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明媚的十一月#张起灵生日贺文‖《等》

#阳光明媚的十一月#张起灵生日贺文‖《等》

张起灵的生日因为横跨了整个月,今年反而没得到重视。

已经是九号的夜里了,张起灵坐在屋里窗边,听见窗外的吴邪和胖子在院子里高声的谈双十一凑满减,他俩聊的很嗨,一会儿说A方案能减1000,一会儿又发现B方案减1500的更划算,planC planD…层出不穷。

张起灵对斤斤计较的购物并不感兴趣,这两个人基本把他当残疾人照顾,平时做好饭才叫他,衣服也带着他的一起洗,甚至晚上总是有意无意的放评书给他听,是怕他无聊,怕他睡得寂寞。

搞得本来就没有欲求的张起灵变得更没有欲求,也就不需要参与购物。其实就算他想参与也不行,没有卡和网银,吴邪给他每件衣服兜里只塞一点现金。

哦,还有打印数份的家庭住址、两个监护人的电话号码、三个人的合影照片,也一起塞在里面。

是怕他自己出去遛弯的时候老毛病发作,什么都忘了,再被抓走当阿坤。

可坏就坏在,他什么都记得,雨籽参的菜吃着、汤喝着,这两年张起灵发觉自己的记性出奇的好,甚至有点太好了,跟胖子一起看电视的时候,里面总播一个节目叫《最强大脑》,有一期挑战是记住一墙的数字,限时一分钟,参赛选手挑战失败落寞离场,但是就在导播那短短几个镜头里,张起灵他娘的把答案全给记住了。

看完自己愣了半天,一丝丝凝重在思考的表情还把胖子吓了一跳,以为出了什么问题。

所以理所当然的,张起灵记得清自己上个生日时的所有细节。记得去年,刚一进入十一月,院子里就被布置的很热闹,树上绑的彩灯,门口挂上一串红灯笼,朋友们、伙计们都赶来吃饭,人太多了,胖子挨个到邻居家里搬桌子板凳,最后都摆到院门外的土路上了,大家才算是全坐下。

头天半夜就起锅烧菜,先到的人一起帮忙,小地主吴邪把他三个房子的灶台都拿出来用,一帮人分头炒了一整晚,做出这一大长桌的硬菜,那一年吴家盘口和其他几家合力端了一个大斗,赚了大钱,就舍得花,餐桌上各个菜系的海陆空一应俱全。

张起灵记得解雨臣吐槽才十一月就圣诞节和春节年会一起办,记得伙计们都站起来给他敬酒,祝他生日快乐,记得那个三层的寿桃大蛋糕上插了一百多根蜡烛、胖子给他戴扎人的塑料花环、秀秀总是鼓掌、黑瞎子拍照后退时候踩了鸡,记得吴邪开心的看着他们笑。

记得那天所有人吃喝唱歌,又到半夜,才陆续找地方住或者离开。

正因为那样的快活那样的喜气洋洋都记得,所以对比今年吴邪胖子的毫无反应,虽然程度很低很低很低,他也是急了。

他并不知道,第一次,不再是自己给吴邪和胖子忽视的感觉,而换成了自己被吴邪跟胖子给忽略。只觉得有一点点痒,有一丢丢的失望,在心里。

又过了一会儿,吴邪和胖子回来了,往常一样关门落锁拖鞋上炕,他们看见他还四十五度角对着天棚,却没看见小哥“汹涌”的心理活动。

可是张起灵还是张起灵,他做不出也想不到去旁敲侧击的提醒俩人,当晚也只能听着周建龙讲的一部叫《盗墓笔记》的有声书,在从未有过的短暂失眠中进入到从未有过的世俗的梦中去了。

他单纯的梦见,那一年,自己在吴山居里等待与吴邪告别,但是怎么等待,那个门口也没有人出现。

他不知道,吴邪有十年的梦境,都是被两扇紧闭的门强占的,无论吴邪怎么等待,那门也不开,无论吴邪怎么等待,那里也始终没人出现。

就这样,悄悄的又有半个月的时间过去,张起灵早就不再想什么生日。

这天,刚刚凌晨四点半,他被一股浓重的油烟味叫醒,翻起身开门开窗,就听见西边厨房的方向隐隐约约有人在争吵,烟也是从那边飘过来的。

张起灵仔细听,就听到了胖子在嚷:“我早跟你说别在并夕夕买油烟机,非买也就算了,居然连油都是并夕夕买的,这下好了吧,一会儿村委那事儿大姐上班就得来问我们家是不是在搞核试验,你那买的哪是油啊,你是跟居里夫人买的铀啊!”

又听另一个人的声音,是吴邪,非常不耐烦:“行了行了行了死胖子,你少说两句憋不死,快帮我把那边火熄了…”、“…傻x拧反了!”、“快往回转!”、“嘭!”、“我靠!”

是什么东西爆炸的声音!张起灵马上冲出去,就见到吴邪和胖子从冒着滚滚黑烟的厨房跑出来,两个人从头到脚都给熏黑了,好在人没事,都在咳嗽、低头疯狂拍打自己身上。

此时,张起灵却没心思担心厨房了,他看到了院子里树上的彩灯,看到门口一串的红灯笼,在黑夜和黑烟的衬托下格外的亮。又是“嘭”的一声巨响,厨房二次爆炸,那声音,就像是忽然炸响了一个巨大的礼花,胖子吴邪进去扑火,完全没注意到这头的小哥已经默默走向了院子门口。

他站在门口,自觉去迎宾,他知道一会儿就会有人来,即使不知道要等多久,等待也是值得的。

他把手伸进小鸡睡衣的口袋,从里面翻出一张折起的A4纸展开,看着那张油墨过重的合影,微笑了。

  

结果就是吴邪今年生意赔的底裤都快保不住了,小哥生日一直到十一月底才操办,是因为所有的东西都得等到双十一买的到货才行,今年的人依然来了不少,都想着惨淡一年,放假之前来老板家吃一顿好的,可是来了才知道,厨房炸了一个,油都用不了,食材也都是并夕夕买的速冻的鬼东西,最后好不容易凑了两桌菜,都是水煮的薯条和肉串,还有水煮的大锅雨籽参。

所有人一边端着碗围着桌子站着吃饭,一边就忍不住抽泣,敬酒和吹蜡烛的程序还得走,三层大蛋糕缩水成一块买来的发糕,上面依然插满蜡烛,但是实在插不下一百支那么多,最后放了37支,伙计们就抽泣着唱生日快乐歌。

解雨臣抱着胳膊站在一边,白眼翻到后脚跟,说好嘛,今年圣诞春节和清明一起过了。

 

好消息是,未来的新一年,所有伙计的记忆力都莫名其妙的大幅提高了。

【end】

——————

2020.11.09稻米璇玑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