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你的影子里(下) 翟潇闻X何洛洛

(五)

何洛洛现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翟潇闻。说实话,高考毕业后翟潇闻第一次跟他表白,他是有一点心动的。但更多的是厌恶与逃避。是的,何洛洛厌恶同性恋,他对同性恋最深的印象是小学时父亲跟着另一个男人离开了家,留下柔弱的母亲和年幼的他。

以前,他可以若无其事的面对翟潇闻,甚至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故意讽刺他。说到底,何洛洛根本不相信翟潇闻是真的喜欢他,就像他的那些个前女友一样,嘴上说着喜欢,一遇到事跑的比谁都快。

可是现在呢?何洛洛站在病房门口,看着坐在病床上的翟潇闻,午后的阳光投在他秀逸的侧脸上,鸦黑浓密的睫毛在他的眼下留下一抹淡淡的黑,苍白的唇微微张着。看了一会,何洛洛提着手中的粥,走进了病房。

翟潇闻一边喝着暖暖的粥,一边忍不住内心欢喜。

(六)

要出院了,翟潇闻有些怅然若失的想着,以后何洛洛应该就不会这样温柔细心的对待他了。他心里很清楚,何洛洛对他,是愧疚,是补偿,是怜惜,却独独没有喜欢。

翟潇闻攥紧了手里的被子,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语气中带着令人惊心动魄的脆弱,仰起脸看着身边的人,“你…能不能抱抱我?”

窗外阳光正好,空气中带着栀子花的香味。

何洛洛险些脱口而出一个“好”字,却又不合时宜的想到父亲抛弃自己时冷漠的样子,他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伪装出一个嘲讽的表情。

“我知道了。”翟潇闻眨眨有些泛红的眼睛,努力挤出一个柔和的笑。

我甚至一秒都没有拥有过你,却感觉失去了你一万次。

(七)

夜雾袭来,仲夏的夜晚带着凉意,朦胧的月光下,看不到几颗星星。

当何洛洛意识到翟潇闻不见了时,已经是翟潇闻去M国的一周后了。

何洛洛得知这个消息时,内心是压抑不住的愤怒,他凭什么在扰乱了自己的心后说走就走?他烦躁的翻着翟潇闻临走前送给他的一本书,却被书里的一张纸条吸引了视线。

纸条上有一段话,字迹娟秀挺拔,是翟潇闻的字。

我为我不合时宜的出现,不知深浅的喜欢,不顾廉耻的纠缠,向你道歉,以后,不会再麻烦你了。

(八)

M国的秋天十分清凉,学校的松树林里甚至还有小松鼠跳来跳去。

翟潇闻看着松树林尽头的身影,不可置信的眨了眨眼,他是出现幻觉了吗?怎么会看到何洛洛?

何洛洛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平日里的沉稳优雅不翼而飞,“谁允许你不告而别?”

翟潇闻茫然的动了动唇,却被对方紧紧的抱在怀里。何洛洛的唇紧贴翟潇闻敏感的耳朵,呼出的热气让他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以前是我不好,现在换我来爱你。”


你尚未出现时

我的生命平静

轩昂阔步行走

动辄料事如神


如今惶乱,怯弱

像冰融的春水

一流就流向你

又不知你在何处


(节选自木心先生的《一月六日》)


写完啦,这篇是关于暗恋,哈哈哈,感觉我写的一点都不虐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