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外传》第九十六回 莫小贝宠兔惹祸端 李大嘴终遇天命人 (后二十分钟)

11、外景、后院、黄昏


小郭:行啊老白,还会招蜂引蝶了!

白展堂:别胡说啊,我看出来了,这女的八成是奔我来的!

秀才:废话,人点名要你了当然是奔你来的!

白展堂:说啥呢,我的意思是,她八成是六扇门的!

湘玉:啊?不会吧…

大嘴(深沉):不是,她绝对不是六扇门的

白展堂:你一厨子添啥乱啊,你有我会看人啊?

大嘴:你还别不信,掌柜的几句话就把她身世逗出来了,那六扇门的女的有这么傻么?

秀才:有道理啊!诶?大嘴,你怎么突然这么会看人了啊?

大嘴(犹豫):我…

秀才:真相来自于细节,细节来源于观察,大嘴从进门一直在观察那个女的

小郭:观察…江夫人啊,也别说,是挺好看的诶…就是那双眼睛有点吓人,我总觉得从哪见过一样…

秀才(深思):还有她说话的语气,我怎么也感觉从哪见过一样…

白展堂:你们这么一说我也感觉有点熟悉…大嘴,你觉得呢?

大嘴(慌张):我…没见过不知道从来没感觉别问我!

白展堂(突然觉得不对劲):你看我就随便问问你慌啥啊?

湘玉看着激动的大嘴道:大嘴,你今天,咋特别反常呢?

大嘴:我我我哪反常了啊…

白展堂:我看你,好像特别格外以及极其关心江夫人啊,一直盯着人家脸看?

大嘴:我没有!

众人:嗯?

大嘴:就有那么一丢丢一丢丢…

小郭:行了,难得大嘴见色起意一次,除了那个杨惠兰

说道杨惠兰小郭一拍巴掌:我想起来了!

白展堂(吓一跳):干啥呢一惊一乍的!

小郭(知道天大的秘密一样忙着讲):我知道江夫人那个眼神我从哪见过了,上次比武招亲杨惠兰临走前,杨惠兰恐吓我,简直是一模一样啊!

秀才:哦!对对对,还有说话的方式,如出一辙啊!

湘玉:大嘴?你…不会早就发现了吧?

大嘴:那还能咋的啊…她一进门我就看见影子了…

白展堂(0恍然大悟):哦…怪不得老盯着人家看呢!

湘玉:行咧行咧,天下这么大有两个像滴人还不是很正常,先商量商量咋办吧

小郭:还能咋办,人家找老白的,就让老白去呗!

湘玉: 感情不是秀才啊?说去就去,你当是送快递呢?

白展堂:去也不是不行…

湘玉(醋意大发):白蘸糖?

白展堂:你听我把话说完啊,去是可以,但得先把要求说清楚,我是去帮忙打杂揽客还是搬东西做饭啊,要求合理,那咱可以考虑,要求不合理,那我肯定不干!

湘玉:哼,就怕她心里有啥花花肠子…

小郭:有啥花花肠子啊,你以为谁都能眼瞎看上他啊…

湘玉:你你你才眼瞎!蘸糖说滴对,先问问她要干啥,如果真是缺个伙计帮忙的话…小郭你去!

小郭:我我我我去?

湘玉:咋?打杂你不比蘸糖合适?

小郭:凭什么啊?

湘玉:凭你拍滴兔子屁股,你还想抵赖?

小郭(有苦难言):我…我真是一失足拍千古屁啊…


12、内景、大堂、晚上


江雅芝:怎么样?考虑好了么?

湘玉:江夫人,额们想先知道一下,你要额滴伙计干啥去嘛

江雅芝:你问这干嘛?

湘玉:你想啊,要是啥违法乱纪滴事儿,那额滴伙计岂不是被额坑了?你说对吧

江雅芝:哦…你是担心我给他们挖坑啊,你放心,就是我那开业了太忙了,想找个免费的力工使唤两天

小郭:您还真直白…

湘玉:您就是缺个打杂滴?

江雅芝:可以这么说吧,我还要伺候念慈上学做饭,实在是忙不开

湘玉:哎呀那你咋不早说嘛!江夫人,您请看!

湘玉把小郭推到江雅芝面前

江雅芝:我看她干嘛啊?

湘玉:听我说嘛,她可是十里八乡盘最靓条最顺滴杂役,往你们店门口一放,话都不用说那男的就疯狂掏钱!

小郭:有那么夸张么…

江雅芝:可我是卖胭脂的顾客大半都是女的啊

湘玉:那就更对咧!您看她,这肤色,这身段,女滴看了能不嫉妒么,一嫉妒能不买个七八十斤胭脂打扮自己么?

江雅芝:我…

湘玉:江夫人啊,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日何其多多益善啊,货真价值童叟无欺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啊!

江雅芝:行行行了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湘玉:那您就是答应咧?

江雅芝:我..不答应,我就要他!

白展堂哭丧个脸:江夫人啊我到底哪儿让您中意了您说我改还不行么…

江雅芝:你别管,就说行还是不行

湘玉:不行,这个人绝对不行,对不起江夫人,您再考虑考虑她..

江雅芝:别废话了,不行,那就公堂见!

念慈:娘…

江雅芝:你别说话,走,和娘回家!

湘玉:江夫人请留步!

江雅芝停步转头:佟老板还有什么话要说么?

湘玉(好话说尽突然严肃):额,只是想听一个实话,你为啥非要找蘸糖,如果真滴只是打杂滴,小郭明明是更好滴人选,你要是说,额们还有得谈,你要是不说,公堂见那就公堂见,额们这个店虽然不大,但额滴这几个伙计,也都不是吃干饭滴

小贝(吐槽):也有爱喝汤吃稀饭的…

江雅芝:你们…

白展堂(劝说):我们欢迎以理服人,也懂得对事负责,但不是没有下限,怎么选,您自己定吧

江雅芝松开念慈的手:嗨,没想到你们还挺坚决,那…我就实话实话了吧

湘玉:江夫人请讲!

江雅芝:念慈,你先和小贝出去玩会儿

湘玉会意:小贝,你带念慈去后院待会

小贝念慈下。

江雅芝缓缓道来:我这条件,你们也都看见了,自己一个女人带个孩子,在外面抛头露面做生意,难免接触些男的,尤其是一些货主都是四五十岁的老男人,动不动就在我店里坐到天黑,眉来眼去的不怀好意,我自己倒是好说,风言风语我也不怕,可我还要照顾念慈呢!

白展堂: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江雅芝:我这不是想么,这几天开业正忙,应酬也多,要是有个男的,每天晚上这时候能在我店里一坐,别的男人他就不好意思久待了,都是生意朋友,我自己也不好意思开口撵人家不是?

湘玉(恍然大悟):哎呦,江夫人你咋不早说呢,你说滴这些额都十分理解啊,额刚到这开店情况都是差不多滴!还好额有这些伙计…

江雅芝:你理解女人的难处,就知道这种话不容易说出口了…

白展堂:那你打算让我呆几天啊?

江雅芝:不多不多,等我把货进完了就不用恭维他们了,最多也就七天!

白展堂:掌柜的你说呢?

湘玉(女人的侦探心):额说…就是晚饭去坐一下,不过夜吧?

江雅芝(被误会的害羞):哎呦佟掌柜您说什么呢?我和念慈两个人怎么可能让一个男人在家过夜?!

湘玉:那…也算是助人为乐了,蘸糖,你就去吧,(咬牙)自己心里有点小九九哈

白展堂:放心吧,小舅舅大舅舅都有

江雅芝:这可太好了,晚上终于能让念慈回家安心看会书了,佟掌柜,那我谢谢你了,以后你和伙计买胭脂,我给你们八折!

湘玉(得寸进尺):为啥不是免费…

江雅芝:啊,你说什么?

湘玉:呃…没有没有额说以后你来茶水免费…

江雅芝:好,那我就谢过佟掌柜了!念慈,走,和娘回家,佟掌柜,告辞了!

众人:再见再见。

大嘴看着出门的江雅芝,一言不发想着什么。


13、内景、男寝、晚上


大嘴在屋里来回打转,秀才在写东西

大嘴:秀才,秀才,别写了

秀才: 怎么了?别转了,你以为你是木马啊,一晚上就看你心神不宁的

大嘴 :你说,还真有俩人那么像啊!

秀才(不以为然):那怎么了,天下这么大,有两个眼睛眉毛鼻子差不多的人算什么稀奇事儿

大嘴:那连性格都一样呢?

秀才:那…可能就多了点命中注定的意思吧

大嘴:妈呀,都扯上命了,我再琢磨琢磨…

秀才(看大嘴来回溜达心烦):大嘴大嘴,别琢磨了,你再怎么想也没用的

大嘴:啥意思啊?

秀才:你要是心里有想法,可以试一试,去感受一下,懂么?

大嘴摇摇头。

秀才:看你那个蠢样子我就想睡觉,我问你,你到底是想干嘛?

大嘴:我不知道啊,我要知道就好了!

秀才:那你就更应该主动一点了,不管再怎么相似的两个人毕竟还是两个人,等你发现了这一点以后,说不定就断了念想了!

大嘴:那要是没断呢?

秀才:那也未必是坏事儿啊,你还想守着一个出了嫁的人一辈子啊?

大嘴:那可是蕙兰啊!

秀才伸手指:第两千七百八十三遍,她不但是蕙兰,还是杜家的大少奶奶,你自己想想吧,不为了你也为了你娘

大嘴:我…

秀才(苦口婆心):大嘴啊,这都2007年了,申奥都成功多久了,火车都提速多少了,你怎么还这么怂呢?

大嘴:我…我在想想…


14、内景、女寝、晚上


咚咚咚

湘玉:谁啊这么晚?

大嘴(画外音):我,大嘴

湘玉(开门):大嘴?额滴神啊,咋是你呢

大嘴进:掌柜的,没睡呢

湘玉:废话,你来了还咋睡,你有四么?

大嘴:有

湘玉:涨月钱免谈,月假免谈,餐补免谈

大嘴:等等等会,那我找你除了要钱和放假就没别的事儿了啊?

湘玉:你问谁呢,你自己说呢?

大嘴:好像还真没啥…不过这次我是真有事儿!

湘玉:那你倒是说啊

大嘴:明天…能不能…让我替老白去

湘玉:啥?

二人面面相觑,大嘴低头搓手,不知道想着什么。



15、内景、女寝、晚上


白展堂:他真是这么说的?要替我去?

湘玉:是这么说滴,说完就低头,还搓手

秀才:这不就是青春期的小男孩么

小郭:拜托…他都快夕阳红的怪大叔了还小男孩

湘玉:哎呀额找你们来是听建议滴别废话咧

白展堂:大嘴人呢?

湘玉:额让他先回屋等着

白展堂:叫来问问啊!

湘玉:能问额早就问咧,你当面会说啊?

小郭:哎呀不用叫他了,一看就明白了,把江夫人当蕙兰了呗,这么简单点的事儿而已。

秀才:那就让他去呗,君子成人之美嘛,他都在屋里转了一晚上了!

湘玉:四情不是你们想滴那么简单,要是成人之美就好咧,大嘴喜欢滴是蕙兰,她不过是一个影子,再咋发展心里也逃不出那个怪圈,现在蕙兰好不容易走咧,额可怕把他推到另一个坑里,你们,懂滴?

小郭:哦…掌柜的说的有道理啊,终究是个影子,注定是个悲剧,那我也不同意

湘玉(又问):蘸糖,你呢?

白展堂(抱膀站):我同意让大嘴去

湘玉(吃惊):为啥?

白展堂:我现在没免罪金牌了,抛头露面多危险啊!

小郭:没用,三票对一票,你麻溜的吧!

秀才(突然站在老白旁边):对不起芙妹,是两票对两票,我不同意你和掌柜的看法

小郭(生气):吕轻侯?

秀才:我只是就事论事,如果是以前也就算了,你们知道为什么大嘴他娘前几天急着迁坟么?(见《武林外传》第九十五回)

湘玉:为啥?

秀才(富有情感):大嘴和我说,他娘觉得自己没几天了,他心里有两个愿望,第一个就是死后和大嘴他爹并坟,第二个就是…

小郭:大嘴的亲事?

秀才点点头:杨惠兰那边是没什么希望了,要是江夫人有戏,我还是祝愿大嘴早点找到幸福

白展堂:那行,两票对两票,加上大嘴自己同意,就他去了!

咚咚咚

湘玉:谁啊?

无双:掌柜的,是我,无双,人都哪去了啊?

湘玉:都在屋里呢,你进来吧

无双推门进:嗨,你们都在这儿呢啊,我还以为店里出什么事儿了呢

小郭:无双你来的正好,帮我们投个票

无双:投票?什么票?

白展堂:简单说就是让大嘴去江夫人家干活

无双:江夫人?哪个江夫人?

小郭:灯市街新开的胭脂店那家

无双:哦哦!我记得我记得,巡街的时候见过,她家女儿可爱的很诶!

白展堂:别废话了,同意不同意

无双:去不去的…有什么关系么?

秀才:有关系的,你没感觉那个江夫人和杨惠兰很像么?

无双:你这么一说...是有点像啊!尤其是眼睛!怎么了,大嘴动心了?

众人点点头。

无双:那就去呗!

白展堂:四票对两票,睡觉!

湘玉:哎哎哎等一下,无双,额还有话说,你听完了再做决定

无双:我听着呢掌柜的您说…

BGM上线

湘玉:小时候,我们都有一些喜欢滴玩具,但不是每一个玩具都能得到,有一些日思夜想滴玩具,咋盼咋努力,也终究是不属于自己,后来,额们会遇见一些和那些玩具差不多滴代替品,额们可能还会得到它,刚开始可能觉得当年滴失落感找回来咧,后来总会发现,替代品终究是替代品,永远不可能和当初最喜欢滴东西去比较,于是兴奋满足过后,反而是再一次跌落深渊的失望,你,理解?

秀才:understand

白展堂:安啥蛋?

秀才:理解明白以及清楚,掌柜的意思是怕大嘴以后后悔,但我还是不同意,与其以后后悔,现在忍而不发更难受

湘玉:你爱同意不同意,无双,你觉得呢?

无双(犹豫):那个人,和蕙兰真的很像啊?

湘玉:很像,所以额怕大嘴会立马陷进去

无双:那…我还是同意

湘玉(激动):无双…额觉滴你是最明智滴姑娘咧,你不觉得这样是一种悲哀么?

无双(反驳):为什么说是一种悲哀呢?与其等着一个一辈子都与自己没有缘分的人,如果能仅仅因为某些熟悉的影子,就找到一个能让自己不那么绝望的人,这不是件好事么?

湘玉(激烈的辩论):可你没想过,这样对江夫人公平么?大嘴就算喜欢,那终归到底也不是喜欢她而是惠兰啊!

无双(继续反驳):可大嘴自己也知道这一点啊,掌柜的,你刚才说玩具那个比喻,有一个最大的问题

湘玉:啥问题?

无双:人不是玩具,人,是有温度有感情,有愧疚心和同理心的动物,如果有一天,大嘴真的愿意和另一个人在一起了,那一定是那个人身上,有超过了那个影子的让他心动的东西,如果没有,那他早晚会意识到自己没办法欺骗自己而主动离开的,大嘴这次选择,未必一定是后悔的选择啊!

小郭(不服气):等一下!那照你的意思,在这段他自我发觉的时期内,江夫人就只能心甘情愿被蒙在鼓里当一个替代品咯?

无双:第一,你觉得大嘴和江夫人,谁更像有能力把另一人蒙在鼓里的人?

白展堂:第二还是我来说吧,正因为江夫人和杨惠兰很像,你们反过来想想,她可能喜欢大嘴这种人么?

无双:师兄说的对,所以,我们的担忧很可能都是无所谓的,江夫人根本就不会对大嘴动情,但对大嘴来说却不一样,是继**守心底那最后一抹退了色的希望,还是接受命运稍显奇怪的馈赠,就让大嘴,按照他自己的心思去决定吧,在我们外人看来,整个故事好像是一出悲剧,但在当事人内心的世界里,他未必就是不幸的啊,喜剧就是悲剧加上时间,悲剧同样是喜剧加上时间,究竟是悲剧还是喜剧,如今没有人知道,只有时间说的算。

湘玉(被说服):额…同意…

白展堂:行,六票通过,就这么定了啊

小郭(还想辩解):可是…

白展堂:哎呀就让大嘴去吧,前八十回没几天杨惠兰就出场了,杨惠兰嫁了以后这都快一百回了,大嘴的感情还没下文呢,咋得你想得罪观众啊?

小郭(对接镜头,低头道歉):我错了观众老爷们…


16、内景、大堂、早上


大嘴准备出发,众人叮嘱。

湘玉(妈妈叮嘱儿子一样):大嘴啊,到了人家别乱说话,客人啥滴江夫人自己招待就好

小郭:你也别老盯着人家看啊,再把你当流氓变态抓了

白展堂(过来人):最重要的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听哥一句话,虽然她武功没有杨惠兰高,但打你这熊样的三五个还是没问题

大嘴:不是你们说啥呢,我就是去坐坐,看看,想想…

湘玉:大嘴,听额说句话

大嘴: 掌柜的您讲

湘玉:你咋想滴,额们管不着,额只希望,你不要后悔

大嘴点点头:我知道,掌柜的那我去了啊

湘玉: 去吧,一定要给咱客栈争光!

白展堂:不争光也别丢脸!

小郭:不丢脸也别二皮脸!

大嘴欢天喜地出。

小郭:哎呀,早知道大嘴这么高兴,我一开始就应该同意的

秀才:能在死寂而没有希望的时光里,遇到一个起码表面上看起来很美的转机,这也是莫大的幸福了

湘玉:这是大嘴自己的一个美好滴梦想,只要真滴杨惠兰永远不出现,这个梦,说不定真能永远做下去呢。


17 内景、大堂、黄昏


白展堂(出门瞭望):大嘴还没回来呢?不说就晚上去坐坐么,他这去了一白天了

秀才:既然人家没撵他就说明有戏呗!

小郭:有戏?有什么戏?

秀才:默戏呗,一个演,一个看

湘玉:哎,也不知道咋样咧,到底是福还是祸

小郭:是福还是祸,全都躲不过,既然老天爷给送来了,那就是缘分呗!

江雅芝进门:佟老板,你在呢?

湘玉:呀,这不是江掌柜的么,快坐坐坐,诶,咋你自己呢?大嘴呢?

江雅芝:你说你们那个厨子啊,他正帮我看店呢

小郭:哎呀,大嘴这就学会看家了啊?

湘玉:去,别胡说,江夫人,感觉咋样啊?

江雅芝:什么怎么样啊,我特意来找你的,你们这货不对款啊!

白展堂(眉飞色舞):咋不对款呢? 同产地同做工,最主要的是加量不加价!

江雅芝:我..我跟你们说不清,换人!立刻马上换!

湘玉:诶江夫人你咋回四嘛,额们生意都不做了让大嘴去帮你撑场子,你还…

小郭:就是的,你要忙起来大嘴还能帮你做个饭什么的,不挺好么?

江雅芝:那能一样么?我自己又不是不会做饭,再说了…我压根就没打算找他啊

秀才:到底有什么区别啊?只要能解决问题,解决问题的人是谁又有什么关系啊?

江雅芝:问题就是,不是太子,穿上龙袍也没有用,你们懂么?

湘玉:江掌柜…额倒是觉得,你应该适可而止了吧..额们药也赔了,人也赔了,白干活还不满意,你到底要干啥嘛?

江雅芝:我…

小郭(八卦):哦~你该不会是,看上我们这位跑堂的白爷了吧?

白展堂:去!

湘玉:咳,没有你滴事别添乱

小郭:什么叫添乱啊,江夫人你说话啊倒是?

湘玉:江夫人,你确实该给额一个答案

江雅芝:凭什么?

湘玉:就凭额俩是官配

江雅芝:什么什么配?

小郭:官配不懂么?杨过小龙女!许仙白素贞!

秀才:李雷韩梅梅!猫猫刘亦菲!

江雅芝看着二人摇摇头。

白展堂(搂脖):简而言之,这,是我的正牌掌柜的女朋友

湘玉(牵手):这,是额滴正牌伙计兼男朋友

小郭:懂了吧?

江雅芝后退三步:…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我说你一直横拦竖挡呢…

湘玉:咳,江夫人,那就麻烦你给额一个答案吧,你干啥非要蘸糖去?你不会真滴…

江雅芝(忙解释):哎呀,都哪儿跟哪儿啊,我那不是看他会武功么,还把我一下就点住了,我就想让他去吓唬吓唬那些不怀好意的油腻男人,没想到你给我派个更油腻的厨子去…

湘玉恍然大悟:哦…原来是这么回四啊,嗨,朗朗乾坤又没有山贼,会不会武功能咋嘛!

小郭:就是的,大嘴人虽然油腻,但是心一点都不油腻的!

江雅芝:不油腻我没看出来,就是有点呆…没什么灵性

白展堂:他一厨子要灵性干啥啊?江夫人,大嘴这人乍一看是不咋样,但你要仔细一看啊

秀才(顺嘴说):更不咋样!

白展堂:嗯?别添乱

小贝进:嫂子~

湘玉:小贝回来了啊!

小贝:饿死了饿死了!什么时候吃饭啊!

江雅芝见小贝突然想到:坏了,我还没接念慈放学呢!

江雅芝起身:佟掌柜,咱回头再说啊!

湘玉:哎哎哎那你不喜欢也先把厨子还额啊!

江雅芝正跑到门口,大嘴领着念慈亦到。

江雅芝:念慈?你怎么来了?手里哪来的糖人啊?

念慈:是大嘴叔接我来的,是大嘴叔给我买的

江雅芝:他?

江雅芝看了看大嘴

大嘴(解释):那啥,刚才你说你出去接孩子,我看你出门的方向也不是白马书院啊,你走的又那么急,我一想就替你去了

白展堂(坏笑):咳咳,江夫人,你要的灵性

江雅芝:哦…那…谢谢你啊。

大嘴:不客气,也不是啥大事儿

江雅芝:诶?那我的店呢?

大嘴:门虚掩着呢,放心吧我跟巡街的捕快打招呼了

小郭:哎呦还学会动用自家人脉了哦!

江雅芝:那…谢谢你啊

大嘴:你看你老谢我干啥啊,本来就是免费力工,是吧掌柜的

湘玉:四四四,你说四就四,快去做饭

白展堂(伸手拦住):等一下!

江雅芝:你?

白展堂:江掌柜还打算让我去么?

江雅芝:我….

念慈:娘,大嘴叔明天还来么,他说要给我做鸡丁呢

江雅芝:胡说,什么鸡丁,为娘没给你做啊!?

念慈:他说他做的鸡丁里没有铁钉

江雅芝:我…你这孩子,那娘不是这几天开业忙么…

白展堂(嘀咕):噗…感情又是一小郭…

秀才:(嘀咕):这孩子命苦啊…

小郭:你俩瞎嘀咕什么呢!

湘玉:咳咳,额看也不用争咧,这样,江掌柜,你开业忙这几天,用我们的人你就说话,要是忙的来不及做饭,直接过来吃就好,你看咋样?

小贝:哇塞那太好了,我给念慈姐夹菜你们不许抢啊!

江雅芝:这样…不太好吧…

湘玉:有啥不好嘛,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咱们相处的时间还长着呢,大嘴,快去做饭,念慈和小贝等着吃饭哈!

江雅芝:那…不太好吧

念慈:娘…

江雅芝:嘿你这孩子,胳膊往外拧呢?

白展堂:她啊,是往菜盘子里拧!

众人大笑,江雅芝腼腆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大嘴:那啥,那我就做饭去了啊!

湘玉:快去快去

小贝:诶大嘴叔等一下!

大嘴:还有啥事儿啊?

小贝:我今天跑累了,你帮我把小白喂一下

大嘴:我做饭哪有时间管它啊!

小贝:小郭姐姐,那你…

小郭:别别别了吧…它再让我吓跑了..

小贝:哦…你不会是怕了吧?

小郭:我我怕一兔子干嘛啊?

小贝:算了,怕了就怕了,我晚上让无双姐喂,谁让无双姐心好人好胆子还大呢。

小郭:喂喂喂莫小贝你不要话里有话,谁不敢喂了,你等着,姑奶奶这就给小东西做饭去!

江雅芝:我也去

湘玉:哎哎哎她自己就行,你是客人哪能让你干活呢!

江雅芝:不是不是,我去后厨跟你们胖子学学做菜,省的这个小没良心的老说她娘手艺差!

说完还白了一眼念慈,小念慈脸一红,假装没看见和小贝攀谈了起来。

江雅芝:胖子,教教我做菜啊!

江雅芝下。

秀才:掌柜的,现在你还觉得,这很悲哀么?

湘玉:悲哀…不悲哀,一个人有一个人滴看法,有句话咋说来的?

秀才: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湘玉:啊?现在就有这句话了么…

秀才:反正就是这个意思…每个人的角度不同,思考问题的方式和得出的结论也不同

湘玉:是呀,看人家的故事,一个个都明明白白说的条条是道,酸甜苦辣都是戏,真到了自己身上的时候,又有几个人能分清楚?到底是喜剧还是悲剧,就让观众,自己去说吧。

镜头里突然传来小郭的惨叫:啊!!!!!!!!!!

秀才(害怕):芙妹!

白展堂(瞪眼):坏了,小郭也让兔子咬了啊?!


18 外景、后院、黄昏


众人都被小郭的嚎叫吸引出来。

湘玉冲出来:小郭!额滴好吃懒做胡搅蛮缠滴小郭郭啊你咋了?

小郭:你那都是什么形容词啊…

秀才(忙跑到身边):芙妹你没事儿吧?!

白展堂(好事儿):咋的了咬哪儿了我看看出血没!

小郭:还是老白有良心…

白展堂:别误会我就看看你啥血型,诶,咋没出血呢?

大嘴:你瞎喊啥呢,我正教人家做饭呢!

小贝:小郭姐姐,你怎么坐地上了?

小郭:兔子…兔子…

江雅芝:兔子怎么了啊?!

小郭:兔子…在我手上拉屎了!

特写镜头:

想了想还是算了。

中景镜头:小郭手上有一坨“黑泥丁”

小郭(对镜头哭丧脸):我这辈子,再也不摸,兔子屁股了…

众人捂腹爆笑。

特写镜头:内心毫无波澜正在云淡风轻吃草的兔子。


后评: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人非云水万情长,恩恨情仇皆是缘

深谷蕙兰有幽香,雪壁雅芝更倾君

茫茫沧海喜相逢,何必长把旧日循

且探山风吹又暖,一朝更有一朝熏。


《武林外传》第九十六回—完


作品简介:


《武林外传后八十回》是根据宁财神原著《武林外传》前八十回内容,严格按照场景限制与人物设定补写的同人剧本作品,内容延续了前八十回中为观众留下的大部分伏笔。

全文约150余万字,在黑道三大家族没落、丐帮崛起、五大剑派内斗、点苍山七绝宫、东厂锦衣卫斗争等江湖大背景中,继续着同福客栈里令人啼笑皆非的生活故事,详细补充了前八十回里交代但未能继续的剧情,改写了财神未拍摄的“神秘六回剧本”以及拍摄但未播放的“网络第八十一回”。

包括但不限于秀才第三次科考、郭吕大婚、邢育森娶妻、祝无双与燕小六未尽的缘分、李大嘴的情感归宿、四大神捕、江南四大贼王、点苍山宫主传人、清河歌圣、有德道人、缺德道人以及诸多内容。

故事延续了前八十回兼具哲理、教育、幽默、辩证的剧情风格,延续了每回40-50分钟的剧情长度,力求可以还原11年前本应该出现在荧幕上的“武林外传后八十回”

本故事将在2019年1月《武林外传》开播十三周年前完结。

更多创作背景故事可以关注up的私人公众号 “疯言冷眼”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