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之彼端 约定之所 P1 白色巨塔

        引景

“总有一种要失去什么的预感.。”她这样说过。
列车车站,人来人往。日光灯管朦映着浑浊的空气,各种各样的人们,还有我。
乘搭上前往虾夷的快速列车,靠在窗边,沉暗的天空,悠远的片云,还有不时掠过的电线钢架。穿越了隧道,和煦的日光洒落在水田和近海上,列车,似乎也为这风景慢了下来。
“当时,还是中学生的我虽然没什么实感。但是,她这句话却不可思议地刻在了我心中……”
道铃的变色提示视线的影蔽,阳光撇入车厢的那一端,一对谈笑的中学生。车轨的振动渐渐放缓,列车到达了那个怀念的站台。
一个人走在从前那熟悉的小路上,“限高2.7米”的路标依然挺立在身边。一直到经过从前打工的工厂,已经荒废了。

“那时还在战争前,虾夷还是别国的领土的时候的故事了……”
思念带着我沿着那一条路,穿过苔痕依然的墓地,回到了那片原野上。头顶上机械的响动划开一道烟云,丝毫不败白云片片的青空。阳光随着清爽怡人的风在草地上律动着。
望着这片天空……Beracira,在眼眸的那端浮现,静静地转动它的翅膀,闪烁着点点反射的光。“好厉害!”惊诧,蓦然回首,她活泼的身段连蹦带跳地从身边掠过,追逐着它。好像我们能够相见,她停了下来回过头,用兴奋而又期待地笑着:“飞行器!”
只是……幻觉吗……
回过神来,眼前的只有那只属于三个人的秘密工房。
脚步,朝着记忆的引领走去,虽然,物是,人非。
“距现在已经很远的那一天,云的那边,是和她立下约定的地方……”

 

3月                      浩纪                                                                                        

 那一间课室。夕阳从窗外投射进来,角落炉子上的水,沸了,喷发着缕缕烟气。此时的我正贯注于新出版的航天书籍里,有时装模作样地往讲台望望,像正在听书似的,而她正为大家朗诵着课本的诗:

“……你拜托我,为你带来银河、太阳和大气的世界……飘下的最后的雪,在那花岗岩上堆积着雪水……”
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的她连拨动头发都是那么的迷人,特别是在夕阳的辉映下。拓也一只手撑着脸,似乎正在认真地听。旧旧的吊灯旧旧的吊扇,课室昏昏沉沉的,但心情并不觉得昏昏沉沉。

那个时候,我们为两件事物所牵挂。

“还有几分钟?”“应该没问题啦……”几个甜美声音在站台的对面雀跃。
电线钢架上的鸟儿们也不示弱地雀跃地歌舞着,向着夕阳的另一边飞去,留下站台上三三两两的人们。
我还在专注着那本杂志,似乎上面的每一点信息对我都有着莫大的帮助。拓也带着两罐咖啡从人行桥上的小店下来。“接着。”我把他抛过来的一罐捧着,“好烫!” 连忙把那罐东西猛地换手抛凉了一些,“THANK YOU。”“浩纪,下次什么时候打工?”“明天有社团活动……后天吧。拓也呢?”“我明天的滑冰部活动也是最后了。后天吧!”“啊。”背着夕阳的我们,凭咖啡消磨等车的时间。不过随即她和三两个同学从站里出来站台,抵达的列车阻挡着我的视线。拓也的咖啡罐抛落的声音,提示着我上车回家。穿越云霄的,那令我神往的塔。

牵挂的第一个,是同学的泽渡佐由理。而另一个,则是那海峡对面被分割的北海道屹立的巨大的塔。
我时常抬头望着那座塔,常让我感觉到有对我很重要的东西在那里等着我。不论如何,有这样的感觉。

“那个问题完全不懂……”“啊,后来……”
车厢里,佐由理和同学谈论着学习上的问题和生活上的各种趣事。拓也和我则专注在手上的书籍。夕阳和晚霞,静静地品味着列车的这平常的一切。
夜幕降临,路灯闪烁着,这平常的安静的傍晚。又一天结束了!


拓也


“砰!”
第二天的夕阳,我的“告别”练习赛。起步稍慢,不过很快就在一个弯位超过了队友,直奔终点。
第一个冲线了。真喘不过气来,脱下罩帽减速滑行着。抬起头,眼前的正是那迎击着夕阳和晚霞的塔。就如对滑冰赛,我的目标,“总有一天要到达那里。”
终于,练习结束了,也是告别的时候了。
和两个同期退队的同学走在两旁立满整齐大树的小路上,在日晖穿插的雪地上谈论一些日后的事情。
“白川前辈!”身后有人呼叫道。
我们停下脚步,回头一看,是三个低年级的同部的学妹。同伴们对我说:“我们先走一步了。”“啊,抱歉。”
有什么事情呢?
她们的眼神里散发着仰慕和期盼。
其中一个腼腆地说话了,“那个……前辈们今天就引退了……”“有东西想交给你。”“加奈!”
其中两个推着那个叫做加奈女孩走到我面前。加奈害羞地对着她们说;“哎~等等……”
她脸上的红晕,也很像天边的彩霞。
“那个……请收下……”
她低下头,双手礼貌地递出一封信,上面用温柔的笔画写着:“白川前辈收。”


浩纪
“你拒绝了?”对拓也回来跟我谈起这件事,我惊讶地问。
“和以往一样。”拓也一副潇洒的样子。
我们坐在教学楼挨着的棚子底下边吸着包装奶边闲聊着。
“一年级的松蒲吗……她不是很可爱吗?”我向拓也问道。
“那浩纪跟她交往吧。”
“哈?”我扎起身来,用充满疑问的眼神望着他。
“是你的话会和她交往吗?”他很平静。
“诶?为什么是我?”
“你有喜欢的人了?”
“诶,为什么?的确觉得她很可爱……但交往什么的我完全不知道做什么好……”我揉着空包装袋,不好意思地说着。
拓也一副不满的表情瞅着我,“又不是你被告白吧!”他突然向我嘲笑道。
“不是你问的吗?”我不满地对他大声说道。
他只是笑着,抛动着手中的电池。我后悔跟他说了这些,羞死人了……
“啪!”
箭偏了。只剩我一人在弓道部练习着。今天成绩不太理想呢,心中的杂念挥之不去。
“泽渡……”
离开学校,走在人行桥上,发现佐由理一个人在车站等车,背着小提琴盒,手中捧着一本小册本在翻阅着,大概是诗篇吧。我稍快了步伐下了桥,走到车站,不过又不好意思靠近过去,只好靠近着桥的阶梯的木框站着,装作望天等车,不时瞄着专心致志的她。
她发现我了。

佐由理


好像,有谁在看着我。
我提了提视线,看见班上的藤泽浩纪凝望着我,心里不知怎的觉得很高兴,远远地向他打了声招呼:“藤泽同学!”
他好像被吓到了一下,脸不知怎的红了起来,急忙回了一句“泽渡”。
我慢跑了过去。“回去得很迟呢。”他说了一句,向我走来。
“嗯,因为留下来练习了。”
“小提琴?”
“嗯。”
顿了一下,我接着说道:“藤泽同学没和白川同学没在一起?”
“啊,我也在练习。”
“藤泽同学时常一个人练弓术呢。”
“嗯,因为我技术不太好,杂念太多了。”
我们之前也很少这样说话着。列车缓缓进站了。
我们上了车,就靠在门口继续谈着。车里吊扇上国家铁路的标志清晰可见。
“藤泽同学春假有计划吗?”
“嗯,和拓也一起打工。”
“打工?真好,在哪儿?”
“在附近的工厂里做诱导弹组装工作。”
“……真好啊,打工,我只有社团活动啊……”
“是吗……”
“嗯。”
我们都沉默着,就这样保持着这份沉默的喜悦。
“中小国站到了,中小国站到了,下站是太平……”
广播声把我从沉静中唤回现实中。“已经到站了?”我觉得有点可惜的。转过身去准备拿书包和提琴盒,突然想起这些日子都做着些十分奇妙的梦,不觉地脱口而出:“其实,昨天我做过和藤泽这样一起回家的梦。”只见他不敢置信地看着我,脸刷地红了一下。车门打开了。
我下了车,回过身和他告别,“Byebye,新学期见!”
他依然呆呆地看着我。车门关上了,除了他,眼前多了玻璃窗映着的我的面孔。他依然呆呆地在那里。
列车启动了。我暂时还不想那么早回家,走下月台,沿着他离去的铁道,慢慢地走着。


.............................................................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