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肃论道人性《何为耳顺境界:我为什么闻骂耳顺?》



       我们和君创业咨询集团声势浩大的公关服务,曾经造出过无数神话,建立了维权大侠的第一品牌。

        以2006年达娃之战的胜利为标志,我们公关服务的品牌功效大振。这个案例持续两年,我们把战略诊断、文化咨询与营销服务与危机公关结合起来,不仅反收购了达能的控股权,而且把娃哈哈的收入从100亿提高500亿,利润从20亿增加到87亿,造就出了中国的双料排行首富。

       而后我们又运作了:

       天歌之力——新世纪在中国首开上市公司的“小股东革命”,和君创业在“天歌事件”中大展身手。

       打狼之战——郎咸平污蔑改革无人敢应,以独行侠之勇单挑恶“狼”,和君创业穷寇必追。

       原罪之辩——“惩治民企原罪之风”下民企人人自危,和君创业挺身而出与原统战部胡德平副部长并肩而战,最终获胜。

       汇源之气——跨国大鳄吞并民企龙头再掀波澜,和君创业据“国家经济安全”之法联众力抗,神奇获胜。

        天府之情——20年前美国“两乐”水淹七军,20年后和君创业代天府可乐力讨公道,引无数国人认清跨国巨鳄强权真相。

       三联之诉——三联集团张继生等侵害上市公司前所未见、令人发指,和君创业启动“中国小股东维权第一案”,几进几出,力战强权。

       天发之路——受“惩治民企原罪”之害,民营企业家龚家龙被非法拘押,和君创业出手相救,尽显侠义之风。

        国美之体——2009年参与国美体系设置之变。

       iPad之法——2009年为唯冠公司维权对抗苹果公司。

        雷士之乱——2012年发动小股东革命止乱促和。

        华润之奇——和君创业就香港上市的华润电力123亿元并购山西金业煤矿资产的事件展开股东维权并被密集报道,成为当年最高热度的焦点新闻。

        琼民源之黑——和君创业解开沉冤17年的琼民源事件黑幕,也就此揭开中国股市沉蒙最久、最为离奇、最富曲折、非法吞并数额高逾百亿的最大黑案。

……

       最近我们又接了控告微软公司,控告高通公司,……。其原因,在于我们的公关服务正在与智库研究融合。

        2006年前后,我们与国际跨国公司打拼,还是为了保护民族工业,因此,不仅在做维权大侠,而且在給政府提供智库建议,提升民族产业的全球竞争力。在当时,我们的智库服务被很多精英视为排斥改革开放的义和团运动,我们又在另类大侠之列。

       目前,中国企业日趋强大,又开始了全球性的反贸易保护主义之争,三一重工首当其冲。最近,中国开始对跨国公司展开反垄断调查,我们又在聚焦日本公司,探索公关服务与智库研究的结合之路。

       但是,维权大侠也招来无数的骂声,从而让我们在各种骂声中进入闻骂耳顺的境界。最近,有人在微信群里骂我,我为此而回复他们:

       你们知道我为何“闻骂而耳顺”吗?我从1965年开始挨过十轮骂,这次是第十一轮了:

       1965年第一轮,我妈因为得罪部长余秋里被四清运动揪斗,小学的同学群起私骂,我大有无地自容之感。

       1966年第二轮,文革两次抄家,全院群众万众一心批判反动技术权威,给我办学习班把我骂得真有负罪之感。

       1970年第三轮,在石油部五七干校被指导员批斗,大闹一场逃出农场有了解脱之感。

       1972年以后第四轮,在农村插队被无赖村民围骂,学会了临危不乱从容应对有了分寸之感。

       1986年以后第五轮,办智库咨询机构挑战权威挨名人粉丝痛骂,水平很高必反复研究大有提高之感。

        1993年以后第六轮,在国家信息中心办双周论坛,与各种不同意见人辩论,常常发生对骂开始有了博弈之感。

        2002年以后第七轮,从天歌科技上市公司开始先后几十场小股东革命都被大股东恶骂,很有替天行道的侠客之感。

        2005年第八轮,面对郎咸平横扫中国大地之势发起挑战被数百万郎粉横骂,我自岿然不动而生豪侠之感。

       2006年以后第九轮,代表民族产业与达能、可口可乐、苹果、微软、高通等跨国公司开战,每战必胜,虽然被各方痛骂但极有成就之感。

        2009年以来第十轮,主张借世界金融危机推动中国崛起,蔑视西方普世价值观结束韬光养晦被张维迎骂为无知无耻而形成笑纳之感。

       今天,为习近平新政进行智库研究,又被人讥骂是利益驱使,这时的我已经达到闻骂耳顺的境界。

谢谢各位参骂的群友,让我又有新的灵感,这段文字一定加进我的30年大侠经历的文章。

       下面,摘录两段与张维迎的微博论证,那次冲突的收获最大,很多精英参与批评,我在舌战群儒中搞懂了普世价值观问题。

     “这些观点不新,与王教授早有交流。但今天为民主化发的议论,可招来各方精英的群起。我认为国家关系与民主观不能并列,中国民主应走东亚之路,需要强势领袖強权強企強国強军,在美国衰败和中国强盛的中美关系逆转中实现有序民主!张维迎发言,大谈无知与无耻之别,把我比进利比亚和北韩,批我不是无知就是无耻。让我很为自已的另类侠客之气自豪了一把!(和君创业李肃微博 2011-5-29 20:10) ”

     “今天,与乔胜利一起拜访几位军界要人,让我找到了真正的知己!!批评知识精英圈崇美轻已,坚信中国可以称雄,断定美国注定崩溃没落,中国可以逆“普世价值观”而领导世界发展潮流,有理有据。想起张维迎在那次会上听我同论,可以气急败坏的失态咒骂:“不是无知,就是无耻”,真让人为他的偏见悲哀。(和君创业李肃微博 2011-8-6 22:44) ”

        结论,声势浩大的公关服务造出了无数神话,建立了维权大侠的第一品牌,也练就了我们的大侠剑术与江湖心态。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