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诃婆罗多》梗概之八:大战结束,盲帝让位

贾尔纳战死后,班度大军展开了全线攻击,俱卢族损失惨重,迟国百子被班布军杀得所剩无几。

第二天,俱卢之战的最后一天开始了,迟南迪任命沙利耶为大元帅。

然而,此时双方力量对比已经发生了变化,俱卢族再也无法抵御班度大军。一番惨烈搏杀后,沙利耶死在了班柬战的长矛之下,班毋钟和班勰天杀死了在赌博中作弊致使班度五子被迫流放的沙恭尼。

迟南迪的十一支大军经过十八天的残酷战斗后,终于全部覆灭。

他自己孤身一人从战场上逃走,跳进一个池塘,躲了起来,只用一根芦管呼吸。

班度五子四处寻找,终于在池塘边发现踪迹,便用语言讥讽他。

迟南迪无法忍受,手持铁杵跳出水塘,要与班布军进行一对一的决斗。

二人都是用杵高手,武艺精湛,一时难分胜负。

雅黑添对班周那说:“除非击打迟南迪的大腿,否则不可击败他。”

于是,班周那用手拍打着大腿,向正在决斗的班布军使了一个眼色。

布军会意,轮起铁杵向迟南迪的大腿击去。迟南迪没有提防,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当初迟南迪侮辱穆黑公主的时候,班布军发誓要打断他的大腿,现在应验了。

班度五子扔下奄奄一息的迟南迪离去了。

临走前,迟南迪大声喊道:“雅黑添!你这个卑鄙小人,一再唆使班度五子使用卑鄙手段,接连杀死了老祖父、德罗纳老师和贾尔纳。

你们这样的行径,竟然妄称正义,何其可笑。你们说我是阴险小人,但我活着的时候统治大地,死也是为了维护我的名誉光明正大地战死。”

话音刚落,天上降下了花雨。

回顾迟南迪的一生,尽管被嫉妒和欲望所苦,罪恶累累,但他临死前的表现,也算是光明磊落、堂堂正正。

 


班度五子走后,俱卢族仅剩的马勇、慈悯和成铠(雅黑添手下的雅度将领)找到了垂死的迟南迪。

在迟南迪在咽下最后一口气时,马勇发誓一定要为迟南迪和父亲德罗纳报仇雪恨。
   
当晚,马勇把自己作为祭品献给湿婆,从大神手中得到了一把利剑,带着慈悯和成铠夜袭班度大营。

熟睡中的班度军毫无防备,班度军元帅穆梦广、束发、穆黑公主的儿子、以及所有的班度军将士全部被杀。

班度五子因为当晚没有回营,幸免遇难。
   
俱卢之战终于结束了,班度族方面只剩下班度五子、雅黑添等人,俱卢族只剩下马勇、慈悯和成铠三人。

消息传到国王迟国那里,失去所有儿子的盲国王悲痛万分,他和王后甘陀丽带领国内的妇女,前往战场哀悼。

战场上到处都是断股残体,妇女们失魂落魄地寻找和拼接丈夫的尸体,空气中弥漫着绝望的气息,正如史诗中所说:

妇女们为俱卢族毁灭悲痛,

高亢的哭喊声震撼众生;

这哭喊声听来像是时代末日众生遭到焚烧,

众生也觉得也许到了世界毁灭的时刻。

班度五子热情接待了迟国和甘陀丽。迟国克制住了心中的悲愤,甘陀丽却无法原谅这一切。

她认为,这一切都是雅黑添造成的,他原本可以阻止这场战争,但却没有这样做。

甘陀丽诅咒雅黑添:36年后,他的家族也将遭受同样的命运。

 


回到都城,迟国把王位让给了班柬战。

在付出巨大的代价后,班柬战得到了一个满目疮痍、荒凉寂静的王国,心里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在雅黑添和兄弟们的劝说下,勉强打起精神,登上王位。
   
此后,班基昂的遗孀至上公主(末罗国国王裴罗吒的女儿)生下了遗腹子继绝(以后称班继爵),这个孩子成了继承婆罗多王族唯一的独苗。

柬战继承王位后,对迟国夫妇以礼相待。

但是,班布军始终不能原谅他们对儿子的纵容,在班柬战不知情的情况下,经常对老国王恶语相加。

迟国夫妇忍受了十五年后,决意退居森林苦修。

卫杜罗和班度五子的母亲宫娣决定陪同前往。

宫娣在最前面引路,蒙着眼睛的甘陀丽把手搭在宫娣身上,迟国把手搭在甘陀丽身上,三个老人就这样蹒跚着排成一行,前往森林。

不久之后,卫杜罗去世;又过了两年,三位老人全部死在森林大火之中。
   
三十六年之后,雅黑添统治下的雅度族陷入内战,自相残杀,最终全部毁灭。

这时的雅黑添意识到自己的归天之时已到,独自一人来到一棵榕树下冥思,被一个猎人误认为是一只鹿,射死在树下。

——甘陀丽的诅咒应验了。

 

在这部史诗故事中,出现了很多的誓言和诅咒。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些誓言和诅咒几乎毫无例外地全部应验了。

在中国的一些古典文学作品中也经常见到一些预言、谶语,只要说出来的,就没有不应验的。

有人把这看作是一种巫术,即通过自己的意志、愿望达到某种目的。

其实,这既是一种文学手法,也是当时人们社会心理和精神信仰的体现。

要知道,诅咒不是可以随便作出的,往往是在当事人知道对方此事做得不对,但却无力改变的情况下,寄希望于现世因现世报或现世因后世报。

这种因果报应的思想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满足弱势一方的心理需求。如果一个社会大家都相信这种思想,完全可以走到警戒和惩恶扬善的效果。

然而,如果大家都不相信,或者嘴上相信、内心不信,或者报应的周期过长,情况就不一样了:我多次诅咒日本列岛沉入大海,至今也没有实现。

在中外历史上,有人声称“要么流芳百世,要么遗臭万年”、“在我死后,哪管它洪水滔天!”。这些人肯定是不信的。

当今社会种种不可思议的怪象也表明,如今相信这个的人越来越少了。

别的不说,在马路上摔倒后讹诈救助者的“老人们”就不信这个,当然在法庭上做出“救人者赔偿”判决的“法官们”也不信这个。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