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外传》第九十六回 莫小贝宠兔惹祸端 李大嘴终遇天命人(前二十分钟)

《武林外传》第九十六回

莫小贝宠兔惹祸端  

李大嘴终遇天命人


本集编剧:雪月猫猫

原著:《武林外传》

作者:宁财神


1、内景、大堂、清晨


吕轻侯持书感叹道:哎,又是一月山花开,不见林涧采花人啊

路过的白展堂见秀才酸叹拆台道:啥一月啊,这都快五月了

秀才转过身:我说的这个一月,不是一月的意思

白展堂(抬杠):那是啥意思啊?

秀才(认真):是…一个月的意思

白展堂(继续抬杠):哦…那一日是一日还是一个日啊?

秀才(突然意识到):是…谁跟你抬杠了!

老白:那怎么叫抬杠呢,一月不是一月,一日就不是一日了啊?

秀才(放弃解释):我…我跟你说不清

小郭出护食道:甭理他,童年缺钙,长大缺爱,专喜欢当无赖—喂喂喂一大早你就嗑瓜子,看你扔的满地都是!

白展堂(一边说一边嗑):那我不扔你哪有活干啊?

小郭正想反驳,突然发现地面上有什么东西在蠕动:呀,那地上什么东西啊,还在动啊,老白你瓜子砸到它了!

白展堂头也不回,还以为是小郭故意哄骗他:你吓唬谁啊大早上的?

秀才也看见了白展堂身后的一团东西:不是吓唬,是真的,那么大一团!

白展堂(不为所动):演的还挺像哈你俩!

小郭(惊讶):老白你回头看看嘛!

白展堂(转头):我看看能咋滴?—妈呀啥玩意这么大一团!

秀才:这是柳絮么?

白展堂壮着胆子低下头一看: 啥柳絮啊,是…这不小白嘛!

小郭(恍然大悟):还真是啊,谁把兔子放出来了?

湘玉下楼也望见了地上的一团白物:额滴神啊,那地上是啥东西嘛?

秀才:老白他弟弟

白展堂:去,还你大爷呢

佟湘玉:额滴神啊,这还是当初刚来咱客栈滴小白么?

小郭(鄙夷):怎么不是啊,前几天就胖的没样了,除了吃就是睡,让你们宠的,懒得真跟老白似的!

白展堂:咋说话呢,我再懒也没胖成它这样啊,看这小家伙胖的,头盖骨都贴屁股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足球成精了呢!

秀才(吐槽):可不是么,这也就是龟兔赛跑小白没参赛,不然课本就要重写嘞!

小郭(富有感情的碎碎念):一只身若巨球的兔子,身残志坚的向终点匍匐前进…爬啊爬,爬啊爬,突然,在半路上被截停

秀才:为啥啊?

小郭:你傻啊,超重被森林交警逮了呗!

二人仿佛弱智一样大笑。

湘玉:去去去,笑你们个头啊,你们几个,谁把它放大堂滴?

秀才:谁有空放它啊!

莫小贝急匆匆出。

湘玉:小贝!

小贝:嫂子,怎么了?

湘玉:你把兔子放出来的啊?

小贝:是我啊,怎么了?

湘玉:你把它弄大堂来干啥嘛?

小贝:主场选手先熟悉一下比赛场地啊,有问题么?

众人:比赛场地?

湘玉:啥比赛?

小贝:我和邱晓东约好了啊,比一比谁的兔子养的好,到时候了

小郭:那咋算养的好呢?

小贝:呃…体重体型体香以及体育

众人:体育?

秀才:你们不会要给兔子搞体侧吧?

小贝:没那么夸张,但简单的跨栏什么的还是要有的,哦对了嫂子,你让大嘴叔做几桌子菜呗?

湘玉:做菜?干啥?

小贝(难为情):我要请我们同学来当评委,总不能不留人家吃顿饭吧…

湘玉(惊喜):额滴神啊,小贝还知道和同学搞好关系了?

白展堂(挑衅):你这不是把人打了给人的赔罪饭吧?

小贝(生气):你才赔罪饭呢,本掌门在同学中的人气很旺好吧!(乞求)嫂子…你不会不答应吧?

湘玉(打包票):咋会嘛!嫂子小时候做梦都希望能有一群小朋友和嫂子一起吃饭…你放心吧,嫂子一会就和你大嘴叔说!

小贝(孩子一样开心的握起拳头):噢耶!那你们看着点小白啊,可别让他丢了啊!

白展堂看了看肉球一样的小白:您就放心吧莫掌门,就以他目前这个状态来说想爬出大堂难度无异于国足出线。

小贝:那我上学去了嫂子

湘玉:快去吧快去吧!

小贝蹦蹦跳跳出,小郭道:小贝行啊,这么大点就学会请同学吃饭拉帮结派了

湘玉:拉帮结派…她是衡山派掌门还需要拉啥帮?

小郭:呃…那你打算让大嘴做什么啊,他还给客人做饭呢是不是忙不过来啊,要不我给小贝同学做吧!

白展堂:呀,那估计同学们就明白为什么小贝有暴力倾向了

小郭:啊?什么意思啊?

白展堂:天天吃黑暗料理,心里能没阴影么!

小郭:白展堂!我跟你拼了!

湘玉:哎呀好咧好咧,小郭,你今天淑女一点

小郭:啊?什么…女?

湘玉:哎呀,小贝同学来吃饭,你咋说也是小贝滴同寝,给人家留给好印象嘛!

小郭一挥手:不用不用,小贝那些同学我帮她打架都揍过了..

湘玉:啊?都啥?

小郭(讨好脸):呃…我说都见过了,见过了,嘿嘿

湘玉:好,额去跟大嘴说,你练习练习,淑女哈

湘玉下,小郭皱着眉:淑女…什么是淑女啊,侯哥,老白,什么是淑女啊?

白展堂:哎呀,淑女就是…对不起啊,咱店里没有,我没见过也没法跟你形容

老白拿着抹布下

小郭(鄙视脸):切!侯哥,你说呢?

秀才:这个问题问的好,子~曾经曰过的—人不知而

小郭(发怒脸): 去!说人话

秀才:那啥,简而言之,淑女就是,少动手,少动嘴,少动脸

小郭(问号脸):前两个我明白,第三个是什么意思啊?

秀才:少动手,就是少发火,少动嘴,就是少说话,少动脸嘛,就是少表情

小郭(惊讶脸):啊?我…平时表情很丰富么?

秀才:短短不到一分钟,观众都能截出七八种情绪的表情包了,你说呢?


2、内景、厨房、早上


湘玉(画外音):大嘴,大嘴

大嘴:掌柜的,屋里呢,咋的了?

湘玉进:没有四,今天小贝同学来做客,你做点娃乐意吃滴

大嘴(追问):那小孩乐意吃啥啊?

湘玉:哎呀无非是甜滴酸滴嘛,你不会是不会做吧?

大嘴(急忙反驳):说啥呢?谁不会做啊?那想当年我在黄鹤楼…

湘玉(使出打断技):好好好你会就行,先把菜备好哈

大嘴:来几桌啊?

湘玉:你就当两桌弄吧!

大嘴: 那客人咋办啊?

湘玉:一会就让蘸糖打样嘞!

大嘴: 行,那这事儿就包我身上了,掌柜的你就等好吧

湘玉笑出,大嘴蹲下思考:哎呀,酸的甜的,你还别说,平时做咸的了辣的多了还真有点舍手…


3、内景、大堂、中午


众人纷纷忙碌中,邱晓东立于门口,怀里抱着黑兔子:咳咳!

白展堂抬头:呀,小贝的同学来了,快进来

湘玉(热情招呼):来滴够早嘛,快先吃点瓜果,额特意给你们买滴

邱晓东迈步进门(装腔作势):吃嘛,就不吃了,毕竟我是本次比赛的最大夺冠热门,让人看见了不好

秀才:夺冠热门?请问你们一共有几个参赛选手啊?

邱晓东:两个

湘玉:那就不怕了嘛,快吃点,这里除了小贝滴亲友团又没有别人

邱晓东:怎么没有啊,(转身呼唤)进来吧!

镜头下:四个孩子进门,两童男两童女。

左一(镜头远侧),一个一脸肥肉的小胖子,蓝衣宽袖子扎头带,活脱脱一个大嘴袖珍版

左二,一个精瘦精瘦的小书生,白长袍带发冠,活脱脱一个秀才袖珍版

左三,一个面若桃花的小姑娘,粉衣服带红簪,活脱脱一个无双袖珍版

左四,最后一个小女孩,高出其它三人一头面无表情,一身缀花绸紫衣

湘玉忙迎:呃滴神啊,这都是小贝滴同学啊,快进来快进来!小郭快招呼客人啊!

四个娃娃看着小郭,一步不敢往前迈。

白展堂(瞪眼用手招呼):咋了这是,进屋啊快!

小胖子一指小郭:她怎么也在啊?

湘玉看了看小郭又看了看小胖子:咋?你认识她?

小胖子(瑟瑟发抖):她上次说要抓我回家煲汤

湘玉转过头:郭?芙?蓉?

小郭(尴尬):不怨我啊…小贝让我吓唬吓唬他们…小胖乖啊,姐姐不喜欢喝肉汤的!尤其是肥肉!

湘玉:去去去,等着额再跟你算账!

说罢转过头蹲下身来:不怕不怕,有额在不会有人用你煲汤滴

邱晓东(教训):哎呀你们快进来吧,一会小贝同学回来看你们堵门又该发火了

四娃娃一听小贝的的名字忙进门。

湘玉(突然发现小贝不在):哎?对了,小贝呢?

小胖子(遮遮掩掩的口气):小贝同学…正和先生谈心呢!

众人:谈心?

湘玉(追问):小贝同学四不四又闯祸咧?

小胖子:也没什么大事儿,今天先生睡觉的时候,就是…

湘玉:就是啥啊?你说,没有四

桃面小姑娘(吞吞吐吐说完):小贝同学用虫子的尸体…在先生桌子上摆了一个九九八十一奇门遁甲阵…

听完众伙计低头憋笑,见掌柜的面色不悦方停。

湘玉问道:你们跟额说,小贝同学在学校还有啥风光事迹啊?

小胖子:她的风光事迹可多着呢!她—

小贝在门口:咳!咳!

小胖子听见声音,吓得差点一身脂肪都抖没了:小贝同学表现很好,乐于助人关心同学热爱小动物尤其是死的…

小贝:行了行了啊,让你们来当评委的,哪那么多废话

湘玉:小贝,不许和同学这么说话

小贝:哎呀,嫂子没事啊,我们的友谊,就是以这种世俗难以理解的形式维持的,王小胖、李小瘦、张小美、江念慈,你们说(眯眯眼),(攥拳头)对不对啊?

四娃娃(求生欲很强):对对对!

小郭(望着四个娃娃):这名字很有区分度啊…一听就知道哪个是哪个

秀才:可好像最后一个画风不太对啊?

小郭:这还用说么,一听就不是路人呗!

小贝(转头招呼白展堂):白大哥,场地布置好了么?

白展堂(迈步上前炫耀):诶!好了好了,我用白布啊,把桌子盖上了,你俩就让兔子在上面比,拉尿啥的都不怕,一会一撤布再吃饭也没事

小贝:邱晓东,你和你的小黑准备好受死了么?

邱晓东:少废话,先比什么?

小贝:称重!

邱晓东:放马过来!

众人:嗯?

邱晓东:呃..放兔过来!

众人:嗨!


4、内景、大堂、白日


邱晓东抱着小黑兔子,小贝抱着小白兔子出,众娃娃见小白惊呼:哇!

王小胖(拍拍自己的大肚子):我还以为只有人里面有胖子,没想到兔子里也有胖子

李小瘦(咽吐沫):这只兔子,或许能用来煲汤

莫小贝(洋洋得意):怎么样?还用比么?

邱晓东低头看了看小黑兔,又抬头看了看大白兔:这局算你赢了!下一局!

白展堂:第二局是…跨栏,二位官爷,啊呸,二位兔爷请看!

特写镜头:三块豆腐横在桌子中央形成了障碍物

白展堂:我说开始,二位选手从起点出发,翻越障碍物,最先到达桌子那面的就是胜利者

王小胖:等一下,为什么不是木板是豆腐啊?

小郭(对镜头解说,生活感轻配音):这个是…为了避免失败选手自惭形秽,一头撞死在木板上,我们特意把木板换成了豆腐

秀才(对镜头解说,生活感轻配音):这三块豆腐啊,可不是一般的豆腐,是用七侠牌豆子磨出的李大嘴专供豆腐,纯天然纯绿色,无污染不伤兔的!

湘玉(忙抢镜头打广告):详情请咨询同福客栈法人代表也就是本人,批发订购更有限时优惠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日何其多多益善!

小贝:哎呀磨叽死了一会兔子都睡着了!

白展堂:我宣布,比赛开始!

莫邱同时放黑白二兔于桌面

四娃娃为黑兔助威:大风!大风!大风!

小郭湘玉秀才为白兔打气:威武!威武!威武!

黑白二兔畏畏缩缩不敢前进,还想倒退往小贝怀里钻,小郭性急,伸出手一拍小白屁股:干啥呢你倒是跑啊!

这一拍吓的小白兔慌不择路跳下桌去,一溜白烟向后院老窝跑去。

众人乱作一团一拥忙追去,江念慈跑在最后。


5、外景、后院、白日


小白躲在柴堆,众人寻不见

小贝怒斥小郭:都怪你!你拍它屁股干嘛啊?

白展堂(捧哏脸):就是的,没听过兔子的屁股摸不得么!

小郭(低头):我错了…(又抬头)嗯?不是老虎么?

邱晓东:哎呀别废话了,快找兔子啊!

王小胖:后门是开着呢,它别是从胡同溜走了吧?

小贝:那还愣着干嘛?追啊!

众人又追了出去,江念慈在最后跟之不上,索性在后院找了起来,转身一看,柴堆里一坨白花花的毛球正露着眼睛惊恐的看着它。

江念慈脸上露出一抹小女孩天真的笑容,走上前去:小白,原来你在这儿啊,抱抱

江念慈越走越近,小白把头低了下去瑟瑟发抖,江念慈伸出手,小白没有反应,念慈误以为小白很顺从,伸手就摸起了兔子头,小白突然扬起了头,吭哧就是一口咬住了江念慈的手指,一声小姑娘撕心裂肺的惨叫响彻世界。


大嘴闻声推开厨房门:咋的了咋的了?妈呀咋回事儿啊这是?

大嘴见念慈看着出血的手指哭哭啼啼明白了三分:咋的了这是?你手指头刮哪儿了?

念慈眼泪横流:兔子,兔子,兔子咬我!

大嘴(不知所措的慌张):哎呀妈呀你说你没事儿逗他干啥啊,兔子急了也咬人你不知道啊,掌柜的,老白,快来人啊!人呢?

念慈(哽咽):他们都出去了

大嘴见小女孩手指流血慌乱不已:这这这时候都出去干啥啊,行了你快来我屋我帮你包一包,我也没学过啥啊你别怪我,咱先将就将就止止血吧!

李大嘴拽着哭啼啼念慈进了屋去。

若干年后,江念慈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可每次回忆起与这个继父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她都会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明明是自己受了伤,可那个大叔叔似乎却比她还慌张,这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似乎需要用尽一生的缘分才能了解。


6、 内景、大堂、中午


众人寻了一圈回到大堂。

小贝耍泼中:兔子,你赔我兔子!赔我兔子!

湘玉:小郭你也是,你摸他屁股干啥子么!

小郭(委屈):我那不是看它吞吞吐吐的着急嘛…

白展堂(添油加醋):人磨叽你给他一脚行,兔子你给他屁股十下他也不懂啊!

邱晓东(上前安慰):小贝同学,你别着急啊,大不了我让我爹再弄两只

小贝(生气):弄?你懂什么啊,这只可是我亲手养大的…能一样么!

白展堂:行了啊,外边不像家里定时定点给饭给水,说不定过阵子它自己就跑回来了

小贝: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啊,晚一点小白就成兔子汤了! 

湘玉:你不要急啊,嫂子让你无双姐巡逻看着点,抱个兔子满大街乱窜一眼就看到了 

王小胖:小贝同学你放心,咱们班那么多同学,一家找两个邻居都够了,你们说是吧!

李小瘦刚想说是,一转头却看见少了个同学:诶?江念慈同学呢?

众人这才发现少了个女娃。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湘玉急火攻心问道众人:咋还少了一个娃呢?

白展堂:不知道啊!刚才都急着找兔子也没数人啊!

湘玉:额滴神啊,兔子没了还好说,娃没了可闯了大祸咧!你们几个刚才就没看见那姑娘么? 

邱晓东:我们都跑在前面,念慈同学在最后,我们去哪看见啊!

小郭(跺脚):坏了坏了,别是让人贩子捂着嘴拐走了吧?

湘玉(伏案絮叨):啊?那额可咋和人家爹娘交代啊!额错咧,额真滴错咧,额从当初就不该嫁过来,如果—

小贝:哎呀快别絮叨了,兔子的事儿一会再说,先找人吧!不然同学们该把这事儿都赖在我头上了!

湘玉(起身):蘸糖你带着几个娃去东边,额去西边,秀才小郭去北边,去叫大嘴让他去南边!快!

白展堂(忙喊):大嘴!大嘴!

大嘴牵着念慈出:干啥干啥喊啥呢?关键时候一个人都不在,还好意思喊呢!

众人见念慈悬着的心陡然落地。

小郭(祸水东引):哦…大嘴,是你把她拐走的啊?

小贝(激动):你还把念慈姐的手弄伤了?我跟你拼了!

大嘴(嫌弃):哎哎哎干啥玩意儿呢,啥玩意儿啊,要不是我她这会儿手都烂了

湘玉:大嘴,这到底是咋回四嘛?

大嘴:我哪知道啊,我正给他们做饭呢,就听见外面嗷的一声,我一出门,就看见她让兔子咬了,你们也不在,我就先帮她简单的处理了处理

秀才:行啊你大嘴

白展堂:行啥行,看着手让他包的,木乃伊啊?!

小贝:这…是小白咬的?

大嘴: 是啊,在后院马棚趴着呢,好像是让人吓着了,不然不能咬人

白展堂(向小郭):你看看你,摸个兔子屁股惹出多大乱子

小郭(委屈);我我我我又不是故意的嘛…

湘玉(圆场):哎呀好咧好咧,既然是虚惊一场那比啥都强,蘸糖你去药铺弄点好滴创伤药

白展堂:我这就去

湘玉:大嘴去把给娃们做滴菜弄上来

大嘴: 诶我都弄了一上午了你们可有口福了!

湘玉:小贝,还有你,邱晓东,好好吃饭,好好上学,以后可不敢搞这些无聊滴事情咧,知道没有?

邱晓东:小贝同学,吃完饭我把小黑送回家,这次,咱们就算平手吧

小贝:看在念慈姐手受伤的份儿上…就算平手吧,念慈姐,对不起啊,我没看好小白

江念慈:没事儿的小贝同学,我也不知道兔子会咬人,不然打死我都不会摸它头的…

小贝(想了半天还是愧疚,抬起头坚定的说):念慈姐,你放心,以后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在学校里谁敢欺负你就是和我过不去,谁和我过不去,那就是和明天的太阳过不去,你们几个,以后对念慈姐姐好点,听见没有?!

王小胖李小瘦张小美三个娃娃连忙对着混世魔王点头。

湘玉(拽开小贝):去去去,看你把娃吓得,来来来,吃饭吃饭,念慈小同学,这次对不住你了,等你和你爹妈说一声,改天额亲自去道歉,另外,你爹娘来这吃住酒水一律免费!

众人:啊?

湘玉(忙解释):当然咧…仅限三天,就权当是给你滴补偿咧…

大嘴上:菜来咯!

小贝:哇塞都是我爱吃的大嘴叔我爱死你了!

王小胖一言不发上去就是一个肘子。

小郭看着小胖摇摇头:不愧是重量级选手啊!

湘玉:你还废话干啥呢?快给念慈夹菜啊!

众人心里有愧,纷纷给念慈夹菜

特写:王小胖不停从念慈盘子里往外夹菜。


7 内景、下午、大堂


湘玉(心碎脸):蘸糖,一共花了多少银子啊..

白展堂:不多不少,二钱正好

小郭(吃惊):啊?不会吧…我上次手割破了买的镇痛药才十几文…

白展堂:那是咱自己用能对付,给人家孩子能对付么?

湘玉(责怪):再咋说也是在咱们地盘上出滴四,你不用心点人家爹娘能不挑理么,你也四,你拍兔子屁股干嘛!

小郭(不耐烦):哎呀你们这一中午都说三次了,我都说了我看它不动弹心里着急么…

白展堂:着啥急啊,人那么大重量不得花点时间给油启动啊?

秀才(护食):喂喂喂,说几句就好了嘛,芙妹她又不是故意的,你们要有这个时间亲自登门道歉去好不好呀?

湘玉(突然严肃):吕轻侯!

秀才(慌张解释):我我我…我就是就事论事没有人身攻击的意思…

湘玉(突然笑脸):你说滴很有道理!

众人:嗯?

湘玉(愧疚):额心里确实有点过不去,咱们还是去她家里跟人家爹娘道个歉吧…

白展堂:也不是多大伤至于么..

湘玉:咋不至于?你想想小贝在人家手指头出血了你是啥感受?

白展堂(解气脸):该!

湘玉:嗯?

白展堂:呃…没啥我收拾收拾陪你去

湘玉:小郭你也去

小郭:我去干嘛啊..

湘玉:你是罪魁祸首

小郭:我…我真是祸手啊…侯哥,你陪我

白展堂:道歉又不是示威,去那么多人干啥啊?

小郭:人多诚意足啊...

秀才:那店里怎么办?

小郭:让大嘴看家嘛!

湘玉:好好好,咱们先去西街买点东西 ,拿着礼张嘴人家就不好再多说了

小郭(嬉笑):掌柜的你考虑的真周到!

湘玉(意味深长):别急着夸,还有更周到滴呢!

小郭(不解):什么啊?

湘玉(仿佛透露了天大的秘密):花销从你月钱里扣,蘸糖,走!

小郭(忙追出去):啊啊啊?喂喂喂…掌柜的你别走那么快啊,省着点花啊…随便买点就好了啦…

秀才(看着众人摇头叹气):哎…唯兔子与女人难养也!


8、内景、大堂、下午


众人外出道歉,大堂空无一人。

一端庄女子进——锦带绫罗佩玉坠,剑眉白肤冷艳眼,不是俗巷风尘女,哪来天上仙娇娘。

特写镜头:女子四处环望。

那女子见大堂空无一人,径直走道桌边坐了下来大喊:人呢?出来!再不出来,别怪我把你店砸个底儿朝天!

大嘴出,碎碎念:哎呀还有人敢砸我的场子,我看看你谁啊?

大嘴出,定身,长望女子半晌,口吐呢喃:蕙…蕙兰?

女子(疑问):什么灰蓝,我还白黑呢,别废话,你是掌柜的么?

大嘴再定睛一看,此人不是杨惠兰,可那双一生难忘的眼睛简直出如一人。

女子(不耐烦):哎,我问你呢胖子,你是不是掌柜的?

大嘴(恍惚的嘟囔):妈呀,连说话的语气声调都一样…

女子(生气):什么乱七八糟的,我问你话呢!

大嘴的态度突然温柔了起来:我…我不是掌柜的,你找我们掌柜的有事儿么?

女子(愤怒):有事儿没事儿关你屁事儿,你不是掌柜的就让你们掌柜的出来说话!

大嘴(贱骨头):哎呀妈呀…连对我的态度都一模一样…

女子(有点害怕):你你是不是有病啊?你到底是不是掌柜的?

大嘴(忙解释):我不是…但我知道我们掌柜的是谁..

女子:啊废话!你就在店里你肯定知道啊,她人呢?

大嘴:出去了

女子:去哪了?

大嘴:不知道…

女子:你有没有点有用的信息啊?

大嘴(像第一次和蕙兰说话一样紧张):我姓李,叫嘴大李,不是,大嘴李,不是,李大,不是不是,我叫李秀莲!我叫李秀莲…

女子(礼貌):哦…我叫江雅芝

大嘴(对着天嘟囔):秀莲..蕙兰…雅芝…呀,这是传说中的命运么,老天爷啊,你是想玩死我么?

江雅芝:哎哎哎,胖子胖子,别念叨了,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们掌柜的去哪儿了?!

大嘴:那你就是再问我八遍我也是不知道啊…

江雅芝:好胖子,有骨气!那我就先砸你们一个缸碎酒空吧!吃我一招玉山翻梅掌!

刚进门的白展堂正好目睹了这一切

白展堂飞身跃起:葵花点穴手!

江雅芝被定在酒坛前,小郭湘玉秀才纷纷进门。

湘玉(纳闷儿):呀?蘸糖?这是谁啊?

白展堂(更纳闷儿):不知道啊,玉山翻梅掌,大理流传过来的,你们谁有仇家在那儿么?

湘玉(坚决的):咋可能嘛,七绝宫宫主跟俺家祖上好滴很

小郭:大嘴,你认识她么?

大嘴:我上哪认识她啊..她来了就说找掌柜的,哦也还别说,我还真知道她叫啥!

众人:叫啥啊?

大嘴:江雅芝。 

湘玉环顾众人:江雅芝,你们认识么?

小郭(深思):不认识,可这个姓好像从哪听过…

秀才:江念慈?

湘玉:额滴神啊,别是她娘吧?

白展堂:八成就是了不然干啥人家里没人啊?

小郭:那她怎么跟娘姓啊?

白展堂:我不就是么!

湘玉:别废话了快解穴啊!额滴神啊千万保佑别是啊…

白展堂:葵花解穴手!

江雅芝(望白展堂):你…是葵花派的?

白展堂:是,还没请教阁下是…

江雅芝(扭了扭腰):无门无派,哼,怎么着,你们想人多势众了?

湘玉:这位姑娘…你先说说额们哪得罪你了么…你干啥非要砸额滴店?

江雅芝(愤怒):你的店?烧了干净都不够陪我女儿一个手指头!

白展堂(转身嘀咕):妈呀完了…真是她娘啊…

小郭:她娘怎么了…

秀才:人家占理呢…

湘玉神情慌张:哎呦原来是江夫人啊,额们刚去你家找你,没想到你还亲自来了,你看看,额们还给念慈买东西了呢..

江雅芝:少来!别废话!你想干嘛?

湘玉:啥叫干嘛…

江雅芝:我女儿多金贵的身子,你们竟然让兔子咬她手指头!

湘玉(指小郭):不是额,是她!

小郭(无端背锅):啊啊啊?怎么又是我啊,那兔子也不是我控制的…

白展堂:江夫人啊,这件事儿的确是我们不对,我们没照顾好您的孩子,但兔子它咬人啊也是事出有因,一般情况下不招惹它轻易不开口

江雅芝(激动):嗯?好啊你们,还学会推卸责任了?

白展堂(推脱):不是…我们这也是就事论事

江雅芝(欲出门):好好好!我这就上衙门口去,我看看知县老爷是不是也就事论事!

湘玉忙拉住:哎哎哎江夫人江夫人别走别走,有啥话好商量,干啥非要上公堂嘛!

江雅芝:好,那你说说打算怎么办吧?

湘玉:你..能不能容我们先商量商量

江雅芝:快点,我胭脂铺刚开业还忙着生意呢!

湘玉:好好好,额们这就来哈!

湘玉一摆手,众伙计后院奔去


9、外景、后院磨盘、黄昏


小郭(埋怨):哎呀掌柜的你干嘛那么怕她

白展堂(也埋怨):就是的,打官司也得讲理啊,咱们确实有责任,可那小姑娘自己也确实摸兔子头了啊!

湘玉(家长训斥孩子):哎呀你们闭嘴,啥都不懂瞎说啥呢,额根本不是怕和她打官司,人家娃是来咱小贝家做客,结果她娘和咱们弄到公堂去咧,以后咱娃和人家娃还咋相处?

秀才(搭话):然也,这事儿名声要是弄的不好,以后小贝可能永远在人家面前抬不起头了

白展堂(反问):那你不怕她狮子大开口啊?

湘玉:额觉得不会

白展堂:为啥啊?

湘玉:女人滴直觉,你初恋不是也有么

白展堂(莫名其妙):你看你好好的咋扯她身上去了…

大嘴(沉默半天,突然插话):我..我觉得也不会

众人盯着大嘴

秀才:凭什么呢?

大嘴:她就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人,但她要的不是啥东西,而是不饶人那股畅快感,你给她点啥东西未必能让她高兴,但你要捧着她给足她面子说不定聊着聊着就啥事儿都没有了

小郭:呀..大嘴可以啊,一套一套的

白展堂:等会,我怎么听着感觉…你认识她很久了一样?

大嘴(掩饰):我…我就是随便说说

湘玉:那照你的分析,额们应该咋办?

大嘴:啥也不干,弄桌酒菜,边吃边聊,聊人生聊理想聊她自己,然后再问她想要啥赔偿,八成就啥都不想要了

湘玉(很少听大嘴拿主意,犹豫了半天):…就按大嘴说滴办!


10 内景、大堂、黄昏


众人出,江雅芝正候。

江雅芝:怎么?想好了么?

湘玉:额们决定!先留你一起吃顿饭…

江雅芝:吃饭?我可没有那么好心情,哼

湘玉(讨好脸):哎呀,江夫人,额们犯了这么大滴错,不得好好请你吃顿饭赔个礼道个歉,然后商量商量你想要啥赔偿嘛,你看咋样?

江雅芝(给台阶下,态度缓和):要是你们这个态度的话…还算是可以,那我就勉为其难吧,诶?那我女儿怎么办?

湘玉:没四没四额让伙计去接她和小贝一起回来,您就放心吧

白展堂(嘀咕):妈呀,这女的啥性格还真让大嘴吃准了?

小郭(嘀咕 ):大嘴什么时候还有这一手了…

湘玉:来来来,江夫人,您先喝茶,厨子在做饭呢,江夫人,你是打哪来滴啊?

江雅芝(警惕):怎么?查我户口啊?

湘玉:哎呀你不要警惕性那么高嘛,闲聊啊就是,额是从汉中来滴,这个客栈都开了三年多咧,本地人都认识俺们,你就放心吧!

江雅芝(略显嫉妒):是啊,我刚来的时候,就听镇上的人说起过你,他们都说,佟老板可是镇上最有能力的女老板了

湘玉:不敢当不敢当,额有啥能力嘛!

江雅芝:抠钱的能力啊,我听说你能从一两香油里抠出二两黄金

湘玉(皱眉):这是谁说滴?!

江雅芝(询问):是谣传吧?

众伙计:不是不是绝对不是!

湘玉:嗯?

众伙计:谣传谣传绝对谣传!

小郭(讥讽):我们的掌柜的大方的很,从来都让我们大把大把的用皂角粉,坚决不许用手搓!

白展堂(撇着嘴):对对对零头从来都给客人抹掉,从来不为一文钱追到人家去要!

秀才(挑眉毛):以及绝对不会为了省点盐钱让厨子拿手指头拌菜!

江雅芝:你们举的那都是什么例子啊..说的好像世界上有这种人似的…

众人: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湘玉:去去去,我们姐妹俩聊天有你们啥四..

大嘴:菜来咯!来来来,辣爆油焖,都是你爱吃的那几口

江雅芝:你…什么时候知道我爱吃什么?

大嘴:啊…对不起啊我说那啥,都是我爱吃的几口,我爱吃的…你等着啊还有养胃的汤

湘玉:大嘴这是咋咧今天这么热情…

江雅芝(看着大嘴背影):佟掌柜,我说啊,你们这厨子还挺有意思的,自来熟啊!

小郭:他就这样,一见女的就自来熟!

江雅芝:啊?

湘玉:去去去,接小贝和念慈来吃饭,别跟着添乱

小郭:哦…

小郭出。 

湘玉:江夫人啊,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们没尽好监督滴责任,这杯酒,就算是额赔罪嘞

佟湘玉一饮而尽。 

江雅芝:佟掌柜好酒量,其实也不是多大的伤口,我啊,就是想来看看佟掌柜的为人,既然佟掌柜这么仗义,我也不能太摆谱不是,那我就回敬一杯了!

江雅芝一饮而尽。

白展堂:哎呀,江夫人不愧是江湖儿女啊

江雅芝上下打量了一眼白展堂,看的白展堂心里直发毛:您…看我干啥啊

江雅芝:没事儿,你怎么知道我是江湖儿女啊?

白展堂:您这不废话么!生在江湖皆苦人,有情都是好儿女

江雅芝:那你看我是苦人么?

白展堂:苦不苦的…您自己知道..

江雅芝长叹一声:算你猜对了

倾酒自己又喝了一杯。

湘玉:江夫人,冒昧的猜一下,您是自己带娃吧?

江雅芝看湘玉的眼中多了几分惊讶:嗯?你怎么知道?

湘玉:女儿和娘一样姓,一看就是嘛,那她爹咧?

江雅芝:她爹?哼,一个死赌鬼,死在赌场上了

白展堂:要不然说赌博害人啊!轻则妻离子散,重则家破人亡啊!

江雅芝:怎么?你家也是这样?

大嘴:哪样啊?聊的挺热乎啊,汤来了…

江雅芝:没什么,说赌博害人呢

大嘴:妈呀,那这事儿你得问我啊,我最有发言权啊!

江雅芝(瞧不起):噗…你一厨子有什么发言权?打过牌么?有赌注么?别是拿菜叶当赌资?

白展堂:江夫人这您还真说错了,论赌博他家说江湖第一,没人敢说江湖第二

江雅芝(吃惊):啊?

大嘴(遮掩):你别听他瞎说,就是我家人也赌博过,我挺有感触的,其它也没啥

江雅芝(恶狠狠):哎,若天给我一柄长白刃,恨不能杀尽天下烂赌鬼!

大嘴:那你就这么恨赌啊!

湘玉:当然咧,不然念慈干啥只有娘没有爹,江夫人是这意思吧…

江雅芝:算了算了,就不谈这么沉重的话题了,咱们,还是聊聊赔偿的问题吧

湘玉:终于进入正题咧…

恰逢小郭带着小贝念慈归:娘..你还真在这儿啊,我还以为大魔王骗我们的…

湘玉:大魔王?这娃说谁呢…

小贝进:小郭姐姐,我同学新给她起的外号

小郭:去去去,别胡说八道,我像大魔王么?怎么看都是个小仙女!

白展堂:那这届天庭审美不行啊..

念慈:娘..我们回家吧..

江雅芝:念慈,过来

念慈慢慢走近,江雅芝扒开念慈的手指

念慈:疼…娘…

江雅芝:佟掌柜,再怎么说这也是姑娘手指开了个口子,我要点赔偿不算过分吧?

湘玉:当然不算…只要合理

江雅芝:你放心,我一分钱都不要你的!

湘玉:那你想要啥嘛?

江雅芝:我想要—他!

江雅芝一指白展堂,各人表情各异,白展堂慌慌张张,大嘴心神不宁,吕郭一旁八卦脸,湘玉有些醋意,小贝一副什么时候动筷子饿死我了模样。

湘玉(女人的提防状态):你…要他,是啥意思嘛?

江雅芝(没意识佟湘玉的异常):没什么啊,我店里刚开业忙的很,让他去帮我几天忙,就这么简单,并不过分吧?

湘玉想了想道:确实是不过分,但…实在对不起哦,别滴什么要求都行,这个人,额不能放

江雅芝(态度坚决):那对不起,除了他,别的我什么都不要

湘玉(非常吃醋):你到底啥意思嘛?你又不认识他…

大嘴(莫名激动): 是啊…那咋说你跟我都比他熟啊!

白展堂(嘀咕):湘玉,我看来者不善啊?

湘玉:江夫人…你容我们商量一下哈,撤!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