依,他觉得自己心里似乎被揪了一下。

  泽洛有些呆滞的看着自己面前德拉科放大的脸,柔顺的金发,柔和但是线条分明的脸部轮廓,还有炙热的目光,她茫然极了,傻傻的问“你怎么会在这?”

  “我在等你。”德拉科低着头沉默了一会,脸上浮现一抹不自然的红晕,他好像是拿不准要说什么,不敢直视泽洛的眼睛,俊挺的鼻梁到下巴的线条都紧抿了起来。过了好半晌才小声的说“听说西奥多邀请你做他的舞伴了?”

  “嗯……”

  “那,你答应他了吗?”德拉科小心翼翼,大气不敢喘,紧紧的盯着泽洛黑色的眼睛,好像这样泽洛就可以说出来一个他满意的答案。

  “为什么要问这个?”泽洛低下头不敢回视德拉科炙热的目光,强压着翻涌而上的难过说“你不是邀请阿斯托利亚了吗?那么我答应谁的邀请和你也没有关系。”

  德拉科变的有些慌张,荧光闪耀的白光照亮了他好看的眉眼,精致的容颜好像苍白的随时都会消散。“你不能答应他的邀请。”德拉科抓住泽洛的肩膀强迫泽洛看着自己,他无声的向前跨了一步,跟泽洛靠的很近,把教室里昏暗的灯光都挡在了他身后。

  “为什么?”泽洛的声音带上了沙哑的哭腔 ,她等着他来邀请自己,可是他放弃了自己邀请了别人,现在还要来管自己答应了谁的邀请!“这和你没有关系。”

   “谁说没有关系!”

     德拉科逼视着她眼睛,浅灰色的眼眸中是她看不懂的情绪,他又朝她走近了一步,把她逼在了角落里。泽洛现在才发现十五岁的德拉科已经比自己高太多了,他的手撑在她身侧的桌沿,完全把自己笼罩在了他的影子里。从别的角度看就好像泽洛把德拉科紧紧抱在怀里。

  泽洛看着眼前的德拉科顿时觉得有点不对,但又说不上哪里不对,她觉得心跳的太快了,有点呼吸不顺。她想往回退,德拉科却突然强硬地反抓住她的手,泽洛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一股独属于德拉科的气息迎面扑来,她被他压在桌边,他闭着眼睛吻上了她的唇。泽洛感觉到嘴唇一软,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放大的德拉科非常浓郁的眉,挺直的鼻梁。她看了那么多年,从来没用像现在这样清晰而陌生过。

   下一秒,德拉科就满脸通红的松开了她,紧接着张开手臂把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泽洛轻轻抱在怀里,他在她耳边低声说“这就是我的答案,泽洛,我喜欢你,你不要当西奥多的舞伴好不好?”

      “我没有邀请阿斯托里亚当我的舞伴,那是我爸爸他们的决定不是我的。”他很认真的跟她解释“你知道今年圣诞节的舞会有多么重要,我一直以来想要邀请的人是你,我一直以来喜欢的人也只有你。”

  “但是她们说你们两个的金发很相称!”泽洛被德拉科拥在怀里,长时间的压抑和难过都因为这个拥抱而一扫而空,泽洛抱着德拉科的脖子像个向家长告状的低年级一样委屈的大声哭了出来,她以为他放弃她了,泽洛抽噎的说“她们还说我配不上你!”

    “谁说的,我最不喜欢金发了,看着闪眼睛,我就是喜欢你这样的棕发。我也不喜欢大眼睛,总是让我想到巴克比克和诺伯的大眼睛。”

      泽洛的眼泪憋了回去,成功被德拉科逗笑了,“可是我的眼睛也很大啊。”

  德拉科摸了摸她的头发,抬起手帮她把散乱的长发别在耳后一本正经的说“但是这些在你身上就很好看。”

  “卢修斯叔叔知道吗?”泽洛忐忑的问了一句和阿斯托利亚一模一样的话。

  “他知道,而且同意了,你别担心。”德拉科笑着把泽洛抱紧了一些,“你现在只要抱紧我,其他的都不用担心。”

  “德拉科……”

  “嗯?”

  “如果我是一个混血,甚至……”泽洛有些说不下去了,她眼前浮现出了大马尔福和德拉科相似但是冷漠至极的脸。

   “是个麻种,你是想说这个吗?”德拉科松开了泽洛,他揽着她的肩膀半弯着腰,浅灰色的眼睛像是聚集了所有的光芒一样闪闪发光,语气从未有过的耐心和温和。

   “泽洛,我不在乎。就像你刚才说的你所有的缺点一样,我都不在乎。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我觉得你什么都好而不是因为你什么都好所以我才喜欢你,我这样说你明白吗。我今天上午听到西奥多邀请你参加舞会的消息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吗?我害怕你答应他,我害怕你喜欢他。我害怕我对你的喜欢只是一厢情愿。我一想到你喜欢西奥多这个事情我就感到胃里像是拧成了一团。万一你不喜欢我我该怎么办呢?万一你讨厌我我该怎么办呢?我想了整整一个上午,泽洛,就算你不喜欢我也不会放开你的。我——”

  泽洛打断了德拉科的话,走上前一步伸出手抱住了僵住的他小声的像是对他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我也喜欢你,德拉科,很喜欢很喜欢。”

  德拉科好像是惊喜的呆住了,不敢相信的抬头看着泽洛,他一直以为泽洛更喜欢西奥多的,浅灰色的眼睛里渐渐盈满光芒。德拉科过了好大一会才反应过来紧紧的回抱住她。被泽洛抱着让他觉得心似乎被揪了一下。

  德拉科的手从宽大的袖子里伸出来,指尖眷恋的抚摸着泽洛的长发,少年微微低头金发散落遮住眉眼之间的惆怅和满腹心事。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的一切都是马尔福这个姓氏带给我的,我无力摆脱它......但是这终究是我自己的人生,我会很努力很努力的跟爸爸抗争的。”

  德拉科抱着怀里的泽洛,他似乎在说某个誓言,神情平静而坚决。

       “泽洛,你再等等我.....我会带你跨越所有你不敢跨过的门。”他加大了抱着她的力气,想要努力带给泽洛信心。但是微微颤抖的肩头还是泄露了主人的惶恐不安。“拜托你再等等我......”

  “我会长大的,我会决定自己的人生,不要因为害怕而拒绝靠近,不要因为别人的看法而拒绝我的心意,不要再......放开我的手。”

  泽洛听着德拉科的话鼻尖有种酸楚的感觉,觉得心里堵得难受但是又甜蜜的想哭,眼中的水汽渐渐凝结,摇晃的光芒中她看到了德拉科明亮的浅灰色眼睛。她深吸一口气抱住他的颈脖,重重的点头。泽洛埋在他的颈窝里,眼泪浸透了他的校服衣领,红着眼眶轻轻的说了一声“好”

  泽洛永远不会放开德拉科的手。

  她有什么理由认为他会放弃光芒万丈的前途而选择自己呢?可是现在他放弃了,他选择了自己。

  很久之后布雷兹对泽洛说“那个时候,你要是站在他的位置,你就会知道他的感受,你就会知道他的委屈和对你的偏爱,你就会知道他听着别人的建议,放弃马尔福这个姓氏,还是义无反顾的选择了你。”

  他从没有过放弃爱你。

  那时年少的我们固执的认为除了死亡没有什么能将两个相爱的人分开。


——油画里的德拉科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